刚刚更新: 〔修真狂少〕〔官场新生代〕〔许你两世相顾〕〔侯门贵女〕〔星晨乱〕〔幸孕嫡女:邪王,〕〔都市之我真的无敌〕〔我是狗策划〕〔圣明境〕〔和校花荒岛求生的〕〔六渡之逆斩苍穹〕〔神启〕〔明末阴雄〕〔狮子的獠牙〕〔铜胎掐丝珐琅锻造〕〔余生有你,甜又暖〕〔神医狂妻:国师大〕〔手术直播间〕〔全球制造〕〔亲爱的,你最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火影之蓝染忽右介 第六十六章 怒火(求收藏!)
    哗啦哗啦——

    烧成焦炭的树干不时的往地下掉落着。

    空地上。

    犬冢尾依然被粗粗的水矛插在地上,但是此时却忘记了疼痛一般,满脸吃惊的看着这一幕!

    这个家伙就是传言被惣右介打败的宇智波一族的那小子吗!?竟然有着这么强的实力!?宇智波家族的都是变态吗!?

    然而他刚要打招呼,看向宇智波时野的瞳孔却是骤然一缩!

    “小心!”

    “呼哧呼哧...”

    半跪在原地的宇智波时野大口的喘息着,眼睛已经恢复了原状。

    无论是刚才维持着写轮眼还是释放的a级忍术都消耗了他大量的体力,这对他来说有些负担。

    就在这时!

    他的背后却是忽然出现了一个身影!

    犬冢尾的提醒虽然让他有所警觉,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在他急忙向后扭头的刹那!

    “噗嗤!”

    只见一道由液体汇聚的水刃猛地穿透了他的腹部!

    鲜血瞬间从染红了他的上衣。

    宇智波时野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雨琥癸,瞳孔瞪的大大的,嘴里嗫嚅道。

    “你这家伙..竟....然...”

    在他面前,雨琥癸嘴角咧着大大的微笑,仿佛恐怖的小丑一般露出一只眼睛死死的看着宇智波时野。

    他的话还未说完,雨琥癸便一脚将他踢了出去!

    “嘭!”

    像是一个废弃的沙袋一般,宇智波时野被踢向十米外,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咔嚓咔嚓!”

    站在原地,雨琥癸轻轻的摆动着自己的肢体,发出恐怖的声响。

    他的右手慢慢的从水刃恢复了正常。

    “真是千钧一发呀,刚刚差点就死了呢,木叶的小鬼难道都这么了不起吗!?你们这样的天赋可真是勾起了我想要杀死你们的冲动呢....”

    他轻轻瞥了瞥已经无力反抗的两人,没有继续搭理,转身看向纲手、自来也和戴三人,低声道。

    “先把这三个也收拾了再说!”

    此时自来也和纲手两人纷纷表情凝重的看向转身望来的雨琥癸!

    与其等着敌人动手,不如先发制人!

    自来也给了纲手一个眼神便率先冲了上去!

    奔行中,他迅速结印!

    “忍法.狮子豪发之术!”

    只见他的头发突然像是有了生命一般,发尖齐齐指向了雨琥癸!

    “嗖!”“嗖!”.....

    数以千计的钢针就这样猛地向雨琥癸扎去!

    “就只有这样的招式恐怕不够啊!”

    对那漫天的钢针,雨琥癸毫不放在眼里!

    只见他右手轻轻一甩!

    漫天的雨幕便仿佛有了生命一般听他指挥,纷纷化作数万的千本再次向着自来也以及他的钢针袭去!

    “叮!”“叮!”“叮!”.......

    半空中金属的撞击声不绝如缕,不时冒出各种金星火花,

    那些攻向自来也的攻击也纷纷被他犹如钢针一般的白发纷纷挡住,没有造成威胁!

    就在这时!

    趁着所有的千本都已经被分散了,纲手眼神愤怒的盯着雨琥癸,迅速的向前疾奔!

    “你这个家伙!!去死吧!”

    “体术奥义.崩!”

    只见她在距离雨琥癸数十米的地方,突然身子止住,攥紧一双秀拳,右手猛地向地面轰去!

    “砰!”的一声气浪飞溅!

    无数的沙尘岩石在这气浪中纷飞不已!

    “咔嚓咔嚓——”

    只见沿着她到雨琥癸的地面迅速断裂坍塌,一道巨大的沟壑充斥在了这里!

    地面剧烈的震动几乎让人无法站立!

    雨琥癸眼中一片讶然,不敢相信木叶的下忍竟然个个这么强!就连一个女孩都有如此恐怖的力量!

    与此同时!

    一旁等候着的自来也却是趁着这个机会!

    快速结印!

    “忍术.油沼葬泽!”

    只见他大口一吐!

    瞬间一片油泊便将这沟壑空隙填满,将雨琥癸牢牢的包围了起来!

    雨琥癸瞪着震惊的眼睛看着。

    “这是!”

    还未等他说完,自来也冷笑一声!

    “送你去下地狱!火遁.豪炎之术!”

    只见从他口中喷出的熊熊火焰瞬间引燃了沟壑中的油!

    呼隆隆——

    大火迅速倾盆而起,旺盛的火焰高出地面几丈,瞬间这片区域成为了火的海洋!

    “砰!”一声。

    旗木朔茂再次倒在地上。

    他的右腿上此时缓缓的渗出鲜血,可是他没有时间去顾及,眼神死死的盯着眼前的迟鬼,心里面却是泛起一股寒意!

    这个家伙的攻击!十分诡异!究竟是什么!血继限界吗!

    这已经是第三次了!

    每当他靠近这个家伙周围的时候,就会有看不见的攻击割裂的他的身体!

    而这个家伙,自始至终都一直站在原地,只是冷漠的看着他!

    这时!

    只见迟鬼突然看向一处方向,仿佛看到了什么一般,他喃喃道。

    “强者在赶来吗...是木叶的忍者吗?”

    “要告诉雨琥癸,这家伙不能再玩了....”

    随后,他转头看向倒在地上的旗木朔茂!

    旗木朔茂顿时间汗毛悚立,再次咬牙起身!

    自来也和纲手纷纷大口喘息着,身体筋疲力竭的看着那片火海!

    熊熊燃烧着的火焰将两人映照的通红通红的!

    终于...杀死那个家伙了吗!?

    “走吧,还有一个家伙呢,不知道是谁在拖着他,我们快去帮忙!”

    自来也转身跟纲手说道,尽管两人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

    两人刚要行动!

    一个黑影以极快的速度向着自来也袭来!

    “砰!”

    在看清那个身影时,自来也没敢闪躲,只能用身躯挡下了他!

    嘭——

    随着重重的一声,两人轰然落地。

    “朔茂!?你怎么样!?”

    只见旗木朔茂浑身鲜血,闭着眼睛虚弱无力的嗫嚅道。

    “他..小..心..血...血...”

    话未说完,他便晕了过去。

    一个戴着墨镜的高大身影缓缓走来,冷淡的看着这边的几人,冷声道。

    “出来吧,雨琥癸,有木叶的强者来了,尽快解决这里的事情!”

    随着他话音落下!

    雨幕中,一道身影有些不自然的出现!

    纲手和自来也都是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个家伙!

    这个家伙!竟然还没有死!

    只见雨琥癸的头发有些烧焦,脸侧也有一丝烫伤!

    他瞪着一只大大的眼睛,充满着疯狂之色的看着纲手和自来也!

    “小鬼,你们真是把我惹火了!我要让你们品尝最残酷的死亡滋味!”

    话音刚落!

    “唰”地一声他便消失在雨幕中,忽然从雨幕中踏出,站在了纲手面前!

    已经耗尽了体力的纲手刚欲反抗便被掐住了喉咙!

    高高的举了起来。

    雨琥癸眼看着纲手的挣扎仿佛变得十分兴奋,眼睛瞪的大大的,舔着嘴角道。

    “来吧...感受死亡的到来吧...”

    “纲手!你这家伙....”

    自来也愤怒着想要冲上去,但是身体刚动弹,迟鬼向他一看,他的腿部便溅出了丝丝血液。无力的躺倒在地,眼神死死盯着纲手的身影!

    “纲手....”

    而在一旁的空地上,宇智波时野恍恍然醒了过来,无力的看着这一幕。

    犬冢尾也是十分愤怒,可是也没有办法,他甚至都无法自救!

    纲手感到了窒息,一张俏脸憋的彤红,恍惚间,她仿佛感受到了死神的到来......

    真的见不到了...惣右介...还是要死了吗....

    这时!

    迟鬼却是突然转头看向森林的方向!

    然后猛地扭头看向雨琥癸喊道。

    “雨琥..”

    他的话音还未落!

    “啪嗒!”

    一只断臂落到了地上!

    呼——

    一瞬间,因为急速造成的狂风瞬间涌流过来,形成了一片雨幕的空白!

    在场的众人都纷纷露出惊讶的神色看着那个背对着众人的身影!

    “呼嗤嗤...”

    一阵风卷起,那道身影的御神袍微微飘起。

    他轻轻侧头。

    露出完美的下颌和侧脸。

    “惣右介!”犬冢尾激动道。

    “是这个家伙....”

    宇智波时野看着这个身影,有些不自然道。

    “惣右介是你!”自来也激动道!

    “肮脏又丑陋的家伙,像你这样的存在,真应该泯灭在这尘世之中......”

    惣右介抱着气息奄奄的纲手,侧脸看着雨琥癸,他的眼神微微眯起,冷声说道。

    这是他第一次有了名为怒火这样的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神医妙相〕〔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穿越位面的魔方〕〔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别后重逢:吻安,〕〔洪荒虚拟化〕〔佛系古玩人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