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非洲农场主〕〔总裁老公超凶猛〕〔豪门龙婿〕〔影后反转攻略〕〔王牌大高手〕〔超自然事务管理局〕〔重生IT大亨〕〔难得有晴天〕〔重生国公府之渣男〕〔相公别懵:夫人又〕〔带着无敌分身闯聊〕〔从收租开始当大佬〕〔都市至尊狂婿〕〔我有很多标签〕〔天降横财〕〔霍少的契约甜妻〕〔仙天归〕〔横财天降〕〔山河多娇〕〔重生之绝代仙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火影之蓝染忽右介 第二百五十四章 被期待的种子
    而与此同时。

    雨之国境内。

    乌黑浓重的阴云下,在雨忍村的一处僻静的房屋处。

    “啪嗒!”“啪嗒!”“啪嗒!”

    随着缓缓的脚步声响起,只见皆人的身影出现在了此处。

    当他看到院落中的情景时,一直以来十分平静的脸色却是微微一怔。

    只见在宽阔的院子中,一位十来岁大小的少年正小脸绷紧着,眼神凝重的看着前方比他稍大一些的三个孩子。

    尽管天色阴暗,但是却依旧能看出他脸上的认真神色。

    一道夹杂着湿气的冷风忽然吹过,让他柔软的蓬松短发微微浮动,脖颈上的翠色项坠也微微晃动着。

    “啪!”

    他看着眼前的三人,双手猛地一合,稚声喝道。

    “木遁树缚葬!”

    随着他清脆的话音落下,只见湿润的地面突然剧烈的拱动了起来,仿佛下方有一只恐怖的巨兽在向外涌动一般。

    “咔嚓!”“咔擦!”“咔擦!”

    三根沾染着泥土的树干突然破土而出,以极快的速度向着站在少年前的三人疾射而去!

    “绳树,你的这一招我们已经想出了对策啦,休想再次对付我们!”

    随着一声大大咧咧的喊叫声响起。

    只见三人中,有着橘色头发的少年猛地向地面一踩。

    “嘭!”

    地面迅速凹陷,他的身影如同炮弹一般飞快向前跃出。

    看到这一幕,绳树眼神一凝,一只手掌对准了疾射而来的橘发少年猛地一挥。

    “唰!”“唰!”“唰!”

    几根树干的分枝突然伸长,向着橘发少年猛地延伸而来。

    就在这时候!

    橘发少年却是趁着吸引了绳树的注意的时候,大声喊道。

    “长门!”

    他的话音落下,几道树干枝猛地向他袭去。

    “砰!”“咔嚓!”“噗嗤!”

    “扑腾!”

    在击碎了众多的枝干之后,橘发少年依然被树干所擒下,结结实实的绑在了地上。

    而在一旁,听到他的话之后,只见三个孩子中,一头长长黑发的瘦削少年眼睛猛地一凝,双手飞速结印。

    “子丑戌寅!”

    术印刚一结完,只见他便单手往嘴边一放,胸腹一鼓。

    “火遁豪炎烧之术!”

    汹涌的一团团火焰飞快的向着地面粗壮的树干根部急速落去。

    然而!

    并未结束!

    只见他手上术印不断,却是结的截然不同的术印。

    “土遁地裂戊!”

    随着轻喝声落下,地面如同分离的水面一般,突然剧烈震颤,向着四周裂开,露出了巨大的树干根部。

    空中的团团汹涌火焰趁着这个时候,猛地向着树干的根部飞速涌去!

    “轰!”“轰!”“轰!”

    几团火焰飞速的砸在树干之上,迅速的燃烧起来。

    然而,见此一幕的绳树小脸紧绷着,眼睛死死盯着这一幕,却并未放弃,手上两指并拢,继续催动查克拉。

    “轰哗哗”

    只见地面的树干剧烈的拱动起来,如同狂暴的巨兽一般,试图将火焰砸灭。

    场上剧烈的震动着,宽广院落的墙壁处都因为这巨大的动静纷纷密布蜘蛛一般的碎裂痕迹。

    可面对着这一幕。

    长门除了偶尔瞥向被绑在地面上的橘发少年眼神有些担心以外,却是十分镇定的再次结印。

    “风遁发风!”

    随着镇定的话音落下,只见数团急速卷动的风团忽然从天而降,向着燃烧着火焰的树干砸去。

    绳树看到这一幕,脸上表情严肃,目光凝视着长门,稚声道。

    “没用的,我可以源源不断的吸收着弥彦的查克拉来补充树缚葬的成长,所以说”

    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便被眼前的一幕惊的一怔。

    只见随着那些风团的落下。

    原本在粗大树干身上几乎要熄灭的火焰如同重新焕发了生机一般,突然比之前更加汹涌的燃烧了起来。

    “轰哧!!”

    汹涌的赤色火焰迅速扩散,将整个粗大的树干全部包裹了起来。

    长门看着眼前不远处的绳树,那双有着数道轮回一般圈状的眼瞳十分平静,轻声道。

    “那些风团可不是为了切割你的树缚葬而用的,只是为了提供足够的氧气,让之前的火焰有足够的威力烧掉他们罢了。”

    就在他说着这话的同时。

    “纸遁手里剑之术!”

    随着一旁的一声娇喝声,只见一道有着淡蓝色发色的少女急速向前冲去,白皙的小手向前猛地一挥。

    “嗖!”“嗖!”“嗖!”

    数十道旋转着的白色手里剑锋利无比的向着被树干分枝所捆绑的弥彦飞速射去。

    “咔!”“咔!”“咔!”

    几道清脆的响声过后,只见原本捆绑着弥彦的树枝被全部削断,截面光滑。

    而被拯救后的弥彦则是咧嘴一笑,身形骤动,向着绳树急速冲去。

    “哈哈,绳树,我可是知道,你的查克拉只足以支撑你释放一次树缚葬!”

    瞬间赶到绳树身边的弥彦大笑道,然后迅速动手。

    而面对着此刻情况的绳树也是小脸紧紧绷着,眼神凝重,不言不语。

    “嘭!”“嘭!”“砰!”“咔!”

    两人只是简单的交了几次拳脚。

    然后绳树便被体术实力强悍的弥彦结结实实的胖揍了一顿。

    “臭小子,这算不算你输了,服不服气!”

    只见弥彦坐在地上,盘腿看着被绑起来,嘴角还有一丝青肿的绳树,咧嘴幸灾乐祸的问道。

    对此,绳树只是小嘴不屑一撇,小脸执拗的扭向一边,闭上眼睛。

    一副我才不可能向你认输的样子。

    看到这一幕,弥彦呲了呲牙,对于绳树的姿态有些气恼。

    而赶过来的小南则是赶紧拉住他,小声道。

    “弥彦,算了,绳树可是比我们还小呢,我们三个才战胜他一个,已经胜之不武了。”

    对此,弥彦无奈的瞥了她一眼,仿佛回忆起什么一般,咬着牙齿恨道。

    “这家伙上次对付我的时候可是让我吃了大苦头呀。”

    “我的查克拉几乎被这家伙的树都要吸光了,足足有数天下不来床就连上厕所都是腿脚无力”

    听到他的话,无论是长门还是小南都是捂着嘴轻笑。

    被绑起来的绳树则是不屑的瞥了他一眼。

    弥彦看到他的样子更是气恼无比。

    这时候。

    “唰!”

    随着一声轻响,皆人的身影却是出现在了几人的面前。

    看到皆人的出现,几人都是微微一愣,然后脸上高兴喊道。

    “皆人大哥!”

    听到他们的话,皆人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微笑,苍白的眸子掠过众人,声音平淡道。

    “看来,似乎你们相处的十分不错嘛。”

    对此,几个孩子纷纷面面相觑,脸上有些羞愧。

    而皆人却是没有责怪他们,反而是赞赏道。

    “很高兴你们能够相互对彼此如此了解,这也是同伴所必须有的素质。”

    听完他的话,被绑着的绳树却是并未听在心里,眼神低垂着,声音有些低落道。

    “皆人大哥惣右介大哥不是蓝染大哥被村子里判定为叛忍了吗”

    听到他的话,在场的几个孩子都是并不太在意。

    没有出身忍村的他们并没有那种对于村子的归属感,自然对于是否成为叛忍感到无足轻重。

    而听到这番话的皆人则是睁着一双苍白的眸子,轻轻看着绳树,声音平淡道。

    “绳树,蓝染队长是不可能留在木叶村的,这你应该早就能够了解的。”

    对此,绳树缓缓抬头,有些迷茫的看着他。

    皆人看着他,继续道。

    “对于蓝染队长来说,我们要做的事情迟早是要与现存的忍界为敌的,你认为,这样的蓝染队长是否会选择留在满是桎梏与约束的木叶村呢”

    “将眼界看远一些,你会发现,蓝染队长的一切行动从来都有着他的意义,从未出错。”

    说到这,只见皆人眸子仿佛回忆着什么一般,轻声道。

    “至少自从我跟随蓝染队长以来,他的所有行动,事后都被证明才是无与伦比的正确。”

    “这也是我跟随蓝染队长的原因”

    “我坚信只有他才能够拯救这个逐渐腐坏的世界”

    听到他的话,几个孩子都是眼神闪烁着崇敬的光芒,而绳树的小脸上也逐渐丢弃了茫然之色,神色变得坚定起来。

    “我明白了,皆人大哥!”

    听到他的话,皆人微微一笑,轻声道。

    “你能明白就好,绳树,蓝染队长可是对于你有着十分高的期待,希望你不会让他失望。”

    对此,绳树更是沉沉的点了点头,眼神中满是坚毅的神色。

    看到这一幕,皆人才轻轻点了点头,继续道。

    “都收拾一下吧,我们需要离开雨忍村一段时间了。”

    听到他的话,几个孩子虽然微微一愣,却也没有迟疑,立刻去收拾东西。

    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皆人苍白的眼瞳在长门以及绳树的身上驻足了一会,脸上闪过一丝欣慰,内心暗道。

    蓝染队长这群孩子的天赋真是可怕的惊人呢

    果然您的目光从来都是没有错的

    真是期待您所带来的那份崭新的未来啊

    蔚蓝的大海之上。

    天空之中,空间突然出现一道波动。

    “噌!”

    只见一道高挺的身影忽然出现在空中,就那么双手插在口袋中,身材笔直的站立在那里。

    他脸上的神色十分的淡漠,眸子低垂着,扫视着下方的景色。

    看着位于脚下,那一处无比巨大、郁郁葱葱的岛屿,他的脸色却是十分平静。

    只见他轻轻闭上眼睛,仿佛在感受着什么,一会儿,他睁开了深邃的眼睛,喃喃道。

    “不是这里吗”

    当话音落下时,他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此处。

    这突然出现的一幕,使得天空上飞翔的一只海鸥呆呆的愣住了,翅膀险些不稳,差点一头栽倒下去落入大海。

    从未见过人类的它,不由内心暗想。

    那究竟是什么东西呀难道是造物的神明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大明荒唐皇帝有属〕〔我就是这般好命〕〔安素东沐灵烟〕〔高冷慕少狂宠妻〕〔上门龙婿〕〔都市超级高手〕〔青梅很强势:小狼〕〔夫子剑〕〔史上最强炼气期〕〔诸天最强大BOSS〕〔长生种物语〕〔弃女轻狂:毒妃狠〕〔猎魔奇异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