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替嫁娇妻:冷情总〕〔校花总裁的特种兵〕〔从今开始当大佬〕〔替嫁婚宠:霸道老〕〔国手圣医〕〔我是半妖〕〔重生之军工霸主〕〔我又轰动全球了〕〔三千韶华为君狂〕〔霸道女婿〕〔总裁,不娶何撩!〕〔恋爱吗竹马先生〕〔那龙家族〕〔最后残仙〕〔L城城主〕〔千帆掠过只为君〕〔桃运小兽医〕〔总裁师兄宠妻成瘾〕〔快穿:炮灰的爬墙〕〔一顾芳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火影之蓝染忽右介 第三百九十一章 蓝染对守鹤(一)
    听到蓝染的声音,守鹤脸上的表情仿佛又狰狞了些许,它死死盯着蓝染,一张血盆大口低垂着涎水,恨不得将其撕咬吞噬一般。

    “我可不会忘记你这家伙身上的气味,当年折辱本大爷的仇恨,今天就给我用生命做补偿吧!”

    守鹤愤怒的盯着蓝染,声音低沉怒吼道。

    它未等蓝染开口便直接动手,此时愤怒已经填充了它内心的全部,它已经等不及了。

    “呼”

    只见守鹤猛地一掌拍下,呼啸的风声急促而尖锐!

    面对着这一突然袭击,在场的虚夜宫众人都是眼神一紧,手上忽然动作起来,而蓝染则是脸上始终保持着淡淡的笑意,丝毫没有惊慌。

    “八卦乱波掌!”

    “木遁金刚木锭!”

    “赤秘技百机操演!!”

    “轰”

    随着一声巨响,只见守鹤那缠绕着一团团沙尘的手臂重重的停驻在了半空之中,仿佛被什么挡下了一般。

    位于远处,躲藏在角落中的木叶忍者们看到眼前的一幕都是瞳孔一缩,嘴里喃喃道。

    “这是”

    只见半空之中,一截与守鹤的手臂一般粗细的巨木从地底拔身而出,就那么突然生长变大,直直挡在了守鹤的手臂之前。

    而在那棵巨木的旁边,无数漂浮着的傀儡正静静的浮在半空之中,黑压压的,看起来场面十分惊人。

    而在守鹤的手臂之下,蓝染正静静的站在那里,脸上噙着一抹平静的微笑。

    “咔嚓咔擦”

    随着场上绳树脸色微微变得凝重,只见他锁在一起的手指猛地攥紧!

    原本与守鹤僵持着的巨木突然向上涌动生长着,守鹤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它有些难以压制这棵树木的生长。

    然而就在这时候,一道充满磁性的话音却是缓缓落入场上。

    “皆人、绳树、蝎,住手吧,没有必要在这家伙的身上耗费过多的力量。”

    听到蓝染的话,三人都是恭敬的放下了手臂,没有继续出手的意思。

    半空中的傀儡缓缓的消散,粗大的巨木也因为失去了绳树的力量从而被守鹤一举压下。

    原本脸色难看的守鹤此时兴奋起来,狠声道。

    “你这家伙,给我去死吧!”

    没有丝毫的犹豫,守鹤携带着无数沙尘的爪子一掌拍下!

    “轰”

    虚夜宫众人的面前,一个巨大的兽掌狠狠的砸在土地中,无数的烟尘气浪向外扩散着。

    看到自己的攻击成功,守鹤狰狞的兽脸上咧出一抹残忍的笑容,声音尖锐道。

    “哈哈,胆敢折辱本大爷,臭虫,这下总算让你死无葬身之地了吧!”

    说完,它如针尖一般赤黄色的瞳孔又缓缓的转向剩余的虚夜宫众人,戏谑道。

    “既然解决了那个家伙,接下来该轮到你们了,你们是与那个臭虫一伙的吧!”

    对于守鹤的话,虚夜宫的一众人都是脸色平静,没有丝毫担忧的样子。

    如同一个霸气老者一般的拜勒岗脸上带着不屑的表情,斜瞥了体躯庞大的守鹤一眼,不屑道。

    “这就是老大所重视的尾兽,这种家伙的脑袋恐怕连基里安也有所不如吧,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听到拜勒岗的话,乌尔奇奥拉一双碧绿的眸子平静的抬头看着守鹤,声音平静道。

    “不要小看这个家伙,尽管它的智力也许看起来十分低弱,但是这更能够衬托出它所拥有的强大力量。”

    说到这,他仔细的看了看守鹤,平静道。

    “现在出现在我们面前的不过是它的能力所创造出来的身躯罢了,如今的尾兽绝大多数已经被封印在了人柱力的体内。”

    “眼前的这家伙也不过是接着一些机会逃出来了一部分力量罢了。”

    听到乌尔奇奥拉的解释,拜勒岗眼神微微一凝,再度看向守鹤之时,眼神中闪烁着丝缕炽热的光芒。

    而正当守鹤想要对虚夜宫的众人出手之时,它的耳畔处,一道轻笑声却是突然响起。

    “你这家伙,还是老样子,没有丝毫的进步呢。”

    听到这个声音,守鹤顿时脸色一变,猛地扭头死死盯着声音传出的方向看去。

    只见在它的脑袋后,蓝染正静静的站立于空中,双手插在衣兜中,一脸随意淡然的样子。

    “你这臭虫,竟然躲过了本大爷的一击!”

    听到守鹤的话,蓝染嘴角的弧度微微扩大,眼神闪烁着睁开看向守鹤,轻笑道。

    “守鹤,你就是这么感谢放你出来的恩人的吗?”

    守鹤听到这番话,突然一愣,低吼道。

    “本大爷能够出来与你这家伙有什么关系!?”

    对此,蓝染摆了摆手,轻笑道。

    “你的出现不过是我与砂忍的商议的计划罢了,由砂忍与岩忍牵制住木叶的主要部队,然后依靠你来对木叶造成破坏。”

    听到蓝染的话,守鹤兽瞳微微一缩,脸上不仅没有高兴,反而露出狰狞的怒意,咆哮道。

    “果然,你是说本大爷被你这个臭虫所利用了吗!?”

    “真是该死,你这家伙!”

    说完,只见它的大嘴猛地一鼓,爪子用力拍向屁股处。

    “风遁练空连弹!”

    没有给蓝染再次开口的机会,数颗气势汹涌的风团顿时向着蓝染所在的位置倾泻而去。

    气流飙射着的风团穿过了蓝染的身体,砸向了远处的房屋之上,顿时又是一片狼藉的轰鸣之声。

    当守鹤脸上再次露出极其人性化的残酷笑容时,那道充满磁性的声音却是再度出现。

    “真是一个顽固不化的畜生呢,无论讲述多少遍,恐怕你都无法将我所说的话听进耳朵吧。”

    不过这次,声音却是微微有些冷漠。

    看到再次出现在自己脑袋后面的蓝染,守鹤兽瞳微微一缩,讶然道。

    “你这家伙怎么可能连续躲过我的攻击!”

    对此,蓝染并在理会,只是双手微微结下一个印式,然后轻轻抬起一只白皙的手指,对准了守鹤,声音平静道。

    “沸遁沸琥珀!”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在他的指尖处,一道泛着绿色微光的液珠突然凝聚而成。

    “嗖!”

    下一刻,液珠向着一尾守鹤激射而去。

    蓝染眼神平静的看着这一幕,并未在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妙手妆娘〕〔重生之明星奶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佛系古玩人生〕〔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