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婚宠无度:这个影〕〔史上最难攻略的女〕〔我成了一条锦鲤〕〔我游戏中的老婆〕〔清穿:重生一世〕〔重生校花凶猛〕〔茵魂不散〕〔报告爹地,妈咪非〕〔青梅很强势:小狼〕〔重生现代之最强女〕〔笙歌落尽负流年〕〔珠翠缘:贪财小娘〕〔郓城法医打包走〕〔千亿爹地宠妻忙〕〔绝世赘婿〕〔寒门祸害〕〔妙手药王〕〔重生之傲妻养成〕〔娇妻来袭:王牌bo〕〔宠妃撩人:摄政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火影之蓝染忽右介 第四百一十章 表演
    随着魁梧男子的话音落下。

    他轻轻伸出手臂,只见在惨白的月光下,他的手臂上竟然缓缓的攀爬出无数漆黑的丝线!

    细长的黑色丝线扭动弯曲着,如同在嗅着鲜活生命的气味一般,矛头指向了瘫坐在地上的几位岩忍。

    “什...什么东西!?”岩忍眼睛惊恐的瞪大,颤声道。

    然而,他的话音才刚刚落下。

    “嗖!”“嗖!”“嗖!”....

    随着一阵锐利的破空声,那些密集的黑线已经骤然激射而出,直直的插入了他的体内。

    “田本!”

    一旁呆坐着的几位岩忍目光一缩,惊恐的喊着同伴的姓名。

    然而,田本却是无力回答,他的身体还没来得及反应便已经被数十道漆黑丝线刺中,此时此刻,他的嘴里哇的吐出大量的鲜血,不敢置信的低头看着身上那恐怖的黑线。

    黑线稍稍一动,他的脑袋顿时高高扬起,脸上的表情露出痛苦无比的神色,嘴里如同破旧的风箱一般,发出“嗬嗬”的声音。

    “杀...杀了我...啊...快杀了我!”田本面色痛苦的颤声道。

    听到同伴的惨叫,原本已经呆滞麻木的岩忍突然仿佛发了疯一般,一跃而起,向着魁梧男子冲去。

    “我要杀了你们这些怪物!!”

    位于不远处的魁梧男子油绿色的眸子轻轻瞥了他们一眼,沙哑道。

    “毫无价值的家伙,你们的人头一文钱不值,唯一的作用大概就是稍微让地怨虞进食吧。”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只见他站在原地身子丝毫没有动。

    就在几位岩忍即将冲到他的身边的时候。

    他胸口处的衣衫突然展开,一团扭曲着的漆黑丝线仿佛狰狞的恶鬼一般向着他们群涌而去。

    “噗嗤!”“噗嗤!”“噗嗤!”......

    只见数十道漆黑的丝线分别从不同的角度插入了几位岩忍的体内!

    他们各自低头看着身上开始浸出的鲜血,表情呆愣着,紧接着便露出痛苦的表情!

    “啊!”“啊!”“啊!”.....

    随着场上一片惨叫声响起,苍白的月光下,鲜红的血液喷溅在地上,一道道岩忍的身影没有了生息倒在地上。

    黑色的丝线就仿佛是灵巧的手一般在他们的尸体上拨弄着,不一会,便将其中那鲜红的心脏簇拥而出,然后如同贪婪的野兽一般,一拥而上。

    “咕叽....”“咕叽....”....

    伴随着一些窸窸窣窣的异响,很快,地面以及岩忍身上的鲜血便一干二净。

    那些漆黑的丝线仿佛心满意足一般,诡异的扭曲缠绕在一起,泛着腥红的血色缓缓的收回到了魁梧男子的体内。

    魁梧男子油绿色的眸子淡漠的瞥了一眼场上干瘪的尸体,缓缓迈步,沿着一旁巨大的鸿沟向前而行。

    ...................

    远处,静静站立于原地的乌尔奇奥拉脸色平静,仿佛之前发生的一切与他毫无关系一般,缓缓转身向后走去。

    就在这时,他的步子却是微微一顿,扭头向后看去。

    漆黑的夜色下,之前将部分逃窜岩忍解决的魁梧男子缓缓从幽暗的森林中走出。

    乌尔奇奥拉神色平静,轻声道。

    “是角都啊,那些剩余的家伙被你解决掉了吗?”

    角都同样面色平静,沙哑道。

    “只是一些残渣一般的家伙罢了,他们的身上找不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已经被我杀死了。”

    乌尔奇奥拉轻轻点了点头,缓缓转身,平静道。

    “我们走吧,目前岩忍的势力已经被我们铲除了一部分,接下来,配合绳树演一场戏吧。”

    角都紧跟而上,神色淡漠,沙哑道。

    “可惜了,希望那家伙不要漏洞百出辜负掉蓝染大人的期望。”

    角都曾经和绳树一起组队执行任务,两人一个沉默寡言,一个有着话痨属性。

    虽然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性格,偶尔也会发生一些小小的摩擦,但在一定程度上,角都对于绳树的实力还是十分认可的。

    听到角都的话,乌尔奇奥拉瞥了他一眼,轻声道。

    “绳树之前跟蓝染大人提到过,希望这次的演员由你来饰演呢,这是他提出的请求。”

    听到这番话,角都微微一愣,沉默不语。

    脑海中想起了数年之前曾经被他随意抛在了脑后的事情。

    荒芜的赤黄土地上,天色白净,四处空旷。

    地面上,只有稀散的几根枯瘦树干弯曲着,仿佛被整个世界遗弃了一般。

    角都一边缓缓的走着,死寂的眼神停驻在它们身上,仿佛看到了曾经的自己。

    “喂,角都,好歹你也是被我爷爷打败的家伙,不要这么沉默嘛,我们聊聊天,否则这一路有多无聊!”

    耳边,传来的是聒噪的声音....从早到晚,一直烦个不停。

    “角都,你给我讲讲我爷爷的事迹吧,虽然你是他的手下败将,但是毕竟他可是初代火影嘛,你不要感到羞愧。”

    他的身旁,年轻的棕发少年脸上露出崇敬的眼神,仿佛在怀念着那未曾见面的爷爷,叽叽喳喳的说道。

    听到他的话,角都步子微微一滞,脸色发黑,没有理会他,加速向前走去。

    看到此,少年不由微微垂头,叹了口气,自顾自的摇头道。

    “唉,当时的情况下,你是怎么想的才会去袭击我爷爷呢?”

    “我如果再长大一些的话,你连我都不是对手了吧....那种做法无异于自杀不是吗?”

    听到他的话,角都缓缓停住脚步。

    少年见状,微微好奇的看去,只听角都沙哑的声音缓缓传来。

    “即便是明知道自杀的行为,却依然奋不顾身的前去,这不就是忍者的宿命吗,你们木叶也应该如此吧。”

    少年一听,急着想要反驳,憋了半天却无从出口。

    角都说的没错,忍者的天性就在于服从,牺牲。

    此时,角都油绿的眼神闪烁着幽芒,没有理会少年的反应,继续沙哑道。

    “对于村子下达的命令,我选择了听从,去执行这毫无意义的刺杀。”

    “然而,侥幸活下来的我在他们的眼中却似乎成为了异类...”

    说到这,他微微仰起头,油绿的眸子仰望着洁白的天空,声音平静的沙哑道。

    “忍者...没有为了任务而牺牲的话便被判定为叛忍...由他们结束我的性命....给我冠以罪恶之名...”

    角都缓缓的说道,少年的脸色渐渐变得压抑。

    从小生长在木叶村的他从未接触过如此恶劣的事情,但他能够想象到如果因为完成任务不利便被如此对待的话将会是怎样复杂和难过的心情。

    想到这,他不由看向角都的目光有些同情。

    角都缓缓低下头,迈步向前走去,沙哑的声音渐渐传来。

    “所以...为了活下去,我把他们都杀了....”

    说完,少年的视线中,他的背影渐渐变小,却也变得仿佛笼罩了一份悲凉。

    一切都只是为了活下去罢了....

    如果说心中怀有一份恨意的话,那么他恨这个世界!

    他为之哪怕付出性命都在所不惜要去守护的村子为何恨不得他死去!?

    那些往日亲切和善的面孔为何变得可怕、可憎!?

    没有人能信得过,能够信任的只有手中的金钱罢了....

    少年停在原地静静看着他的背影,沉默了半晌,突然迈步跑到他的身边,没有向以前一般啰嗦,只是轻声说了一句。

    “放心好了,当蓝染大哥建立新世界之后,一切都会成为过去式的....”

    角都前行的步子微微一顿。

    这时,乌尔奇奥拉平静的话音忽然传来。

    “角都,绳树就在前面,由你过去完成这场表演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妙手妆娘〕〔重生之明星奶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佛系古玩人生〕〔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