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非洲农场主〕〔总裁老公超凶猛〕〔豪门龙婿〕〔影后反转攻略〕〔王牌大高手〕〔超自然事务管理局〕〔重生IT大亨〕〔难得有晴天〕〔重生国公府之渣男〕〔相公别懵:夫人又〕〔带着无敌分身闯聊〕〔从收租开始当大佬〕〔都市至尊狂婿〕〔我有很多标签〕〔天降横财〕〔霍少的契约甜妻〕〔仙天归〕〔横财天降〕〔山河多娇〕〔重生之绝代仙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火影之蓝染忽右介 第四百五十八章 楼兰、破晓
    忍界战争的停息已经过去了几天的时间了。

    自五大忍村的忍者经历了那一夜的战斗之后。

    似乎一时之间,战争不再是忍者们的主旋律。

    尤其是在各村的忍者看到蓝染如神祇一般随手一击便近乎毁天灭地之后,一直根固在人们心底的战争观念在被撼动着。

    而且,那一晚上发生的一切还充斥着太多的疑惑,残留着太多的后续。

    神秘出现的宇智波时野,竟然能够与如此强大的蓝染同归于尽!

    他从何处出现也是一个巨大的疑问!

    还有一直未出现的位于蓝染麾下的虚夜宫以及消失在场上的那个叫做市丸银的家伙。

    这一切,也将会是今后五大忍村需要去调查清楚的。

    这一场战斗,让所有忍者都突然觉察到了,这个他们一直所生存的忍界似乎从来都没有他们所想象的那么简单。

    而此时此刻,无论是各忍村的波澜平静、木叶的恢复重建还是火之国因玉子大名失踪事件而引起的舆论哗然。

    这种种的一切却都没有影响到位于风之国偏隅一角,并不为人所熟知的神秘国度——楼兰。

    风之国境内。

    “呼呜——呼呜——”

    弥漫的黄沙将天空所覆盖,狂风在风沙之中怒嚎着,如同恶鬼的哭泣一般,声音让人毛骨悚然!

    而就在这时候!

    那铺天盖地飞舞着的黄沙之中,一道高大的人影却是缓缓的从漫天的飞沙之中显现。

    当他出现之后,

    忽然之间,原本天地之间嘶吼咆哮着的风沙突然之间变得温顺了起来,仿佛凶猛的野兽一瞬间变成了家养的宠物一般,让人不由惊讶。

    “哧啦..哧啦...”

    他的脚步轻轻踏在松软的沙地之上,身姿挺拔,嘴角始终噙着一抹若隐若无的笑意,深邃的眸子轻轻在四周扫过。

    最终,他的目光逐渐停驻在了远处密集在一起的一些高耸的建筑群上,轻声低语道。

    “就是这里吗,那股强大的力量波动?”

    话音落下,只见他轻轻迈开步子,步履平缓的向那个方向走去。

    阳光无比的刺眼,映照在那个男人的身上,黑白相间的制服显出他修长挺拔的身材,腰间一柄墨绿刀柄的太刀更是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在他离开之后,原本温顺下来的风沙再度起舞,嘶吼咆哮起来!

    而透过那细沙的间隙,只余下他高大的背影逐渐模糊在风沙之中。

    .......................

    雨之国境内,位于一处刀削一般的巨大悬崖之下。

    苍白庞大的虚夜宫便坐落在此。

    此时此刻,透露着骨质感的宽阔大殿之中,长长的石桌摆放在中间,有种沉重苍白的感觉。

    位于如镜面一般光滑的地砖之上,正聚集着许多身着统一制服的人。

    不过,这么说也许有些不对,应该说,有几个人身上的衣服有些与众不同。

    聚集在此的众人齐聚大殿之上,每个人都有着属于自己的座位,然而,他们此时却并落座,而是相互的审视着彼此。

    这时候,一道苍老的桀骜声音却是重重的响起在场上!

    “依老夫看来,你们几个小鬼就跟在老夫的手下吧,老夫手下正缺几个从属官,这样的话就不必再议论了!”

    只见一脸狰狞恶相的拜勒岗双手一拍桌子,微微前倾着身子,他那充斥着傲慢的浑浊双眸在对面几个穿着一身黑衣的青年轻轻扫过。

    听到他的话,对面那几个黑衣年轻人还未回答,位于他身边站着的乌尔奇奥拉却是轻轻瞥了他一眼,声音平静道。

    “退下吧,拜勒岗,他们的离开已经是蓝染大人决定了的事情了。”

    “如果你插手进去的话,会干扰到蓝染大人的判断的。”

    一听乌尔奇奥拉的话,拜勒岗白白的眉头微微一挑。

    “让这群小鬼出去恐怕更加容易出事吧!”

    拜勒岗沉声道,尽管有些不情愿,但还是退了回去,嘴里却是闷哼了一声。

    “噗!”

    看到这一幕,离着长长的石桌十分远的一位青年却是不由忍不住笑出了声音。

    听到这刺耳的声音,拜勒岗不由眼睛一瞪,那右眼上的刀疤让他显得十分可怕,目光犀利的看着青年,声音浑浊怒声道。

    “市丸银,你在挑衅老夫吗!?”

    对此,只见依靠着大殿粗大石柱的市丸银脸上勾起一抹大大的弧度。

    那狭细的双眸微微睁开一道缝隙,宝蓝色的眸子从额前的银发中看向拜勒岗,轻笑道。

    “还真是像以前一样呢,拜勒岗,你的脾气还是一点都没有改变!”

    “在这么一个奇特的世界再度看到你们以往的姿态,所以忍不住笑出了声,还真是抱歉呐~”

    虽然嘴里这么说着,但是银脸上的促狭笑容却是没有一丝真诚。

    “你这个混账....”

    看到这,拜勒岗双眸不由一眯,喘息微微粗重,似乎下一刻就要忍不住出手一般。

    就在这时候。

    乌尔奇奥拉口中吐出的冷淡话语却是打破了这份仿佛要燃起火焰的僵持气氛。

    “我奉蓝染大人的命令,全权负责虚夜宫的所有事物....”

    说到这,只见他那墨绿色的眸子毫无感情的瞥了争吵着的拜勒岗和银一眼,继续道。

    “如果有人敢于在蓝染大人离开的这段期间里违背蓝染大人定下的规矩的话,我有将其直接处死的权利!”

    伴随着乌尔奇奥拉的话音落于场上,一时之间,大殿内的气氛骤然一紧。

    在场的都不是弱者。

    一瞬间,彼此纷纷释放着强大的气场。

    暗处的角落里,低着头,脸上面无表情的宇智波时野缓缓睁开眼睛,眼睛瞬间化作腥红的写轮眼!

    他的身周在阴暗的角落中散发着一种不祥的邪恶气息,让众人忌惮不已!

    站立于众人之中,双手交叉在胸前,一直静静听着场上谈话的皆人脸色平静。

    只见他轻轻闭上眼,再度睁开眼时,眼角四周已经青筋一片,苍白的眸子诡异而通透。

    站在他身周的众人仿佛被毫无遮蔽一般,脸色都是一怔!

    身体隐藏在绯流琥之中的蝎以及站在他身边的角都则是平静的看着这一切,丝毫不受其影响。

    这时,只见从对面的黑袍年轻人身上突然传来一股诡异的力量,笼罩在场上,让所有人惊讶不已!

    他的这一举动也使得在刚刚一瞬间交锋的众人都停了下来。

    没有动手的拜勒岗不由狠狠瞪了一眼银,继而冷哼一声不再看他。

    而银则是嘴角依然挂着轻佻的笑意,眼睛眯着,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轻笑道。

    “我可不会违背蓝染队长的命令的,所以不要看我哟。”

    乌尔奇奥拉轻轻看了两人一眼,缓缓收回目光,将目光看向对面的几个身披黑袍的年轻人,平静道。

    “蓝染大人之前已经跟我说了你们的安排。”

    “只不过,你们真的已经决定好了现在就要离开了吗?”

    “无论如何,在虚夜宫的庇护之下,你们也许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准备一下。”

    听到他的话,只见三个年轻人缓缓将头上的黑色连衣帽摘下,三人相互对视了一眼。

    只见随后一脸平静的弥彦迈出一步,看着乌尔奇奥拉,平静道。

    “我们已经准备好了,放心吧。”

    “从今天起,我们将会一个新的身份出现在忍界之中....”

    说到这,只见他与身边的长门与小南对视了一眼,然后坚定的看向乌尔奇奥拉,沉声道。

    “为了迎接新的世界,我们作为那一缕晨光来寻时的破晓,照亮崭新的世界!”

    听到弥彦的话,在场的众人都是微微一愣。

    站在远处的银微不可查的瞥了他们一眼,脸上带着笑意,嘴里轻声喃喃道。

    “有趣....”

    而阴暗的角落里,时野也是面无表情的看了三人一眼,眼神微微闪烁着,沉默不语。

    乌尔奇奥拉看着他们,墨绿色的眸子充满了平静,平淡道。

    “晓...组织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大明荒唐皇帝有属〕〔我就是这般好命〕〔安素东沐灵烟〕〔高冷慕少狂宠妻〕〔上门龙婿〕〔都市超级高手〕〔青梅很强势:小狼〕〔夫子剑〕〔史上最强炼气期〕〔诸天最强大BOSS〕〔长生种物语〕〔弃女轻狂:毒妃狠〕〔猎魔奇异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