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非洲农场主〕〔总裁老公超凶猛〕〔豪门龙婿〕〔影后反转攻略〕〔王牌大高手〕〔超自然事务管理局〕〔重生IT大亨〕〔难得有晴天〕〔重生国公府之渣男〕〔相公别懵:夫人又〕〔带着无敌分身闯聊〕〔从收租开始当大佬〕〔都市至尊狂婿〕〔我有很多标签〕〔天降横财〕〔霍少的契约甜妻〕〔仙天归〕〔横财天降〕〔山河多娇〕〔重生之绝代仙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火影之蓝染忽右介 第五百四十一章 安抚的玉子
    虚夜宫的大殿之外。

    阳光所照耀的宽阔平台上,如骨质一般的斑驳地砖光滑的铺陈在地面上,闪烁着淡淡的流光。

    几道虚夜宫的身影静静的站在周围,神色各异,都是脸色微绷着,紧张的关注着场上的情况。

    伴随着淡淡的烟尘缓缓消散。

    “啪嗒!”“啪嗒!”“啪嗒!”

    清脆的脚步声响起在地面上,只见一道高挑的身影正缓缓的向着静谧微笑着的蓝染走去。

    一头长长的乌黑秀发散落在纤瘦的腰际,身上黑白相间的制服勾勒出身姿妖娆的线条,与这股气势截然相反的则是一股微微冷寒的气质始终萦绕在她的身上。

    她的腰身挺的笔直,尖尖的白皙无比的下巴看起来十分清冷,没有一丝温度。

    那双修长的腿每迈出一步,垂在腰际的乌黑发丝都会随之荡漾。

    只见她纤细的右手紧握着狭长的太刀,白皙的俏脸上正满面寒霜的死死盯着蓝染。

    对于面前一张俏脸似冰一般寒冷的女子,蓝染的脸上泛着淡淡的笑意,深邃的眸子轻轻打量着她,微笑道。

    “玉子,有什么要说的吗?”

    伴随着蓝染的话音落下。

    “嘭!”

    只见玉子手腕一翻,掌中的太刀垂直的砸落在地,将地面的砖块砸的碎裂。

    她鲜艳的红唇用力的抿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美眸如同酷寒的冰霜一般死死盯着蓝染,似乎想要询求一个答案。

    周围的众人都是小心翼翼的看着这一幕!

    哪怕是以往一直以来表现轻佻的银此刻也是稍稍睁开眸子,饶有兴趣的关注着这边的场景,却不敢轻易的打破这份紧张的氛围。

    “看样子,你的心里似乎对我有些不满呢”

    蓝染仿若什么都没有察觉一般,面带着淡淡的微笑,声音充满磁性的轻声道。

    听到他的话,玉子眼眸微微低敛,似乎回忆着什么一般,朱唇轻启,声音充满清冷和淡淡的怨气道。

    “为什么为什么不声不响的离开了这么多年”

    “又为什么哪怕是回来了也不曾过问一丝一毫”

    说到这,她的嘴唇微微一抿,仿佛深呼吸了一口气一般,再次开口道。

    “对蓝染大人而言,是否我就像是利用完的工具一样已经可以随手抛弃掉了呢”

    说完这番话,玉子仿佛鼓起了勇气一般,一双美眸满是坚定的抬起头,双眼直视着蓝染的深邃的双眸。

    这是对我而言,哪怕是死也要寻求的答案蓝染!

    在玉子的话落入场上之后,给其余的人也是造成了极大的震撼。

    咲夜那双眼睛微微一缩,有些不敢置信却又有些羡慕的看着玉子。

    虽然对她而言只要能够陪在蓝染大人的身边就好了,但是她还是十分羡慕玉子能够如此大胆的表露自己的心意。

    乌尔奇奥拉碧绿的眸子瞥了一眼此时死死盯着蓝染的玉子,眼神有些异样,却没有说什么。

    而拜勒岗则是眉头一挑,苍老的脸上浮现一抹嗤笑之意,内心暗道。

    真是可笑的女人上一次质问蓝染的家伙是谁呢?大概已经死了吧

    在蓝染这种家伙的面前说出这种可笑的话嗬嗬要被杀了吧

    远处的银则是眸子一眯,嘴角扬起,内心暗暗道。

    真是可惜了呢本以为她能够聪明一些创造更多价值的

    看来也要到此为止了

    就在一众人心中充斥着各式各样的想法的时候,场上的蓝染却是嘴角微微勾起,深邃的眸子毫无躲避的直视着玉子的双眼,轻声道。

    “当然不是这样的。”

    伴随着他充满磁性的话音轻轻落下,场上的人都是神色微变。

    咲夜脸色一喜,拜勒岗脸色一沉,银的脸色则是微微一滞。

    而位于蓝染面前,甚至已经做好了被蓝染一刀挥斩的玉子更是瞪大了眸子,脸上充斥着不敢置信的表情。

    就在她满脸震惊的时候,只见蓝染缓缓的迈开了步子,向她走去。

    在玉子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身材高大的蓝染已经站在了她的身前,宽大白皙的手

    i style='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友请提示推荐阅读

    i style='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掌轻轻抚上了她的柔顺秀发。

    “当啷”

    玉子呆愣着,冰冷的俏脸上此刻竟破天荒的有些羞涩与慌张,手中狭长的太刀甚至脱手落地还不自知。

    只见蓝染嘴角噙着一抹微笑,眼睛轻轻眯着,就像是抚摸一只冰冷骄傲的小猫一般,手掌轻轻的抚顺着玉子的秀发。

    伴随着他手掌的抚顺,只见他声音充满磁性道。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玉子你已经如当初许下的愿望一般成功改变了自己的命运”

    “那么又为何虚耗十五年的岁月来到这里呢这里可是与你曾经所处的世界截然不同的两种世界”

    听到蓝染的话,微微失神的玉子此刻俏脸有些红晕。

    她仿佛回忆起了当初与蓝染相识的一幕,不由轻声道。

    “我想要追随你的脚步从一开始直到现在为止都不曾改变过这个想法”

    说到这,她白皙的脸上有些微红,再也没有了刚开始的坚毅与执着,眼神甚至都不敢直视蓝染,小声道。

    “从认识你的那一天开始我便已经决定与你一起实现你的理想哪怕再困难,哪怕整个世界与你为敌,我也不会放弃!”

    尽管此时被蓝染手掌轻抚着秀发的玉子语气仿佛呢喃一般,但是其中的坚定却是让人折服。

    听到她的话,在场的众人都是微微动容。

    皆人和乌尔齐奥拉都是认同的看了玉子一眼。

    拜勒岗嘴角撇了撇,不知无声嗤笑了些什么,却是目光深沉的瞥了玉子一眼。

    而远处的银则是眼睛轻轻眯起,嘴里呢喃道。

    “还真是了不起的女子呢那么蓝染队长你会做出怎样的选择呢”

    只见玉子的身前,蓝染的嘴角微微勾起,深邃的眸子近距离的看着玉子,轻声道。

    “真是让人感慨的倔强家伙呢”

    “十五年对人类而言可不是一个短暂的时间呢”

    听到蓝染的话,玉子眼神稍微一黯。

    对一个女人而言,十五年似乎错过了最美丽的年华,哪怕她此刻的外表再美丽,也难以掩消岁月所留下的痕迹。

    就在这时,她的眸子却是微微瞪大,有些惊讶的看着自身。

    只见从蓝染手掌所抚摸的发丝处,一抹炽蓝色的荧光突然绽放,如同一缕璀璨的蓝色光华散开一般,玉子的全身渐渐的被光华所掠过。

    这种异象也引起了周围成员的注意。

    这是!?

    富岳有些发愣的看着这一幕。

    过了半晌,才见玉子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手掌,原本因为练习刀术手上的茧子已经褪却,变得光滑无比,她有些惊讶的喃喃道。

    “身体变的更有活力了”

    听到她的话,蓝染嘴角微微一扬,瞥了她一眼,声音充满磁性道。

    “只是让你的身体再次回到了十五年前的状态罢了,失去的那部分时间,我帮你拿了回来。”

    蓝染的话音一落,场上众人都是一惊。

    拜勒岗脸色一变,内心惊道。

    时间!?

    银则是眼睛一眯,暗道。

    是崩玉吗!?

    富岳此时已经无法表示自己的震惊了,张着大嘴,无法言语。

    这一切蓝染并未理会,他只是微笑着看了玉子一眼,轻声道。

    “我期待你接下来的表现,玉子”

    “要知道,哪怕是工具,也是会有被归类为重要亦或是不重要的种类的”

    听到蓝染的话,玉子欣喜的神色顿时一愣,仿佛明白了什么,她贝齿轻咬下唇,眼中闪过一抹坚定,重重的点了点头。

    “我明白了!”

    庞大的虚夜宫大殿之中。

    几方人正齐齐的站在大殿之中,眼神恭敬的看着位于主座上的蓝染。

    因为蓝染的归来,整个虚夜宫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无数的从属官们纷纷小心翼翼,胆战心惊的,生怕一不小心就会被拜勒岗大人给处置掉。

    而大殿之中,蓝染却是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似乎对目前虚夜宫的状态还挺满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大明荒唐皇帝有属〕〔我就是这般好命〕〔安素东沐灵烟〕〔高冷慕少狂宠妻〕〔上门龙婿〕〔都市超级高手〕〔青梅很强势:小狼〕〔夫子剑〕〔史上最强炼气期〕〔诸天最强大BOSS〕〔长生种物语〕〔弃女轻狂:毒妃狠〕〔猎魔奇异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