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医帝妃〕〔大魔王娇养指南〕〔透视邪医在山村〕〔极品全能学生〕〔先生你是谁〕〔薄少,又掉醋缸了〕〔男神爹地别玩火〕〔一夜惊喜,顾少轻〕〔秦烟薄云深〕〔一胞三胎,总裁爹〕〔墨景琛慕浅全文免〕〔慕浅墨景琛〕〔慕浅墨景深〕〔第一宠婚:律政娇〕〔你是我藏不住的甜〕〔律政甜妻一见钟情〕〔太上剑典〕〔洛卿卿唐琛〕〔光头虎的超武末世〕〔道祖,我来自地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火影之蓝染忽右介 第五百六十二章 绳树的来意
    就在位于赌坊内的美丽女子眉头紧蹙着,目光死死盯着那几个色子的时候。

    赌坊外面却是传来了一道平淡的声音。

    “姐姐,该回去了”

    听到这个声音,女子这才将注意力从色子上转移开,只见她双眸微合,缓缓的吸了口气。

    当她双眸再度睁开的时候,眼神显得有些桀骜的瞥了一眼在场的众人,她的声音十分好听,却是故作霸气道。

    “喂,赶紧把这家伙叫醒!”

    “这可是老娘好不容易赢一次钱,可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他!”

    看到女子神色不善的目光,众人脸上满是冷汗,纷纷摇头,一脸我跟这家伙不熟的表情。

    看到这一幕,女子不由额上露出一丝黑线,眸子一眯,声音微冷道。

    “这是要赖账吗!”

    只见她俏脸微冷,轻轻举起纤白修长的手掌,在众人面前一攥,然后猛地一拳砸向地面。

    “轰隆轰隆!”

    顿时,女子所处的身周,地面纷纷碎裂,好好的赌坊顿时一片狼藉!

    看到这可怖的一幕,众人纷纷惊恐的站起身,颤抖着不敢轻举妄动。

    这时候,之前晕倒在地上的那位赌徒此刻也不敢装了,连忙起身,颤抖的跪在女子面前,哭天喊地道。

    “大大人您您就是杀了我我也拿不出那么多钱呀!”

    “是是小人迷失了眼,是我该死!我该死!求您放过小人吧!”

    说着,他连忙在自己脸上狠狠的抽起了耳光,响声铮亮无比!

    俏丽微冷的美丽女子在一众人震惊无比的目光中,缓缓站起身子,冷漠的瞥了他一眼。

    只见她一只手轻轻提起属于自己的那箱子钱,然后渐渐的向外走去。

    只是在走到门口的时候,她才突然侧过头,美丽的侧脸对着众人,好听的声音认真严肃道。

    “赌的觉悟便是要舍弃一切,并且认真虔诚的完成自己的承诺,哪怕倾家荡产!哪怕肝脑涂地!这才是一位真正的赌徒!”

    “很可惜你不是”

    说完这番话,她便在赌坊内所有人的注视下,推门走了出去。

    坊间外的微白阳光随着门的打开照耀进来,一阵清风拂过,身姿迷人的女子披在身上的绿色外衫随风晃动。

    在那正中间,一个大大的‘赌’字赫然写在上面!

    这一幕,给在场的众人心底留下了深刻无比的印象。

    在女子离开了许久之后,赌坊内的众人才反应过来,一位年轻人眼神微微仰慕,不由轻声喃喃道。

    “这才是真正赌徒的风范吧!”

    听到他的话,一旁的人不由瞥了他一眼,然后点头道。

    “那当然了,毕竟那可是传说中的大肥羊啊,十赌十输的顶尖存在!”

    说到这,他不由摇了摇头,有些幸灾乐祸道。

    “可谁知道,今天大肥羊竟然破例赢了啧啧奇怪真是奇怪呐”

    有赌的地方便必定意味着繁荣。

    短册街繁华的街道上,车水马龙。

    在一做规模颇大的赌坊门口,一位棱角分明的男子正身姿笔直的站在这里。

    额前稍稍垂着两缕发丝,一头棕发向后梳拢着,身穿着名门才能够穿着的华贵服饰,只是静静的站在这里,便不由引起周围街道上无数女子的轻轻打量。

    就在这时,赌坊的门打开了。

    只见之前一脸严肃,气势无比潇洒帅气的女子在出门之后,不由连忙悄悄的缩起身子,将美丽的面目遮掩的

    i style='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友请提示推荐阅读

    i style='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十分严实。

    她四处打量着周围的情况,然后快速走到英俊男子的身边,悄声道。

    “绳树,你怎么来这里了!”

    听到她的话,绳树不由眼神有些无奈的瞥了她一眼,声音平静道。

    “姐姐,你认为你偷偷的拿家族里的钱出来赌,族里的长老会任由你继续的胡闹吗!”

    对此,纲手不由向着绳树露出一抹讪讪的笑容,不过,她连忙打量了一下四周,快速小声道。

    “我们先离开这里吧,在这里我的熟人太多了,如果被遇到的话还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呢!”

    听到纲手的话,绳树脸上一片无语神色。

    是欠的赌债太多了吧

    这么多年里,伴随着纲手大肥羊的美名传播,自然增长更多的是那日益见长的赌债。

    绳树脸上漠然,紧随着纲手离开了短册街。

    “唰!”“唰!”

    在离开之后,两人便踏上了返回木叶的道路,两人的身形在森林之中穿梭着。

    这时候,纲手才得空,美丽的眸子有些疑惑的瞥向绳树,问道。

    “怎么了,你这家伙以往不是一直藏在家族里学那些老家伙不谙世事嘛,我可不相信只是因为赌资的事情便使得你来找我!”

    听到她的话,绳树先是沉默了一下,然后小声道。

    “是家族的资产不是你的赌资”

    对此,纲手差点一头栽倒在地,然后同样无奈的看向绳树,愁苦道。

    “诶,你这家伙怎么比起小时候差了那么多呢,自从从”

    说到这的时候,纲手的话却是戛然而止,美丽的眸子突然黯淡了一下,然后瞬间岔开话题道。

    “快说吧,到底有什么事情让你来找我呢。”

    注意到纲手之前岔开的话题,绳树的眼底微不可查的闪过一道精芒。

    只见他轻轻瞥了纲手一眼,缓缓道。

    “三代大人请我接你回去,大蛇丸的行踪已经显露了,不过似乎他与虚夜宫之间有了某些牵连”

    在听到虚夜宫的一瞬间,纲手美丽的眸子中瞳孔不由一缩。

    紧接着,她脸色一冷,沉声道。

    “我早就说过了吧,这种事情不要再找我!”

    对于纲手的发怒,绳树扭头看向其他地方,声音平静道。

    “其实这都不是最主要的,你应该也听说了宇智波富岳从木叶消失的事情了吧?”

    听到这话,纲手微微一愣,疑惑道。

    “宇智波富岳!?”

    仿佛想到了什么,她不由眼神一眯,有些嘲笑道。

    “按照那群老家伙的做法,哪怕是普通的家族都会狗急跳墙了,又何况是宇智波一族呢!”

    然而,绳树却是没有理睬纲手的态度,轻声道。

    “富岳可是宇智波时野的弟弟,他的神秘消失很有可能跟宇智波时野有关。”

    听到他的话,纲手不由眼神一黯,嘴角勾起一抹嘲弄的笑意,嘲笑道。

    “时野那家伙早就死了不是吗!”

    对此,绳树却是眼神平静,轻声道。

    “如果那家伙没有死呢”

    听到他的话,纲手不由神色一震,随后有些愤怒道。

    “那家伙怎么可能还活着!就连蓝”

    说到这,她的话音却是戛然而止,眼神一黯,无法再说下去了。

    绳树眼神中流转着复杂且平静的光芒,轻声道。

    “他们正是在怀疑蓝染大哥也没有死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大明荒唐皇帝有属〕〔我就是这般好命〕〔安素东沐灵烟〕〔高冷慕少狂宠妻〕〔上门龙婿〕〔都市超级高手〕〔青梅很强势:小狼〕〔夫子剑〕〔史上最强炼气期〕〔诸天最强大BOSS〕〔长生种物语〕〔弃女轻狂:毒妃狠〕〔猎魔奇异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