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高武之我是秦凤青〕〔我真不是亿万富翁〕〔重回十八少年时〕〔我的末世狂想曲〕〔从阳神开始掠夺〕〔总裁私宠妻江瑟瑟〕〔快穿之谁要和你虐〕〔我有无数物品栏〕〔一切从篮球开始〕〔江瑟瑟靳封臣全文〕〔我的体内有座龙墓〕〔靳总宠妻有度〕〔赘婿当道(岳风柳〕〔老婆比我先重生了〕〔我家娘子甜又暖〕〔重生八零暴发户式〕〔唯爱婚宠〕〔契约吧,人偶阁下〕〔在青春年少时遇见〕〔福晋有喜,爷又失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火影之蓝染忽右介 第五百九十章 大虚时代
    原本寂静的宫殿之中。

    自注射完试剂之后,拜勒岗便因为那团漆黑的衰老之力陷入了一片沉寂之中。

    周围光滑透亮的砖石和殿柱似乎也因为衰老之力的存在,缓缓变得黯淡无光。

    这种状况维持了半晌之后,终于是被一声仿佛骨骼撞击一般的古怪沙哑的呢喃声所打破。

    “我,拜勒岗大帝,回来了!”

    伴随着这声古怪的声音回响在大殿之中,便见那团漆黑充斥着不详的衰老之力也缓缓的散开。

    就如同恭迎尊贵的王者一般,漆黑的雾气仿佛地毯一般弥漫铺展在场上。

    凡是被它们稍稍所笼罩的位置,无论是地砖亦或是石座,纷纷如同瞬间经历了无穷斑驳的岁月一眼,化为了灰白色的齑粉。

    而在这惊悚的画面之中,随着漆黑雾气的缓缓展开,一道让人悚然的魁梧身影却是缓缓的凌立于宫殿的半空。

    只见此时的拜勒岗整个人不知何时已经完成了归刃的状态。

    在归刃的形态下,拜勒岗已经完全的失去了人类的形态,化作了一具苍白色的骷髅骨架。

    只是他的身体上,却是由充斥着浓郁不详气息的衰老之力化作一件厚重的大鼇包裹在身体之外。

    仅仅是凭借这件衰老之力所化作的大鼇,便几乎能够隔绝大多数的攻击。

    因为无论是能量攻击亦或是刀术挥砍,面对着衰老之力的防御,根本触碰不到他的身体便会灰飞烟灭,化为没有一丝力量的齑粉。

    在归刃后,能够掌控着如同瀑布一般涌现的衰老之力的拜勒岗有着常人难以理解的强大。

    这也是衰老权重所赐予他的能力。

    就在之前,之所以蓝染会说乌尔奇奥拉的第三形态有着与拜勒岗同样的力量运行方式。

    便是因为乌尔奇奥拉的虚无权重同样赋予了他身体之外的盔甲这样的能力。

    仅仅是被触碰便会化为虚无,与拜勒岗仅仅被触碰便会被瞬间夺走数百年的时间。

    同样有着权重之力的二人,在某种程度上的确是有着相似之处。

    “啪嗒...”

    只见拜勒岗缓缓的落在地面之上,此时的他头顶戴着一座金色的王冠,身披着衰老之力化作的漆黑大鼇。

    看起来真的就像是一位威严十足的帝王一般,有着睥睨天下的气势。

    不过,这位真正意义上曾经的虚圈之王却不过是蓝染的手下败将罢了。

    在那颗令人惊悚不已的骷髅头上,拜勒岗的右眼眼眶处有着一道破碎的难以消除的疤痕。

    这是当年蓝染留给他的伤痕,对拜勒岗而言,也是难以提及的耻辱。

    不过很显然,此时已经重新获得了力量的拜勒岗并不愿意想到这些屈辱的事情。

    此时的他只想尽情的享受现在力量重新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满足感!

    只见他缓缓低头,漆黑的眶骨轻轻打量着自己苍白的骨质手掌,骷髅一般的牙齿咯哒咯哒碰撞发出沉闷的笑意。

    “嗬嗬,老夫的力量比起曾经更加强大了....”

    “只要老夫现在掌握了衰老之力,哪怕是乌尔奇奥拉能够二段归刃又如何呢!老夫才是真正的虚圈之王!”

    拜勒岗低着头,沙哑的呢喃了几声,便缓缓的向着外面走去。

    此时的他心情极好,自然要在这个世界的人类面前展示展示拜勒岗大帝曾经的风采。

    否则,不被任何人所瞻仰崇敬的大帝又有什么意义呢!?

    ..............

    而与此同时,位于拜勒岗隔壁的一处宫殿。

    在感受到从拜勒岗那边传来的可怕气息之后,一众人都是眼神微微一缩,随后凝重担忧的看向位于座位上一脸平静的皆人。

    在此的都是从日向家族离开追随日向皆人而来的分家一脉。

    此时此刻,在感受到了拜勒岗那边那充满不祥的气息之后,日向宗继不由睁着白色的瞳孔,有些担心的看向皆人,沉声道。

    “皆人大人,真的要使用这种药剂吗....”

    听到他的话,位于宗继的身后,一些分家族人也是不由出声道。

    “我们已经有白眼了,没有必要再追求这份危险使用它吧,如果...如果不像蓝染大人所言的话...”

    他的话还未说完,便被身边一人打断道。

    “即便是如同蓝染大人所言,可是..这样的代价是放弃人类的身份,值得吗?”

    在场的日向分家一脉的人都没有看到过银与乌尔奇奥拉的战斗。

    他们虽然知道有一种能够转化为虚的试剂,却是并不清楚虚究竟是怎样的存在。

    此时,在皆人回来向他们说明了情况之后,不由对此充满了担心。

    毕竟,皆人大人是他们在虚夜宫唯一的依仗。

    如果皆人大人出事了话,他们难以想象,自己这群脱离了木叶日向家族的人究竟会遇到怎样的境况。

    对于下方的议论,皆人并未恼怒或是劝慰,只是维持着平时的一脸沉静。

    他捏着手中的试剂,那双掺杂着微蓝色的白色眸子轻轻打量着手中的试剂。

    半晌之后,他便做出了决定。

    只见他一边轻轻的将手中的试剂对准胳膊注射,一边平静的对一旁的宗继道。

    “我不在意人类的身份亦或是什么,对我而言,蓝染大人的想法才是最重要的。”

    说到这的时候,试剂上的针管已经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中缓缓的推进了皮肤之内,只见他继续道。

    “蓝染大人曾说,新的时代,便意味着虚的时代。”

    “作为先驱者,我等的作用便是毫不犹豫的贯彻蓝染大人的命令,这也意味着,即便是失败,也必须要认真的执行下去。”

    这时候,试剂内的针管已经空空如也,所有的试剂已经完全的被他注射进了体内。

    只见皆人眼眸平静的看着一脸担忧的宗继以及身后的众人,声音沉静道。

    “记住,来到了这里,你们的活着的意义便是为了完成蓝染大人的理想而存在,至于其他的,都不再是日向一族的所追求的。”

    “我们已经不再是忍界的日向一族了,从此,我们将是大虚时代的日向一脉...嗯!?”

    就在众人沉静的听着皆人的话的时候。

    他的脸色却是骤然一变,脖颈上顿时青筋暴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大明荒唐皇帝有属〕〔我就是这般好命〕〔安素东沐灵烟〕〔高冷慕少狂宠妻〕〔上门龙婿〕〔都市超级高手〕〔青梅很强势:小狼〕〔夫子剑〕〔史上最强炼气期〕〔诸天最强大BOSS〕〔长生种物语〕〔弃女轻狂:毒妃狠〕〔猎魔奇异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