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帝是怎样练成的〕〔从观众席走向娱乐〕〔八十年代之悍妻有〕〔都市全能医皇〕〔道身变〕〔我家师姐可能要杀〕〔妖孽驾到〕〔变成血族是什么体〕〔香江制造〕〔狂婿〕〔穿越六十年代农家〕〔我家夫人病好了〕〔星际战争:守护者〕〔世有弦月〕〔妖女宋姬传〕〔重生青梅逆袭记〕〔总裁的绝命爱人〕〔关山纪年〕〔渣年记事〕〔爱你入骨:聂少的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火影之蓝染忽右介 第五百九十一章 皆人的眼睛,时野的阴影
    伴随着皆人的话音落下,就在众人仔细倾听的时候,却是看见他的脸色骤然一变。

    只见皆人的身体上,突然间涌起无数的青筋!

    他的脸色瞬间变得十分狰狞,如同承受着无比剧烈的痛苦一般!

    “嘭!”

    只见即便是往日镇定自若的皆人此时都几乎难以忍受这种痛苦,单膝重重的跪在地上,一拳锤在地面。

    仅仅是一拳,整个侧殿纷纷的地面纷纷碎裂,不断的向外蔓延扩散着。

    这突然的一幕让在场所有分家一脉的众人都是感到眼角一跳!

    “皆人大人,您没事吧!”

    日向宗继一脸的担忧,连忙焦急的问道。

    不过,此刻的皆人却是根本无暇回答他的话。

    他的身体外,无数炽蓝色的查克拉正顺着他周身打开的穴道不停的向外宣泄着。

    无数的查克拉形成一股强烈的气流,在宫殿之中迅速的弥漫开来!

    这股强烈的旋转气流,以皆人此时的查克拉量迸发出来,就像是一个超大型的回天一般。

    原本坚固的宫殿在他的影响下,已经变的岌岌可危,摇摇欲坠。

    无数的碎石被强烈的气流回转着,形成巨大的仿佛沙尘暴一般的样子。

    而在最中心处,皆人却是难以控制体内宣泄的力量,只得痛苦的扬着头颅,发出无声的嘶吼!

    不过,就在这时候。

    只见皆人突然睁大了眼睛,苍白的眸子四周无数的青筋弥漫而起!

    突然间,一些苍白的如同骨质一般的流体挣扎着从眼角四周的血管中疯狂涌出,然后向着皆人那双苍白的眸子中涌去!

    尽管皆人能够感受到身体的剧烈异变,却是根本无法阻止,只得承受着这种非人的折磨!

    “咕噜咕噜....”

    伴随着诡异惊悚的声响,只见那些白色的骨质不知何时已经消失在了皆人的脸上,一丝不剩。

    只是渐渐的,从皆人身体中溢出的查克拉却是也向着他此刻的瞳孔疯狂的涌进!

    面对此,皆人却是没有了之前的痛苦表情。

    只见他脸色平静,整个人的身体向后仰着,无数的浮动着的查克拉如同汪流一般不停的向着他的双瞳涌去。

    大殿之中,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震惊的看着这一幕。

    在维持了长长的寂静之后。

    终于在分家一脉人的惊讶注视之中,随着那些查克拉已经全部消散,皆人的身体才轻轻的动了起来。

    看到他有了动作,宗继以及一众日向族人面色担忧的颤声问道。

    “皆人大人!?”

    大殿之中,只见皆人并没有理会他的回答,而是轻轻的攥了攥拳头,那双仿佛灰色的化石一般的苍白眸子凝视着自己的手掌。

    仿佛在确定些什么。

    半晌,他才轻轻一侧头,双眼轻轻掠过在场的众人。

    在看到此时皆人那双眸子时,所有人都是一愣!

    继而露出了浓浓的担忧!

    因为此时皆人的双眼仿佛失去了白眼的纯净一般,更像是发散着骨质一般的苍白化石,让人看起来毛骨悚然。

    然而,对此,皆人却是似乎没有在意,而是轻声喃喃道。

    “这就是虚的感觉吗....很好....”

    “或许....这才是我们日向一族需要的能力.....”

    说到这的时候,他的眼神缓缓的看向宫殿之外,透过光亮的地板,似乎折射出的光芒都随着他的眼神黯淡了下来。

    .......................

    与此同时,位于宇智波时野所在的宫殿之中,三兄妹却是正在此聚集着。

    他们能够感受到其余的宫殿中所爆发出的可怕气势。

    作为已经成为虚的富岳却是最能够清晰的分辨出其中的气息。

    尤其是当拜勒岗的虚化完成之后,那种浑浊的仿佛枯骨一般的衰老气息让他感到了惊悚与颤抖!

    那种感觉完全不逊色于见识到乌尔奇奥拉的第三形态变身后的样子。

    一想到这,他不由愈发的感到虚夜宫的深不可测!

    而此时此刻,他们却是正面对着时野所做出的选择感到十分的不认同。

    咲夜整个人沉默着,俏脸微寒,并不说话。

    时野同样如此,只不过,他的手中却是紧紧的攥着那瓶试剂,眼神打量着那瓶试剂,散发着微冷的神色,却是不知在思索着什么。

    感受到了宫殿内的诡异氛围,富岳犹豫了一下,忍不住开口道。

    “时野大哥,为什么不让姐姐也使用这种试剂?”

    “蓝染大人已经做出了准确的实验了,这种试剂的使用不会造成任何的危险....”

    听到他的话,咲夜倒是瞥了他一眼,随后也是有些赌气一般的冷冷看着时野。

    对此,时野却是脸上面无表情,眼神中不知在想着什么,缓缓的冷声道。

    “你们到目前为止,对于蓝染究竟了解多少呢....”

    听到他的话,富岳没有什么话语权,咲夜却是本能的就想要反驳他的话。

    然而,还未开口,时野便打断了她的话,自顾自的说道。

    “那家伙仅仅是十几岁的时候,便开始将各大忍村作为自己的棋子一般指挥着,因为自己的乐趣和个人目的就随意的制造了忍界二战、三战!”

    “曾经的忍界半神死于他的手中,就连与初代齐名我们的先辈宇智波斑也是被那家伙肆意的耍弄。”

    说到这,他眼神一冷,瞥了富岳和咲夜一眼,冷声道。

    “这些....你们大概不清楚吧。”

    听到时野的话,两人都是眼神一缩,大脑很难反应过来。

    毕竟,时野作为与皆人一样。

    曾很早便被蓝染收纳并亲身参与进忍界二战三战,甚至作为棋子安插进宇智波斑的麾下的他清楚的知道在那个年代的混乱战争中,。

    永远不会被呈现于历史正面的阴暗幕后,蓝染究竟发挥了怎样的角色!

    而这,也是他始终无法公然违背蓝染的主要原因。

    即便是在自己的妹妹和弟弟面前,他也不是很轻松就能够说出蓝染的可怕之处。

    一切的因果从他与蓝染战斗的那一天便开始了,无法挣脱!

    那个男人洋溢着的自信、可怕的智谋就仿佛是难以挥去的阴影一般,始终停留在他的心底。

    想到这,时野的眼神低敛着,瞥了一眼两人,沙哑道。

    “而如今,在他消失了这么多年的时间之后,你们能够想象他的实力究竟到了什么样的程度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级神婿沈惜颜林〕〔124899〕〔傲娇特警〕〔陈阳陆雪琪〕〔重生八零:媳妇有〕〔史上最强炼气期〕〔原始人,我来自地〕〔弃女轻狂:毒妃狠〕〔抱定大佬不放松〕〔寻龙迷踪〕〔大明荒唐皇帝有属〕〔我就是这般好命〕〔杨辰宁蓉蓉〕〔安素东沐灵烟〕〔楼主大人求放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