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医帝妃〕〔大魔王娇养指南〕〔透视邪医在山村〕〔极品全能学生〕〔先生你是谁〕〔薄少,又掉醋缸了〕〔男神爹地别玩火〕〔一夜惊喜,顾少轻〕〔秦烟薄云深〕〔一胞三胎,总裁爹〕〔墨景琛慕浅全文免〕〔慕浅墨景琛〕〔慕浅墨景深〕〔第一宠婚:律政娇〕〔你是我藏不住的甜〕〔律政甜妻一见钟情〕〔太上剑典〕〔洛卿卿唐琛〕〔光头虎的超武末世〕〔道祖,我来自地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火影之蓝染忽右介 第六百一十三章 鼬
    “轰隆!”

    刺眼的巨大雷芒一瞬间贯穿了整个天空。

    阴沉的天空下,牛毛一般细密的小雨顿时间缓缓的飘落了下来。

    因为雨水的打湿而显得格外葱郁的森林之中,几道身影正缓缓的行走在那些树荫之下。

    “真是恶劣的天气呢,比起雨之国而言,河之国的天气也不算太好嘛。”

    这时候,只见三人构成的队伍之中,一头银发的银举着手臂挡在额前,有些抱怨的轻佻道。

    听到他的话,一旁的乌尔奇奥拉只是轻轻瞥了他一眼,没有多说什么。

    继而看向走在最前方,身姿无比挺拔的蓝染,恭敬的问道。

    “蓝染大人,把那些试剂给予那个孩子的话,真的没有关系吗?”

    听到身后乌尔奇奥拉的话,蓝染依然平稳的向前走着,却是微笑着轻轻侧头瞥了他一眼,声音充满慈性道。

    “你在担心什么呢,乌尔奇奥拉?”

    听到蓝染的话,乌尔奇奥拉表情微微一怔,蓝染则是微笑着继续道。

    “是担心那孩子会反叛于我吗?”

    乌尔奇奥拉连忙低下头,恭敬道。

    “属下不敢!”

    蓝染挥了挥手,轻声笑道。

    “不必如此拘束,乌尔奇奥拉。”

    “放心好了,那个孩子很有趣,他与你们不同,我能够从他的眼神中看到,那是为了某样东西哪怕即使奉献出自身的全部也在所不惜的眼神。”

    说到这,蓝染的嘴角微微一勾,深邃的眸子中闪过一道精芒,轻声笑道。

    “那种眼神很坚定呢,所以我只需要展现给那孩子他心中所想要的,便足够了”

    听到他的话,乌尔奇奥拉默默的点了点头,心中表示赞同。

    而一旁的银则是嘴角一敛,轻笑道。

    “不愧是蓝染队长呢,看样子,您对那个小鬼还是十分满意的。”

    说到这,银撇了撇嘴,无奈笑道。

    “虽然我是看那小鬼十分不爽啦,但能让您满意的家伙,想必应该不错吧。”

    蓝染轻轻瞥了一眼银,眼中带着一抹笑意,轻声笑道。

    “看着吧,迪达拉那孩子如果转化为虚的话,想必今后会让我们看到无比精彩的一面的,这一点,我十分确信。”

    听到他的话,银脸色怔了怔,不由轻笑道。

    “还真是极高的评价呢,那么蓝染队长,接下来我们需要做些什么呢?”

    对此,蓝染眼睛一眯,轻轻扭头看向远处的雷芒闪烁的阴云之下,轻声道。

    “我想去见识一下富岳的孩子,毕竟,无论是长门他们亦或是富岳都给予了那孩子很不错的评价呢。”

    听到他的话,银的眸子微微一眯,咧嘴轻笑道。

    “看来这一次蓝染队长您真的是想要从晓组织之中发掘有潜力的家伙呀。”

    对此,蓝染眼中微微闪烁着精芒,轻声笑道。

    “人才这种东西,无论何时都是不会够用的。”

    “我们来到这个世界,除了取之不竭的资源以外,人才的储备也是很重要的,否则的话我可不想再尝试一次失败的滋味。”

    说到这的时候,哪怕是蓝染的语气没有任何的变化,但是无论是银还是乌尔奇奥拉却都纷纷感受到了一股难以言喻的寒意。

    银的瞳孔微微一缩,眼底却是折射出兴奋的光芒,内心暗道。

    果然蓝染队长有着要重新杀回尸魂界的想法吗!

    就在他心底微微荡漾着激动的心情的时候,蓝染那带着一抹笑意的声音却是缓缓落下。

    “我们走吧,不要让那孩子等急了”

    位于他身侧的两人纷纷重重点了点头。

    “轰隆!”

    伴随着一道巨大的雷芒骤然劈下。

    一瞬间,雷芒的闪耀下,森林中的三人消失在了原地之中。

    位于一处隐僻的森林处。

    “淅沥淅沥”

    阴沉的天空上,密集的小雨正淅沥淅沥的滴落着。

    每一滴雨滴的落下,都会在原本如镜面一般平静的i

    i

    湖面上留下一片涟漪。

    就在湖泊的边缘处,在一棵粗大的树干上,一道身穿黑色大鼇的身影正背身依靠坐在上面。

    一头黑发早已经被雨水打湿,但是他似乎毫不在意。

    那双深沉的眸子就那么平静的注视着从树叶缝隙之间滴下的无数细雨,眼神中似乎藏有无数难以言喻的心事。

    年轻的男子看起来并不年轻,英俊的脸上深深的法令纹让他有着完全不属于这个年纪的复杂与沧桑。

    他就像是一座雕塑一般,享受亦或是沉浸在这片雨水的交织之中。

    就在这时候。

    “噗咚!”

    位于一旁的湖泊之中,一道蓝色的赤膊着上身的壮硕身影却是突然从水中一跃而出!

    “哈啊,这样的天气真是让人感觉浑身都自在轻松呢!”

    突然从湖泊中探出身子的壮硕男子兴奋的喊道,棱角分明的脸上勾起爽快的笑容,就连脸侧的鳃似乎都因为这阴沉的下雨天而兴奋的开合着。

    听到有着一身诡异蓝色皮肤男子的喊叫,位于树干上坐立着的青年似乎被他吸引,眼神平静的轻轻瞥了他一眼。

    感受到青年的注视,蓝皮肤男子用一双如鲨鱼一般的眸子看向他,轻声沙哑笑道。

    “鼬,没有必要到这种时候还警戒着,即便是忍者,偶尔的放松一下也是必要之举。”

    听到男子的话,鼬眼神依然平静,声音微微深沉道。

    “鬼鲛,敌人或许正是趁着这种时候才趁机潜入组织内,还是谨慎一下比较好。”

    “毕竟我们之前前往木叶的时候已经暴露了一些东西”

    听到鼬的话,鬼鲛虽然脸上不以为然,还是缓缓的上了岸,任凭雨水冲刷在蓝色却有着强壮肌肉的身体上。

    他眼神轻轻转向再度化为平静的鼬身上,沙哑道。

    “从木叶回来之后,你似乎变得更沉默了呐,鼬。”

    听到鬼鲛的话,鼬眼神轻轻瞥了他一眼,却是没有回答。

    对此,鬼鲛则继续道。

    “你应该也听说了吧,前不久传出的宇智波族长失踪事件”

    听到他的话,鼬脸上一片平静,仿佛与自己毫无关系一般,只是在无人注意到的地方,他的手掌却是已经攥的紧紧的。

    鬼鲛则是没有理会,那如鲨鱼一般的眸子轻轻瞥向鼬,有些怪异的问道。

    “你认为这种事情的发生,会与谁有关系呢?”

    听到鬼鲛的话,鼬轻轻扭头看向他,深邃的眸子中一片深沉,声音缓缓的平静道。

    “这种事情对我而言没有任何得知的欲望。”

    对此,鬼鲛嘴角一勾,看着他,轻声沙哑笑道。

    “还真是冷漠呢,即便是自己的父亲也毫不在意吗”

    鼬沉默不语。

    看到这一幕,鬼鲛不由转过头,不再看他,而是看着那阴沉的天幕,声音仿佛在感慨一般的沙哑道。

    “这或许就是我们这些忍者的宿命吧”

    听到鬼鲛发出的微微感叹,鼬倒是不由自主的扭头看了他一眼。

    这一刻,他似乎从鬼鲛的身上看到了一些以前不曾看到的东西,情不自禁的声音低喃道。

    “忍者的宿命吗”

    仿佛想到了什么,他的眼神一敛,比之前更为深沉了。

    就在这时候!

    原本沉默着的两人却都是脸色一变,神情陡然一紧。

    只见两人同时扭头,看向身后雨幕之中的一处位置。

    角都那双如同鲨鱼一般的残酷眼神就仿佛闻到了血腥一般,微微闪烁着残忍的光泽,看着不远处仿佛什么都没有的位置,沙哑笑道。

    “鼬,看来被你说中了呢,还真的有杂鱼敢在这种时候送上门来呢。”

    听到鬼鲛的话,鼬脸上倒是没有任何表情,只是那双深沉的眸子中多了一份冷酷。

    “淅沥淅沥”

    位于湖畔处的土地上,依然响彻着微弱的雨滴声。

    “啪嗒!”“啪嗒!”

    只见在两人的注视下,那原本被雨幕所覆盖着的土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大明荒唐皇帝有属〕〔我就是这般好命〕〔安素东沐灵烟〕〔高冷慕少狂宠妻〕〔上门龙婿〕〔都市超级高手〕〔青梅很强势:小狼〕〔夫子剑〕〔史上最强炼气期〕〔诸天最强大BOSS〕〔长生种物语〕〔弃女轻狂:毒妃狠〕〔猎魔奇异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