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真狂少〕〔官场新生代〕〔许你两世相顾〕〔侯门贵女〕〔星晨乱〕〔幸孕嫡女:邪王,〕〔都市之我真的无敌〕〔我是狗策划〕〔圣明境〕〔和校花荒岛求生的〕〔六渡之逆斩苍穹〕〔神启〕〔明末阴雄〕〔狮子的獠牙〕〔铜胎掐丝珐琅锻造〕〔余生有你,甜又暖〕〔神医狂妻:国师大〕〔手术直播间〕〔全球制造〕〔亲爱的,你最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火影之蓝染忽右介 第六百三十一章 沙包王
    “淅沥淅沥”

    细密的雨幕笼罩在森林的上方。

    位于这片空旷的森林之中,只见银侧着脑袋,脸上露出一抹失望的表情,轻声喃喃道。

    “不会吧,我才刚刚提起一丝兴趣呢”

    尽管嘴上是这样说,但他的嘴角却是依然微微勾着,对于刚刚自己的行为没有一丝的悔过之心。

    伴随着他的话音落下。

    “噗嗤!”

    只见飞段的胸口处突然喷溅出大量的鲜血,他微微后撤了一步,身形有些摇晃。

    银有些无趣的收起了手中的神枪,瞥了飞段一眼,自言自语道。

    “刚刚那一击应该穿透了你的心脏了吧,真是的,竟然这么弱,那就在这里自生自灭吧”

    说完,便缓缓转身,轻轻摇了摇头,似乎对于晓组织竟然有这么不堪一击的家伙而感到无趣。

    就在他刚踏出一步的时候。

    “哈哈哈!!”

    突然,他的身后传来了无比猖狂的笑声!

    听到动静,银眉头轻轻一皱,有些疑惑的转过了脑袋,看向发出声音的人。

    只见此时飞段一只手紧握着巨大的腥红镰刀,头颅低垂着,腰身微微向前弯曲,看不清他的表情。

    不过,那刺耳的笑声的确是从他嘴里发出的没错。

    银眼神漠然的瞥了他一眼,不由嘴角一勾,轻佻道。

    “怎么了,因为即将要无力的死去而感到惊恐,因此而精神崩溃了吗?”

    听到银的话,只见远处的飞段缓缓的止住了笑意,轻轻抬起了头。

    当他的脸映入银的眼帘的时候,倒是让银微微一愣,继而眼睛一眯,轻声笑道。

    “你这是什么搞笑的彩涂啊,恕我直言,看起来很像是原始人呢。”

    听到他的话,飞段脸色一沉,不由怒声道。

    “混蛋,继续的给本大爷笑吧,很快,本大爷就会让你品尝到痛苦的滋味,到时候,我倒是看你还能笑不笑的出来!”

    只见此时他的脸上不知何时仿佛涂抹了黑白的油彩一般,整个人诡异异常!

    就仿佛将一颗骷髅头彩印在了他的脸上一般。

    在听到飞段的话之后,银倒是眼睛微微一眯,目光不由瞥向了飞段那还在流淌着鲜血的胸口处,仿佛是在确认什么一般,喃喃道。

    “心脏确实应该破裂了才对,为什么你到现在还能站着呢?”

    听到他的话,飞段不由嘴角一咧,下颌一抬,眼神不屑的瞥向银,大声道。

    “你以为受到邪神大人眷顾的我会跟你这种凡夫俗子一样吗!”

    话音刚落,便见他用脚用力一踢竖立在地上的巨大腥红镰刀!

    “嘭!”

    伴随着重重的响声,只见那把巨大的血腥三月镰顿时旋转起来,在他的手中流畅的转动起来。

    银看着他的动作,嘴角不由轻轻勾起,轻声笑道。

    “阿嘞,难道接下来是要表演杂技表演了吗!?”

    听到他的话,飞段的额上不由出现一抹黑色的井号,紧盯着银的双眼中闪过一抹寒芒,沉声道。

    “混蛋,笑吧笑吧尽情的给我笑吧,待会本大爷便让你再也笑不出来!”

    说完,只见他猛地一甩手中的腥红镰刀。

    “当啷当啷当啷”

    伴随着一阵锁链的响动,他手中巨大的腥红镰刀顿时向着银飞了过去,在镰刀的手柄部分,一根长长的锁链牵扯在飞段的手中,由他操控着。

    看到向着自己飞袭而来的腥红镰刀,银不由眼睛微微一眯,轻笑喃喃道。

    “真是有趣,到现在还没有倒下吗看来我之前的进攻并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呢”

    说到这,他眼睛一瞥已经近在咫尺的巨大镰刀,轻笑道。

    “能够轻松的挥舞这样的重型的武器,看来体术方面的能力不错呢,那么让我好好的陪你玩玩吧”

    说完,只见他脸上带着仿佛狐狸一般的笑意,一只手插在衣袍内,另一只手抚向腰间的神枪,迎着镰刀缓缓的走上前去。

    “珰!”“珰!”“珰!”“珰!”

    顷刻间,金戈激鸣,火光四溅!

    只见飞段远远的操控着巨大的镰刀,从四面八方不停的挥动攻向银。

    然而,面对着那比他身躯还要大一倍的巨大镰刀,银的脸上却是没有半点的慌张,就像是闲庭散步一般,嘴角始终噙着诡异的笑意。

    他缓缓的向着飞段的位置走去,步伐丝毫没有半点的停顿。

    就仿佛是一位剑客浪人一般,一只手放置于胸前的衣袍内,另一只手则是挥舞着短小的神枪。

    每每于电光火石之间不停的跟血腥三月镰撞击在一起!

    “珰!”“珰i

    i

    !”“珰!”

    场上不停的响起短短的神枪与血腥三月镰的刺耳碰撞声,然而,银的身形却是始终在不断的接近着飞段。

    看到这一幕,飞段脸色也渐渐的难看起来,不由焦躁道。

    “混蛋!!”

    一边说着,他不由加大了对于锁链的挥动,腥红镰刀攻向银的频率不由更加快了起来!

    可惜,一切都是无济于事!

    在又一次轻松挡下了腥红镰刀的攻击之后,银轻轻停下了脚步,仿佛轻叹了一声,脸上却是依然维持着那狭长轻佻的笑容,轻笑道。

    “还真是毫无章法呢”

    “要知道虽然我的剑道比起山本总队长还有蓝染队长来说有所不及,但是也算不逊色于剑八之辈了”

    听到银的话,飞段脸色难看,大声喊道。

    “你这家伙从刚才开始就自言自语说些什么呀!!”

    对此,银没有在意。

    先是轻轻抬头看了一下阴沉的天空,脸颊上感受着雨水滴落的冰冷感觉,然后缓缓低头,轻声道。

    “所以说,让我陪着令我提不起丝毫兴趣的你在这里浪费时间,可真是一种折磨呢”

    话音落下,便见眼神中闪过一抹寒芒。

    只见他右手一抬,握着神枪在这十分近的距离之下,对准了飞段,眼中散发着冰冷的目光,轻声道。

    “神枪舞踏!”

    “嗖!”“嗖!”“嗖!”

    下一刻,一瞬间无数道寒芒仿佛雷霆一般骤然在场上一闪而逝,伴随着那瞬间响起的无数道贯穿肉体的声响。

    “啪嗒”

    只见飞段的身体就仿佛是一个千疮百孔的破旧娃娃一般,突然栽倒在地。

    仿佛是将心底一直压抑着的负面情感宣泄了出去,只见银的脸上突然再次展露出仿佛狐狸一般的轻佻笑意,轻笑道。

    “阿嘞一不小心就将这家伙宰了呢”

    “还真是可惜,明明想看看这家伙还有什么有趣的招式的,啧啧,不知道蓝染队长会不会介意呢。”

    一边说着,只见他眼神轻瞥了一眼倒地的飞段之后,便转身想要离开。

    然而,就在这时候。

    “咳咳”

    “你这家伙咳咳下手还真是狠呢!”

    只见他的身后,飞段那大大咧咧的声音却是忽然再度响起。

    听到这个声音,就连银不由也眼神一缩,满脸不可思议的转头,惊奇的看向了飞段。

    只见飞段身上此刻已经千疮百孔,满地淌满了他的鲜血。

    他有些费力的撑起自己的身体,浑身仿佛浴满了鲜血一般一片腥红。

    当他站起身后,微微颤抖着身体,眼神再度看向了银,脸上微微狂热兴奋道。

    “把你这样的家伙送给邪神大人,他一定会喜欢的!”

    “太棒了太棒了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你被痛苦所折磨的样子了!!”

    此时的飞段俨然仿佛一个重度精神病患者一般,不顾身上的伤势,脸色癫狂的死死盯着银。

    被他这样看着,银却是没有半点的慌张,反而嘴角露出一抹饶有兴趣的笑意,喃喃道。

    “这样啊难道是不死之身吗我还是第一次遇到像你这样的家伙呢”

    “那么让我看看你到底还有什么有趣的招式吧”

    话音落下,只见银的身体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唰!”

    他的身影顿时出现在了飞段的身旁,没有使用神枪,银仅仅是使用拳头,一拳击出!

    重重的将其轰飞!

    “嘭!”

    浑身鲜血的飞段就仿佛是一个浴血的沙包一般,骤然间身体弯曲成龙虾一般,重重的向着侧方向飞去。

    “哗啦呼啦”

    泥泞的潮湿的地面中洒满了他的鲜血。

    不过,受此一重重一击的飞段却是没有慌张的神色,反而脸上露出痛苦夹杂着爽快的表情,状似癫狂道。

    “哈哈哈,真是美妙的感受啊!”

    “不过,这种感受如果是由你与我一起奉献给邪神大人的话,那就更好了!”

    说完,便摇晃着痛苦颤抖着的身体站立了起来。

    远处,银瞥向他,不由轻声笑道。

    “只是这样被动挨揍的话,我很难想象你拿什么来反败为胜呢或者说是什么支撑着你继续坚持下去呢?”

    听到银的话,飞段眼底闪过一抹精芒,抬头看向他。

    那张淌满了雨水与鲜血的脸庞露出一个残忍的笑容,兴奋道。

    “你想要知道吗!?”

    “想知道的话,就继续向我攻击吧,哈哈哈,等会本大爷迟早要将这些痛苦双倍奉还与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神医妙相〕〔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穿越位面的魔方〕〔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别后重逢:吻安,〕〔洪荒虚拟化〕〔佛系古玩人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