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报告总裁爹地,妈〕〔九零农媳有点甜〕〔总裁的绝命爱人〕〔妖女宋姬传〕〔虐妻上瘾:陆总裁〕〔不灭龙帝〕〔长恨缘歌〕〔卫勤尖兵〕〔都市之梦魇入侵〕〔新来的室友我见过〕〔限量萌宝,了解一〕〔余生只对你情有独〕〔穿越从斗破开始〕〔向往的生活之悠闲〕〔我和师姐共系统〕〔绝色兵王〕〔潘德的预言之千古〕〔医品狂妃:摄政王〕〔重生九八做首富〕〔无敌天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火影之蓝染忽右介 第六百三十二章 别叫我沙包王啊!混蛋!
    听到他的话,市丸银不由眼睛一眯,嘴角勾起一抹弧度,轻声笑道。

    “很好呐,既然这样的话,那么我就顺从你的心愿了哦。”

    伴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只见他缓缓的将神枪重新置于腰间,然后轻轻的挽起了袖子。

    阴沉的雨幕之中,当市丸银挽起两只手的袖子之后,那苍白的手臂在森林之中显得格外显眼。

    而满脸血痕和黑白骷髅印记的飞段则是露出一抹难看的神情。

    “你你这家伙!!”

    看到银这动作,他不由感觉到了深深的轻视。

    赤手空拳,这是对于邪神大人的严重蔑视!

    不过,银却是没有给他再度开口的机会,当飞段刚欲再次张开的时候。

    “唰!”

    银的身影已经忽然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嘭!”

    一击上钩重拳毫不犹豫的重重砸在了飞段的下巴上,他浑身鲜血的身体顿时向着空中飞去!

    半空中,飞段艰难的睁开了眼睛,嘴里面牙齿却是脱落了几颗。

    就在他刚想咒骂的时候,他的身侧,银那狐狸一般的笑脸却是忽然出现。

    只见银嘴角含笑,轻佻笑道。

    “这种拳拳到肉,又打不死的沙包,可真是尽情宣泄情绪的美好工具呢。”

    听到他的话,飞段不由怒火攻心,眼神散发的目光恨不得直接杀死银。

    然而,银对此却是一脸的无视,然后再次一拳轰出!

    “嘭!”

    半空中的飞段就仿佛沙包一般,从天上又重重的跌落地上!

    “咳咳”

    正在飞段重重的咳嗽的时候,银却是丝毫没有手下留情的打算,再次闪烁到他的身旁,一拳重重击出。

    “嘭!”“嘭!”“嘭!”

    雨幕之中,此时的飞段就仿佛是一个被人尽情宣泄着攻击的沙包一样,只能被动挨揍。

    只见银此刻的脸上也渐渐的隐去了之前的诡异笑容,而是显现出淋漓尽致的舒畅神色,微微兴奋道。

    “哈,这种感觉还真是痛快呢!!”

    说到这,他再次一拳重重砸在飞段的腹部,在他身形佝偻着的时候,瞥了他一眼,微笑道。

    “虽然你的实力不怎么样,但是就凭这一点,我也要推荐蓝染队长留下你!”

    “毕竟在闲暇之余多一个沙包陪伴的话,这无趣的生活会变得更有趣也说不定!”

    佝偻着的飞段此时浑身浴满了鲜血,身上的红云大鼇已经破破烂烂的。

    他颤抖着抬起头颅,那张有着骷髅印记的脸上此时到处都是青肿,声音有些漏风道。

    “愤愤蛋唔唔一挺不非放咕你的!!”

    对此,银却是毫不在意的笑了笑,然后眼睛微微一眯,纤白的手臂再次一拳轰出!

    “嘭!”“嘭!”“嘭!”

    就在弥漫在雨幕的场上响彻着拳拳到肉的击打声的时候。

    位于一旁的森林之中。

    在一道谁也没有察觉到的涟漪后方。

    同样身穿着红云大鼇的一道魁梧身影却是一脸的沉默,那双油绿的眼神有些不忍直视的侧过眼睛,不去观看场上的情形,而是看向身侧的高挑身影。

    在他的身旁,赫然是与银一同消失的蓝染。

    只见此时的蓝染嘴角带着一抹淡淡的笑意,深邃的眸子饶有兴趣的看着场上的战况。

    却是始终未曾站出来阻止银的攻击行为。

    似乎察觉到了角都的异样,他不由轻轻侧过头,眼眸轻轻一瞥角都,轻声笑道。

    “不错呢”

    听到他的话,角都微微一愣,沉默片刻后道。

    “蓝染大人,您您觉着这家伙不错吗?”

    对此,蓝染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将目光看向场中那个仿佛沙包一般不停的被银蹂躏的身影,轻笑道。

    “虽然是银手下留情的结果,但是能够始终坚持着,这份始终不屈服的毅力已经让人十分惊叹了。”

    说到这,他的眼眸一眯,眼底闪过一抹精芒,轻笑道。

    “不过,我更希望看看他那诡异的诅咒之术呢。”

    “有着不死之身,配合着诡异的诅咒之术,若非这家伙实在太过孱弱的话,还真是让人想想便棘手的存在呢。”

    听到蓝染的话,角都不由看向场上已经被蹂躏到不成人形的飞段,心里叹了口气。

    白痴的家伙算是你走运吧遇到了蓝染大人的赏识

    i

    i

    不过

    仿佛想到了什么,他不由心底沙哑道。

    希望你到时候可千万不要在蓝染大人面前犯傻呀

    一想到跟自己组队的飞段平常的白痴行径,角都便不由感到有些心悸。

    场上。

    “嘭!”

    只见飞段看起来如同破烂一般的身体再次重重跌倒在地,他全身颤抖着,却用手臂慢慢支撑着,仍然想要拼尽全力的爬起来。

    “啪!”

    这时候,一只脚掌却是重重的踩在了他的背上,让他重新跌在泥泞的土地上。

    此时的他身上沾满了鲜血与泥水,看起来十分狼狈,很难想象就是这样一个家伙竟然一次又一次的倔强的再次站起来。

    “滴答”“滴答”

    鲜红的血液从银的手掌上缓缓的滴落,弥散于地面的泥水当中。

    将飞段踩在脚下的银不由歪了歪脑袋,脸上露出一丝为难的神情,轻佻道。

    “你这家伙究竟在坚持什么呢?虽然并不疼痛,但是我的手上被你肮脏的血液沾染到了呢。”

    说着,他眼眸瞥了一眼地下伤势严重到放在普通人身上早死了百八次的飞段,轻佻道。

    “我说,沙包就要有沙包的觉悟啊,在表现完自己的作用之后就应该功成身退了呀!”

    听到银的话,如同一团废布的飞段突然动了一下,只见他缓缓的抬起头,那张肿胀的脸从泥水中抬起,声音漏风道。

    “愤愤蛋不不准笑我撒包啊!!”

    说着,飞段仿佛突然涌起了一股巨力,猛地一只手抓住了银踩着他的脚腕!

    看到这一幕,银的眼神微微泛冷,却是不知为何,没有立刻动手。

    “喝啊!”

    只见飞段用他那残破的身体突然在地上一撑,手掌却是死死的抓着银的脚腕,另一只手从腰间猛地抽出一根东西划向了银的脚踝处。

    看到这一幕,银的眼眸闪过一抹精芒,却是等到飞段动手之后,才一脚将他重重踢开。

    “嘭!”

    飞段在地面径直滑出了一段远远的距离,直到撞断数颗树木才停止下来。

    银站稳身形,轻轻瞥了一下脚踝处,一道细小的伤口正缓缓的恢复着,很快便完全痊愈。

    他眼睛瞥向远处的飞段,嘴角一勾,内心暗道。

    这就是这家伙坚持到现在的理由吧让我看看你想要做什么呢!?

    想到这,他的眼睛不由散发出仿佛毒蛇捕捉到猎物一般的兴奋光芒。

    远处。

    飞段整个人颤抖了起来。

    他那肿胀的脸上此时面目全非,即便如此,他却似乎没有在意,而是眼神炽热的盯着手中一根锋利的铁棒。

    哪怕被银重重踢飞,他都没有松开丝毫。

    只见他将铁棒缓缓靠近嘴边,伸出舌头将铁棒最前端一抹鲜血全部吸吮到了嘴里。

    “嗬哈哈哈哈”

    当他做完这些动作之后,眼睛突然睁大,就仿佛整个人注射了兴奋剂一般,那张诡异惨淡的脸上露出了癫狂的神色。

    “真真是太美妙了!!”

    远处,银始终看着他的动作,没有上前阻止,嘴角勾着一抹笑意。

    只见飞段晃晃颤颤的站起了身体,他的身上不停的滑落着鲜血,他一边看着远处的银,疯狂的笑着,一边不露痕迹的轻轻的挪动着步伐。

    “哈哈你就是你这个家伙在刚刚叫我沙包是吧!?”

    飞段眼中带着残忍的笑意,面目狰狞的盯着银,大喊道。

    听到他的话,银轻佻笑道。

    “是呢,沙包,我刚刚打的很称手呢。”

    飞段脸色一沉,眼神中闪烁着愤怒的火光,却是暂时按捺住了,只见他一边缓缓的挪动着步伐,一边继续道。

    “很很好,混蛋你还记着我之前跟你说过什么吧!?”

    听到他的话,银仿佛故意激怒他一般,轻笑道。

    “你说的很多呢,但是都是废话,抱歉,我一句也没有记住哦。”

    飞段冷冷的看着他,一边缓步挪到终点,一边嘴角咧出一道残忍的弧度,沙哑狰狞的喊道。

    “我说过,我承受的痛苦!!要让你双倍奉还啊!混蛋,你给我受死吧!!”

    只见此时飞段眼神残忍,脚下一道腥红的图案不知何时已经构成!

    他站在其中,伴随着他的话音落下,身体上那些仿佛骷髅一般的印记突然变得更为鲜艳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穿越位面的魔方〕〔重生之明星奶爸〕〔神医妙相〕〔妙手妆娘〕〔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佛系古玩人生〕〔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