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邪王绝宠:医品特〕〔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权少请关照〕〔辣手小医妃〕〔农门秀色之医女当〕〔重生七零俏佳妻〕〔奶爸大文豪〕〔网游之白骨大圣〕〔万界基因〕〔神圣罗马帝国〕〔极品最强高手〕〔傲天圣帝〕〔量子意志〕〔超级兵王狂婿〕〔总裁的贴身邪医〕〔横扫晚清的无敌舰〕〔重生娇娃虐渣忙〕〔独家宠婚:景少,〕〔这份喜欢有点甜〕〔超级小医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火影之蓝染忽右介 第六百三十三章 反制
    看着眼前状似癫狂的飞段。

    不知为何,银却是眼睛突然眯起,身体本能的感觉到了一丝若隐若无的威胁。

    感受着身周仿佛针扎一般的刺痛感,银不由嘴角勾起,眼中闪烁着仿佛毒蛇一般的寒冷目光,看向飞段,轻佻道。

    “真是有趣,明明都已经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竟然还能够造成让我感到威胁的状态”

    说着,只见他向着飞段轻轻勾了勾手掌,轻笑道。

    “来吧,让我看看你一直坚持着的,究竟是怎样的招式吧。”

    听到他的话,只见远处一直眼神冰冷的盯着银的飞段嘴角露出一抹嘲笑。

    那张看起来凄惨无比的脸轻轻一抬,眼神充满残忍的斜瞥着银,声音有些漏风却冰冷刺骨道。

    “你还真是死到临头了仍然不知呢!”

    “难不成你以为现在的我还会像是之前一样让你随意蹂躏吗!!”

    说到这,他猛地将身体向前探出,眼睛瞪的大大的,眼神闪烁着疯狂的神色,大声道。

    “哈哈哈!混蛋,很快我就会让你知道得罪了本大爷的厉害!”

    “我要让你尝尽各种痛苦,然后在痛苦的蹂躏中绝望的死去!!”

    听到飞段那狂乱癫狂的残忍威胁,银轻轻掏了掏耳朵,嘴角带着笑意,满不在乎的轻声笑道。

    “嗨,嗨,麻烦你说完了就快点动手吧,我已经等的迫不及待了哦。”

    看到银的样子,飞段不由话语一滞,真个人的表情瞬间阴沉到了极点。

    只有只有你这个家伙我是绝对不会轻易放过的!!

    想到这,飞段眼神一沉,原本握在手里面的漆黑铁棒被他缓缓的拉伸出一道尖锐的利刃。

    天空此时十分的阴沉。

    微微弥漫在天空中的阴沉雨幕为森林这片空地带来了十分压抑的气氛。

    飞段的身上此时腥红的血液与雨水掺杂在一起,显得异常狼狈。

    而在他的脚下,一道在此之前由飞段缓缓挪动身体利用鲜血而画成的诡异符号正深深的与地面潮湿的泥壤掺和在一起。

    此时此刻,只见飞段站直着身体,一只手握紧了锋利的漆黑铁钎,而他的头则是微微扬起,紧闭着双眼,凄惨的脸上状似虔诚的喃喃道。

    “邪神大人啊,享受我接下来为您带来的完美的盛宴吧,我一定一定会让那家伙的哀嚎取悦您的!”

    “咒术死司凭血!”

    “轰隆!”

    当飞段的话音刚刚落下的时候,一道雷电却是突然闪过阴沉的天幕,照亮了他的身躯。

    只见他的眼眸已经睁开,虔诚的脸上眼神却是充满了残忍的狂热!

    他的身体上,红晕大鼇早已经破烂不堪,露出的躯体中沾满了鲜血以及黑白相间的诡异肤色。

    就在这时候。

    只见原本仰着头的他却是缓缓的将头扭向远处正微笑看着他的银,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容,大声狂叫一般的喊道。

    “等着吧,盛宴马上就要开始了!!”

    听到他的话,银的嘴角依然维持着笑意,那眯着的眼底却是闪过一抹疑惑,内心暗道。

    看这家伙自信的样子,似乎他的忍术已经完成了吧

    可为什么没能够察觉到忍术的波动呢?

    没等他多想,只见场上的飞段那双兴奋无比的眼神突然瞥向自己的右手处,如同舔舐着鲜血的恶魔一般,沙哑笑道。

    “你这家伙是喜欢用你i

    i

    那只右手挥刀的吧!”

    “那么我们就先从右手开始吧!”

    话音落下,只见他的瞳孔微微收缩,眼底蛰伏着浓浓的兴奋,左手紧握住了漆黑的铁钎,用力向着右手插去!

    “噗嗤!”

    “啊哈哈哈!!”

    伴随着一丝血花飞溅,只见场上突然响起了一声癫狂的一般的大笑!

    只见此时此刻,位于由鲜血画成的诡异符号之中,飞段的右手腕被一根漆黑的铁钎完全的贯穿!

    就仿佛是恶魔被圣锥所钉住一般。

    此时的飞段脸上露出满是痛苦的扭曲表情,然而,他的眼底却是藏着浓浓的兴奋之意,甚至于嘴角都忍不住的勾起一抹扭曲的笑意!

    “真真是难以言喻的滋味啊邪神大人您品尝到了吗!”

    伴随着他的话音落下,远处,银却是眼神十分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右手处。

    一抹鲜红的血液顺着他的右手腕缓缓的流淌了下来。

    而在那右手手腕上,不知何时,一道诡异的伤口正出现在那里,并且哪怕周围的肌肤不断的衍生出新的肉芽,却始终被什么阻隔着一般,难以恢复!

    看到这不可思议的一幕,银的眼睛不由微微眯起,眼底闪过一抹凝重。

    只见他抬眸看了一眼右手被漆黑铁钎贯穿的飞段,喃喃道。

    “这就是这家伙的依仗吗”

    “在这家伙受到伤害的同时,我也会受到伤害”

    说完,他还深深的瞥了一眼飞段的右手腕处,在那里,一根漆黑的铁钎仍然插在上面,银不由继续道。

    “并且,伤害还是持续的即便是有着超速再生也难以愈合”

    想到这,即便是银内心也不由微微起了一丝寒意。

    虽然现在还不清楚对面这家伙的具体能力,但是仅凭借这两点,似乎已经超出了银的预计了。

    尤其是能够与敌人互换伤势这一点。

    在之前,银可是见识过了这家伙的不死之身,虽然其他的能力十分弱小,但是毫无疑问,不死之身的能力是十分诡异的。

    就在银如此想着的时候,对面的飞段却是开口了。

    他的声音充满了戏谑的语气,眼神残忍的看着银,大笑道。

    “怎么了,感到吃惊了吗!?”

    “放心好了,这才只是刚刚开始呢,现在的我,已然立于不败之地了!”

    “我会一点一点的折磨你,直到你对这个世界感到绝望,然后再送你去地狱!”

    听到飞段的话,银倒是神色一怔,原本打算直接砍断飞段四肢的行动停了下来,没有出手,而是轻轻瞥着他脚下的那个诡异的符号,内心暗道。

    那家伙所能施展的诡异招式应该与地下的鲜血符号脱不了关系吧

    既然这样的话只需要在这家伙做出不该做的举动之前将他从那个图案中击出,应该就没问题了吧

    想到这,银没有轻举妄动,而是继续轻佻微笑着看着飞段,就仿佛是对右手的伤势毫不在意似的。

    看到银的表情,飞段不由一愣,继而脸色有些难看。

    他的耳边没有听到那痛苦的哀嚎声!

    他死死盯着银,内心暗道。

    可恶这家伙竟然没有一点反应,真是岂有此理,这可是对邪神大人最大的不敬了!!

    想到这,便见他毫不犹豫的从右手拔出了铁钎!

    而这时候,银也开始向他的位置移动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明朝败家子〕〔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神医妙相〕〔妙手妆娘〕〔重生之明星奶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穿越位面的魔方〕〔别后重逢:吻安,〕〔都市最强弃少〕〔影后归来:霍少,〕〔洪荒虚拟化〕〔佛系古玩人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