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色美女总裁的贴〕〔都市沉浮〕〔不朽神王〕〔隐雾〕〔前任无双〕〔万古无敌天帝系统〕〔帝少男神总催婚〕〔三国之巅峰召唤〕〔我在东京当剑仙〕〔从士兵突击开始的〕〔神医兵王混都市〕〔三国之蜀汉中兴〕〔绿皮救世主〕〔异能少女重生:帝〕〔成神从原始部落开〕〔全球诸天在线〕〔请开始表演〕〔悲风公爵〕〔头狼〕〔都市最强仙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火影之蓝染忽右介 第六百三十四章 给我恭敬的匍匐在这里
    看到银的动作,飞段眼神一沉,手中的漆黑铁钎猛地在手掌一翻,然后再度向下挥去!

    “噗嗤!”

    伴随着鲜红血液的喷溅,只见飞段的眼瞳不由一缩,脸上绽放出因为痛苦而显露的扭曲表情,以及一种难以言喻的愉悦样子。

    而正移动着向他靠近的银却是身体一顿。

    只见他的右脚腕处,极其诡异的缓缓淌出了鲜血。

    一个狰狞的伤口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上面!

    而在对面的飞段左脚腕处,同样的,一根漆黑铁钎已经贯穿了其中,鲜血从伤口处不停的溢出,很快便淌满了地面。

    “嗬哈哈哈怎么样!?”

    “感受到邪神大人对你敞开的诚意了吗,混蛋!?”

    “不过你以为仅仅只是这样的痛苦就够了吗!?”

    只见飞段眼睛瞪大,充满残忍笑意的盯着银,大声喊道。

    说完,只见他猛的再次抽出了漆黑的铁钎,然后重重的再次向着身体的其他关节处刺去!

    此刻的他就仿佛自己的身体是一个破烂的布娃娃一般,毫不在意的不停拿着铁钎贯穿自己的身体。

    每每带来的痛苦都会让他脸上露出兴奋以及痛苦的扭曲神色,可即便如此,他嘴角的笑意却是在渐渐的变大!

    “怎么样!怎么样!怎么样!?”

    “品尝到痛苦的滋味了吗!?在这种步伐艰难的情况下,你还能做什么呢!?”

    “即便是我现在站在你的面前,你是否还能用你那双肮脏的拳头打我呢!?”

    “给我痛苦的哀嚎吧,混蛋!”

    此时的飞段状似癫狂的快速的大声喊道,眼白的部分充满了血丝,掺杂着痛苦和兴奋的神色交织在他的脸上。

    而在距离他的不远处,银却是已经止住了步伐,静静的站在原地。

    此时银身体上的白色衣袍已经被诡异出现的伤口血液所浸染通透,不过,在不被察觉的位置,他的嘴角却是勾起了一抹笑意。

    “呵呵”

    听到这个动静,原本异常兴奋的飞段却是神色一愣,突然冷静了下来,眼神诡异的看向银,大声喊道。

    “你这个家伙竟然还笑的出声!?”

    说到这,他自己的脸色突然愤怒了起来。

    对方如此的不将自己代替邪神大人赋予他的痛苦放在眼里,简直是岂有此理!

    这是无论如何飞段也难以接受的。

    然而,正当他准备再度攻击自己的身体的时候,眼前所看到的一幕却是让他眼睛瞪的大大的,心里面突然慌乱了起来。

    只见银缓缓的抬起头,微微散落着的银发之下,苍白的脸颊上竟然勾起了一抹笑容。

    然而,任谁看到这样的笑容恐怕都会感到一阵心寒!

    此刻的银一直微笑眯起的双眼稍稍展露了一丝缝隙,微微荡漾着的蓝色光芒就仿佛毒蛇显露出了獠牙一般,尽情的释放着他的残忍气息。

    而真正令飞段感到震惊的是,原本密布在此刻银身上的伤势竟然在以肉眼所见的速度恢复着!

    那些肌肤之间衍生出一些白色的仿佛流动的骨质一般的物体,迅速的填充到了伤口之中,很快便化为了正常的肌肤。

    看到这一幕,飞段不由吃惊的瞪大了眼睛,内心瞬间闪过一个念头。

    眼前的这家伙难道也是怪物吗!?

    想到这,他情不自禁的稍稍后撤了一步。

    不过,当他反应过来自己撤出这一步的时候,脸上却是露出极其难看的神色,皱着眉头打量着自己的身体。

    混蛋竟然害怕了

    仿佛是要甩去心中的慌乱,只见他眼神猛地一瞪,死死盯着远处的银,大声喊道。

    “不管你是什么怪物,但是在邪神大人的面前,你只有死路一条!”

    说着,眼中闪过一抹寒芒,瞥向自己的手中的漆黑铁钎。

    此时的他已经放弃了折磨银到死的想法。

    他现在就要就送他下地狱!

    想到这,他猛地将手中的铁钎高高举起,对准了自己的胸口心脏处,毫不犹豫的向下插去!

    远处,看到这一幕,银的嘴角不由微微勾起,轻佻的笑道。

    “邪神大人吗!?”

    “虽然这么说你可能不太了解,但是我所熟知的那位大人可是连神庭都给颠覆了的男人啊”

    “真是想看一下你所i

    i

    崇仰的那位邪神如果面对那位大人的话将会如何自处呢?”

    说到这,只见他眼眸轻轻一瞥飞段的动作,轻佻笑道。

    “如果被你刺中心脏的话,还真是有些麻烦呢所以,就给我趴在地上老老实实就好了”

    只见银面带微笑,轻声呢喃道。

    “杀了他,神杀枪!”

    “轰——”

    伴随着他喊出了神枪卍解的解放语,从他的身上,一瞬间迸发出一股十分骇人的可怖能量!

    “珰!”

    飞段手中的漆黑铁钎在还没有刺中胸口的时候,突然间像是被什么撞击到一般,一瞬间从手中远远飞去!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飞段根本来不及看清究竟发生了什么,手中已然失去了锋利的武器。

    不过,这时候他却是已经没有时间在意这些了。

    只见他扭着头,满脸不敢置信的看着散发着磅礴能量的银,脸上露出骇然的表情。

    他的嘴唇微微翕动,额上开始流下了冷汗。

    任他怎么想,也无法想象眼前这个跟他一直战斗的家伙怎么会突然迸发出如此可怕的气势!

    “啪嗒!”“啪嗒!”“啪嗒!”

    银面带笑意,脚步轻缓的向着飞段走去。

    然而,他的每一步就仿佛是重重的踏在飞段的心脏上一般,给他带来了十分可怕的压力!

    此时的飞段面对着银,能够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刺骨寒意!

    在银的身体上方,那尽情宣泄着的巨大能量就仿佛一条无比巨大的毒蛇盘旋笼罩在他的身上,然后用那双冰冷的眸子死死盯着飞段一般,让他不由自主的承受着无比巨大的压迫感。

    飞段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开始变得僵硬起来。

    他不由脸上露出难看的神色,瞥着自己微微颤抖着的身体,脸色难看道。

    “开开什么玩笑,被邪神大人眷顾着的我竟然会产生畏惧的情绪!!”

    说完,只见他猛地扭头看向正缓步走向自己的银,仿佛要克服畏惧的心理一般,大声喊道。

    “你这混蛋究竟对我做了什么!还有你究竟是什么人!?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力量!?”

    听到他的话,银不由侧了侧头,轻笑着看向他,眼底闪过一抹精芒,轻笑道。

    “还真是吵呢你如果不是因为你这有趣的能力的话,我还真的已经忍不住杀了你了”

    听到他的话,本应该是不死之身的飞段却是不由心脏一缩。

    因为他从这番话中切实的感受到了浓浓的冰冷之意,仿佛如果自己继续吵下去的话,就真的会死一样。

    想到这,他不禁对自己的想法有些质疑,然后猛地看向走来的银,沉声道。

    “你想要做什么!?”

    听到他的话,银不由微微一笑,看向他轻声道。

    “看来你稍微冷静下来了呢,还不错,总算没有蠢到无药可救。”

    “不过,接下来就给我匍匐在地上吧,想必让你用比迎接你所谓的邪神更为恭敬的仪式迎接这位大人是没有错的。”

    听到他的话,飞段不由脸色一沉,刚要怒喊。

    “你这混”

    “砰——”

    只见他的身体突然仿佛被无形的重物压迫在地上一般,整个身体全都趴在地上,与地面贴的严严实实的,无法动弹!

    飞段的眼神充满了惊骇,对这一状况感到了莫名的恐慌。

    而银却是脸上的笑容微微收敛,眼睛眯起,冷冷瞥着他,轻声道。

    “接下来可不是让你随意放肆的时候,要是让蓝染队长生气的话,可是会对我造成很大的困扰的,你明白了吗?”

    “给我恭敬的匍匐在这里!”

    听到他的话,飞段眼神一缩,脸上流露着怒气与惊慌所掺杂的神色,却不知道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

    就在这时候,他的耳中却是传来了一道充满磁性的声音。

    “看来你的力量恢复的不错,银,已经能够再度熟练运用灵压了吗”

    “阿嘞,毕竟之前蓝染队长您都已经展示过了,虽然这种力量还没有彻底参悟透彻,但是对付这种货色的话,还是没问题的”

    听到场上的对话,飞段不由眼底闪过一抹惊骇。

    这这种货色说的是我吗!?

    还有那个名字我没有听错的话是蓝染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神医妙相〕〔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别后重逢:吻安,〕〔佛系古玩人生〕〔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