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皇叔宠妃悠着点〕〔重生九零辣妻追夫〕〔忍界傀儡大师〕〔靳封尘江瑟瑟小说〕〔奶爸的修真人生〕〔正身法道〕〔江医生的心头宝〕〔我的超脑能建模〕〔我有一座藏武楼〕〔神医弃女:邪王嗜〕〔一胎双宝:总裁爹〕〔我真不是学神〕〔都市绝品仙尊〕〔万古邪帝〕〔仙草供应商〕〔狂武战尊〕〔富贵养花人〕〔穿越财富辉煌〕〔无用的世界〕〔九阙凰图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火影之蓝染忽右介 第六百三十六章 尾巴
    “我倒是很想亲手弑杀那种东西呢怎么你有认识的吗?”

    森林之中。

    位于阴沉的天幕之下,飞段恭敬的跪在地上,仰视着此时仿佛神明一样浑身散发着磅礴能量的蓝染。

    当蓝染嘴角勾起一道漠然的笑意,用那双神明一般冷漠的眸子瞥向他说出这番话之后,飞段却是呆愣了一下!

    弑弑神!?

    他他说的是这个意思吗!!?

    第一时间,飞段的脑海中不停的回想着这个念头,却是表情怔怔的没有回应蓝染的话。

    就在飞段愣神的时候!

    “轰——”

    一道仿佛大地崩塌一般的剧烈声响却是突然响彻了飞段的耳畔!

    “呼!”

    剧烈的狂风夹杂着雨水瞬间吹拂着他的头发,瞬间的清凉让他连忙清醒了过来。

    伴随着耳畔那“嗡嗡”恐怖回响,这一突然的声音让他从愣神状态脱离了出来,连忙紧张的看向场上。

    当他看清楚场上发生的情况时,不由瞪大了双眼,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只见不知何时,就在离他只有数十米的位置,偌大的一整片森林此时已然化为了一片废墟!

    不,说是废墟的话恐怕并不恰当!

    就仿佛是被天上坠落的陨石所击中了一般。

    幅员波及近数千米的圆弧形巨坑不知何时俨然出现在了飞段的身旁。

    仿佛末世毁灭一般的巨坑之内,原本在雨水的冲刷下变得格外葱郁的森林此时已经化为了灰埃烟尘,全部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之上。

    如果从上空往下看的话,会发现!

    原本横贯在这处空旷平原上的巨大森林就仿佛是莫名的多了一个丑陋的疤痕一般,空荡荡的被消抹了一大块!

    而飞段等人与这巨大的创痕而言,也不过就像是位于圆弧边缘一角的几只小蚂蚁般大小。

    然而,此时的飞段却是深深知道这道如天降之怒的恐怖巨坑是如何形成的。

    因为在他的身前不远处,轻轻悬浮于空中的蓝染正缓缓的收回了自己的右手。

    那只纤白无比的手掌上,还残留着诡异浩瀚的紫色能量晕迹!

    仅仅只是做出往回收动的动作,空间便仿佛划过了阵阵的涟漪一般,跌宕起伏起来,让人看得心惊肉跳。

    就在飞段眼神收缩到极致,整个人提心吊胆的时候。

    蓝染却是轻轻瞥了他一眼,深邃的紫色眸子中不带一丝感情,漠然道。

    “我并不喜欢别人对我的话语不予理睬,如果再有下次的话,那么这份攻击便降临到你的头顶吧”

    话语中没有丝毫的怒气,也没有任何的埋怨。

    就仿佛只是轻描淡写的陈述一个事实一般。

    然而,飞段却是不由自主的瞥了一眼身旁仿佛末日一般被摧毁了一切的森林,轻轻吞咽了一下口水。

    仅仅只是为了表述一个想法,便轻而易举的做出如此惊天动地的一击。

    这这难道才是神明们的思维方式吗!!

    在经过了初始的畏惧之后,此时的飞段心底却是不由兴奋了起来,连忙看向蓝染,恭敬的大声道。

    “是,神明大人!!”

    听到飞段的称呼,蓝染脸上表情不变,轻轻瞥了他一眼,声音漠然道。

    “我并没有要求你对我如此称呼,正相反,我是命你告诉我,你所认识的神明是为何人?”

    听到蓝染的问话,位于他身边的银和角都此刻脸色各异。

    角都表情微微绷紧,看到仿佛是被蓝染审问着的飞段,不由感觉事情的发展似乎与预想中的有些不对。

    但是作为属下的他此时并没有任何的发言权,只能听着场中的谈话。

    而银却是微微眯起了眼睛,眼神轻轻打量着飞段,内心暗道。

    原来如此,这家伙是信奉着神明的教徒啊

    难道他的那份不死之身也是与这个有所关联吗?

    想到这,他不由轻笑着瞥了一眼飞段,暗暗笑道。

    真是可怜的家伙呢,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恐怕接下来你可要惨了哦

    想必比起有着不死之身的你而言,蓝染队长对于你身后那位未知的神明更加有兴趣吧

    毕竟连i

    i

    同我在内

    我们可都是要来毫不留情的侵占这个世界的恶徒啊!

    想到了这,银眯起的眼眸之中不由泛起了一丝诡异冰冷的笑意,轻轻伸出舌头,微微舔了舔自己的嘴角。

    听到蓝染的问话,飞段只是稍微犹豫了一下,便恭敬的喊道。

    “我所信奉的正是加金教的邪神大人,一位掌管着恐惧与痛苦的神明!”

    说到这的时候,他的眼瞳中还闪过一抹兴奋与癫狂,仿佛回想起曾经自己为邪神大人进行献祭时的痛快记忆。

    听到他的话,蓝染眼眸微微一眯,声音平静道。

    “加金教掌管着恐惧与痛苦的神明!?”

    “你是如何判定有着这样的存在的!?”

    听到蓝染的问话,飞段不由愣了一下,然后有些不理解的回答道。

    “邪神大人就存在在那里啊,只要奉献足够的恐惧与痛苦,便能够感受到邪神大人的伟岸神力!”

    “就像是神明大人您一样散发出的那种独具一格的威严姿态,仅仅是感知到这份气息,我便崇敬到无法自已!!”

    听到飞段的回答,蓝染不由眼神漠然,沉默了片刻才道。

    “是吗只需要奉献出恐惧与痛苦便能够出现吗?”

    说完,便在飞段有些怔怔的目光之中。

    原本处于崩玉进化的第一形态的蓝染缓缓的化为了之前的样子。

    只见他此刻一头棕发微微捋向后方,额前垂下一缕棕发,

    棱角分明的脸上缓缓展露出一抹看似静谧温和的笑意,身姿挺拔的站在原地。

    他的眼眸轻轻瞥了一眼有些发呆的飞段,声音听起来充满磁性道。

    “难道认不出我的样子了吗,飞段?”

    听到他的话,飞段不由连忙瞪大了眼睛,大声道。

    “神神明大人去了哪里!?是是你吗究竟是神明大人还是你变成了神明大人!?”

    此时的飞段看起来癫癫狂狂的,仿佛是因为蓝染从进化形态退回之后,便变得心情焦躁了起来一样。

    看到他现在这种状态,位于蓝染身后的银不由轻瞥了他一眼,声音轻佻却夹杂着一抹冷意道。

    “怎么样,蓝染队长,是否让属下将这家伙宰了呢?”

    “看他的样子似乎变成了疯疯癫癫的状态了呢,继续留下去的话恐怕这家伙真的敢做出对蓝染队长您无礼的举动呢。”

    听到银的话,角都也缓缓走上前,尽管什么也没说,但是已然表达了他的态度。

    只要蓝染一句话,他必然立刻上前将飞段擒下,任凭蓝染处置。

    毕竟虽然是蓝染找上了他们,但是飞段也是由他推荐给了蓝染的。

    如今飞段表现出的这种样子,毫无疑问让他在蓝染大人的面前蒙羞了!

    这样的后果对角都而言,即便是用飞段那条命来补偿,也毫不为过!

    看到两人的动作,蓝染不由轻轻一抬手,眼眸轻轻打量着飞段,轻笑道。

    “不必如此警戒,相反,此时的我可是感到了十足的兴奋呢”

    “因为飞段的缘故,终于被我抓住了其中一个家伙的尾巴了”

    听到他的话,即便是银也不由微微露出疑惑的表情。

    紧接着!

    他的眼睛突然瞪大,脑海中闪过一个惊人的念头!

    蓝染瞥到他的样子,不由嘴角一勾,轻笑道。

    “看来你也想到了呢,银。”

    听到蓝染的话,银不由眼神眯起,将那份惊讶蛰伏在眼底,轻佻的问道。

    “真的存在那些家伙吗,蓝染队长!?”

    对此,蓝染嘴角微扬,扭头缓缓看向显得焦躁不安的飞段,轻笑道。

    “这种事情,即便是我也很难确定啊,不过现在正好有人送上了打开那扇门的钥匙不是吗”

    听到蓝染的话,银不由也将眼眸缓缓看向飞段,内心暗暗笑道。

    真是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呢

    对不起咯,有趣的玩具,看来被蓝染队长看重的你只能要去完成这个让人兴奋的实验了

    被两人同时注视着,飞段却是仿佛神经大条一般没有在意,而是有些焦躁一般的大声问道。

    “你你们究竟把神明大人藏在哪里i

    i

    去了!?”

    听到这话,银不由额上流下一抹冷汗,眼神眯起紧紧的盯着飞段,似乎是在判断他究竟是因为何而发出这样的言行的。

    明明毫无疑问变成那种姿态的正是他眼前的蓝染队长不是吗!?

    而这时,蓝染却是嘴角一勾,轻声呢喃道。

    “原来如此是因为对于神明力量的崇拜吗?”

    听到他的话,银豁然明悟,瞬间反应了过来。

    在此前的世界,他们并非没有见过这样的人类。

    对于神明异常崇敬或者说是对于神明力量的病态般的信奉使得这群人类属于最为独特的一类人!

    有时候,如果对方信奉的是死神,下场还好。

    但有时候,即便是出现了有着与死神力量截然相反的恐怖无比的虚,他们却依然兴奋异常!

    不仅毫不畏惧,反而积极踊跃的凑上前去,哪怕被虚吃掉,眼神中却依然透露出那种可悲的狂热。

    因为对他们而言,那种拥有远超于人类强大力量的存在便是他们眼中的神明!

    可悲的蚂蚁们又如何能够分辨神明的类别呢!?

    不需要考虑生死,因为有神明,只要信奉神明就好了。

    不需要考虑亲情,因为有神明,只要能够献祭满足神明的需求就好了。

    毫无疑问,此刻眼前的飞段也正是这种人。

    他所崇敬的,无非只是远超于人类姿态的神明罢了。

    无论是蓝染队长也好,邪神也罢,只要展露了那个姿态,便会令他无法抑制内心渴求般的信任!

    “真是可悲的家伙呢”

    银嘴角勾起一抹微笑,看着远处的飞段,轻佻的笑道。

    蓝染轻瞥了他一眼,没有多说什么,只见他缓缓走上前,一边缓缓抽出腰间的镜花水月,一边轻声道。

    “真是病态般的追求呢所以为了我之后的预想,请你暂时先睡去吧”

    听到他的话,飞段不由瞪大了眼睛,大声颤抖的喊道。

    “不不不无论要做什么请先告诉我,您真的是刚才出现的神明吗!!”

    对此,蓝染瞥了他一眼,声音平静道。

    “算是我回应你在这之后奉献中的慈悲吧,你说的没错,我的确就是你口中刚才提到的的神明。”

    听到这话,飞段眼瞳一缩,继而闪过一抹激动和兴奋交汇在一起狂热神色。

    “太太好了果然神明是存在的果然邪神大人也是存在的!!”

    就在他喃喃自语的时候,蓝染瞥了他一眼,轻声道。

    “既然得到了答案,那么看这里吧。”

    飞段不由向其看去。

    “碎裂吧,镜花水月。”

    伴随着一道充满磁性的话音缓缓落入场上。

    “当啷”

    飞段的视线当中,那抹看起来锋利无比的刀刃突然仿佛镜子一般缓缓的碎裂开来,斑驳的刀片缓缓跌落在地。

    突然,一阵光亮闪烁在了他的眼前,使得他睁大了眼睛,满脸的不敢置信。

    “啪嗒”

    场上,飞段的身体毫无征兆的倒在了地上。

    而在他的身旁,蓝染仿佛早就矗立在那里了一般,轻轻收回了手臂。

    只见看向银与角都,轻声道。

    “那么,原定的计划就改变一下吧,先由角都自己转化为虚”

    说到这,他瞥了一眼倒地的飞段,轻声道。

    “至于这个家伙,看看他之后的表现再决定如何处理他吧。”

    听到他的话,银和角都不由同时恭敬的点了点头。

    而蓝染低头看着飞段,嘴角却是不由微微勾起了一抹笑意。

    终于被我抓到了一丝小尾巴了吗

    与此同时。

    位于雨之国境内,一片空旷平原的地下。

    在那人类几乎不可能构建成的巨大地下空间内,激烈的战斗正在进行着。

    “嘭!”

    一道身影突然如同炮弹一般重重的撞击在巨大的石柱上,一瞬间,石柱上面满是蜘蛛网一般的裂纹!

    那道身影缓缓的站起来,只见在他的身上,一层厚实的白色骨骼正密集的包裹着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楼主大人求放过〕〔重生八零:媳妇有〕〔我就是这般好命〕〔众神塔〕〔鹿妖逐鹿〕〔超级神婿沈惜颜林〕〔孤女登仙〕〔南宗最后一个弟子〕〔厉少宠妻至上(简〕〔史上最强炼气期〕〔万劫圣尊〕〔抱定大佬不放松〕〔大明荒唐皇帝有属〕〔萌神恋爱学院〕〔快穿:反派女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