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非洲农场主〕〔总裁老公超凶猛〕〔豪门龙婿〕〔影后反转攻略〕〔王牌大高手〕〔超自然事务管理局〕〔重生IT大亨〕〔难得有晴天〕〔重生国公府之渣男〕〔相公别懵:夫人又〕〔带着无敌分身闯聊〕〔从收租开始当大佬〕〔都市至尊狂婿〕〔我有很多标签〕〔天降横财〕〔霍少的契约甜妻〕〔仙天归〕〔横财天降〕〔山河多娇〕〔重生之绝代仙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火影之蓝染忽右介 第六百四十六章 规则漏洞、碾压姿态
    伴随着蓝染将镜花水月竖在身前的动作,远处,看到蓝染的动作。

    此时枯瘦的身体上呈现着诡异灰色与黑色交汇在一起图案的加金不由眼瞳微微一缩,嘴角一咧,声音尖锐道。

    “你以为你还能抵抗接下来我的攻击吗!?”

    听到他的话,蓝染却是用那双紫色的眸子轻轻瞥着他,声音微微冷漠道。

    “哦,看来...你对接下来的招式十分自信啊....”

    “难道是像飞段那样的招式吗?”

    对此,加金却是嘴角露出不屑的笑容,如同针尖一般的眸子充满邪意的打量着蓝染,声音刺耳道。

    “嗬哈哈哈!”

    “真是白痴的家伙,你以为我会像是那种货色一样吗!?”

    一边说着,只见加金一只枯瘦的手掌却是突然猛地插进了自己的身体之中。

    “哧啦....”

    伴随着诡异惊悚的声音,只见他竟然缓缓的从那枯瘦如柴的身体里面缓缓的抽出了一根漆黑色的仿佛筋一样的尖锐锥子。

    当那东西裸露在外界之后,很快,便在浓郁的血雾之下变得腥红了起来!

    上面干枯的经络竟仿佛饱满的吸收了这片血雾一般,只是片刻,便变得血红剔透!

    加金手握着那仿佛邪器一般的腥红的尖锐锥子,眼瞳中闪烁着兴奋,声音刺耳笑道。

    “嗬哈哈哈!”

    “好久没用这家伙了,所以,务必给我尽情的哀嚎,让我尽兴!!”

    说到这,只见他就仿佛突然变了个人一般,脸色骤然阴沉下来!

    如僵尸一般枯瘦的脸庞死死盯着蓝染,声音仿佛诅咒一般的充满邪意道。

    “我要让你知道,我加金选择的路,无需旁人指手画脚!”

    “你想指责我的失败!?那就给我陪着这愚蠢的世人一同给我去死吧!”

    说完,便猛地一挥手中的腥红锥子。

    似乎是与飞段如出一辙般的捅向自己!

    看到这一幕,蓝染眼神倒是稍稍起了一丝兴趣,轻声道。

    “不需要准备诅咒的仪式吗...?”

    “那么...”

    说到这,只见蓝染轻轻一提竖在身前的镜花水月,轻声喃喃道。

    “碎裂吧...镜花水月!”

    伴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只见他手中锋利的镜花水月一瞬间仿佛有什么东西从刀身之上扩散开来。

    无形的涟漪在空间中波荡扩散,却是让人感觉只是短暂的错觉罢了...

    而看到这一幕的加金却是立刻收回了眸子,脸色一沉,手中动作丝毫没有停顿!

    “噗嗤!”

    只见那抹腥红的锥子直接贯穿了他的腹部,从背后刺出的尖端处还残留着腥红发黑的血渍。

    “嗬哈哈哈!”

    此刻,如同僵尸一般枯瘦的加金稳稳的站在高空之中。

    干枯的双手紧紧握着刺入自己身体的腥红尖锐锥子,牙齿死死的咬紧,嘴里却是依然发出兴奋与痛苦掺杂着的诡异笑声!

    只见他如针尖一般的眼瞳死死盯着身前不远处,腹部缓缓的浸出鲜血的蓝染,咧嘴笑道。

    “怎么样,品尝到小僧的痛苦了吗!?”

    “放心,这只是开始呢!”

    “为了这世人,小僧曾日夜身受百刀之苦,这份苦痛....我要让你们这群家伙统统都给感受一番!”

    说完,便见他猛地抽出了腥红的锥子,欲要再度刺下!

    然而就在他的双手还举在半空中的时候!

    眼中扫过的一幕却是让他的动作忽然停了下来,眼神不敢置信的看着远处。

    只见在他的身前不远处,蓝染却是正在缓缓的消散。

    随着身体逐渐的化为了一片乌有,蓝染仿佛毫不在意的瞥了一眼伤口,轻笑道。

    “原来如此,这就是你如此自信的原因吗?”

    听到他的话,加金却是没有动作,死死盯着身体渐渐消散的蓝染,怒声道。

    “你究竟在用什么把戏!?”

    “你以为你消失了就能够轻易躲过我的招式了吗!?”

    对此,渐渐消散的蓝染却是嘴角含笑的瞥了他一眼,并没有多说什么。

    就在加金眉头紧紧皱起,对眼前这一幕满是不解的时候。

    “噗嗤!”

    “很抱歉,你误会了我的意图。”

    伴随着耳旁响起蓝染那充满磁性的漠然声音,加金的瞳孔不由骤然一缩!

    只见他缓缓低下头,满脸惊骇的看着从自己肩膀处贯穿而过的雪白刀刃,牙齿不由死死咬起,怒声道。

    “真是该死!!”

    一边说着,只见他猛地握紧手中腥红的锥子,没有扭头,狠狠向着身后刺去!

    “哧....”

    在他回转身体的时候,镜花水月的刀刃顿时从他的肩膀处抽出,而蓝染的身影也是骤然消失在了原地,出现在另一处位置。

    加金一击不中,虽然僵瘦的脸上有些愤怒。

    但是,这份愤怒更多是对于自己竟然毫无察觉的被偷袭成功,对自己身上的伤势,则是没有丝毫的担忧,反而怒极反笑道

    “白痴!”

    “你以为这样的偷袭对我会有作用吗!?”

    “这不过只是打扰了我折磨你的心情罢了,要是你因为自己的偷袭这么快死去的话,我可是很苦恼的!!”

    听见他的话,只见出现在远处的蓝染嘴角勾着一抹轻笑,轻声喃喃道。

    “是这样吗....”

    “果然,目前只要对你现在的身体造成了伤势,那么都会相应的出现在我的身上呢。”

    说完,他瞥了一眼自己的肩膀处。

    在那里,同样有着一个凭空出现的伤口,虽然此时正快速的愈合着,但是毫无疑问伤口的出现必然与之前他对加金的出手有关。

    看到蓝染肩膀和腹部的伤势只是一眨眼的工夫便几乎全部恢复完全!

    加金不由愣了一下,继而脸色阴沉道。

    “你说的没错!”

    “虽然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招式让你的伤口恢复了,但是...那都是毫无意义的!”

    说到这,只见微微舔了舔唇角,声音刺耳道。

    “因为....你无法杀死小僧,而小僧...却是可以任意的破坏你的身体!”

    听到他的话,蓝染却是嘴角轻轻勾起一抹笑意,眼神轻轻瞥向四周,轻声笑道。

    “既然这么方便的话,为什么一开始不直接使用这样的方法呢?”

    “你的这种诡异诅咒一定需要满足某种条件的吧....”

    对此,加金脸色一沉,冷笑道。

    “你知道又如何呢,想要杀死小僧,就要承受这种条件,否则,就不可能杀死小僧!”

    “这可是无解的难题呢...”

    听到他的话,蓝染脸上却是始终洋溢着从容的笑意,深邃的紫色眸子轻轻扫过加金的脸上。

    他仿佛自言自语一般,声音平静道。

    “从战斗开始,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能够对我造成接触的便只有那把血气化作的镰刀了。”

    “不...甚至那把镰刀都未曾触碰到我的身体过...”

    对此,加金脸色阴沉,却是沉默不语,只是死死的盯着蓝染。

    而蓝染则是自顾自的继续道。

    “而后来,那把镰刀在你变成这种样子之后,应该是化作了血雾弥漫在这片空间之中吧,也只有如此,它们才能够触碰到我。”

    说到这,只见他轻轻伸出了白皙的手掌。

    一层极其稀薄的血雾隐隐约约泛着红色,与白皙的手掌形成对比。

    蓝染看着这种景象,轻声笑道。

    “所以说,造成这种诅咒的媒介应该是这些弥漫在四周的血雾吧....”

    听到蓝染的娓娓道来,加金的脸色不由变得十分阴沉。

    只见他猛地抬头,如针尖一般的瞳孔死死盯着他,声音尖锐道。

    “哼,即便是知道你又如何呢!?小僧是不死的,而你,只要想在雾血咒杀的范围内攻击小僧,你就只有死路一条!”

    “所以...就给老老实实的去死吧!!”

    说完,只见他猛地一抬手臂,那根腥红剔透的锥子高高举起,然后猛地落下贯穿了自己的心脏!

    “嗬啊!”

    骤然的痛苦即便是加金也忍不住轻喝一声!

    那双针尖一般的眸子中散发着痛苦与兴奋扭曲着的邪意,嘴角勾起一抹冷冷的弧度,缓缓抬头看向蓝染。

    然而,看到的一幕却是让他脸色不由微微一变,情不自禁的愤怒道。

    “怎么可能!是..是什么时候!?”

    只见不知何时,原本就在他身前数十米处的蓝染此刻已经出现在了数百米之远的位置外,刚刚脱离雾血咒杀的血雾范围!

    在看到加金贯穿了自己的心脏之后,位于安全距离的蓝染嘴角却是微微扬起。

    低头轻轻瞥了一眼丝毫没有伤势的胸口处,轻笑道。

    “果然,那片血雾才是关键吗,只要不存在于那片血雾之中,那么任何的攻击也都不会奏效。”

    说到这,只见他看向加金的眼底微微闪过一抹精芒,轻声喃喃道。

    “不错的能力呢...算是..勉强称不上废物了....”

    远处,位于一片半径近数百米的稀薄血雾笼罩下的加金死死盯着远处的蓝染,声音尖锐的怒吼道。

    “混蛋,你以为只是逃的话能够杀的了小僧吗!?”

    “你在雾血咒杀的范围外,是永远不可能对小僧造成一丝一毫的伤害的!”

    听到他的话,位于血雾之外的蓝染却是嘴角微微一扬。

    那双充斥着冷漠气息的紫色眸子轻轻瞥了一眼血雾之中如干枯僵尸一般的僧侣加金,声音漠然道。

    “真是聒噪....”

    “不可能对你造成伤害!?...那只不过是愚蠢之人的拙见罢了...”

    “力量这种东西,当你用你这具脆弱的身体亲自感受到,你便不会说出如此愚蠢的言语了!”

    听到他的话,加金微微一愣。

    脆..脆弱!?

    这家伙竟然说我的身体脆弱!?

    想到这,他那如针尖一般的瞳孔不由闪烁着冷意,脸上刚要浮现愤怒的神色!

    然而,就在他刚要怒喝出口的时候!

    看到远处高空处蓝染的动作。

    不知为何,明明心里面根本不相信他能够伤到自己!

    但是却依然从他的举动中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威胁。

    那就像是...仿佛被更高层的生物用一种漠视的姿态所碾压的沉重压迫感。

    僧侣加金瞪大了眼睛,身形微微后撤了一步,看着远处蓝染的动作,嘴里牙齿却是微微发颤,颤声道。

    “这...这家伙...究竟在做些什么!?”

    远处,只见蓝染一只手臂轻轻举起,紫色的眸子中一片漠然,嘴里却是在轻声的呢喃着些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大明荒唐皇帝有属〕〔我就是这般好命〕〔安素东沐灵烟〕〔高冷慕少狂宠妻〕〔上门龙婿〕〔都市超级高手〕〔青梅很强势:小狼〕〔夫子剑〕〔史上最强炼气期〕〔诸天最强大BOSS〕〔长生种物语〕〔弃女轻狂:毒妃狠〕〔猎魔奇异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