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权宠天下〕〔阴倌法医〕〔元后传〕〔医妃倾天下〕〔近战狂兵〕〔万相之王〕〔重生后我嫁给了渣〕〔元卿凌宇文皓〕〔九星之主〕〔云迟晋苍陵〕〔穿越之圣女王妃云〕〔我在万界送外卖〕〔帝后世无双〕〔长生〕〔万古帝婿〕〔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腾飞我的航空时代〕〔斩月〕〔邪帝狂妃:鬼王的〕〔斗魂玄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1258 缺一个章节名
    www..,最快更新宋疆 !

    到达隆安府时,已经是六月,不同于他们一路经过的辽阳、咸平两府,因为距离上京更近的缘故,整座城的城墙也建造的像模像样,远远望去也给人一种厚实巍峨的感觉,城门虽然不是很宽敞,但好在三道城门全部打开,来来往往出入城内的百姓、达官显贵等等,在城门口倒也谈不上拥挤。

    隆安府的知府此时就站在城门前,而城内出城的百姓等等,也只能够从两侧的城门出入,正中间空无一人的城门,已经被金国诸多官员横在了最前面不让他人出入。

    不同于辽阳、咸平两府只是地方官员迎接叶青一行人,到达隆安后,隆安知府已经是排不上号了,上京差遣了礼部尚书张齐颜、刑部侍郎耶律成功以及其他京城官员,连同隆安府的官员一同在城外迎接。

    自从经过了辽阳府差遣斥候给叶青一行人制造麻烦后,金国其他各路大军显然也是接到了上面的旨意,虽然在出了辽阳继续北上之后,还依然有金国的斥候监视着宋廷的四千骑兵,不过已经没有人敢于向之前那般随意挑衅宋军了。

    这一路上可谓是老老实实、本本分分,与其说是监视倒不如说是护送更为合理一些,毕竟,这一路上,在叶青的授意下,耶律石北等人还是曾主动试探的接近金国斥候。

    一开始金国的斥候根本不与他们接触,一旦见到他们撒开了马蹄向他们逼近,立刻就会躲得远远的,绝不靠近。

    直到宋廷的斥候对他们示意善意后,他们才敢小心翼翼的靠近,而也是这一次的接触,使得两方彻底能够一路上和平相处,甚至是在走错岔路口时,那些金人的斥候还会在第一时间跑过来纠错,这也使得叶青等人,这一路上一点儿冤枉路都没有走。

    六月已经是骄阳似火,毒辣的太阳烘烤着大地,远远望去那被毒辣太阳蒸发的水气隐隐可见,如同一团透明的雾气一般。

    迎接仪式也因为酷热的天气,以及叶青的要求变得极为简短,虽然礼部尚书张齐颜也带来了完颜珣的圣旨,但也因为叶青的不耐烦以及天气的原因,草草走了个过场便完事儿。

    而刑部侍郎与其他迎候的官员,对此也是毫无意见,他们心里头甚至比张齐颜还要巴不得赶紧结束,毕竟,他们已经在大太阳底下被烘烤了小半个时辰了,早就已经汗流浃背、筋疲力尽了,哪里还顾得上所谓的礼仪不礼仪。

    酷热难耐的天气即便是在迎着宋廷使臣近四千人进入城内,入住了实为深宅幽深大院名为驿馆的居所后,众人也依然难得几分凉意,闷热的感觉甚至比在外面被烘烤的感觉还要难受。

    院外的蝉鸣声同样是懒洋洋的,府内的丫鬟、下人俱是单薄的衣衫,可即便是这样,那白皙的脸颊上也是隐隐可见微微细汗。

    张齐颜与叶青等人寒暄了几句,交代了一些完颜珣让他捎带的旨意后,便算是完成了今日的迎候差遣,而接下来便是等到晚上为迎候宋廷使臣而准备的晚宴了。

    叶青自然要答应,更何况张齐颜已经交代了完颜珣对他在金国境内自有行动的最大让步,如此厚重的诚意,也让叶青懒得去拒绝今夜的晚宴。

    在众人离去后,耶律乙薛、耶律石北、徐方武、孔驰四名将领,在安置好了手下的将士后便再次来到了大厅内,刚刚洗了一个凉水澡后,神清气爽的叶青,看着汗流浃背的四人,示意他们也先去冲个凉,但四人却是没有离开的打算。

    耶律乙薛看了看其他三人,而后对着叶青说道:“您真打算按照完颜珣的要求,把一部分兵力留在隆安吗?”

    这也是完颜珣许诺叶青行动自由的唯一条件,自然,完颜珣也是出于对他自己的颜面、以及金国威严的考量,而后才不得不对叶青做出的要求。

    最初完颜珣对叶青的要求则是,除了那两百人亲卫之外,那近四千骑兵只能全部驻扎在隆安,不得金廷的命令不得离开。

    不过那时候还在赶路的叶青,只是回了金国接触的官员一句话:不让这四千人进入会宁府?回去问问完颜珣,那我叶青靠自己的能耐带他们进去如何?

    派来接触的官员目瞪口呆,看着进入他人国境后还如此嚣张跋扈的宋廷使臣,表面上虽然是不动声色,但肚子里已经是开始咒骂起来了:这特么的还是一向把仪礼挂在嘴边、落实在生活中的宋人吗?不是说宋人都是讲究以理服人吗?怎么眼前的这宋廷使臣比他们金人还要蛮横!难道不知道,这种嚣张跋扈很无礼吗!

    “谁的拳头硬,谁的话就是道理不是?”叶青坐在马背上居高临下,笑呵呵的看着前来接触的官员,想了下后有些感慨道:“没办法啊,当年我宋廷想要跟你们金人讲道理,但你们只想着跟我们动刀枪,如今……换我们想按照你们的法子办事儿,跟你们动刀枪了,你特么的又给我说要讲道理?这天底下的理,难不成都得由你们说了算?”

    被叶青斥责的哑口无言的金国官员无奈,最后不得不在叶青面前咽下这口恶气,紧忙转身把宋廷使臣的强硬态度禀告给会宁府。

    所以这也是到了隆安府后,为何金国朝廷会差遣礼部尚书、刑部侍郎来迎候叶青等人的重要原因。

    完颜珣没有全部妥协,礼部尚书张齐颜便是要在中间做和事老,既要维护圣上完颜珣与金国的颜面,又不能把这宋廷嚣张跋扈的燕王给惹急了,所以最终到头来,便有了这个如同儿戏似的折中办法。

    对于叶青来说,其实带四千人进入会宁跟带两千人、一千人,两百人进入会宁并没有多大的区别,毕竟这里也不是战场,不是谁的兵多将广谁就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而对于完颜珣这个还未坐稳皇帝龙椅的金国皇帝来说,宋廷使臣是带两百人进入都城会宁府,还是两千人、四千人,则是都有着很大的区别,形象直观一点的解释就是:人多人少,则是宋人打自己脸这一巴掌的份量的轻还是重。

    让叶青在都城会宁府自由行动,换来了不痛不痒的一巴掌,也算是让完颜珣的脸面不是难堪,不至于过于红肿无法见

    人。

    晚宴在礼部尚书所居住的宅院举行,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后,张齐颜便开始与叶青攀交情,目光则是时不时的瞟向跟叶青同来的耶律乙薛、耶律石北两人,心里暗自盘算着,叶青此次从隆安入会宁,会是带这两名将领吗?

    而叶青则是有意无意的提及蒙古人如今到了哪里,又有多少人会跟随着铁木真前往会宁。

    “蒙古大汗比您早到了三日,如今已经在会宁府了,身边……。”张齐颜有些为难的犹豫了下,最终还是如实说道:“没有燕王所带的人多,不过八百护卫。”

    整个晚宴并没有多少精彩之处,跟在辽阳的精彩宴席无法比拟,不过叶青也倒是理解,毕竟隆安距离会宁也不过百里路,不管是礼部尚书还是其他官员,多少还是要照顾一下会宁府的面子,过于热络了也不合适,过于冷淡了自然也不太可能,所以礼部尚书张齐颜想要拿捏的这个度其实也是对他的一份考验。

    “停留几日?”回到驿馆后的耶律乙薛扭头看了一眼身后问道。

    “后日出发前往会宁,既然铁木真已经到了,我们也不能再慢下去了。”叶青深吸一口气,本就只有的三分酒意此时也因为炎热的天气早就消失全无。

    相比起对于前往会宁府一事儿,他倒是更为关心,董晁会在何时跟自己联络,既然那赵盼儿说了,董晁会在隆安等候自己,那么想必他便会在第一时间跟自己见面吗?

    除了要从董晁那里得到一些关于金国表面上看不到的消息外,便是叶青也还在琢磨,乞石烈诸神奴,此人如今到底被完颜珣安置在了哪里?而他就真的得到了完颜珣的全部信任吗?还是说……完颜珣也不过是在利用他来稳住各路大军的军心?

    叶青暂时对此都一无所知,在耶律乙薛跟耶律石北商议过明日的安排离开后,叶青挥手示意丫鬟们下去后,便独自一人在思索着接下来的每一步,以及铁木真在会宁府,会跟完颜珣交易些什么。

    即便是等到了外面的更声已经响起了两次,叶青也没有等到关于董晁的任何动静,走出书房向着不远处的卧室方向走去,昏暗的灯光下,依稀能够看到在这座小庭院的角角落落,还有着破阵营的兵士在暗中守护。

    洗漱完毕已经穿着睡衣躺在床榻,迷迷糊糊快要睡着之际,则是听到了外面有些急促的脚步声,叶青急忙起身走到门口,耶律乙薛已经距离门口不过二三十步的距离。

    “燕王,董晁来了,正在前院大厅内候着。”耶律乙薛说道。

    叶青低头看了看自己一身清凉的睡衣,甚至都懒得回去换,就对耶律乙薛说道:“过去看看,外面可有人盯梢?”

    耶律乙薛紧随叶青的脚步,落后一个身位说道:“里里外外都是咱们的人,而且董晁也早在这宅子附近安插了不少探子,没有人尾随他。”

    叶青点点头,嘴里说了一句那就好,便率先迈进了前院的大厅内。

    厅内的董晁正在大口大口的往肚子里灌水,听到脚步声后立刻放下手里的茶杯,向一身睡衣的叶青行礼。

    “免了。”叶青挥了挥手,而后有些皱眉的看着跟前满头大汗、风尘仆仆的董晁,道:“你这是从哪里赶来的?今日没在隆安?”

    董晁憨厚的笑了下,道:“回燕王,末将刚刚从会宁赶回来,三日前蒙古大汗铁木真到达隆安,第二日便离开去了会宁,末将想着燕王还需几日才到隆安,便暗暗跟随着铁木真去了会宁,是想看看那完颜珣会如何对待铁木真的到来。”

    “辛苦了,坐下说话。”叶青接过耶律乙薛为董晁准备的湿巾,亲手递给了董晁擦汗。

    董晁一边擦汗一边向叶青禀报着会宁府他见到的事情,包括如今铁木真所居住的地方,以及到达会宁后,是谁在城门口迎候的他,完颜珣又跟铁木真谈了多久时间,甚至是连铁木真与完颜珣谈话的内容,董晁虽然能够得到的不多,但从那些碎片似的消息中,还是能够从中发现,铁木真此番来会宁,还是有要离间完颜珣对宋廷更为看重、结盟的意思。

    叶青在董晁喝水时,嘴角不自觉的带着一抹冷笑:“完颜珣想要借助铁木真做筹码与我们结盟,还是说他真的会选择与蒙古人结盟呢?”

    “他与蒙古人结盟,无非就是针对燕王您与朝廷,但耶律留哥一部一直也是完颜珣的肉中刺,不拔掉的话,他也很难坐稳帝位,所以这样一来,他与蒙古人结盟的可能性便不大了。”董晁放下茶杯,继续说道:“但完颜珣若是借铁木真为筹码与您结盟,无非就是……想要得到一些更大的实惠,但完颜珣与您结盟的目的,会是针对高丽吗?还是说只是为了李师儿?为了他屁股底下的龙椅?”

    “会不会也是为了蒙古人跟耶律留哥一部?”耶律乙薛在旁问道。

    对于耶律留哥一部,他并没有什么同情心或者是好印象,甚至是还有些厌恶。

    当初大辽国被金人赶至西域,而留在金国的耶律姓氏,自然也就成了金国的百姓、官员,所以在耶律乙薛看来,他们都是大辽国的叛徒,即便是如今大辽已被蒙古人亡国。

    “金人不敢对蒙古人起兵戈。”董晁果断的说道:“耶律留哥一部,虽然是让金人恨不得除之而后快,但以眼下金国的实力,还无法彻底清除背后有蒙古人撑腰的耶律留哥一部,所以这也是为何,完颜珣与蒙古人结盟可能性不大的原因。耶律留哥虽是反叛出了完颜璟治下的金国,但如今坐皇帝位子的完颜珣,可是从完颜璟手里接过皇帝宝座的,完颜珣若是想要坐稳帝位,想要得官员们的拥戴,那么他就必须解决掉耶律留哥一部的叛军,暂时不跟蒙古人,以及不对耶律留哥一部出兵,想必就是希望与燕王您结盟时,能够以蒙古人牵制您提出过于苛刻的要求。让您误以为,如果您的要求一旦太过份,那么他完颜珣大可以扭头跟蒙古人结盟,讨价还价的粗浅伎俩罢了。”

    叶青虽是听着董晁跟耶律乙薛的猜测,但却是显得心不在焉,在两人都望向他时,突然摇着头喃喃说

    道:“如此看来,乞石烈诸神奴很有可能便是在与耶律留哥一部的对峙前沿,而也只有如此,或许他才能得到完颜珣的信任,也能够继续保持他在金国大军之中的威望与影响力。”

    董晁跟耶律乙薛都是愣了下,显然没有料到,他们在讨论完颜珣与蒙古人时,叶青的思绪则是飞到了乞石烈诸神奴的身上。

    看着两人有些不解疑惑的样子,叶青笑了笑道:“完颜珣的目的不过就是借助蒙古人与我们讨价还价而已,而他与我们结盟的目的,无非是要清除耶律留哥,以及摆脱高丽人对他的胁迫与纠缠。这两个都是完颜珣的目的,而目前,蒙古人都没有办法帮助他来完成,只有我们可以帮他完成,让他彻底坐稳金国的帝位,何况……我们手里还有李师儿这个筹码,完颜珣恐怕还是想要我把李师儿交给他们啊,即便是我们告诉他……李师儿已经死了,他恐怕也会让我们把尸体带到他跟前才行。”

    “那您打算?”耶律乙薛不由自主的想到了被叶青带到卢龙的李师儿,距离渝关如此近,距离金国其实也不算远,所以会不会是……燕王已经做好了把李师儿交给完颜珣的打算?

    叶青看着耶律乙薛,思索了下道:“暂时没有这个打算,一切还需要等见到完颜珣后才能下定论。”

    董晁与耶律乙薛默然,其实在李师儿被带到卢龙时,李师儿的命运就已经不掌握在她自己手里了,甚至也可以说,当李师儿听从完颜璟的话投奔叶青后,李师儿就已经把自己的命运交给了叶青来把控。

    所以如今,一旦叶青跟完颜珣达成什么协议,一旦需要以李师儿作为筹码时,叶青必然会毫不犹豫的抛弃李师儿。

    如今依然把李师儿放在卢龙,自然也是两手准备,不到万不得已,叶青也绝不会以李师儿作为筹码,但残酷大的是,当一个人关系到国之大运时,那么这个人的命运也就已经注定了要为那利益而牺牲。

    “清除耶律留哥一部,以及与高丽人交恶、摆脱高丽人的胁迫,两件事情完颜珣显然都必须要做,但他总得有个先后吧?”对于李师儿的命运,董晁并不是很关心,当年金人如何对待宋廷宗室的?如今宋廷对待金国皇室的手段,可谓是要友好太多太多了。

    即便是把李师儿放在了卢龙,但李师儿的人身自由与清白、尊严都从来没有受到丝毫侵犯,甚至依然还能够保持着她金国皇后该有的凤仪,反观当年被掳掠至金国的皇室,其悲惨的下场与对宋廷的羞辱,让如今几乎每一个宋人都不愿意提及,甚至想要抹去那段不光彩的历史。

    “决定权会是在完颜珣手里?”耶律乙薛有些不信的问道。

    董晁看了一眼显然能够决定金国接下来与谁交恶的关键叶青,笑了下道:“燕王能够决定……六成,其余四成的决定权,恐怕还在完颜珣的手里。所以也就是说,主动权在我们这边,一切都该由燕王说了算。”

    “这个决定权……怕是不那么好抢吧?完颜珣又岂会把自己的命运交给他人来决定?虽然是二者择其一,但于我们而言,与耶律留哥一部交恶,那就等同于是跟蒙古人交恶了,而且被完颜珣利用的机会也更多,倒不如是先交恶高丽,当然,这也是燕王这次来金国的目的不是?”耶律乙薛平静的说道。

    董晁有些讶异的看了看耶律乙薛,按理说,站在耶律乙薛的角度,应该是会选择清除耶律留哥一部与蒙古人交恶,毕竟这样可以帮他们已经亡国的辽国报仇不是?

    “耶律将军此言当真?”董晁有些不信的问道。

    耶律乙薛坦然一笑,道:“当真,凡事自然是以燕王的利益为重,何况……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承礼公主都不在意了,身为臣子的我又岂会杞人忧天?”

    叶青摆了摆手,打断了两人之间的言语交锋,两人之间或多或少有些恩怨,但这也是正常的。

    毕竟,耶律乙薛与耶律月携北府军归顺叶青后,耶律乙薛一直都是率领着那支以辽人为主的大军,而董晁对于耶律乙薛的监视,特别是在叶青让耶律乙薛独自镇守渝关后,董晁对耶律乙薛的监视丝毫不比对金国的查探松快多少。

    所以耶律乙薛看不惯董晁的鬼鬼祟祟,即便他也知道董晁其实并没有恶意,即便他也知道,叶青把渝关交给他独自镇守后,就已经对他毫无疑心,可董晁私下里还是会监视他,自然就让他心里有些怨气。

    而董晁对于耶律乙薛的怨气丝毫不在意,甚至觉得耶律乙薛因为他的监视有些小题大做,毕竟,又不是只有他的大军中有,其他各路大军中都有所谓皇城司的人存在。

    “好了。”叶青笑着继续说道:“董晁你赶了一天的路,先下去休息便是。至于会宁府,也不必过多的查探,只要我们知道,完颜珣不管做什么,他的目的都是为了坐稳金国的皇帝座位就足够。想要清除耶律留哥也好,想要摆脱高丽人的胁迫也罢,总之,他最终的目的我们很清楚就足矣,至于是先与哪一个交恶,自然是要跟完颜珣讨价还价一番了,眼下关起门来无论我们怎么商议,都比不上跟完颜珣去交涉,所以等到了会宁府后,一切都会有办法的。当然,对于蒙古人我们切不可放松警惕,这头草原狼,绝不是金国、耶律留哥一部,或者是高丽人能够比拟的。”

    而与此同时,已经近子时的会宁府一座驿馆内,铁木真、博尔忽几人,同样是愁眉不展,大厅内的氛围多少也显得有些沉重。

    “不如我们直接让耶律留哥一部出兵,哪怕是不真打,但只要让他们的人马往金国边境上走一遭,这也能吓唬吓唬那完颜珣,逼迫他就范吧?”很少说话的博尔忽,破天荒的有些沉不住气道。

    铁木真则是摇了摇头,道:“晚了,因为宋廷使臣已经到达隆安府了,若是我们采取强硬的手段,只会逼迫着完颜珣以更快的速度,甚至不惜不再跟宋廷讨价还价、甚至是做出让步,都会立刻跟宋廷结盟。”

    “做掉叶青!”铁木真帐下宿卫队统领,唯一的佩刀护卫哈撒儿冷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地摊卖大力〕〔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全职艺术家〕〔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