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象〕〔上门狂婿〕〔霸道王爷俏医妃〕〔戚瑜桐燕翊辰〕〔偏执霸总的罪妻〕〔盛世红妆倾天下戚〕〔最强药王〕〔都市逍遥医神〕〔罪妻凌依然〕〔慕少的千亿狂妻〕〔修罗剑神〕〔深空彼岸〕〔易瑾离凌依然结局〕〔武映三千道〕〔洛诗涵战寒爵〕〔修罗丹帝〕〔武神纪元〕〔弃婿归来〕〔万古帝婿〕〔黑石密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1275 再至辽阳
    www..,最快更新宋疆 !

    一路上叶青给耶律乙薛、耶律石北、徐方武、孔驰等人讲了很多大道理,而能够让几人茅塞顿开、或者是印象深刻的,则都是因为叶青的一些大白话道理。

    如同这一次亲自来金国恭贺完颜珣的目的,以及为何要逼迫金国相助高丽崔忠献的目的,即便是叶青费尽口舌讲述着种种利益的冲突与结合,才是使得他不得不亲自前来金国的原因。可耶律乙薛几人依然还有些地方听得是云里雾里,一头雾水。

    按照他们那些稍显简单的头脑来讲,既然不管是想要图谋金国还是高丽,都不如大手一挥,调集个数十万人马来攻城略地来的痛快,哪里还需要像叶青这般,跟敌人婆婆妈妈的费尽心机的讲道理。

    所以当他们在到达辽阳府,最后一次在野外驻营,围着篝火坐一圈时,叶青找耶律乙薛要了几块碎银子,而后分给了包括贾涉在内的五人,让五人把碎银子放在跟前守护好,防止被旁边的人抢走。

    五人放好银子后,便眼睁睁的看着叶青,还是有些不明白叶青如此做的用意是什么。

    每个人跟前都有一块碎银子,而你想要抢走你旁边人的碎银子,最好的办法并不是强行去抢,因为当你在抢别人的时候,也可能会被其他人抢去。

    因为彼此的牵制与威胁,而若是五个人谁都不动,那么同样,谁也无法抢走对方的银子,彼此只能如此干坐着大眼瞪小眼,天上显然也不会平白无故的掉下来让你抢走他人银子的机会不是?

    所以在这个时候,也可以动手去试探,也可以言语去试探,甚至也可以拉拢自己左右两侧的其他人,三个人联合起来,去抢其他人的银子,而后三个人分赃也好,或者是在两块碎银到手后,再去强行占有所有。

    总之,不管用什么方法,到头来都会落得两败俱伤,总之,不管如何处置,两虎相争必有一伤必然成为事实,总之……只有让五个人都动起来,那么其中一人才会有机会赢得最后的胜利。

    若是每个人都按兵不动,那么机会也从来不会是机会。

    “燕王的意思……到底是什么意思?”耶律石北皱眉不解问道。

    “很简单啊,你们五个人按兵不动,那么谁都没有机会。就如同金国、高丽、蒙古一般,若是没有人动弹,我们又哪里来的机会?”篝火映照着叶青坚毅的脸庞,笑容显得轻松自在道:“这一次金国行,就是要让金国、高丽动起来、乱起来,因为只有他们动起来后,我们才能够看到机会在哪里,而他们若是不动,岂不是会把注意力都放在我们这一边?如此一来,我们又如何去抢他们跟前的银子?”

    叶青说完后,几人的神情依旧是似懂非懂的样子,叶青也懒得再继续解释,不过让他唯一感到欣慰的是,自己的亲卫统领,好像是懂了一些。

    “浑水之中才能摸到鱼,水至清则无鱼?这鱼就是燕王所说的机会,也就是这块碎银子。”贾涉嘿嘿开口说道,而后缓缓举起了自己的手,不知何时,他手里已经变成了三块碎银子,而坐在他左右两侧的耶律石北与孔驰跟前,那块碎银子早已经消失不见。

    “我……你趁我不注意抢走了我的银子?”耶律石北跟孔驰对贾涉怒目而视。

    贾涉洋洋得意的举着手里的三块碎银,得意道:“谁让你们刚刚忘了守护来着。”

    “还我。”孔驰率先发难,耶律石北也是紧随其后,贾涉自然是拒不归还。

    孔驰与耶律石北互望一眼,随即两人一同扑向了贾涉,贾涉怪叫一声,想要起身赶紧逃跑,可惜还不等他完全起身,一只脚的脚腕就被耶律石北的大手紧紧的抓住,而孔驰也是第一时间站起身,双手搂住贾涉的脖子把贾涉摔倒在地。

    一旁的耶律乙薛跟徐方武互望一眼,几乎是同一时间,两人都把手伸向了彼此跟前的那块碎银上。徐方武毫不示弱,耶律乙薛则是志在必得。

    叶青看了看扭打在一起,掀起一阵尘土的五人,随即笑着起身,拍了拍屁股下面的尘土,而后走到远处更高一些的小山坡上,俯视着下方星罗棋布的帐篷与篝火,以及那些在其中巡逻的宋廷兵士。

    不过一会儿的功夫,站在山坡上打量的叶青,先是听到了耶律石北的一声哀嚎,而后则是贾涉发出了不甘的吼叫声,借着是孔驰在耶律乙薛与徐方武的合击之下高声求饶认输,随后再是徐方武兴奋的高呼一声,耶律乙薛一脸可惜,而后四仰八叉的躺在了地上:“这次算你小子走运,下次可就不会让你这么容易了。”

    小山坡上的叶青会心一笑,不过心里头多少还是有些意外,原本以为,最终拿走胜利的会是耶律乙薛,完全没有想到,最终带走胜利的,会是他心中排在第四位的徐方武。

    不过显然这也不能说明什么,一个小小的游戏,代表不了到了战场上之后,他们五人之中,能够笑到最后的就一定是徐方武。

    第二日晌午刚过,辽阳城已经出现在了视野之中,多少有些算是意料之中、预料之外的是,辽阳府知府完颜弼,竟然是出城十里来迎接叶青等三千五百人的大军进城。

    不过简单的寒暄之后,叶青也已经猜到了其中的原委,当初在前往会宁府经过辽阳时,完颜福兴与完颜弼之间本就是存在着一些暗中争斗。

    如今完颜弼会比完颜福兴还在的时候对自己还要热情,这其中无外乎两个原因,一是因为自己还要在辽阳待上一段时间,完颜弼为了怕自己在辽阳给他添麻烦,所以这才不得不跟自己搞好关系,以免到时候发生什么事情,他这个知府左右为难不好自处。

    至于第二个原因,因为完颜弼与完颜福兴之间的不睦,也许这不仅仅是意味着他们两人之间的不睦,而是代表着他们二人背后的势力,才使得他们二人不睦。

    叶青自然是更倾向于第二种,加上在进城的这一路上,从完颜弼的言谈举止中也是能够窥探到一二。

    张齐颜在会宁刚刚升迁,使得自己这一党

    瞬间就具备了跟完颜福兴一党在朝堂之上相抗衡的实力,而张齐颜的升迁,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功劳,都是因为叶青的主意,所以在会宁府很难报答叶青之恩的张齐颜,知会辽阳府完颜弼来替自己隆重招待叶青也就是在情理之中了。

    依旧还是上次那座府邸,自叶青离开后,就没有人再入主过,就像是知晓叶青还会再次入主一般。

    而在到达府邸后,完颜弼也彻底帮叶青解开了他为何会比上一次还要热情接待的原因。

    “自燕王刚出会宁之后,张大人便立刻快马加鞭给下官捎来了口信,让下官在辽阳,一定要招待好燕王。所以下官在接到张大人的口信后,一刻也不敢耽误,立刻就差人把这座宅院仔仔细细的打扫了一圈,为的就是希望燕王能够有种宾至如归的感觉,当然,下官也是不敢辜负了张大人的嘱托。”完颜弼只不过是接到了张齐颜的口信,但对于张齐颜跟叶青之间的关系,倒不是很清楚。

    不过,完颜弼有一点儿倒是很清楚,那就是自己虽然也身为完颜国姓,而且也是一州知府,加上辽阳府如今对于金国门户的重要性,他这个知府在朝廷也是相当被人看重。

    可也正是因为相当被人看重的原因,加上又是位高权重,就使得朝廷其他人,开始觊觎辽阳府知府这个位置。

    不论是在金国还是在宋廷,能够做到一州知府的位置,那么在朝廷就已经等同于一方诸侯,位高权重且不说,甚至有时候,就是连朝廷六部尚书的差遣都无法与一州之知府相比拟。

    正是因为辽阳府的重要性,以及一些人的觊觎,才使得身为左相与都帅的完颜福兴时不时就会出现在辽阳府,完颜福兴出现在辽阳府,虽然并没有实质意义上对完颜弼指手画脚,但他在辽阳府的存在,总是让完颜弼感到不安,甚至是夜不能寐。

    正所谓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完颜福兴虽然没有明说,可想要用自己人来代替完颜弼,在完颜福兴第一次来到辽阳时就已经不是秘密了。

    完颜福兴想要换掉完颜弼的知府差遣,完颜弼为了不被换掉,自然就需要在朝廷找到一棵可以帮他守住这知府的大树才行。

    “有劳知府大人了。”望着颇为熟悉的庭院,叶青含笑对完颜弼感谢道。

    “能为燕王略尽绵力,这可是下官的荣幸才是。”完颜弼极为客气的对叶青说道,随即跟着叶青来到前厅。

    府里下人、丫鬟一应俱全,所以在两人坐下后,立刻就有丫鬟端茶送水。

    叶青先是擦拭掉了这一路的风尘仆仆,而后这才跟完颜弼坐下说话,耶律乙薛、贾涉几人,则是开始巡视整个府邸,除了有数的几个丫鬟以外,下人则是全部被辞退。

    完颜弼看着前厅前的院子中央,不一会儿的功夫便站了十几二十人,此时才猛然醒悟,眼前的燕王……好像并非是金国的燕王,而是宋廷的燕王,自己会不会拜错了庙门啊?

    不过接下来叶青的一番话,倒是让完颜弼彻底消除了疑虑,脸上的笑容也比刚刚一愣之后的笑容自然了很多。

    “御史大夫张大人也许不会很快来会宁,这或许会让知府大人心里略感忐忑,不过知府大人大可放心,张大人如今在朝堂之上可谓是平步青云,更是深得贵国圣上之信任,所以……完颜大人应该明白,即便是不几日之后,完颜福兴还会率人来辽阳,但知府大人大可高枕无虑才是。”叶青淡淡的说道。

    完颜弼陪着笑脸,先是再次愣了一下后,便急忙说道:“下官还希望燕王能够多多在张大人跟前替下官美言几句,燕王也请放心,只要您在辽阳一日,下官定当是让燕王待的舒坦才是。只是……完颜福兴为何还要过几日……?”

    “过几日知府大人就知晓了,就算是朝堂上的张大人一时半会儿无法来此,但贵国圣上的旨意也会很快到达,而到了那时候,我想没有人愿意在这个节骨眼儿临阵换将的,就算是完颜福兴有心,但朝廷恐怕为了大局也无意。”叶青话说得有些模棱两可,但这更让完颜弼深切感受到,好像以后不单自己可以高枕无忧,甚至还有很大的机会再次升迁啊。

    身为辽阳知府,自然也有一些自己的渠道知晓会宁府的一些消息,即便是无法接近核心圈子的消息,但从一些外围的消息中去细细推敲,也能够猜测出一二,如辽阳府身为毗邻宋廷与金国的门户,除了其地位的重要性之外,一旦有战事发生时,辽阳的地位也会因而在朝廷眼里变得更重几分。

    “可是要对那高丽……?”完颜弼有些试探性的问道。

    叶青并不奇怪完颜弼会知道这些,毕竟,身为一方诸侯若是连这点儿能耐都没有,完颜弼也不可能在完颜珣登基之后,一直稳坐这辽阳府的知府位置。

    叶青放下茶杯,胳膊拄着两人中间的茶桌,上身微微靠向完颜弼,有些神秘的说道:“那是自然,眼下贵国与高丽之间的恩恩怨怨,我本不愿意参与,但奈何这一次北上会宁,终究还是没有抵住张大人的一番说辞,便同意了与贵国一同相助那崔忠献夺取王氏高丽的皇位。想必知府大人也知道,眼下蒙古与耶律留哥一部,一直在长岭虎视眈眈,而若是贵国全力相助高丽崔忠献,这剩余的半个西京之地,难保不会被蒙古人趁虚而入。所以这才有了我宋廷要出兵两万的决定,不过知府大人大可放心,我这两万人不过就是走走过场,替贵国的五万大军与崔忠献助阵、压阵而已,而且没有贵国圣上的同意,不得离开辽阳府半步。所以这到时候两万人驻守在辽阳后,这粮草物资等一些琐碎……。”

    “燕王尽管放心,下官明白。就算是不管都元帅完颜福兴所率的五万兵马,下官也会竭尽全力保障燕王两万兵马的粮草辎重。”完颜弼笑的很开心,甚至还有种跟叶青心照不宣之感。

    叶青当下心头了然,而完颜弼心头同样了然,两人笑着继续寒暄了几句之后,完颜弼便也不问缘由,带着前厅院子里的那十几二十个被剔除的下人

    与丫鬟离开了这座宅院。

    随着完颜弼离开后,原本笑意盈盈的叶青,此时却是显得有些心事重重,神情有些凝重,无声的继续坐在那里像是在思索什么。

    耶律乙薛、贾涉等人进来时,看着叶青的样子,也没有人上前打扰,俱是愣了一下后,便默默的退出了前厅。

    完颜弼的话语下面,叶青显然是察觉到了一些他之前没有注意的东西,而在完颜弼当着他的面,承诺哪怕是完颜福兴率五万大军到达辽阳后,完颜弼都会优先供给他们粮草时,叶青便隐隐察觉到,金国朝堂之上的两大势力,张齐颜与完颜福兴之间不可调和的党争,原来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

    虽然只是从完颜弼这里得到了一个粮草补给的优先顺序的答案,可这个答案的背后,透着的信息则是:张齐颜为了在朝堂之上彻底压制完颜福兴一党,已经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甚至连金国的利益已经不管不顾。

    而这是否也就意味着……若是完颜福兴所率的五万金国大军,在前往高丽之后,粮草物资等各方面的补给,是不是会因为张齐颜与完颜福兴之间的党争,而拖了金国大军在高丽挺进的速度,甚至是影响到金国的战力呢?

    若这五万大军在挺进高丽后,在第一时间并没有达到自己的预期目标,或者是在高丽一旦吃了败仗、折损了太多兵力时,完颜珣是会让自己率两万人挺进高丽相助他们与崔忠献,还是会再次从金国集结大军驰援呢?

    自己出兵两万相助高丽崔忠献,这是否是完颜珣的需要,还是会成为完颜珣的担忧?

    自己出兵高丽,完颜珣会不会担忧他在高丽的利益被自己抢去?若是不许自己出兵,完颜珣再次从金国集结兵力,那么对自己是否也是一个图谋金国的机会?

    暂时不管完颜珣会选择哪一个,叶青需要思考的是,不管是哪一个选择,自己又该如何面对才是。

    正在他思索时,三番五次进进出出的贾涉,终究还是忍不住的走到叶青跟前,低声说道:“燕王,府门外来了好几个熟面孔,要立刻见您。”

    “熟面孔?是谁?”沉思中回过神来的叶青疑惑道。

    “三个人。”贾涉伸出手指比了个三的手势,而后凝重的说道:“都是李师儿跟前的人,乞石烈白山、完颜陈和尚以及完颜斜烈三人,三人俱是乔装打扮过来的,看样子已经在这附近有几天了,像是一直在等您到了辽阳后,便立刻找机会见您。”

    “他们三人来见我,李师儿呢?不会她也已经到辽阳了吧?”叶青心头突然一震,差些从椅子上站起来,随即又缓缓靠向椅背,喃喃疑惑道:“按照日程,此时赵盼儿应该也是刚到卢龙,怎么可能在今日出现在辽阳?对了,立刻去采春楼,去打探下渝关跟卢龙的情况,看看是不是李师儿已经秘密进入辽阳了。”

    叶青心头不自觉的升起一股无名火,若是李师儿真的已经秘密抵达辽阳的话,那么或许就不只是怪罪卢龙知州等几个官员,以及渝关几个守将的责任了,恐怕连他叶青也得承担李师儿悄无声息离开卢龙的责任!

    贾涉看着叶青凝重的神情,也不敢多耽误,正打算要离开去往采春楼时,耶律乙薛已经带着三个衣着朴素,多少有些鬼祟的三人出现在了前厅门口。

    “燕王不必派人去查探了。”开口的是摘下帽子的完颜陈和尚,与其他两人走进大厅对着叶青恭敬行礼后,继续开口道:“皇后还在卢龙,并没有离开,不过是我们三人想要见燕王而已。”

    “果真如此?”叶青微微眯缝着眼睛,审视着眼前乔装打扮的三人。

    完颜斜烈与也已经露出真容的乞石烈白山异口同声道:“千真万确,皇后如今还在卢龙……。”

    “那你们三人为何会出现在此,李师儿可知晓?”叶青缓缓站起身,走到并排站立的三人跟前凝视着三人说道。

    三人选择了沉默,一时之间,面对叶青那锋利如刀的睿智目光,竟是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最后还是由完颜陈和尚开口说道:“回禀燕王,末将三人是想要投奔燕王您。”

    “投奔我叶青?抛弃李师儿?”叶青目光如电,紧盯着没有说话的完颜斜烈与乞石烈白山二人。

    这下就连完颜陈和尚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在他们三人被李师儿说动以后,本就在这个问题上一直颇为纠结,不知道该以何种理由来说服叶青,相信他们三人投奔的诚意。

    若是说是抛弃李师儿而来投奔叶青,这个理由在叶青这里,三人一致认为并不是那么能够让叶青相信。

    不同于李师儿对于叶青的判断:叶青对于先帝完颜璟已经心中无半点儿情分,相反的是,三人却是始终相信,先帝完颜璟在叶青的心中,有着外人难以理解的重要性,即便是先帝已死。

    所以三人有些担忧,一旦告诉叶青他们三人是抛弃李师儿来投奔,恐怕他们三人在叶青这里……会得不到任何的信任,甚至还会因此搭上自己的性命,更别提还有机会替先帝报仇了。

    可若是直言他们三人是受李师儿之命来投奔,恐怕……也不太可能得到叶青的信任,毕竟,他们三人的背后是皇后李师儿,而李师儿在燕京……可也没有少给叶青惹麻烦,那燕京短缺现银一事儿,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不是吗?

    所以,即便是到了今日要见到叶青时,他们三人也一直都没有拿定主意,在见了叶青之后,如何来说服叶青,相信他们三人投奔的诚意。

    “你们来到辽阳几日了?”叶青见三人没有回答,便继续问道。

    “回燕王,如果算上今日,这是第四日。”完颜陈和尚凝重的回答道。

    “住在何处?”叶青再次问道。

    “寻花巷。”

    完颜陈和尚刚一说完,贾涉不等叶青下令,便一个箭步窜了出去,而后外面便响起了贾涉急促的声音:贾金叶、贾习伍跟我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