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疯狂进化的虫子〕〔黄泉阴司〕〔全球影帝〕〔焚天路〕〔都市之仙帝归来〕〔大英公务员〕〔功高盖世〕〔萧破天楚雨馨〕〔盖世战神〕〔入骨宠婚:误惹天〕〔盖世战神萧破天〕〔小妻太娇嫩,枭爷〕〔隐婚总裁:女人,〕〔聂先生又苏又撩〕〔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一婚二宝:帝少宠〕〔神医佳婿〕〔鉴宝黄金指〕〔近身狂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1279 叶青在金国的威信
    www..,最快更新宋疆 !

    崔瑀的眼神时不时的便会往叶青这边看,当然,就算是在场的都是瞎子,也知道崔瑀并非是只看与完颜福兴几人谈笑风生的燕王叶青,显然,他的目光更多的是看向叶青的旁边,那个被燕王带过来却是一直只为燕王斟酒夹菜的妙龄女子赵盼儿。

    赵盼儿的美让男人惊艳,让整个雅室熠熠生辉,而就连叶青都没有想到,赵盼儿的美不单只是让人养眼、寻欢那么简单,甚至是她的美,几乎就是这个采春楼的一切。

    原有的采春楼在辽阳根本算不上什么豪奢酒楼,在辽阳府的诸多酒楼之中自然也是排不上号,也不是达官显贵、富商大贾最喜欢来的地方。

    直到有一天赵盼儿来此之后,整个采春楼这才突然之间发达起来,原本平平无奇的一层小楼,也因为慕名赵盼儿美艳的客人一掷千金的缘故,在短短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不单是推翻了原有的一层小楼,就连周边两侧的商铺也被掌柜盘了下来,最终建成了眼下这般富丽堂皇,在辽阳独树一帜的酒楼。

    从而也使得采春楼掌柜,借着采春楼与赵盼儿的名气,开始有了结交权贵、附庸达官的机会。

    无论是完颜弼还是完颜福兴,亦或是其他辽阳府的官员,可都是采春楼的座上客,甚至就连当今的金国圣上,在还没有登基之前,也曾慕名来过采春楼,只是为了一睹赵盼儿的芳容。

    “这赵盼儿到底是什么来历?宋人还是金人?”李师儿蹙眉问道,前厅内,此时坐着完颜陈和尚三人。

    “想来应该是宋人,是燕王麾下的一名探子,皇后想必也知晓,如今这赵盼儿是甚得燕王的信任与重用。”乞石烈白山沉稳的说道。

    李师儿则是若有所思的摇着头:“之前可是从来没有见过他,当然,哪怕那时候在宫里,如今想来,好像是也不知道从谁嘴里,仿佛是听过这个名字似的。”

    李师儿努力的回忆着往事,回忆着她当年在宫里听到的种种民间流言,当时身为邢王的完颜珣喜欢寻欢,喜欢往自己的王府纳一些美艳女子,这在民间已然是公开的秘密。

    “如此看来,那个时候完颜珣慕名前往辽阳,要见一个美艳不可方物的女子,显然就是这赵盼儿了。”李师儿手拄下巴下意识的说道:“只是我记得,后来完颜珣在辽阳见那美貌女子就没了下文,好像就是那时候,是谁跟我提了一句,完颜珣前往辽阳见的就是这赵盼儿,所以……会不会是完颜珣送给叶青的?你们还知道些什么详情吗?”

    三人虽比李师儿早到辽阳,也早见到叶青,但他们到达辽阳时,赵盼儿已经在前往卢龙接李师儿的路上了,所以他们甚至比李师儿还要晚见到赵盼儿,而这几日他们三人虽然也是住在宋镇,但并没有听到其他人议论过赵盼儿。

    至于赵盼儿是不是完颜珣送给叶青的,还是一直都暗中是叶青的人,他们三人也不是很清楚。

    叶青与完颜珣到底是谁先认识赵盼儿的,赵盼儿到底是叶青的人还是完颜珣的人,对于完颜陈和尚三人来说,或许并没有那么重要,但对李师儿而言,则就显得极为重要了。

    这并非是李师儿嫉妒赵盼儿在叶青跟前能够得到的信任,而是因为,她只有弄清楚了关于赵盼儿的前因后果,才能够分析出,她接下来命运的走向。

    因为自从见到赵盼儿后,特别是在零零碎碎的知道了一些赵盼儿的事情后,李师儿突然在想有没有这么一种可能,赵盼儿便是完颜珣用来跟叶青交换自己的筹码?

    绝非是她李师儿自负自大,而是因为她很清楚,即便是自己已经为人妻为人母,已经有了一个孩子,但若是单论姿色而言,除了自己年长赵盼儿几岁以外,她并不认为自己在容貌上会输给赵盼儿几分。

    所以,站在完颜珣的角度来看问题,会不会完颜珣担心叶青想要把她李师儿占为己有,从而使得叶青不愿意把自己交给完颜珣呢?

    当然,这是站在完颜珣的角度考虑,所以如此一来,完颜珣想要得到李师儿来消除的隐忧,那么是不是就会以赵盼儿来跟叶青

    交换?

    同样是自容貌美的女子,而且还要比她自己年轻很多,那么对于叶青来说,会不会就多了几分诱惑力?

    “有机会的话,暗中打探下赵盼儿的身份吧,到底是完颜珣的人还是从头到尾都是叶青的人。”李师儿觉得赵盼儿从头到尾都是叶青的人的可能性很大,但因为自己未来的命运,心底深处还是让李师儿有些期望,赵盼儿是完颜珣送给叶青的女子。

    完颜陈和尚三人默默点头,如今或许也只有他们三人,能够有机会探清楚赵盼儿的真实情况了,毕竟,按照眼下的形势,他们已经算是投诚于叶青,而后被差遣到赵盼儿麾下听候命令了。

    完颜陈和尚三人退出庭院,庭院的四周除了赵盼儿随着叶青出门时,分配给他们三人的五百宋军用来守护李师儿的庭院外,便是耶律乙薛等人,在叶青赴宴之后,也往这庭院的四周加派了不少人手。

    最初李师儿还以为是叶青的小人之心,随即在见到完颜陈和尚四人之后这才释然,原来是叶青怕金人会在他赴宴后,背地里派人来抢夺她李师儿。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让李师儿察觉到了叶青把自己送给完颜珣的愿望,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强烈,于是先天就有些喜欢胡思乱想的李师儿,便开始不着天际的揣摩着赵盼儿、叶青,完颜珣以及她李师儿之间的利害关系。

    这也导致李师儿猜测着上述的那种可能性,赵盼儿到底会不会是用来在完颜珣与叶青之间交易的筹码。

    只要弄清楚赵盼儿并非是用来交换她李师儿的筹码,弄清楚赵盼儿自始至终都是叶青的人,在李师儿看来,她自己的命运只要还在叶青手里,那么或许也就说不上会以凄惨来收场了。

    怔怔的坐在椅子上出神,鬼使神差的让李师儿的心头,突然间生出了一种要么让自己彻底依附于叶青的惊人想法,随即她又紧忙慌乱的推翻了这个想法儿,可这个想法就像是那些恼人的蚊虫一般,无论她怎么在脑海里驱赶,那想法就是赖着不想走。

    夜色越来越浓,采春楼的热闹气氛也是渐入佳境,这一夜,崔瑀的视线几乎就没有离开过赵盼儿的身上,而赵盼儿即便是察觉到了,也会毫不在意,仿佛是根本没有感觉一般,一直在一旁默默的侍奉着叶青。

    在风尘之中混迹多年,赵盼儿自然有身为奴婢的觉悟,虽然她这些时日来,已经不再像之前那么害怕叶青,但在这个场合,她也很清楚,自己在这里只不过是一个陪衬而已,至于他们之间的谈话,自然是轮不到她多嘴。

    完颜福兴与叶青再次一饮而尽,随即看了一眼完颜弼,而后挥手示意雅室内那些衣衫清凉的女子先出去。

    崔瑀依依不舍的放开怀里身上已经只是象征性的挂着几片纱巾的女子,眼神依旧是狠狠的看了赵盼儿一眼,仿佛要把赵盼儿吃进他的肚子里一般。

    那些角落里用来奏乐的女子,也在抬起头后挥了挥手的完颜弼的示意下,匆匆行礼过后鱼贯走出了雅室。

    原本有些奢靡气息的雅室,瞬间变得有些冷清,那股暧昧与风尘的气息也在房间里越发的清淡,直到完全消失不见。

    如今整个雅室内,除了叶青、完颜福兴、完颜弼以及崔忠献父子之外,便只剩下了赵盼儿一个女子。

    完颜福兴几人也清楚,只要叶青没有下令,那么他们也不敢让赵盼儿出去。

    不过不等叶青说话,沉默了一晚上的赵盼儿,看了一眼笑容满满的叶青后,便向叶青请求离开,理由是自己跟楼里的一些姐妹好久不见了,正好借此机会去叙叙旧。

    叶青点点头,赵盼儿这才起身行礼离去,崔瑀虽不敢再明目张胆的盯着准备离去的赵盼儿看,但余光还是追随着赵盼儿那婀娜多姿的身形,随即在赵盼儿走出雅室并带上门后,崔瑀的双眼好像一下子便暗淡了很多。

    如今已经是八月中,关内如果还只是天气清爽,而今渝关以外已经是寒意侵袭、秋风萧瑟之际,甚至在今日清晨,朝阳还未出现时,地面已经因为一层层霜冻,变得犹

    如寒冬雪后一般。

    所以今夜既是为崔忠献父子回高丽而送行,自然也是为接下来的一系列事情做最好的商谈。

    完颜福兴领着完颜珣的旨意而来,宋廷的燕王在这一件事情并没有表现出预料中的强势来,相反倒是让完颜福兴,崔忠献父子感到有些意外,那便是在接下来的高丽一系列的动作上,包括这一次崔忠献回高丽,是否应该派人扮成高丽人一路护送的事情上,宋廷的燕王都没有表达自己的看法。

    甚至是,让众人感到更为意外的是,叶青非但没有表达自己的看法,而且还是极为支持一切崔忠献父子与完颜珣之间的协商之策,哪怕是完颜福兴有些为难,抱着明知会被拒绝的心态,硬着头皮向叶青请兵,希望叶青在明日崔忠献回高丽一事儿上,也能够出兵一千一路护送,叶青也都是极痛快的答应了下来。

    “但不知道燕王打算让麾下那位将领率一千人护送崔相回高丽?”因为叶青痛痛快快的答应,反而有些跟不上思绪的完颜福兴,在稍微愣了下后继续问道。

    “左相大人既然有此一问,想必是已经相中本王麾下的哪位将领了吧?”叶青面庞上的笑容依旧是很温和,但完颜福兴却是心头不由一颤,而一旁观望的完颜弼则是带着一丝幸灾乐祸的成分。

    被戳破心事的完颜福兴急忙借着喝茶来掩盖自己的慌乱,随即调整心神,挤出一个笑容说道:“圣上的意思是,既然燕王您与圣上已经达成了协议,那么就不妨让跟随燕王前往会宁府的耶律将军率一千人随行如何?当然,燕王若是心中有更佳的人选,下官自然是以燕王的选择为准。”

    “不知左相大人所言的耶律将军是哪一个?跟随本王去会宁府的有两位姓耶律的将领,不知左相青睐哪一个?”叶青虽然依旧是笑容满满,但不管是完颜弼还是崔忠献父子,亦或是完颜福兴本人,都能够听出来叶青话语中浓浓的威胁之意。

    显然,完颜福兴这一次替宋廷的燕王自作主张,就已经让燕王不满了,所以一旦完颜福兴在选择两位姓耶律的将领时,选择的跟燕王叶青不同的话,那么燕王是不是就会……直接不给完颜福兴好脸色,直接让完颜福兴在众人跟前下不来台?

    “这个……。”完颜福兴不自觉的有些心虚,在心里权衡一番后,最终咬牙说道:“耶律乙薛将军……自然是不能够随行,毕竟,燕王在辽阳的安危才是第一位。所以下官推荐的自然是耶律石北将军,但还请燕王斟酌才是。”

    在叶青那淡淡的威势胁迫下,完颜福兴不得不退而求其次,甚至不惜把崔忠献父子在叶青面前往下拉一个台阶。

    崔忠献在听到完颜福兴的回答后,特别是那句燕王在辽阳的安危才是第一位时,还是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头,这句话明显是在借着他崔忠献来捧燕王叶青,所以……难道我崔忠献父子二人一路回高丽的安危就不重要了吗?

    不过崔忠献此时是有求于人,自然是不敢在完颜福兴等人跟前表露出来丝毫不满,甚至还要心口不一的跟着附和着:那是自然那是自然。

    叶青保持着他认为的温和笑容,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后,这才缓缓开口道:“既然左相大人认为耶律石北能够胜任,那么我自然是毫无异议,就依了左相大人的要求便是。”

    “多谢燕王。”完颜福兴心头一块石头落地,如释重负的急忙说道。

    身为宋廷的燕王,能够在跟他们敌对的金国内,拥有不亚于完颜珣的威望与地位,让金廷的官员都不得不敬畏有加,无非便是因为这些年来,金国在叶青手上吃了太多太多的亏,打输了太多太多关键的战役,从而使得叶青在金国的威名,甚至比在临安宋廷还要显赫一些。

    加上叶青又是金国先帝完颜璟的老师,而且还曾经从蒙古人手里救下过完颜璟夫妇,这一次不单还归还了金国的玉玺,甚至如今手里还握着让他们忧心的原皇后李师儿,所以这一切因素相加起来,也使得叶青这些年的显赫声名,一直都是处于一种在敌国而高于本国的奇怪现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视死如归魏君子〕〔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雪中悍刀行〕〔人族镇守使〕〔穿越八年才出道〕〔顶级气运,悄悄修〕〔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