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权宠天下〕〔阴倌法医〕〔元后传〕〔医妃倾天下〕〔近战狂兵〕〔万相之王〕〔重生后我嫁给了渣〕〔元卿凌宇文皓〕〔九星之主〕〔云迟晋苍陵〕〔穿越之圣女王妃云〕〔我在万界送外卖〕〔帝后世无双〕〔长生〕〔万古帝婿〕〔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腾飞我的航空时代〕〔斩月〕〔邪帝狂妃:鬼王的〕〔斗魂玄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1293 缺一个章节名
    www..,最快更新宋疆 !

    整个金国感觉仿佛被一层厚厚的乌云所笼罩着,一股难以言说的莫大压力,让完颜珣越发的心神不宁,甚至是在每日的朝会上,哪怕屁股底下坐着的是货真价实的金国龙椅,但完颜珣却是越发觉得这种感觉越来越不真实,仿佛不知何时,自己就将被人从这龙椅上拉下去。

    那种无法把握住当下的不安,以及看不到未来的心虚,让完颜珣的压力是越来越大。

    特别是今年的风雪又是几乎覆盖了整个冬季,头顶灰蒙蒙的天空以及呼啸而过的寒风,预示着刚刚停了两天的大雪,恐怕又要再次降临。

    会宁府还稍微好一些,但金国除了有限的几个城池之外,稍微偏远的一些城镇,已经苦熬了几乎整个冬季的百姓,渐渐已经快要支撑不到春暖花开的季节。

    从各地如雪花般飞到会宁的奏章,几乎每一道奏章中都有关于百姓在这个寒冬被冻死、饿死的消息,但如今坐在会宁府皇宫的完颜珣却是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些奏章飞到他的桌前,而他却没有丝毫的办法能够帮到百姓。

    整个冬季对于完颜珣来说是压抑与残忍的,对于金国的百姓而言,更是一个苦不堪言、如同灾难一般的冬季,那种绝望与无能为力的感觉,几乎也是贯穿了完颜珣的每一日。

    八万大军更是陷入到了对高丽大军的僵持中,虽然因为大雪的缘故,两方已经停止了战争,但即便是停下了交锋,那八万大军也还要吃饭穿衣不是?即便是穿衣吃饭是小事,可那些损耗的战马兵器盔甲兵员的补给,对于完颜珣而言,也是一个个如山般的压力,一个个的砸到了他的肩膀上。

    会宁府知府完颜脱达,抖落去身上零星的小雪花以及腿脚上的泥水,而后望着灰蒙蒙的即将又要飘落雪花的天空无声的痛骂几句,再次检视了一番自己的身上的官服,用力把一些褶皱抹平了几下后,这才跟着太监向完颜珣所在的御书房方向行去。

    完颜珣的声音显得有些无力与颓废,看着完颜脱达头顶的几朵还未消融的小雪花,心头的压力瞬间又重了几分,一股烦躁的感觉与压力,瞬间让完颜珣有种想要杀人的冲动。

    “如何了?辽阳那边可有消息了?”完颜珣不耐烦的重重的摔着茶杯,旁边的宫女紧忙跑过来,小心翼翼的擦拭着从杯子里溅出来的茶水。

    只是还不等宫女擦拭干净,心头夹带着无名火的完颜珣,便一把推开了那宫女,怒道:“滚出去!”

    完颜珣的举动吓得宫女噗通一下跪倒在地,而后在听到完颜珣让其滚出去后,立刻如蒙大赦一般从地上爬起来低着头小跑了出去。

    “张齐颜刚刚送来的消息,叶青显然是无心再来会宁府了,张齐颜说他好说歹说,但叶青就像是铁了心……。”完颜脱达小心翼翼的向完颜珣禀奏着,手里那封来自张齐颜的奏章,同时也被他颤抖着手递放在了完颜珣的桌面上。

    金国的朝堂之上,因为完颜珣的不安与不宁,使得每一个朝臣在见完颜珣时都是变得如履薄冰一般,即便是如今站在完颜珣跟前的完颜脱达,一向都是因为完颜珣对他的信任而以蛮不在乎闻名朝堂,可如今在见完颜珣时,也是变得谨小慎微、战战兢兢。

    “叶青这是看出了高丽战事的艰难,这是想要临阵退缩啊!”完颜珣忍不住心头的怒火,刚刚被他重重的放在桌面的茶杯,瞬间被他抓起摔碎在了脚下厚厚的地毯上!

    “叶青害朕啊!”完颜珣一幅咬牙切齿,有些悔不当初的感慨着:“当初他是时刻找机会想要出兵高丽,如今眼看着我大金国的大军在金国久攻不下,而他这去了一趟高丽保州后,就突然不想派兵了,这是要陷朕于两难之地!”?“圣上,既然如此,那我们也把大军调回来不成吗?到时候让崔忠献去找……。”完颜脱达头脑简单、凡事都不在乎,即便是在完颜珣跟前,也永远是一幅豪爽的性格,可如今,随着金国的局势越来越糟、完颜珣的心情越来越差,完颜脱达这么一个豪爽之人,如今都不得不谨小慎微的伺候着完颜珣的心情。

    “说的容易!想要撤回来,岂是说撤就能撤的,若是一旦撤了,叶青补上了怎么办?”完颜珣冷哼一声,对眼前的完颜脱达充满了失望之情。

    可细数之下,朝堂之上文武官员近百人,但在这个时候能够帮他的官员……完颜珣竟然是找不出一个来,甚至是连一个能够替他分忧……别说替他分忧,就是能够跟他好好商议的臣子都没有。

    完颜福兴可以算作是一个,但如今却是被牵制在高丽保州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再有一个张齐颜,可谓是智谋百出,但因为叶青在辽阳的缘故,完颜珣也不得不把张齐颜一直放在辽阳监视叶青,以免叶青在辽阳有什么不利于他完颜珣的举动。

    也正是因为如此,这才造就了身处会宁府的完颜珣,如今身边连一个能够知他心意的臣子都没有,而至于眼前这个……蠢货,只要不再给他出愚蠢至极的主意,他完颜珣就心满意足了。

    “圣上可想过,咱们若是撤了之后,叶青即便是率军进入高丽,他们的粮草补给也是一个问题?”完颜脱达的眼角带着一丝隐隐得意,以为这一路上绞尽脑汁又替完颜珣想到了一条妙计,看完颜珣只是斜了他一眼后,便立刻继续说道:“圣上,咱们如今的粮草想要补给到保州,因为大雪的缘故已经是极为困难,几乎每一次运送过去的粮草,能够有出发前的一半到达保州,都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而宋廷的大军,若是想要从他们宋廷运送粮草到达高丽,岂不是顶多只能够剩下三四成?”

    “可若是叶青让我们为他们提供粮草,我们该如何拒绝?”完颜珣虽然没有意动,但正所谓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反正跟前也没有个说得上话的人,万一这一次真被眼前这个蠢货瞎猫碰上死耗子碰出一条解决之道呢?

    “到时候主动权在我们手上,就像这一次叶青不愿意顶风冒雪前会宁见您一样,到时候您也可以坐在会宁府不去见他不是?何况,就算是圣上有慈悲之心,愿意帮助叶青的大军供给粮草,我们也可以……卖给他粮草不是?如此一来,岂不是两全其美?”说道最后,完颜脱达都觉得自己想的解决之道可谓是锦囊妙计啊。

    但令他没想到的是,完颜珣则是冷着脸哼了一声,而后道:“你太想当然了!眼下迫在眉睫的……就算是你想要从高丽撤军,怎么撤?崔忠献可否会同意?更何况,若是我们没有跟高丽分出胜负来,就这么灰溜溜的撤回来,你让朕的脸往哪放?朝堂之上的其他臣子又会怎么私下里议论朕?当年完颜璟在位时,便是遇事之后瞻前顾后、犹豫不决,这才导致了我大金国大片疆域被叶青所夺,难道你要让朕像完颜璟那般,成为大金国的罪人不成?”

    “臣不敢!臣绝无此意!臣是心急想要替圣上分忧,所以才思虑不周。”完颜脱达看着怒气冲天的完颜珣,急忙跪倒在地解释道。

    “起来吧!跪在地上若是能够解决眼下的困境,朕倒是不

    介意这御书房跪满了臣子!”完颜珣说完后,不自觉的叹了一口气,随即想要去拿茶杯,那原本放置茶杯的地方却是空空如也,于是不自觉的闷哼一声,旁边一直低垂着脑袋的太监,眼睛微微往上一番,急忙说了句圣上恕罪后,便匆匆跑出去为完颜珣拿茶杯。

    “不过宋人不缺粮草倒是事实,江南本就富裕,我大金国当年自占据北地之后,可谓是想方设法想要亡宋,就是为了希望有朝一日能够把更为富裕的江南诸地收入囊中,但可惜……多次南下攻宋都是失败了。而宋人却是趁机缓了过来,在叶青为首的北伐之战中,竟然是把我大金国打的是节节败退。完颜璟这个蠢货,一直把叶青当做可信赖的先生,但最后却是把大半江山都拱手让人!”

    “不说那些让人不快的事情了。眼下当务之急,是要解决这粮草的问题,这刚停了两日的大雪眼看着又要铺天盖地……。”完颜珣烦躁的说道。

    完颜脱达在听到粮草一事儿后,又是双眼一亮,道:“圣上,臣以为眼下正是加重赋税的好时机,虽然因为大雪的缘故,会比往常要慢一些,但有一个好处则是,如今因为大雪的缘故,百姓都被困在了家里,所以若是一旦征收起赋税来,必然是能够事半功倍……。”

    “混账东西!”完颜珣勃然大怒,在完颜脱达进来时,他本就有些后悔元日起的加重赋税一举,如今在听到完颜脱达这个罪魁祸首提起这加重赋税一事儿,原本窝在心头的怒火,瞬间就向完颜脱达爆发了出来。

    刚刚那些被他阅完的各地州府的奏章,被愤怒的完颜珣双手捧起一大推,携带着怒火全部砸向了刚刚起身的完颜脱达身上:“混账东西,你好好看看这些,看看这些奏章里都是怎么说的,看看有多少百姓因为今年的风雪而冻死、饿死!你竟然还要朕现在就开始加重赋税!你这不是想要加重赋税,你这是想要让朕的皇位不保啊蠢货!”

    “圣上息怒,圣上息怒。”完颜脱达再次跪在地上,一边磕头一边手忙脚乱帮着捡起那些落在地上的奏章。

    稍稍发泄完心头的一丝烦躁与怒火后,完颜珣有些无力的靠在椅背上,一手揉着自己的太阳穴,有些无力的说道:“辽阳是我大金如今运送粮草前往高丽的集结地,不管是从哪里征收来的粮草,终究都是要汇集到辽阳,而后再从辽阳运送至高丽保州。而今大雪的缘故,我大金粮草不足,又哪里来的粮草供给宋人?还卖粮草给宋人,真是愚蠢的可笑!”

    “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就从宋人手里买粮草也行。”完颜脱达一边慌张的捡着那些奏章,一边下意识的回答道。

    完颜珣先是一愣,随即那支揉着太阳穴的手无力的放下来,看着把奏章胡乱整理好放在桌面的完颜脱达,微微思索了下道:“这倒是一个可行之法,但……叶青会同意卖给我们粮草吗?”

    “他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圣上可别忘了,他驻守在辽阳的两万大军,已经被我们养了一年有余了,这个时候,也该他们出出血了。他叶青既然不愿意出兵前往高丽相助,那么出些粮草总是可以的吧?”完颜脱达站在完颜珣的角度,理直气壮的说道。

    “是啊,叶青既然不愿意出兵,那么出些粮草倒是一个不错的主意。”完颜珣开始在脑海里开始细细思索着这件事情的可行性,一会儿手抚摸着下巴,一会儿则是无声的摇着头。

    直到完颜脱达站在原地都觉得脚后跟开始有些疼痛时,完颜珣才不紧不慢的说道:“在雪下大之前,立刻派人去辽阳让张齐颜再去跟叶青交涉,还有,立刻命户部尚书进宫。对了……。”

    看着那正要出去传旨的太监,完颜珣想了下后道:“告诉张齐颜,朕暂时不打算去辽阳了,辽阳的各种事务,可由张齐颜与完颜弼相商决定,但……不管如何,一定要让叶青同意其中的一项才行,要么出兵要么出粮!”

    说完之后,完颜珣这才觉得心头的压力仿佛小了一些,而原本像外面天空灰蒙蒙一片的心情,仿佛也有了拨云见日一般的感觉。

    但完颜珣也知道,眼下还绝没有到了能够让他放松,甚至是有期望的时候,当然,他也心中隐隐担忧,如今在辽阳驻守一年有余的叶青,会不会犹如一根钉子一样,深深的扎在辽阳不愿离去呢?

    辽阳的两万宋廷大军,虽然给完颜珣还造不成多大的压力与对皇位的威胁,但正所谓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完颜珣也不愿意让自己的辽阳府,一直驻守着一直敌国的大军不是?

    可眼下他并没有良策能够解决这个问题,所以这也是为何,他给出了叶青两个选择:要么出兵相助,要么出粮相助。

    叶青算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在会宁府完颜珣的旨意还没有再次传到张齐颜的耳朵里时,比金国官府还要快人一步的董晁,则是会宁府就把消息提前告知了叶青:完颜珣取消了前往辽阳的打算,原因估计与再次天降大雪有关,当然,不包括眼下金国民不聊生的局势,让完颜珣不敢离开会宁府,必须坐镇会宁府来稳定朝堂以及人心。

    “你们如何看待完颜珣突然不来辽阳了又?”叶青把赵盼儿送过来的信,仔细看完之后这才叫给了耶律乙薛等人。

    李师儿、完颜陈和尚等人,也被叫到了眼前的大厅内,众人的脸上都有一些不解以及思索的表情。

    随着信从李师儿的手里传到了完颜陈和尚的手里,耶律乙薛看了一眼正在看信的完颜陈和尚几人,率先说道:“完颜珣来不来辽阳影响都不大,不管他是因为什么原因使得这次辽阳行取消。但……他让张齐颜要与您商议的要么出兵、要么出粮一策,末将觉得还需要好好想想才行。”

    叶青笑了下,正待说话,李师儿则率先开口道:“完颜珣之所以让你选择要么出兵要么出粮,无非还是想要率先解决燃眉之急罢了。眼下即便是高丽与崔忠献相持不下,因为大雪已经停战,但粮草的供给却是丝毫不能断。据我所知,今年的大雪已经致不少百姓遭受噩运,吃不饱穿不暖饿死冻死各地都有发生,甚至就连辽阳府外的几座小城镇,也已经有这种事情发生,所以我猜想,这种压力已经让完颜珣不堪重负了。”

    完颜陈和尚几人在这个时候也看完了来自董晁的信,几人的观点与意见,也几乎与李师儿、耶律乙薛相同。

    厅内的几人说完话,叶青并没有第一时间发表意见,李师儿的目光则是先由叶青身上转移到了其他几人身上,心头稍感疑惑的是,自叶青从高丽保州回到辽阳后,好像就没有怎么见过应该不离叶青左右的墨小宝与钟蚕了。

    这两人对于叶青而言有多重要,李师儿自然是比谁都清楚,就像刚刚得知墨小宝与钟蚕率种花家军驻守辽阳后,李师儿的第一感觉就是,叶青可能要么是准备出兵高丽了,要么就是准备趁金国出兵高丽之际,打算攻伐金国了。

    而后当跟完颜陈和尚几人一番分析后,李师儿便终于弄明白了叶青的用意,随着墨小宝与钟蚕的及时到来,叶青看

    来是打算要对金国动手了。

    但眼下在这个紧要时刻,叶青跟前最为重要的两个人,却像是突然间消失了一般,已经好久没有在宋镇见到过他们了。

    叶青先是轻咳了一声,待众人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他身上后,他才缓缓说道:“完颜珣这一次逼迫我二选其一并没有什么不对,不过我倒是认为,他可能防备错了方向。这个时候防备我攻金,逼迫我出粮或者是出兵,都没有错。可从这封信上没有写明的背后意思来看,完颜珣好像是忽略了一件更为重要的事情。”

    “忽略了一件更为重要的事情?”不光是耶律乙薛一头雾水,就连李师儿几人闻听也是一头雾水,不知道叶青指的是什么。

    叶青的目光缓缓转向李师儿,道:“按理说,站在你的角度,应该能够看到这个隐患才是啊。”

    李师儿摇了摇头,美眸一眨不眨的看着叶青,仔细想了下,觉得自己并没有遗漏什么后,道:“眼下若我是完颜珣,该防备的也会是你叶青才是,所以我不觉得完颜珣这招有什么不妥,最起码如今看来,你就不得不面对完颜珣的逼迫做出一个选择才是。”

    “但我可以拖,他拖的了吗?”叶青笑问道:“这场大雪又开始下起来了,看样子没有个十天半月又停不下来。我选择出兵也好还是出粮也罢,没有一两个月的时间,根本就没办法落实到行动上来。所以不管我答应还是选择哪一个,对于完颜珣来说,都是远水解不了近渴。”

    “那燕王以为,金国如今的隐患到底在哪里?”乞石烈白山皱了皱眉头,他隐隐觉得自己好像遗漏了什么,但左思右想,又不知道到底是遗漏了什么。

    “很简单,当务之急其实完颜珣最不应该防备的便是我叶青,而应该是……。”叶青看着李师儿那清澈的美眸,嘴角浮现一抹笑意,一字一句道:“而应该是金国的百姓!”

    “金国的百姓?”李师儿心头一震,瞬间明白叶青此话的含义是什么意思!

    完颜陈和尚与乞石烈白山还有些疑惑,但耶律乙薛也是一幅恍然明了的表情,完颜斜烈则是眉头紧皱,咬了咬嘴唇后说道:“燕王的意思是……百姓会奋起反抗?”

    “即便是百姓为了活命而奋起反抗,但各路大军岂会坐视不管?百姓如今果腹取暖都难以为继,又如何能够……。”乞石烈白山有些想不通道。

    “其他地方的百姓我不敢确定,但辽阳周边的百姓呢?”叶青再次问道,此时叶青的双眼显得极为冷酷。

    李师儿隐隐感觉到好像哪里不妥,在面对叶青的眼睛时,甚至有种坐立不安的感觉。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李师儿仿佛都能够听见自己的心跳声了,可就是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何自己突然就一下子变得紧张了起来。

    “其他地方或许粮草不足,但辽阳呢……。”叶青顿了下,嘴角带着冷笑道:“因为八万在高丽的大军,从而使得辽阳成了把各路集结的粮草送往高丽保州的集结地,如你刚才所说,辽阳周遭的小城小镇,也已经出现了百姓冻死、饿死的现象,那么百姓为了能够熬过这个冬天,会不会聚集到辽阳来找官府要粮,或者是……抢粮呢?”

    “金国民风彪悍,不同于宋廷百姓那么好治理。可别忘了,即便是温顺如宋廷百姓,在我大宋立国至今,可是也没少发生百姓上山为寇,抢夺打劫官府粮草的盗寇事件。所以一旦百姓知道辽阳有粮草,那么他们会不会为了活命而抢呢?又或者是他们会不会守在某一条路上,来抢夺运送至辽阳的粮草呢?”叶青嘴角的笑容看起来比外面飘着雪花的天气还要狠上几分。

    叶青刚刚说完,赵盼儿不由心中一动,瞬间想到了董晁,若是她没有记错的话,记得董晁曾经跟她说起过,当年他就是在山上落草为寇时跟叶青相识,而后这才在叶青麾下效力。

    就连叶青麾下最为精锐的种花家军,这么多年来跟随着叶青南征北战、出生入死,据说其中大部分人都是当年追随董晁落草为寇的少年。

    而今墨小宝、钟蚕两人率种花家军到达辽阳后,一直不显山不露水,特别是在叶青从高丽保州回来后,墨小宝与钟蚕就像是消失了一般,在宋镇几乎就没有人再见过他们。

    想到此处,赵盼儿的心不由自主的剧烈跳动起来,整个人的神情也一下子写满了震惊。

    不难想象,来到辽阳之后一直不怎么露面的钟蚕与墨小宝二人,很有可能就会……毕竟,他们当年可都是有着充足的抢劫经验的,何况如今又是久经沙场……所以,若是叶青暗中指使他们假扮金国百姓去抢劫粮草,那……岂不是一抢一个准,岂不是用不了几次就会带动金国真正的百姓来效仿他们抢劫金国官府要运送至辽阳的粮草!

    叶青的目光扫过满脸充满惊异的赵盼儿,微微一寻思,也立刻明白,显然这赵盼儿已经清楚明了自己的想法儿了。

    李师儿则是一直皱眉,她虽然不是很认同叶青的猜测,但这种猜测也不是没有可能,一旦百姓没办法活下去的话,那么聚众一起抢劫官府的粮草……也不是没有可能不是?

    “可百姓终究是手无寸铁,他们又怎么可能会斗得过手持兵器的护送大军?”李师儿皱眉忧心道:“就算是百姓能够趁官府不备成功一次,可以后怎么办?到时候官府一旦多加防备,或者是出动大军镇压百姓……。”

    “或许这就是燕王想要的结果吧。”乞石烈白山不等李师儿说完,便打断李师儿的话,继续道:“或许……燕王已经有了万全之策吧?”

    钟蚕、墨小宝身为叶青麾下的两员悍将,他们早已经久闻其名,只是因为墨小宝与钟蚕因为其他差遣,一直没有跟随叶青出现在辽阳,即便是在燕京时,完颜陈和尚他们与墨小宝、钟蚕的交集也不多。

    李师儿依旧是后知后觉,扭头对乞石烈白山问道:“什么意思?”

    乞石烈白山看着叶青神色从容,像是允许了他为李师儿指点迷津般,于是整理了下思绪道:“皇后就没有发现,眼下这厅内少了燕王最为倚仗的两个人吗?”

    “你是说墨小宝与钟蚕?”李师儿对两人倒是熟悉,这段时间虽然没有见到这两人,包括刚刚她还在寻找墨小宝跟钟蚕的踪迹,但李师儿并没有去多想,墨小宝跟钟蚕去了哪里。

    乞石烈白山点点头,继续道:“外面雪越来越大,但墨将军与钟将军却不在府里,那么必然是在城外的大军之中了。两万大军,若是一下子都不见了,必然会让张齐颜等人察觉,可若是少个两三千人的话……恐怕不会有人能够轻易察觉到。所以……过几日若是有粮草被劫的消息传到皇后您这里,还望你到时候别太过于吃惊,因为有可能抢劫粮草的并非是金国百姓,而是墨将军与钟将军跟他的属下所为。”

    “这怎么可能?”李师儿的目光望向叶青,而叶青那她再熟悉不过的表情,已经清晰的告诉她,这不是可能不可能的事情,而是必然会发生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地摊卖大力〕〔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全职艺术家〕〔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