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被女神捡来的赘婿〕〔逍遥侯〕〔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洪荒第一暴君〕〔神话之我在商朝当〕〔九死丹神诀〕〔都市医品仙尊〕〔我的极品美女总裁〕〔李清苏妲己〕〔李清纣王〕〔重生醒来成为纣王〕〔李清穿越成纣王〕〔人皇系统帝辛〕〔李清穿越商朝〕〔除纣无人皇〕〔我成了商朝纣王〕〔神话之我在商朝当〕〔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废柴王妃又在虐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1297 雪后初晴
    www..,最快更新宋疆 !

    1297雪后初晴

    在完颜弼被软禁于自己的府里第二日,连绵阴沉了半月有余的天空终于是变成了艳阳高照,无论是城内还是城外厚厚的积雪在阳光的照耀下,都显得是格外的刺眼,但这些对于被软禁的完颜弼而言则是毫无异议。

    可对于张齐颜而言,则是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原本一直沉甸甸压在心头的阴霾,在叶青的帮助下,软禁了完颜弼之后,也终于是迎来了云开见月的好心情。

    天气的放晴、张齐颜的心情也跟着放晴,心头的那一丝隐忧也因为天气的缘故消失的无影无踪,接下来他要做的,便是利用自己在会宁府的关系网与声势,把粮草被劫的罪名彻底坐实在完颜弼的身上。

    有些意气风发的张齐颜这几日一直在等待着会宁府的消息,完颜弼已经被他软禁在府,但终究是一个朝廷三品要员,显然不是他一个张齐颜就能够处置问罪发落的,所以他需要等,等会宁府的消息到来后,是在辽阳审完之后押送回会宁,还是直接押送至会宁审理完颜弼。

    两个方式对于张齐颜而言,并无多大关系,毕竟,他自信如今在完颜福兴身处高丽保州的情况下,整个会宁府或者是朝廷之上,能够给他造成阻碍的官员并不多,何况他在朝廷的人脉也足够广,即便是不能完全左右圣上完颜珣对完颜弼的处置,但最起码也足以做到,不使任何人在此次事件上从中作梗。

    除了要操心完颜弼是押送回会宁,还是就地在辽阳审问的事情以外,在叶青的暗示下,张齐颜也再次向会宁上奏章,并向完颜珣保证,一定会把被劫走的粮草原数追回,并在指定的日子里送到高丽保州,保证完颜福兴在高丽保州的粮草供给。

    所以自雪后晴天的这几日,张齐颜除了在衙署处理一些与会宁有关的公文之后,便是几乎天天都要跑向宋镇,与叶青交换各种消息,商议着接下来该怎么办。

    叶青每次见到笑容满面、一身轻松的张齐颜时,都会笑容满面、热情至极的先道一声恭喜,而这种类似于黄鼠狼给鸡拜年的态度,在被李师儿碰见后,则是接连招来了李师儿的言语嘲讽。

    而叶青对于李师儿的嘲讽则是丝毫不在意,甚至还有些得意洋洋,仿佛如今的辽阳已经从金国的疆域中被剥离了出来,成为了宋廷的城池一般。

    这一日,当张齐颜再次来到宋镇叶青的府上,表面上是来跟叶青确定押送粮草的宋军的行程一事儿,但实际上则是,叶青与张齐颜两人神神秘秘的在没有第三人的厅内密谋了几乎大半天,而后有心偷窥的李师儿,便看到张齐颜神色有些凝重的离开了宋镇。

    一脸狐疑的李师儿悄悄来到刚刚的大厅门口,只见叶青正在悠然的继续喝茶,但神情之间也仿佛还带着一丝……阴谋诡计似的狡诈!

    “你又想干什么?”李师儿直截了当的问道。

    自叶青眼下接近兵不血刃的拿下辽阳城后,叶青在李师儿的眼中就变得更为阴险奸诈,甚至有时候都会让李师儿恨得牙痒痒,常常在半夜睡不着想起时,都会在心头感慨: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奸诈阴险的小人!难怪宋廷当年即便在他立下不世之功时,也想要除掉他了,这个枭雄简直是太可怕了。

    所以如今李师儿也因此学聪明了很多,在跟叶青谈话时,从来都不会再遮遮掩掩,而且特别是在问叶青什么事儿时,李师儿也打定了主意,绝不给叶青含糊其辞的机会。

    打个比方:哪怕是她自己问一句叶青吃了吗,叶青只是回答吃了她都不会觉得满意,她甚至都要打破砂锅问到底,不光是要确定叶青吃了,而且还要闹清楚叶青吃了什么,甚至是吃了多少。

    叶青的阴线让李师儿在接近叶青时,都会立刻心生浓浓的警惕,但这也并没有阻碍她还想要持续接近,或者是想要更加了解这个男人的好奇心探险之旅。

    “没想什么。”叶青回过神,看着一脸警惕的李师儿温和笑道:“我又不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野兽,你这是什么眼神?”

    “因为你叶青比吃人不吐骨头的野兽还可怕……。”李师儿想了下,而后又重重的加了一句:“而且更可恨!”

    “你来此做什么?可是有事儿?”叶青懒得跟她斗嘴,自天气雪后放晴起,李师儿仿佛就对他产生了更为严重的警惕之心,就仿佛……就仿佛防贼似的,每次看他的眼神都是充满了警惕。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刚刚你跟张齐颜鬼鬼祟祟、神神秘秘的在这里又在密谋什么?是不是又想着在利用张齐颜?”李师儿不理会叶青的问话,一双凤眸充满了审视的味道,洁白如玉且精致的脸颊上,也是写满了严肃,看起来倒是还有几分当初身为皇后雍容华贵的凤仪。

    “大军已经接近辽阳,不日便会到达。至于粮草……。”叶青坦诚的说道。

    “粮草你真的会送到高丽保州供给完颜福兴?”李师儿不相信的问道。

    “既然你知道不会,那又何必再问呢?”叶青笑着说道。

    李师儿不屑的撇了撇嘴,而后依旧是一脸警惕的在叶青旁边坐下,微微整理了下思绪后,继续问道:“那你们两人刚刚在这里密谋什么?”

    “你真想知道?”叶青转头看着满脸警惕的李师儿,一双深邃的眼睛虽然带着笑意,但不知为何,在问完李师儿后,李师儿

    却是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一种不安与忐忑随即涌上李师儿的心头,使得李师儿整个人一下子变得有些紧张跟不自在,不自觉的在椅子上挪动了下身子,以蛮不在乎的语气说道:“别以为我就分不清楚你嘴里的真话假话,你要是敢骗我,那就别怪我到时候帮倒忙。”

    李师儿的语气带着的那丝弱弱的威胁意味,甚至连她自己都不觉得对叶青有些威胁,但还是忍不住想要威胁一下眼前这个奸诈阴险的宋廷枭雄。

    叶青叹了一口气,想了下后说道:“会宁府给张齐颜下旨了,关于如何处置完颜弼一事儿的……。”

    “哦,打算怎么处置?”不等叶青说完,李师儿就迫不及待的问道,而后想了下后说道:“是不是与你们之前预想的不一样?是不是要把完颜弼押送至会宁府再行审讯?如此一来,虽然说对你与张齐颜并未太大的影响,但终究是不在辽阳审讯之后再押送来的安心不是?毕竟在会宁府,不管如何都会多一些不确定的因素,对吧?”

    叶青的笑容在李师儿看来有些意味难明,不自觉的再次撇撇嘴,她最为讨厌的就是叶青以这种眼神盯着她看,就仿佛……就仿佛自己在这种眼神下会被叶青看穿所有的心思一般。

    不过叶青那种意味难明的眼神,倒是并没有在李师儿身上做过多的停留,微微点头道:“不错,在辽阳审讯完颜弼,让其签字画押后再押送回会宁交由完颜珣处置,自然是最好的上上策。由会宁府来审讯,自然是存在诸多变数。说不定到了会宁府后,还真能够让完颜弼走出一条起死回生的路来,毕竟,完颜弼对于完颜珣登上皇位那也是有着别人替代不了的功劳的,要不然的话,完颜珣也不会放心让完颜弼做辽阳的知府不是?”

    “所以一旦完颜弼是被押送至会宁府审讯,不确定的变数就会变大,而到时候你跟张齐颜在辽阳的所作所为就会败露,辽阳就称不上是你兵不血刃的拿下了?完颜珣自然是会更加注重辽阳的变数,甚至有可能……完颜弼跟张齐颜的境遇就会因此而翻转过来,张齐颜则成了真正金国的罪人,而完颜弼则成了完颜珣麾下的有功之臣?”李师儿思量一番后,轻咬着诱人的红唇分析道:“所以你打算怎么办?是不是押送完颜弼回会宁受审一事儿已经是不可更改?”

    “不错,不可更改。”叶青依旧是轻松悠然,一点儿都没有着急的意思,这让李师儿这个“外人”看着,都有些着急,完全不明白,到了这个时候,叶青为何还能够如此从容平静。

    “你既然知道已经不可更改,那你还有心思坐在这里喝茶?”李师儿纳闷的问道。

    “听说过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这句话吗?”叶青笑着不答反问道。

    “废话,这不就是你叶青一直以来在宋廷的所作所为?何时你这个燕王听过朝廷的旨意?”李师儿的嘴角带着浓浓的嘲讽之意冷冷道。

    叶青不理会那嘲讽,温和的点着头道:“这就对了。”

    李师儿先是低头沉思,而后猛然抬头,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叶青道:“你打算不让张齐颜送完颜弼去会宁府?你要跟完颜珣彻底翻脸了吗?要……要开始攻伐金国了?”

    看着李师儿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一脸震惊的看着自己,叶青明白李师儿的所思所想,借由张齐颜的命令,由镇守渝关的破阵营另外两位副统领周平、徐建升所率的三万大军,不日即可到达辽阳。

    如此一来,自己在辽阳就有兵力五万之众,而辽阳城外金国剩余的驻守大军不过数千人,完全对自己占据辽阳构不成任何威胁,所以在李师儿看来,这完全可以看做,如今自己在辽阳已经有了跟金国,以及完颜珣彻底撕破脸皮的实力。

    “眼下还不是时候,高丽那边的局势还处于一种微妙的平衡中,这个时候跟完颜珣翻脸,达不到内忧外患的效果,还需要一些时日,还需要一些声势,或许才能够彻底在辽阳站稳脚跟,以及跟完颜珣翻脸。”叶青摇着头解释道。

    “但……但你不是不打算让张齐颜押送完颜弼回会宁府吗?”李师儿继续问道。

    叶青一脸无辜:“我何时说过不打算让张齐颜派人押送完颜弼回会宁府了?”

    “但刚刚……。”李师儿有些被问住,有些结舌道:“可你刚刚明明在说: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不是吗?这不是在说,你不打算让完颜弼回到会宁府?”

    “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你觉得完颜珣他有资格成为我叶青的君吗?”叶青笑着说道。

    李师儿则是有些恨恨的瞪了一眼叶青,总觉得叶青此刻像是故意在逗弄她似的,就是要看着自己在他面前出丑一般。

    “那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到底打算怎么办?少跟我打哑谜!我告诉你叶青,不管怎么样,但我知道,我如今对你可是越来越重要。再跟我打哑谜,小心我这个前皇后到时候不会配合你造声势!”李师儿实在猜不透叶青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于是只要拿出眼下她认为唯一能够威胁叶青的杀手锏来。

    但也不得不说,李师儿对于自己的定位与处境,甚至是包括自己在叶青谋划中的作用,可谓是看的极为清楚。

    她很清楚,不管叶青如今如何折腾,但到头来,最后在与金国完颜珣撕破脸皮后,必然还是要借助她这个金国前皇后的声势,来对抗完颜珣这个金

    国的皇帝。

    叶青再次转头,依旧是那种深邃而又意味难明的眼神看着李师儿,再次让李师儿感到一阵浑身不自在,就仿佛是自己此刻一丝不挂坐在叶青跟前般,被叶青那双眼睛在自己身上审视着、游走着。

    收回自己的目光,让李师儿的紧张与不自在得到了一丝缓解,微微仰头看着透过窗户投射进来的金色阳光,叶青缓缓说道:“当然要让张齐颜遵照完颜珣的旨意,派人押送完颜弼回会宁府受审,但……完颜弼能不能够安然无恙的回到会宁,那可就不好说了。”

    “你什么意思?”李师儿身心一震,连忙问道:“你要杀了完颜弼不成?”

    “当然不会杀了完颜弼,不过……完颜弼会不会畏罪自杀可就说不定了。”叶青温和的笑容再次出现在脸上,可在李师儿的眼里,此刻叶青的笑容显得是那么的可恨跟可恶!甚至让她恨不得扑上去狠狠的扑打一番才能解气!

    而此时的张齐颜,在回到衙署后,便一直坐在书桌前,权衡着叶青给他的建议,脑海里一直不断的响起,叶青那带有蛊惑性的话语。

    “完颜弼会不会畏罪自杀呢?”叶青的声音再次在张齐颜的脑海里响起。

    “不会,即便是完颜弼想要畏罪自杀,我也不能让他死。毕竟,一旦他死在了辽阳,我绝对脱不了干系的。”张齐颜坚决的摇头说道。

    “那就让他死在快要到达会宁府的路上就是了。”叶青那带有蛊惑性的声音,再次在张齐颜的脑海里盘旋着:“从辽阳至会宁,需途径咸平、隆安两府,不管是在咸平还是在隆安,只要在继续押送完颜弼前往会宁府的过程中,捎带上几个在完颜珣心里则是对他完颜珣也是忠心不二的官员,而后在快要到达会宁时,暗中派人刺杀完颜弼,然后做成是完颜弼畏罪自杀的命案现场,如何?”

    张齐颜凝望着桌面上已经渐凉的茶水,重重的叹口气,摇着头默默在心里道:“虽然此计可行,但……但需要一个十分恰当的理由,来解释完颜弼为何要在半路自杀一事儿才行。若不然的话,以圣上的猜忌,恐怕我是很难脱开干系。”

    “这还不好办?”叶青神态悠然,望着那窗外说道:“回去之后你就立刻给完颜珣上一道奏章,就说完颜弼如今已经被软禁在府里,天天都在府里追悔莫及的痛哭流涕,哭喊着自己有罪,自己辜负了完颜珣对他的期望不就是了?不管如何,一定要通过你的奏章,替完颜弼营造出一幅追悔莫及,愧对完颜珣,以及完颜弼快要精神崩溃的态度来。自然,因为完颜弼深感愧对完颜珣的信任,那么当他上路前往会宁府时,随着离会宁府越来越近,是不是就……因为心里的愧疚以及丢失粮草的罪责,便越怕见到完颜珣?所以在快要到达会宁府时,完颜弼终于是承受不住愧对完颜珣圣恩的压力,于是畏罪自杀了呢?”

    因为心绪不宁、犹豫不决的缘故,来回在书房踱步犹豫的张齐颜,此时在窗前停下了脚步,叶青那蛊惑性的声音依旧在脑海里盘旋响起,一双背在身后的手也是时而紧握成拳,时而松开松开成掌。

    静静的望着窗外渐渐变薄的积雪,屋檐处流淌着房顶融化如雨滴的雪水,一串串如同晶莹剔透的珠帘一般,模糊着张齐颜的视线,但即便是如此,依旧是让张齐颜的心里有些犹豫不决。

    随着他越是跟随着叶青的出谋划策走下去,虽然他已经隐隐发现有些不妥,甚至是有时候还会让他总是有一种,仿佛叶青一直在狰狞的笑着,想要把他张齐颜慢慢的拖入万丈深渊一般顾虑。可当他回过头来面对现实时,却又是发现,眼下自己想要走出困境,好像除了叶青给自己的策略之外,他依旧还是无路可走。

    张齐颜明知道叶青有着他自己的野心欲望,就像要自己下令让三万宋军畅通无阻的进驻辽阳一事儿,表面上绝不是叶青所说的那般,只为了押送粮草帮自己解围那般简单,一定是有着他不可告人的秘密。

    可不管如何,他张齐颜若是想要逃过被完颜珣问罪,想要自己在朝堂的仕途无忧,以及躲过完颜福兴对自己的攻讦,那么他就必须跟叶青相互配合。

    如今的一切一切,就像是一张密密麻麻的蛛网一般,自己解开了眼前的困局刚刚迎来一片光明时,立刻就会有另外一个困局等着自己。

    终于与叶青合谋把自己的罪过嫁祸给了完颜弼,会宁府的一道旨意,又再次让他头顶乌云密布,泰山压顶的压力有种让自己再次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而想要解决此次忧患……张齐颜再次眉头紧皱,从宋镇回来他想了一路,但思来想去,发现除了叶青给他自己出的主意可行外,他自己苦思冥想的任何一个办法,好像都没有叶青的这个办法完美。

    不自觉的自窗前扭头看向书桌上面那洁白的纸张,张齐颜眉头紧皱,想要给会宁府再上一道关于完颜弼被软禁后的奏章极其容易,可这种后果……自己到最后是否真的能够承受的来呢?叶青到最后……会不会亲手把自己拉进万丈深渊呢?

    终究是仰天长叹一声,背在身后的双手来回反复握拳,像是要帮他坚定、抉择内心的犹豫选择般,最终张齐颜看着桌面那洁白如雪的纸张,而后缓步走到书桌后面坐定,双手下意识的从背后抬起搭在桌沿,左手同样是不自觉的开始伸向桌面的左上角开始研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