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嘉平关纪事〕〔十方武圣〕〔洪荒第一暴君〕〔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温阮霍寒年〕〔穿越星际:妻荣夫〕〔穿越星际妻荣夫贵〕〔元后传〕〔医妃倾天下〕〔权宠天下〕〔超品渔夫〕〔鉴宝黄金指〕〔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重生九零小辣椒〕〔云迟晋苍陵〕〔穿越之圣女王妃云〕〔罪妻凌依然〕〔凌依然易瑾离〕〔梅府有女初成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1303 大幕拉开
    www..,最快更新宋疆 !

    自前厅回到自己所在的庭院内,李师儿还没有从刚刚叶青与刘克师的谈话中回过神来。

    特别是当她得知,叶青派墨小宝、钟蚕他们劫走的那批粮草,则是会分发给金国的贫苦百姓后,李师儿的心情就有些意味难明,一时之间竟是有些喜忧参半。

    她当然很清楚,叶青之所以如此是为了收买人心,是为了伐金能够更容易一些,即便是以她与儿子完颜安康的名义来分发,但李师儿同样很清楚,最终收买人心的名与利,都会落在叶青的头上,从而使得叶青更能够名正言顺、深得人心的把金国纳入大宋的疆域之内。

    完颜陈和尚、完颜斜烈、乞石烈白山三人已经不在她身边多时,而叶青也向她透漏了三人的动向,其目的便是为了利用完颜陈和尚三人来切断完颜福兴有可能的率兵回来驰援完颜珣。

    所以如此一来,李师儿也就不难猜测,下一步金国境内若是因为完颜弼的死,而引起了军队将领与地方官员的矛盾后,那么忠孝军势必会因而趁机因为粮草问题而与地方官员发生冲突,如此一来,也就给了忠孝军倒戈的借口。

    而倒戈后的忠孝军,接下来必然是要前往完颜陈和尚三人的麾下,用来阻挡完颜福兴对完颜珣的救驾。

    想到此处的李师儿默默的叹了口气,她不得不承认,叶青在金国的这些时日,一直都在按部就班的实施着自己的计划,从而虽然达不到不战而屈人之兵之势,但最起码可以让他在对金国发动战争时,能够把代价降到最低。

    李师儿在庭院内发着呆,而此时会宁府的完颜珣则是在御书房内,胸口填满了怒火却无处发泄,完颜脱达战战兢兢的跪在地上,整张脸几乎已经是紧紧贴在了地面上,就像是一只把脑袋埋进沙子里的鸵鸟一般。

    前几日完颜脱达狼狈回到会宁的一幕仿佛就像是发生在昨天一般,宁辽镇的冲突致使完颜弼身死,周遭驻军将领也是死了好几个,这些人的损失虽然让他愤怒、失望,但终究不过是百十来人而已,即便是完颜弼死了,驻军将领死了好几个,但比起一场战争来,这些死伤并不算什么。

    可令完颜珣感到愤怒的是,因为完颜弼与周遭驻军将领之间的冲突,而引发的恶劣影响却是他始料未及的,这两日朝堂之上可谓是已经形成了文武官员的互相攻讦,使得原本朝堂之上平衡的文武之势渐渐开始倾斜,文官想要在朝堂之上稳压武将一头,而武将也想仗着帮助他完颜珣夺得皇位的功劳,能够在朝堂之上更有威权一些。

    朝堂之上之所以会出现这一切,显然都是拜完颜脱达所赐,要不是他路上耽搁了一些时间也不至于发生这种事情。

    而今日,再次来到皇宫的完颜脱达,竟然还敢狡辩,说不管自己是不是能够赶到宁辽,怕是完颜弼都得死,因为……这一切都是来自辽阳张齐颜跟叶青二人的阴谋。

    这让完颜珣更是火冒三丈,虽然当初他怀疑过这是叶青跟张齐颜的手段,但当完颜弼距离辽阳越来越近时,完颜珣就放弃了这种怀疑,毕竟,若真是叶青与张齐颜嫁祸于完颜弼,那么就不该让完颜弼顺利到达会宁府,接受自己的审讯才是。

    不错,如今完颜弼确实没有顺利到达会宁府,因为宁辽镇的军政冲突,使得完颜弼直接死在了宁辽,接连损失的还有自己的极为军中将领。

    御书房内一片寂静,直到过了好久的时间,就在完颜脱达跪在地毯上的膝盖都感觉到一阵疼痛时,完颜珣这才长长的吁了口气,沉沉道:“辽阳的情况如何了?

    “臣手里暂时没有什么确凿的证据,但臣接连派出前往辽阳的探子一个都没有回来,这显然并不正常。臣这一次派的探子,可都是一些经验丰富的好手,若是在平常,绝不可能三日都过了还未给臣传来哪怕是一丁点的消息。”完颜脱达这一次说的比较坚决,可能也跟完颜珣并没有如他想象中那般暴怒的态度有关。

    完颜珣面色凝重的看着跪在地毯上的完颜脱达,他很清楚完颜脱达所言的那些经验丰富的好手是什么意思,那些人,可都是曾在自己篡位时立下大功的探子,甚至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若是没有这些安插在皇宫内的眼线与探子,那么他也不可能在极短的时间内就攻陷皇宫。

    自然,那些人对于自己的忠心也是毋庸置疑,就如同他把那些人交给完颜脱达一般,完颜脱达对于他的忠心,也是最为让他放心的。

    自刘克师到达辽阳后,三日来他几乎很少会出现在宋镇的府邸内,几乎每日都是与辽阳的富商大贾、名门望族在酒楼内度过。

    每天都是在酒楼内迎来送往,要么是别人请他赴宴,要么是他请别人商议事情,从而也使得原本的辽阳主人张齐颜,终于是在刘克师到达的第二日,彻底意识到了辽阳的形势发生了他无法想象的巨大变化。

    在刘克师到达辽阳的第三日,除了那些富商大贾、名门望族外,一些辽阳的官员也开始加入到了宴请刘克师的队伍当中,如此一来,张齐颜在辽阳就显得更加的孤独。

    在自己的府邸来回思索了一夜,张齐颜最终还是下定决心向会宁府坦白自己的罪过,毕竟,比起自己在辽阳弄丢粮草的罪过来,叛国的罪过显然是他无法承担的,何况,只要他现在能够对会宁府通风报信,那么也算是将功补过。

    一封思来想去一夜而琢磨出来的密信,终于是被张齐颜在书房内鼓捣出来,黯然长叹一声后,便令府里的下人秘密带着出城前往会宁府。

    看着下人带着密信离去,张齐颜有些惆怅的仰头望天,心头虽然多少轻松了一些,但哪块像是带着阴影的大石头,还是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再次思索了一番后,张齐颜决定不管如何,还是要前往宋镇叶青的府邸试探一番,不管如何,如今摆在他眼前的路,也就只剩下了两条,要么便是选择与叶青同流合污,要么便是……就像那封密信一般,向会宁府认罪。

    马车早已经在门外准备好,走出诺大的朱红色府门,望着宽敞干净的街道与往日并无两样的景象,张齐颜的心头却是显得更为沉重,这样平常的景象虽然与昨日一模一样,但不知为何,却在他的眼里透着一丝丝的陌生,就仿佛这个城池……已经不再是他熟悉的那个辽阳城。

    马车缓缓从府邸门前驶离,驾车的车夫与陪同的下人,虽然不知道张齐颜这几日为何满腹心事的样子,不过跟随张齐颜多年,通过他们自己的察言观色,也能够意识到……可能辽阳城还会有大事发生吧?毕竟,前几日可是知府刚刚被押送往会宁府问罪的。

    宋镇依旧是原来的宋镇,也毫无任何变化,不过当马车行驶过时,那种陌生的感觉,以及一股隐隐的肃杀之意,还是让张齐颜感到了一股扑面而来的压力。

    如今的宋镇,在他眼里比起整个辽阳城来,显然是更像宋廷的城镇,而非是辽阳城的一角。

    满腹心事的张齐颜在叶青府邸的门前站定,而就在他进入府邸的时候,刚刚出城的下人,就已经被守卫在城外的宋军拦住了去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