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没钱上大学的我只〕〔龙婿叶凡〕〔医胥〕〔我的功法全靠捡〕〔帝后世无双〕〔重生南非当警察〕〔美女总裁的贴身兵〕〔重生八零团宠小神〕〔我在异界捡功法〕〔斩月〕〔重生都市仙帝〕〔上门狂婿〕〔重活不是重生〕〔重生之首富人生〕〔神级上门狂婿(又名〕〔上门豪婿苏洛林妙〕〔凡世歌〕〔腹黑相公枕上宠〕〔王爷,王妃貌美还〕〔我的相公很腹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1315 出城迎战
    www..,最快更新宋疆 !

    耽罗城知府张宝德同样是闻讯赶来,到达自己新宅子的张宝德,额头上布满了汗水,一双眼睛显得惊慌失措,整个人看起来也给人一种六神无主、惶惶不安的感觉。

    “燕王……。”看到坐在厅内好整以暇喝茶的叶青,张宝德差点儿双腿一软就给叶青跪下。

    眼下燕王竟然把所有原本攻守卫耽罗的兵力全部给调了出去,这要是一旦被城外的完颜福兴发现后打进来,他张宝德还能有命在?

    当初之所以选择站队到了燕王叶青这边,除了因为迫于局势的压力外,便是因为宋廷与乞石烈白山的大军已经是兵临城下,使得他不得不跟燕王站在一条船上。

    可如今,燕王在到达耽罗不过一晚上后,就立刻下令调走了所有的兵马,留下一座空城让自己守,自己一个小小的知府,又如何能够面对城外完颜福兴的千军万马啊!

    一旦完颜福兴破城,燕王与燕王妃自然是性命无忧,毕竟人家的身份在这摆着呢,要是被完颜福兴活捉之后,带到会宁府自然是大功一件。

    可他张宝德呢?里通外敌的罪名是翻不了了,这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了,而且自己也没有人家那般高贵与影响力的身份,恐怕完颜福兴把自己剁了,也就跟剁他家的一条狗差不多容易,根本不需要犹豫,也不用去等会宁府的意思啊。

    所以一路上飞奔过来的张宝德,嘴里一直念叨着燕王、燕王、燕王的,而在进入自己的新宅后,却是突然发现,这个燕王哪是燕王啊,这分明是自己的活阎王啊。

    “怎么了,如此慌张?”叶青心知肚明的对惶恐不安的张宝德问道。

    “燕王,这耽罗城如今……。”焦虑与紧张的张宝德,此时都不知道该如何向眼前的燕王解释,一座防卫空虚的耽罗城对于他们而言是有多危险了。

    “你是害怕……完颜福兴攻进来找你算账?”叶青笑呵呵的问道。

    张宝德一听,顿时觉得燕王此话仿佛有弦外之音,于是立刻摆手摇头道:“不不不,下官是为燕王担心,下官一条贱命死不足惜,主要是燕王您万万不能出现什么意外啊。毕竟,如今这耽罗已经空虚,若是那完颜福兴真打过来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啊。所以……所以……。”

    张宝德说道此处,突然是灵机一动,继续道:“所以下官此次前来,是想要护送燕王先行离开耽罗,等事态稳定了,下官在陪同燕王回来如何?”

    叶青并没有第一时间说话,而是微笑着跟旁边的李师儿的对了一个眼神。

    不得不说,这个张宝德倒还真是一个聪明人,即便是事到临头了,在慌乱紧张之余,还不忘想着法子把一碗水端平,为自己置之死地而后生的谋求活路。

    自己与张宝德一同出城,对于张宝德而言自然是求之不得,如此一来,到时候完颜福兴打进来的话,张宝德可就算是有两手准备了。

    若是能够从自己身边逃跑,那么张宝德回到耽罗后,还可以向完颜福兴请功,邀功说是自己赶走了叶青等人,从而才使得完颜福兴能够破城而入,可谓是里应外合。

    当然,若是张宝德再有些野心的话,或者是胆子再大一些的话,在与叶青先逃离这耽罗后,一旦得知耽罗城破后,张宝德也可以想方设法擒下自己等人,而后再到完颜福兴跟前去邀功,如此一来,张宝德非但不是里通外敌的罪人,还会一举成为完颜福兴回金国的最大功臣。

    “为何要离开这耽罗呢?张大人难道认为这耽

    罗城守不住了?”叶青一点儿也不着急,好像是一点儿也不担心自己如今身处的耽罗城,会被完颜福兴攻破似的。

    旁边的李师儿,看着叶青如此胸有成竹的逗着张宝德,没来由的心里一阵鄙视,总觉得叶青如此对待张宝德,有失他燕王的风度。

    而张宝德能够做到耽罗知府的位置上,自然也不是愚笨之人,看着叶青的轻松的样子,再看看旁边燕王妃那也不焦急的样子,脑海里快速的琢磨着眼下的形势,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使得这活阎王与燕王妃能够高枕无忧的坐在厅内喝茶聊天。

    犹豫不决间,张宝德不得不权衡着自己是不是要在叶青跟前豪赌一把自己未来的仕途。

    叶青的镇定让张宝德意识到,或许耽罗城的局势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严峻,毕竟人家是贵为燕王,怎么可能在这个边陲小城以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所以眼下叶青如此镇定,必然是有所依仗,而自己……若是希望能够在变天后的局势里保住在耽罗,甚至是在官场上的更进一步的话,那么眼下看似严峻的局势,对于他自己而言,可不就是一个机会?

    心头很快就做出决定的张宝德,在叶青问出口后,几乎是没有丝毫犹豫的说道:“燕王误会了,下官来此……是想要为燕王您鞍前马后,如今耽罗城虽无兵镇守,但下官相信,只要有燕王坐镇,那么完颜福兴就不可能拿下这耽罗。而下官来此,是怕燕王跟前人手不够,所以跑过来听候燕王的差遣,不管是上刀山还是下油锅……。”

    叶青起身笑了笑,对于张宝德无论是反应还是言语都颇为满意,一旁的李师儿默默看着叶青走到张宝德跟前,而后轻拍了几下张宝德的肩膀。

    “别急,该来的终究会来的,不过……会以什么样的形势来到耽罗,那就不知道了。”叶青走到门口抬头望天,而后又低头看了看腕上的手表,随即过不多时,耳边就隐隐传来了喊杀声。

    厅内的李师儿、张宝德以及那太监、宫女显然也听到了那隐隐的喊杀声,几人都是脸上突然一惊,而后不约而同的走出了厅内,站在庭院内望着天空,侧耳倾听着那隐隐传进城内的喊杀声。

    既然这里已经能够听到喊杀声,那么也就意味着……张宝德突然心头一震,急忙对站在不远处那月亮门下方的几个下属急急道:“传我命令,任何人都不得走出城门,还有,立刻集结城内的青壮到府衙前,告诉他们,只要愿意参与守城,到时候不管上不上城头,每人都保证有一斗米发到他们手里,决不食言。”

    张宝德的快速反应再一次让叶青感到惊诧,显然他完全没有想到,张宝德在听到城外喊杀声的第一反应,竟然是旗帜鲜明的向自己表了他自己的忠心。

    接下来张宝德一直在跟他的几个随从属下下令,不过命令无非是让这些属下立刻去安民,让百姓不必惊慌等等相关事宜。

    叶青微微皱了皱眉头,最终还是决定亲自到城楼上看一看形势,毕竟,按理说喊杀声不应该是近到能够让耽罗城的百姓听见才是。

    叶青拍了拍刚刚下完命令的张宝德的肩膀,示意其跟自己一同前往城楼上看一眼。

    李师儿这个时候也不知道是因为对战争的恐惧,还是勾起了她的一些往事,总之这个时候李师儿显得特别的慌张与无助,说什么也不要让叶青离开她的身边,即便叶青要前往城楼上,李师儿都要紧紧跟在旁边。

    无奈之下,叶青也只好带着李师儿以及那宫女、太监走出

    宅子,而贾金叶等人也早已经备好了马车。

    当初张宝德选择把新宅建在这里,便是因为这里虽然是城中心,但又因为眼前的这条巷子颇为清净,所以才会选择了这里。

    但此刻当叶青他们刚刚走出来后,原本清净的巷子里则是充满了四散奔跑的慌张百姓,甚至一些人嘴里还在喊着打进来了、打进来了。

    这样的话语,显然在弥漫着喊杀声的耽罗城极具震撼力,从而使得叶青他们坐上马车,即便是有贾金叶数十人在前面开路,但依然是无法把速度提起来,只能是跟随着街道上恐慌百姓的杂乱脚步缓慢前行。

    不过好在,相比较于百姓们都往城中心的方向跑,叶青他们则是往外走,所以情形也算是好了不少。

    百姓们显然也都没有心思去顾忌这架马车到底谁的,是否是达官显贵的,在这个开始充斥着危险的紧要关头,自己的性命自然是最为紧要,所以贾金叶等人的开路,可谓也是费了不少力气,才最终来到了耽罗城的城楼前。

    率先跳下马车的叶青不等身后的李师儿喊话等等,便一只手搂住李师儿的腰肢,把李师儿从马车上直接给抱了下来,随即甚至都来不及把李师儿放下,叶青便立刻大跨步的向城楼上奔去。

    被叶青稍显鲁莽的动作吓了一跳,被抱起的同时李师儿惊呼一声,而后本以为会被叶青放在地面时,突然就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整个人在空中转了一圈后,就被叶青横抱在了怀里,而后便是沉重而有力的脚步声在耳边响起,此时的她,正好一半脸颊贴着叶青的胸口,沉重有力的心跳声,让李师儿突然希望就这么一直走下去,永远不要停下来。

    到了城楼上向外望去,叶青原本凝重的神情这才稍微轻松了一些,明显能够看到,在城外的不远处已经有数百人相互追赶、厮杀着向这边冲了过来。

    “燕王,是贾统领在追杀敌军。”贾金叶在旁边说道。

    叶青紧抿着嘴唇,这时候才把抱在怀里的李师儿放下,深邃的目光一直注视着远方那追赶厮杀的那拨人,有些凝重道:“早该想到,既然金军归乡心切,那么完颜福兴的威望在军中必然会大受影响才是。如此一来,必然会有一部分人会不听从完颜福兴的命令,从而相向而行!贾金叶,立刻率你的五十人去协助贾涉!”

    “燕王,可您这边……。”贾金叶大惊,燕王的作战计划一直以大胆、冒险著称,但他还是没有想到,在眼下这个紧要关头,燕王竟然会如此不顾忌自身安全。

    “这不是有你们吗?只要你们在城下拦住他们,我叶青又会有什么安危?”叶青不等贾金叶说完,便回头看着贾金叶自负一笑道。

    贾金叶先是一愣,随即用力的点点头:“是,燕王,末将明白。”

    随即贾金叶整了整腰里的刀与弩,而后冲着贾习伍、冯璋哥几人大吼道:“跟我下城楼,出城拒敌!”

    随着贾金叶带着沙发战意的声音响起,其他人同样是战意十足的同时怒吼应和着,随即整整五十骑在城门刚一打开的瞬间,立刻如离弦之箭一般,在城楼上方叶青、李师儿,以及一脸紧张的张宝德的注视下冲了出去。

    喊杀声在五十人的头顶上方响起,一支响箭随即也在高空中响起,而远处正在追杀截击的贾涉,看着城楼下方的一团黑影,如同一只勇猛的猛禽一般向他们这边飞来,瞬间又是精神一震,怒吼道:“兄弟们,就算是死,也决不能让他们靠近城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一亿条命〕〔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