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男神撩妻:魔眼小〕〔剑临诸天叶玄〕〔庶女狠毒:废柴九〕〔星辰之主〕〔禁区之狐〕〔野猪传〕〔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锦绣嫡女之赖上摄〕〔都市古仙医〕〔嫡女贵嫁〕〔总裁老公太凶猛〕〔凡世歌〕〔总裁老公惹不得〕〔虎婿〕〔最佳豪门女婿〕〔都市之魔帝归来〕〔万古神尊〕〔太荒吞天诀〕〔九转霸体〕〔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1319 报仇
    www..,最快更新宋疆 !

    夜色已深、万物俱寂,温暖的臂弯让李师儿格外的满足,甚至都已经不记得,上一次像这般在睡着之后,还如此有安全感的时候是什么时候。

    只是突然之间,李师儿从安稳的梦中惊醒,而身边的那温暖的臂弯早已经消失不见。

    摸索半天,整个床榻上都没有找到那个给予她温暖与安全的伟岸身躯后,李师儿不由自主的坐了起来,漆黑的房间内,李师儿抚摸着自己白皙的肩膀,原本宁静的夜晚里,却是隐隐能够听到从外面传来的脚步声与说话声。

    心头不知为何突然感到一惊,急忙下床摸黑找到一件厚厚的衣服披在肩膀上,而后再次倾听一番那细微的说话声与脚步声后,李师儿这才抹黑走到门口,悄悄的打开房门而后循着那细微的说话声,向那个方向走去。

    绕过前方的影背,便看见对面的屋子里亮着昏黄的灯光,三五道人影像是木偶一般在房间里时不时摇晃着。

    蹑手蹑脚的悄悄走到窗前,里面的说话声立刻变得清晰起来。

    当听到叶青的声音在屋子里响起后,李师儿没来由的感到一阵安心,不过依旧是在外面悄悄的偷听着,大晚上叶青不睡觉,为何要跑到这间屋子里来。

    叶青的声音像是在问话,而叶青问完之后,屋子里竟然是先安静了下来,随即才响起一个嘶哑、疲惫的声音:“完颜璟不是我杀的,是完颜珣亲自手刃的。”

    里面那疲惫、嘶哑的声音,让外面偷听的李师儿瞬间浑身僵硬,整个人如坠冰窟的愣在了原地,而脑海里也瞬间猜出来,这个嘶哑、疲惫的声音主人是……完颜福兴。

    “当时你难道不在会宁?”叶青的声音再次响起。

    “在,我当然在会宁,连同高丽崔忠献之子崔瑀,以及他麾下的数万高丽大军都在会宁府皇宫。”完颜福兴继续如实回答道。

    “所以……所以就是说,你是眼睁睁的看着完颜璟被完颜珣亲自所杀,是吗?”叶青面色平静,上看不出任何的情绪来。

    完颜福兴坐在叶青的对面,整个人显得精神萎靡、疲惫不堪,双眼深陷、嘴唇发白,一身衣服更是沾满了泥土血迹,整个人看起来是格外的狼狈不堪,就连下巴的胡须,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竟然是被隔断了大部分,使得如今完颜福兴的下巴胡须,像是狗啃的一般,看起来甚至是有些可笑。

    “不……。”完颜福兴摆着双手,急忙说道:“并非是我一人看到了,当时包括完颜脱达、完颜弼、张齐颜还有……耶律成功等人都在场,那时候会宁府已是大势已去,整个皇宫都是我们……不,是完颜珣的叛军,是完颜珣当着所有人的面要立威,也是为了登基,所以才当着我们的面杀了完颜璟,此举就是为了在那夜让我们拥立他登上皇位。”

    “完颜璟恐怕不会就乖乖呆在皇宫里等死吧?还是说……。”叶青眯缝着眼睛问道。

    完颜福兴皱眉,回忆了下道:“当时我们把会宁府以及整个皇宫都翻遍了,但并没有找到完颜璟。后来眼看着天快要亮了,正是下着大雪的时候,几乎每个人都是疲惫不堪,虽然事情还没有完,但……那时候我们是真的累了,都想着等天亮了回去睡上一觉,而后宫里的事情,就由宗室们自己解决就是了。在我们看来……完颜璟也确实不配坐金国的皇帝,毕竟,自他继位以来,金国在燕王你的攻势下,可是连燕京城、燕云十六州都没有保住。所以朝堂之上,即便不是我们,就是一些其他臣子私下里也都已经对他有所不满了。而那时候,完颜珣则是时常会出现在朝堂之上议事,每一次的侃侃而谈都让其他臣子们心悦诚服,甚至是以为,若是换成完颜珣做皇帝的话,那么大金国还有希望再次南下,夺回这几年失去的疆域,甚至是还有机会南下亡宋。”

    “然后呢?”叶青也不急,微笑看着完颜福兴问道。

    有些跑题的完颜福兴先是愣了下,而后才想起叶青问他的问题,

    并非是在问朝中有多少人对完颜璟的不满。

    于是愣了下后,便继续说道:“当时眼看着天快凉了,大家伙搜寻了一夜都没有结果,便想着可能完颜璟已经跑出会宁府了。可就在这个时候,完颜珣突然招呼大家都前往宫里。于是我们便前往宫里,便在宫里看到了完颜璟还有完颜珣,而当时……对了,应该是完颜璟身边的太监出了问题,早就已经被完颜珣暗地里收买了。”

    “所以如此一来,其实完颜璟的行踪他一直掌握着了?”叶青问道。

    完颜福兴沉思一阵,面露感激的接过今夜李师儿给叶青亲自熬的剩余参汤,虽然早已经凉了,但对饥寒交迫、东躲西藏了一天的完颜福兴来说,无疑于一顿盛宴。

    狼吞虎咽的把一大碗参汤喝下去,毫不在意身份与形象的抹了抹嘴后,精气神瞬间也一下子变得好了很多,沉思了下后,便继续说道:“虽然当时没有去深思,但后来深思时才回过味来,其实完颜珣早已经掌握了完颜璟的行踪,而之所以让我们满城寻找完颜璟的下落,无非就是想要通过此举,看看我们这些人是不是忠心于他,是不是能够在他继位之后可以放心的委以重任。而完颜脱达就是其中的例子,因为对完颜珣极为忠心耿耿,所以在完颜珣继位之后,便被留在了会宁替他镇守会宁。”

    完颜福兴接下来说的话,叶青都没有什么兴趣,人都已经死了,再说其他的都是毫无意义的,除非是能够让完颜璟活过来。

    虽然一直看似在听完颜珣讲述那一夜会宁府的兵变,但叶青的思绪则是一直在思索,既然完颜福兴并非是杀害完颜璟的真正凶手,那么李师儿为何就非要让自己把完颜福兴交给她呢?其中又有什么自己不清楚的事情呢?

    而就在他思索之际,耳边则一直都是完颜福兴的话语声,当完颜福兴说道:完颜脱达率先在会宁府对一些忠心于完颜璟的臣子抄家之时,他们等其他人,也开始效仿了起来,所以使得那一夜的会宁府格外的不平静,鲜血几乎是染红了大半个会宁府。

    而一些忠心于完颜璟的臣子,几乎家中的所有人都被他们屠杀殆尽,只留下了完颜璟一人,但也在天亮前被完颜珣亲自处死。

    叶青瞬间皱起了眉头,紧跟深吸一口气,目光再次看向完颜福兴时,完颜福兴立刻识趣的闭嘴不言,即便他如今心里还比较糊涂,叶青为何一下子就变得严肃起来了呢?

    余光偷瞄着若有所思的叶青,想要活命的完颜福兴,自然也在心里寻思着,自己在叶青手里能够活命的机会有多大。

    而就在叶青望向完颜福兴、完颜福兴望向叶青,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相遇时,两人瞬间都明白了些什么。

    叶青的眉头皱的更深,而完颜福兴原本刚刚红润了一些的脸庞,瞬间又变得惨白无比,就像是见了鬼了一般!

    旁边的房门被无声的推开,披着叶青那件完颜璟所送的黑色皮裘的李师儿缓缓走进了屋子里。

    黑色的皮裘太过于宽大,使得李师儿披上之后整个人更显得娇小,甚至有一部分此刻被李师儿长长的拖在地上。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杀的……。”完颜福兴看到李师儿后,神色变得越发惊恐,不由自主的站起身向寒着一张脸的李师儿解释道。

    “不是你又会是谁?当时完颜脱达在会宁府虽如同疯狗,但他只抢钱财、完颜弼则是只抢女人,唯有你完颜福兴,在那一夜的会宁府……只杀人!”李师儿银牙紧咬、脸色冰冷,神情之间充满了恨之入骨的恨意,此时此刻,更是恨不得把完颜福兴千刀万剐。

    完颜福兴一时不知是被李师儿的恨意所吓的说不出话来,还是因为确实是他杀了李师儿的父亲、两个哥哥等一家数十口人,总之此刻的完颜福兴看着李师儿只是不自觉的后退,就连想要辩解的话,都不知道该如何说出口。

    叶青的眉头皱的更紧,他真的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李师儿会

    突然冲进来。

    在今夜入睡时,他还刻意叮嘱贾金叶几人,一旦宋元庆那边有了完颜福兴的消息,记得带回来,但一定要悄悄的带回来,等他问明白了事情原委之后,在做决定是否让李师儿知道完颜福兴被活捉一事儿。

    叶青虽然一直没有想明白,李师儿为何要找完颜福兴的目的,但他却是知道,若是完颜福兴落在李师儿的手里的话,必然是九死一生,而这就与他的想法相背离了。

    若是可能的话,叶青并不想杀了完颜福兴,毕竟完颜福兴在金国无论是官职还是威望,都是有一定的影响力的。

    所以,若是能够把完颜福兴收归己用,利用他在金国的威望与影响力,那么必然可以对他接下来的伐金起到一定的作用,也会使得他所遇到的阻挠会小上很多。

    随着年岁的增长,以及率军作战的时间越来越长,如今的叶青在攻伐兵家一事儿上,已经不再是像当初那般全然看重武力了,很多时候,叶青则是更愿意选择一些怀柔之策。

    正所谓上兵伐谋、不战而屈人之兵,如今的叶青随着战事经验的丰富,自然也更倾向以减少杀伐、攻心为上的准则来攻伐金国。毕竟,不管是敌我双方哪一边的兵士,都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都是爹娘所养,不过是选择了从军来谋求一条生路罢了。

    所以若是可能,不到必要的时刻,叶青如今更愿意选择权谋来攻伐,这也是为何,他宁愿在辽阳一待就是近两年的缘故。

    此时的叶青默不作声,目光在完颜福兴与李师儿两人之间游走,虽然少了完颜福兴对他接下来攻伐金国并不会有多大的影响,但最起码……若是有了完颜福兴,叶青可以肯定,在接下来与金国的战争中,必然可以少死很多人,无论是敌军还是自己这边,都会少死很多人。

    此刻的李师儿,在看到完颜福兴的那一瞬间,整个人几乎就已经被仇恨填满了胸膛,无数个日日夜夜,她会心痛完颜璟的死,但更多的时候,她更在乎家人的惨死。

    所以她当初有野心,想要摄政金国,也是以报仇为出发点,只不过她从来没有把想要为家人报仇的事情说出来,都是打着为完颜璟报仇复国的旗号罢了。

    但这几年,自她逃亡开始,在得知自己的家人是死于完颜福兴的手里后,便无时无刻的希望能够为家人报仇,而至于完颜璟的仇,就让他的先生叶青去为他报。

    一双凤眸都像是冒着仇恨火花的李师儿,看着不断后退的完颜福兴,冷冷道:“贾涉,把他交给你了,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总之我要让他……要让他……死的很惨才是!”

    在李师儿刚一走进这件屋子后,这几日的条件反射,使得贾涉第一时间就赶紧跑了出去,躲得李师儿远远的。

    此时听到李师儿的召唤,便立刻跑了进来,视线却是征求的看着坐在那里面色凝重的叶青。

    完颜福兴的目光,此时也紧紧盯着叶青,他心里很清楚,眼下能够救他活命,只有这个宋廷的燕王。

    心底充满了绝望的完颜福兴,一同与贾涉,以及终于转过身的李师儿,此时目光都望向了叶青。

    叶青神色凝重的点了点头,而后便牵着李师儿的手往外走去,身后瞬间便传来了完颜福兴划破宁静夜空的凄惨求饶声。

    走出屋子,叶青能够感觉到,李师儿那一只被自己握在手心里的手,此刻依然在颤抖着,而李师儿此时的心里,除了大仇得报后的释然外,更是充满了无限的欣慰。

    她很聪明,并不傻,所以她虽然无法猜测的到叶青夜里避开自己悄悄审问完颜福兴的目的,但她也知道,有完颜福兴在叶青手里,对于叶青接下来的攻伐金国会起到一些重要的作用。

    而如今,叶青为了自己能够报仇,宁愿放弃完颜福兴这个在金国极有威望的人物,这让李师儿的心头感到暖暖的,而这种感觉……仿佛她还从来没有经历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