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元后传〕〔医妃倾天下〕〔近战狂兵〕〔万相之王〕〔重生后我嫁给了渣〕〔元卿凌宇文皓〕〔九星之主〕〔云迟晋苍陵〕〔穿越之圣女王妃云〕〔我在万界送外卖〕〔帝后世无双〕〔长生〕〔万古帝婿〕〔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腾飞我的航空时代〕〔斩月〕〔邪帝狂妃:鬼王的〕〔斗魂玄帝〕〔不死夜帝〕〔盖世帝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十一章 斜风细雨
    叶青知道,李横是真心喜欢上老刘头的三闺女了,甚至可以说的上是一见钟情,加上他老娘如今身体不好,也一直希望李横能够赶紧成家立业,所以如今李横也是别无他路可走,只能是寄望着老刘头哪天脑子突然间不正常了,能把三闺女嫁给他。

    但贪婪成性的老刘头,如今势利、精明的很,一直希望他这个长得最为标致的三闺女,能够嫁一个富裕人家,不要像她那两个姐姐似的,都嫁了个普普通通的人家,弄的自己在街坊四邻面前,永远都不能吐气扬眉。

    回到院子里后没有多久,在天刚刚暗下来后,苏金生便再一次的走了过来,问了问叶青一天下来的感受如何后,便告诉他们,燕老爷说了,最近这些日子暂时无事儿,晚上的巡夜有家里的护卫跟下人,他们便可以先回家了。

    但……如果以后府里有什么事情的话,还希望叶青他们不要拒绝,帮助燕府巡夜护卫,毕竟是临安成数一数二的富商,指不定有什么贼人会盯上燕府。

    叶青自然是也不可能拒绝,与苏金生一天相处下来,心中对苏金生也是颇有好感,燕府的这个管家,也绝对不是一个寻常之辈。

    能够把燕府上下打理的井井有条,而且还能够帮助着燕鸿渊跟燕倾城处理生意上的事情,这样的人,说是七窍玲珑心也绝不为过,而且也绝对是燕鸿渊跟燕倾城信任的心腹。

    从燕府出来,走到清河坊的街头,看着华灯初上、川流不息的御街,并没有因为天色已经暗下来而变得冷清,相反则是显得比白天更加的热闹与喧嚣。

    路过那家早晨经过的涌金楼,老刘头的双眼再一次放射起了狼一样的光芒,看着门口的轿子、马车,再看看那涌金楼富丽堂皇、灯火辉煌的大门口,甚至巴不得把眼珠子留在人家酒楼门口。

    笙歌艳舞的丝竹之声、文人士子们朗诵之声、窈窕淑女的委婉歌声,时不时的透过涌金楼的窗户飘向外面。

    “别看了,再看你也进不去不是?”叶青遣散了赵乞儿等人后,推了推旁边的老刘头说道。

    “啧啧,要是这辈子能够进涌金楼快活一次,就是死我也愿意。”老刘头一边摇头一边羡慕的说道。

    “那要是李横有一天请你来一趟这涌金楼,你敢答应把三闺女嫁给他?”叶青转了转脑筋,看着人来人往的涌金楼,以及不远处同样金碧辉煌、门庭若市的丰乐楼说道。

    这两家乃是清河坊内,甚至是整个临安城内最顶级的烟花娱乐之地,基本上每天每晚都是爆满,甚至据传说,这里面的女子,一点儿也不比城外西湖画舫里的绝色佳人差。

    “呵,可能么?如果他李横真有那么多银子请我在这涌金楼里享受一次,我还真愿意把三闺女许配给他!但……这可能吗?每个月的饷银还不够给他那病怏怏的老娘看病,还请我来涌金楼,三婶酒馆每次他来,还都是你请客吧?快别做梦了。”老刘头的盎然兴致,被叶青一席话打消的七七八八,眼神回归现实的开始跟在叶青后面,往临安城的北城走去。

    两人只不过是往前走了一小段距离,便看见一家无论是气派还是占地面积,比起那涌金楼、丰乐楼都不相上下的三层楼矗立在眼前,只是相比较于前两家,这家在人气上则是稍显不如,但即便如此,门口的马车跟轿子也停了一大片,琴声歌声也哀怨的,隐隐约约从窗户里透了出来。

    老刘头不认字,显然他并不知道这里原本就有一处烟花场所,所以看着门匾上的几个大字,问道:“写的啥?”

    “斜风细雨楼。”叶青一边回答,一边仔细打量着这家斜风细雨楼,从外面看那些亮着灯的窗户,以及门口还透露着崭新气息的匾额,显然这是一家要与涌金楼、丰乐楼抢夺财源,新开不久的烟花之地。

    “莫非是新开的?以前没听说过啊。”老刘头看看那气派的匾额,喃喃说道。

    就在两人扫了一眼刚要往前走时,只见门口突然间变得热闹了起来,而后便传来了一个伙计的高呼声,随着伙计吸引人的呼声响起后,门口瞬间腾出了一大片空地,接着便是一阵燃放烟花的璀璨夺目的景象。

    随着烟花燃尽、现场一片烟尘还未散尽,此时的门口则是已经被御街上看热闹的行人,围了个水泄不通。

    就在众人以为,接下来伙计将要张口喊道:斜风细雨楼便要开始正式营业时,却见一副红色的字缦,缓缓在大门口的侧面升起。

    红色为底黑色为字,赫然是一首词缓缓的升了起来。

    随后,只见大门正上方的二楼窗户突然间打开,明亮的房间里,只见一个身着白色衣裙的窈窕女子,戴着面纱冲着窗外的众人躬身行礼,而后便是身后一些衣着鲜艳的女子,跟着那最前面的女子对着楼下的人行礼。

    白衣女子缓缓在窗前早已摆放好的古筝跟前坐下,而后抬头再次看了看窗外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白嫩修长的手指便搭在了琴弦之上。

    随着前奏的琴声响起,把人们的注意力都集中过来后,天籁一般的声音便从女子的嘴中缓缓流淌:“萧条庭院,又斜风细雨,重门须闭。宠柳娇花寒食近,种种恼人天气。险韵诗成,扶头酒醒,别是闲滋味。征鸿过尽,万千心事难寄。”

    “楼上几日春寒,帘垂四面,玉阑干慵倚。被冷消香新梦觉,不许愁人不起。清露晨流,新桐初引,多少游春意。日高烟敛,更看今日晴未。”

    随着女子天籁般的声音,把红色字缦上的黑字,从第一句唱到最后一句,即便是琴声也已经消失不见,但整个斜风细雨楼的楼下众人,则依然是痴痴一片,连一个叫好的都没有,显然依然还沉浸在那女子略带哀怨的天籁之音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叶青都想要拉着老刘头往家走时,这时围观的人群中,才爆发出了如海啸一般的叫好声跟欢呼声,而随着外面看热闹的人们开始叫好,已经被提前请进了斜风细雨楼里的豪门显贵、富商名士,才开始在一楼的大厅内鼓掌起来。

    甚至在大厅的内一些人,因为外面的叫好声音打断了他们的思绪,而神情上则是略带不满,显然认为外面那些看热闹的众人们,不配听这么好的天籁之音。

    但他们也知道,这是斜风细雨楼为了跟涌金楼、丰乐楼争彩的手段,于是也只能是一边感叹,一边在心里回味着刚刚那首,足以绕梁三日的天籁之音:念奴娇。

    随着二楼的窗户在白衣女子行礼后,便无情的被关上了,这也让御街上看热闹的众人,不由自主的流露出了一股怅然若失的神情,显然刚才那白衣女子无论是形体还是歌声,都已经让他们惊为天人了,仿佛是从天而降的仙子一般。

    在意犹未尽的人群中,老刘头被叶青一刀鞘拍醒后,连着说了三个好字,而后摇头继续回味着说道:“我老刘这辈子总算没白活了,这辈子第一次看到跟天仙似的人儿唱曲,简直就是神仙女子啊,太美妙了,太美了,简直是太美了。”

    叶青也知道,从老刘头的嘴里显然是不可能出来什么样雅致的赞美之词,但对于那白衣女子唱李清照的词,叶青还是略感有些意外。

    “那娘们蒙着面纱呢,你哪只眼睛看见是个天仙了?说不准就因为长得丑,怕吓着你们以后不敢来这斜风细雨楼了,所以才戴着面纱,不过是声音好听罢了。”叶青无情的打击着老刘头心中的仙子。

    “你……你这个人……你这个人就是没有雅兴,这么好听的声音你不感动吗?我老刘多久没有听过曲子了,这临安城内的人,有多少人有这眼福?怕是也就这些人有眼福了,其他人啊,羡慕我老刘去吧。”

    老刘头对于叶青还是很敬重,所以也不好跟叶青较真儿,于是只好从别的角度给自己找优越感跟安慰,而且还迅速的把,叶青打击他心中美好的话语快速的撇到脑后。

    在御街上经过了斜风细雨楼带来的惊喜后,两人便算是顺顺利利的往家走了,只是他们没有注意到,就在刚才的人群里,昨日里他们碰见的两名的金人,则是已经注意到了他们。

    回到漆黑一团的家里,院子里寂静无声,只有二楼依然亮着一丝微弱的灯光,证明着白纯还未休息。

    站在院子里的叶青,看了看寂静漆黑的院子,再想想刚才从燕府出来时,灯火通明的豪宅燕府的景象,心中在今早上被燕府的瑰丽花园勾起的野心,莫名的再一次出现在了脑海里,真希望有朝一日,自己也能够拥有那么一座府邸。

    原本叶青以为,经历过一次生死之后,世间的一切他都能够看淡了,对于身外之物便不会再有追求跟野心了,只要一日三餐能够果腹,能够平平安安的,在这陌生的时代过一辈子就够了。

    但今日先是燕府给他的刺激,再加上那豪华奢侈的涌金楼、以及那斜风细雨楼展现在他面前的世俗之美与诱惑,还是不由自主的震撼到了他内心里蛰伏着的浓浓野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地摊卖大力〕〔全职艺术家〕〔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