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被女神捡来的赘婿〕〔逍遥侯〕〔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洪荒第一暴君〕〔神话之我在商朝当〕〔九死丹神诀〕〔都市医品仙尊〕〔我的极品美女总裁〕〔李清苏妲己〕〔李清纣王〕〔重生醒来成为纣王〕〔李清穿越成纣王〕〔人皇系统帝辛〕〔李清穿越商朝〕〔除纣无人皇〕〔我成了商朝纣王〕〔神话之我在商朝当〕〔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废柴王妃又在虐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三十九章 考题
    望着叶青那清澈,里面看不见任何杂念的眼神,白纯很难把叶青刚才的举动,与无礼、亵渎联系到一起。

    但刚刚他那个动作,已经是极其的无礼,如果让别人看到,自己就是跳进黄河里,也洗不清跟叶青的关系了。

    “你……你快去买吧,我先走了。”白纯望着叶青那张无辜的脸,特别是那呆呆的眼神,里面清澈见底,一丝杂念都没有,倒是让她觉得是自己想多了,于是依然涨红着脸急急说道,像是再跟叶青多呆一会儿,他们之间的关系就没办法说清楚了。

    “不用,你等会儿我,我付完帐一起走,一会儿掌柜的会派人把牛油送到家里去的。”叶青跟白纯打了声招呼,也不等白纯同意,就钻进了牛油店内。

    不一会儿的功夫,百两银票便被叶青破开了,拿着其他小额银票,以及一些碎银子,仿佛办成了一件天大的喜事儿一样,走到白纯跟依然还一脸异样的锦瑟跟前:“好了,买完了,一会儿他们便会派人给送过去。不过一会儿我还得买一些蜡烛,所以我暂时先不把手头的钱给你啊。”

    自顾自说的叶青,到现在依然美誉发现白纯的异样。同样,锦瑟脸上的异样,他到现在也还认为,这小丫头估计是刚才被自己逗怕了,所以现在才如此敬畏加警惕的表情看自己。

    蜡烛叶青同样也买了很多,因为他不知道同样以动物脂肪做出来的蜡烛,能够提出来多少硬脂酸,虽然牛油里的硬脂酸含量最高,但牛油比起蜡烛来还是贵了一些,他也不敢买太多的牛油,毕竟还要买其他东西来做这个实验。

    从蜡烛店里出来后,白纯隐约明白了叶青想要干什么了,此时此刻,神色已经恢复正常的白纯,在心里已经把刚才叶青的无礼举动,顺理成章的当成了无心之举。

    “你想要自己做蜡烛不成?”忍不住心中的好奇,白纯还是看着兴致勃勃左顾右盼的叶青问道。

    “嗯,想试试,但不知道能不能行。不过我估计问题不大,蜡烛而已,要是再不会做,我觉得我就可以买块儿豆腐撞死了。”叶青呵呵笑着说道,手里的剩余的银两,不假思索的便要递给白纯。

    而白纯看着叶青突然伸过来的手,就像是碰见了毒蛇猛兽一般,嘴里轻叫一声,而后噌的一下退出好几步。

    “怎……怎么了嫂子?”叶青不明所以,茫然的看着直直望着自己手里银子的白纯问道。

    “没……没什么,你把钱给锦瑟装着就是了,要不你装着就好了。”白纯心头砰砰乱跳,双手紧紧攥成拳头,但心头的慌乱依然是不见丝毫好转。

    叶青不解的看了看白纯,而后看着像是时刻准备挡在白纯跟前的锦瑟,想了下说道:“那……那要不我先拿着?就当我欠了你一百两银子,如何?到时候肯定还你一千两。”

    “不……不用了,我们回家吧。”白纯摇了摇头,头顶的素帕都因为她强烈的摇头,变得有了一些的松散,差些把她那一头如瀑布般的秀发散落出来。

    “你们……你们不舒服吗?”叶青指了指白纯,又指了指同样脸色异样的锦瑟,奇怪的问道:“是不是吃坏肚子了?”

    不论是白纯,还是旁边一直一脸警惕跟担忧的锦瑟,听到叶青如此问,特别是叶青从亲了那银票后的一举一动,都不像是刻意为之,完全像是无心之举后,两女不由自主的俱是在心头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你还需要买什么吗?”白纯眼神飘忽不定,始终不愿意在聚焦在叶青身上。

    叶青一边走一边左顾右盼:“没了,这两样就差不多了。对了,哪里有卖肥皂团的,我还需要买几块儿。”

    叶青猛一拍脑门,站在了原地,旁边一个小书摊引起了他的注意,远远望去,只见书摊上面摆着有限的几本书,但一本名为《梦溪笔谈》的书,却引起了他的注意。

    封面上的四个大字,基本上占据了整个封面的空间,所以即便是远距离看,以他身为狙击手的眼睛,看清楚还是不费力的。

    “你去哪里?”白纯看着拍完脑门儿要去买肥皂团的小叔子,不说话的直直往对面走去,有些无奈焦急的急忙问道。

    “就在这里。”叶青头也没回,回了一句后,就走到了书摊旁。

    而当他的手,刚刚碰触到那本《梦溪笔谈》的封面后,另外一只手几乎是与他,同时碰触到了封面。

    “小友也对此书感兴趣?”叶青扭头,只见一个个子不高,面色黝黑,如同一个庄家户的中年人,却穿着书生样式的宽袖常服,正微笑的看着他。

    “啊,你也感兴趣?”叶青回了一句,但不论是他,还是那中年人,两人的手在说话间,都没有离开那本《梦溪笔谈》。

    “这本书是我家先生先看到的。”中年人还没有答话,旁边一个背着小书箱的书童,立刻主持起了“公道”。

    “是我家公子先看到的。”背着一个背包的锦瑟,听到那书童向着他家先生说话,于是也急忙主持起“公道”。

    “我家先生……。”

    “我家公子……。”

    白纯慢了两步才过来,所以来到书摊前的时候,锦瑟跟那书童,依然是你一句我一句的在争执着:到底是谁先看见那本书的。

    不过令白纯很好奇的是,叶青从来不看书的,偶尔因为他闹笑话,自己让他看书,他多半也是随意的翻阅两页,而后就扔一边去了。

    印象中,只有那诗经里的几篇,他一开始感兴趣,或者是被自己逼迫着,能简单的背下来一点儿。

    怎么今日突然变得这么好学了?难道说是从范府出来后,因为自己的训斥,一下子开窍了?

    “这样吧,两位也不必争了,我与你家公子到底是谁看见的,怕是难以辫出一个先后了,不如我出一个小题考考你们两人,谁如果答上来了,那就归我或者是你家公子如何?”中年人也不恼,依然和气的笑着说道。

    “看似不偏不倚,但他是您的书童,您要是出题,自然是会向着他的,我们怎么可能赢?”锦瑟不等叶青说话,就先抢在前头,伶牙俐齿的把那中年人提出的主意给灭了。

    “我家先生才不会向你说的那般……。”书童刚要替中年人辩驳,但却被中年人打断了话语。

    “好,小娘子心思灵活,聪明伶俐,是在下所滤不周了。”中年人也不反驳锦瑟对自己的偏颇揣测,笑了笑刚要说话,就听见摆书摊的那人说话了。

    “两位不必争了,既然这位先生有雅兴,不如就有在下出题如何?”摆书摊儿的显然是个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主,或者是摆书摊摆的实在无聊了,好不容易来了两个客人,还起了争执,于是便颇有兴致的想要参合进来。

    “好。”

    “好!”

    叶青跟那中年人,以及站在旁边一直默不作声的白纯,都没有来得及说话,倒是那书童跟锦瑟,竟然异口同声的坚定回答道。

    说完后,两人还都不屑的扬起下巴,轻蔑的看了彼此一眼。

    叶青有些拿不准锦瑟这小丫头到底有没有一点儿道行,人家是书童,跟着这位长得不像书生的书生,耳濡目染的也会沾上一点儿书香气。

    至于她锦瑟,是个丫鬟,顶多算是白纯的姐妹,难不成也饱读诗书不成?

    而叶青之所以一直没有接话茬,也是因为他有自知之明,同时也颇为忌惮如今的“古人”,动不动就会之乎者也、引经据典,这是他自己念一辈子书拍马也赶不上的。

    所以叶青不由自主的,有些怀疑的看了白纯一眼,只见白纯却是一脸平静,显得颇为胸有成竹、自信满满,于是也没有了异议。

    “好,既然这位小友也无异议,那么不妨就把这本书的归属,交给他们二人来决定,如何?”中年人的手离开了那本《梦溪笔谈》,看着叶青征求着意见。

    “可惜了,原本我还想把这本书让给你的,但既然你同意了,我就不客气了。小伙子,其实输给女子不丢人的,千万别有心里压力啊。”叶青也把手从《梦溪笔谈》上移开,同时不忘灭他人威风、长自己气势的,给予那书童一点儿心理上的压力。

    白纯在旁边听的心里直发笑,那位中年人以礼相待,颇有儒士涵养。而你倒好,不还之以礼也就罢了,竟然还咄咄逼人,一副理所当然的狂妄模样儿。

    锦瑟听到叶青如此看好她,当下立刻又精神了几分,扬起秀气的下巴哼了一声,轻蔑的看了那书童一眼,而后便对摆书摊的主儿行礼道:“请先生出题。”

    “请先生出题。”书童也同时向那摆书摊的行礼说道。

    摆书摊的笑了笑,挠了挠头,显然是不习惯被人称为先生,但还是想了下后说道:“我虽然卖书,但也读书,不过看这位先生想来毕竟是饱学之士,而这位公子嘛……。”

    “喂,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啊,人不可貌相你不懂啊。”叶青一听,你一摆书摊儿的出题就是了,非得捎带着我干嘛。

    “好,是在下唐突了。”摆书摊儿的再次笑了下,而后左右扭头看了看,说道:“在下的题很简单,两位看见那旁边的石狮子了吗?”

    “看见了。”锦瑟跟那书童异口同声的回答道。

    “好,那我的题很简单,就是两位告诉我,那石狮子嘴里的石球,是如何放进去的。”摆书摊儿的指了指旁边不远处的石狮子说道。

    石狮子的嘴里,确实有一个石球衔在嘴里,因为狮嘴里的獠牙卡住了那石球,所以使得那石球在狮子的嘴里可以来回转动,但确实无法掉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