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废少〕〔逆天废柴〕〔仙君重生〕〔叶辰萧初然〕〔被女神捡来的赘婿〕〔逍遥侯〕〔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洪荒第一暴君〕〔神话之我在商朝当〕〔九死丹神诀〕〔都市医品仙尊〕〔我的极品美女总裁〕〔李清苏妲己〕〔李清纣王〕〔重生醒来成为纣王〕〔李清穿越成纣王〕〔人皇系统帝辛〕〔李清穿越商朝〕〔除纣无人皇〕〔我成了商朝纣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四十九章 服众
    “后心处这一拳真是厉害,真是要人命的致命一击啊。”李横摇着头,感叹着叶青在金人倒下后,砸在金人后心处的一拳。

    而正面趴在污浊的小河沟里的金人,随着叶青那最后一击,趴在水里冒了几个水泡后,便一动不动。

    “你说这是被我打死的还是被污浊的河水呛死的?”叶青站在小河沟里,费力的提出一只脚,而后踩在金人的背上,擦着脸上的淤泥气喘吁吁的抬头问道。

    “我觉得是被打死的。”李横看了看身后匆匆脚步声,只见赵乞儿跟泼李三两人,正快速的向这边跑来。

    而在官道上的不远处,一辆马车正缓缓向这边行来,马车的车辕处,坐着的两个人,正是当初在坊内,拦住白纯后,与李横、叶青、老刘头碰过面的两名金人。

    “拉我上去。”叶青伸出手对李横说道。

    回过头的李横面色有些凝重,沉声说道:“我们的麻烦好像还没有解决啊。”

    “谁啊?”拽着李横刀鞘上来的叶青,眯缝着眼睛,只见那两名金人正坐在车辕上,似笑非笑的缓缓向自己几人这边走来。

    “是他们?”叶青一愣,刚才偷袭那三名金人时,他并没有听到那金人对马车里的燕倾城所说的话,所以看到是见过两面的金人后,微微有些发愣。

    赵乞儿、泼李三与那两名金人亲自赶的马车,几乎是同时到了叶青几人的身边。

    于是在叶青打量着两名金人的同时,那两名金人也同样是似笑非笑的打量着叶青。

    只见一名金人跳下车辕,毫无戒备、举止悠然的走到官道另外一旁,看了看小河沟里那已经死绝的金人,眉头只是微微的皱了一下,而后回头看着叶青,只是眼神中的杀意越来越盛。

    但即便是如此,金人竟还能淡淡的以欣赏似的口吻说道:“不错,出乎我意料,身手很好。如果你们大宋的兵士都如你们这般,也就不会被我们赶的偏安一隅,称臣纳贡了。”

    “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东,谁知道以后会怎么样儿,到底谁先被谁灭国亡种还不说不准呢。”叶青拿着幽儿递给自己的手帕,一边擦着脸上的淤泥,一边淡淡的回道,丝毫不觉得自己此刻的样子有多狼狈。

    同样,在两名金人的眼里,浑身上下湿漉漉的叶青,哪怕是脸上、衣服上还残留着淤泥,哪怕是衣服已经凌乱不堪,如同叫花子,但此刻他们也不敢小觑眼前这个大宋禁军。

    金人哂然一笑,不再跟叶青争斗,而是微微转身,看着因为惊吓过度而脸色苍白,此刻还没有完全缓过来的燕倾城说道:“燕小姐受惊了,真是在下的不是了。不过……燕小姐看到我出现,应该不会意外吧?”

    “你到底想干什么?”燕倾城冷哼一声,看向金人的同时,身体却是不自觉的往叶青身边靠了靠。

    因为刚才的惊吓,特别是那金人一只大手差点儿抓住她的脖子时,给她的感觉就像是,如坠冰窖般的感到一股冷意从心底直冲头顶。

    这也让她第一次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金人到底有多凶残、狠辣。现在的她,打心底里再也不敢认为,能够占据大宋北地的金人,只是一群乌合之众了。

    “想干什么?哈哈……。”完颜胡沙仰天笑了几声,像是在嘲讽燕倾城的明知故问,而后双目从叶青身上再到燕倾城身上,再望向了远处尘土飞杨中,赶过来的一辆马车跟几匹骏马道:“燕小姐如果真想知道,不如问问燕鸿升,他或许会给燕小姐一个明确的答案。”

    说完后,完颜胡沙便与一直坐在车辕上的独吉思忠准备离开,只是刚走到车辕跟前,像是又想起了什么,回头看着叶青露出白牙森然一笑道:“密林中两人,官道上三人,这笔帐……我会记得的,对了,很快就会让你偿还的。我们……走着瞧?”

    “好,我们走着瞧。不过很有可能你不再有机会了。”叶青淡淡的回道。

    隔在叶青与金人中间的燕倾城,不知道为何,在叶青说完后,她突然又是感到一阵头皮发麻,浑身上下又是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直觉告诉她,接下来好像会有更大的事情发生。

    随着金人赶着马车悠然的离开,至于密林里的尸首跟小河沟、草丛中的几人尸首,完颜胡沙跟独吉思忠,连再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这一次原本是十拿九稳的事情,没想到最后他们还是轻敌了,他们料不到,在大宋最为人诟病、看不起的禁军,竟然能够有如此战斗力。

    特别是那禁军都头叶青,竟然凭借一己之力,杀了他们勇猛善战的八个人当中的五个人!

    “是老刘头他们赶过来了。”李横望了一眼从官道另外一边,如同腾云驾雾般的马车跟几匹骏马,向叶青说道。

    “来的还挺是时候。”叶青拧着衣服上的水笑了下说道。

    “属下李宝、赵秉元见过叶都头。”赵乞儿跟泼李三神色凝重,虽然两人身上稍有些挂彩,特别是赵乞儿,此刻手臂、手腕上还是鲜血淋淋,但依然死挺直了腰杆向叶青行礼道。

    “啥时候咱们这被称之为乌合之众的禁军,竟然还变得如此纪律严明了?”叶青笑了笑说道:“密林里的几个都死了?”

    “其中一个是被他们自己人误杀,都头您杀了一个,其余三个都已经被我们两人撂倒。”赵乞儿神情肃穆。

    相比于刚刚遭遇伏击的时候,他们心中对叶青还是充满了轻视跟不信任,但经过这一场伏击之后,他们再也不敢小看叶青。

    毕竟以一己之力能够斩杀四名金人,这样的身手,就是他们在背嵬军时,也不多见的。

    军中向来便有谁的拳头硬,谁就是老大的不成文规定,所以此时,两人在见识了叶青杀那几名金人的身手后,心中顿时对叶青变得敬重了起来。

    “挺好。”叶青没头没尾的说了一句,而后向赵乞儿跟泼李三点了点头,整个人有点儿莫测高深的感觉。

    看着老刘头、司徒松跟其他几个禁军正好赶到了跟前,马车与几匹骏马带过来的黄尘土雾,一下子让叶青等几人站的地方,变得烟雾缭绕。

    燕倾城被幽儿拉着则是快速的躲到了另外一边,深怕被这黄尘土雾给埋进去。

    “小姐没事儿吧?”

    “叶都头你们没事儿吧?”

    司徒松跟老刘头两人同时开口,只是一个关切的是燕倾城,一个关切的叶青等人。

    所以司徒松从黄尘土雾中快步跑到了燕倾城跟幽儿身边,一脑门子汗水混合着黄土,灰头土脸、神情紧张的打量着,微微摇头向他示意无事的燕倾城跟幽儿。

    看到两人没事儿后,司徒松这才放下心来,回头立刻命令禁军调转马车,保护燕倾城等人回府。

    老刘头在黄尘土雾中,根本不理会司徒松的命令,而是先看了看浑身上下,依然湿漉漉的叶青,确定其没事儿后,才走到赵乞儿跟泼李三跟前问道:“怎么样儿?到底是什么人?”

    “金人伏击了我们,伤没事儿,小伤。多亏了叶都头,一个人解决掉了对方八人中的五人,这才让我们有机会轻松解决掉其他三人。”赵乞儿再次拱手向叶青说道。

    老刘头一听赵乞儿的说话,回头就瞪向了一身衣服最为干净整齐的李横:“你小子干什么去了?遇到伏击的时候,你小子不会躲起来来了吧?都头都成这样了,你怎么一点儿事儿没有?”

    “你以为我想啊?金人的箭矢逼的我只能缩在马车后面,连露个头都不能。而且我还要保护那燕家小姐,我能怎么办?等我能找到时机时,人就已经全被他解决了。”李横学着叶青平日里的样子,无辜的耸了耸肩膀说道。

    老刘头无言的哼哼了,但还是伸出手威胁似的指了指李横,两人的神情跟举止,在叶青看来,倒是颇有些老丈人训女婿的意思。

    司徒松站在一旁,已经大吼了三声了,但这些禁军却是无动于衷,依然是不闻不问,老刘头跟李横还在争吵着,梁兴则是不紧不慢的帮赵乞儿包扎着小臂上的伤口,其他人则是观看着那已经破烂不堪的马车车厢,或者是检查着那拉车的西夏良马身上的箭矢。

    叶青走到司徒松跟前拍了拍其肩膀,淡淡道:“威严不是靠嗓门儿大就管用的,让他们包扎好伤口后再回府,反正现在也不会再有人伏击了。”

    说完后,叶青竟掠过燕倾城跟幽儿身旁,自顾自的往刚才的草丛里面走去。

    “你干什么去?”燕倾城吓了一跳,她现在对那片密林跟草丛,有着极度的恐惧,所以看到叶青往里面走去,立刻紧张的问道。

    “我的包还在里面呢,找我的包去。”叶青头也不回的说道,而后便缓缓踏入草丛中,开始寻找着自己的背包。

    身后的燕倾城看着叶青那湿漉漉的背影,好几次鼓起勇气都想要跟着踏进去,但每次都是刚想迈步,眼前就浮现出了那像是凭空出现,射向自己的凌厉箭矢。

    “你……幽儿你陪我进去。”燕倾城一个人还是没办法鼓足勇气,于是只好拉着幽儿的手,让她陪着自己一同往草丛中走去,帮着叶青寻找那奇怪的包。

    (ps:不投推荐票、不收藏的全部拉出去打死。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