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嘉平关纪事〕〔十方武圣〕〔洪荒第一暴君〕〔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温阮霍寒年〕〔穿越星际:妻荣夫〕〔穿越星际妻荣夫贵〕〔元后传〕〔医妃倾天下〕〔权宠天下〕〔超品渔夫〕〔鉴宝黄金指〕〔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重生九零小辣椒〕〔云迟晋苍陵〕〔穿越之圣女王妃云〕〔罪妻凌依然〕〔凌依然易瑾离〕〔梅府有女初成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五十章 公子的待遇
    及膝高的草丛内,叶青按着大致方位慢慢寻找着,丝毫不知道身后的燕家小姐,带着自己的丫鬟也已经跟着走了进来。

    官道上的司徒松无奈的看看跟着禁军踏入草丛的大小姐,又看看这边那几个禁军,津津有味的听赵乞儿、泼李三眉飞色舞的讲述,叶青刚才杀那几个金人的精彩情形。

    叶青捡起自己的背包,上面还无力的挂着一根箭矢,而另外一个破洞,显然是刚一开始时,被箭矢射中的,只是随着在密林中的翻滚,箭矢已经跌落,留下了一个拇指大小的破洞。

    拔出那支无力的箭矢,看着背包上的两个洞,无奈的叹口气:“本来就你我相依为命,没想到今日你竟然还替我挨了两箭,委屈你了啊。”

    “这个……背包对你很重要?”燕倾城看着弯腰捡起那古怪的包叶青,有些别扭这个包的称呼问道。

    回头看了看跟幽儿一同站在身后不远处的燕倾城,叶青笑了下,而后一边打开背包,一边说道:“当然很重要了,这么说吧,它跟我差不多就是兄弟般的关系。啧啧,特么的全被压坏了。”看了一眼里面的肥皂团跟蜡烛,已经完全碎到了一起。

    “还你就是了。”燕倾城对于这个禁军刚刚生出一丝好感,特别是在自己命悬一线时,他竟能不顾生命安危,飞扑撞在那金人身上,与那金人一同滚落到小河沟里去,这让她多少还有一些感动呢。

    但现在,看着那禁军摇头可惜的样子,心道这是又打算以包里被压坏的东西,施展他的拿手好戏讹自己银子了。

    “不用还,碎了也好,正好一块儿烧烧试试。倒是……。”叶青开始往官道上走,看着不远处的赵乞儿跟泼李三,扭头对旁边的燕倾城说道:“人家的医药费怎么着也得你出吧?毕竟都是为了保护你。”

    “这个不用你多说,我自会给他们钱让他们看伤的。”燕倾城鄙夷的看了一眼叶青说道,难道自己在他心里,就是冷酷无情、只知利益的商贾不成?

    马车已经准备好,至于那已经快要散架的马车,跟死在路中间的那批良马,自然有司徒松等人收拾,甚至连那几个金人的尸体,都不用报官,过不了多时,金人便会派人来处理掉那些尸体。

    再次背上自己的背包,跟李横依然是一左一右坐在车辕上,赶着马车载着燕倾城跟幽儿继续往城里赶去。

    燕倾城同样是说话算数,在上马车之前,当着叶青的面,便让幽儿从荷包里掏出了银子,当成医药费给了赵乞儿跟泼李三。

    这一次老刘头却是没有眼红,甚至那眼神中一丝贪婪跟嫉妒的意思都没有,甚至在赵乞儿跟泼李三接过银子的时候,还很是替两人高兴。

    李横跟叶青坐在车辕上轻声交谈着,时不时的问旁边骑在马背上的老刘头几句话。

    总之在这回程路上的谈话里,叶青更加能确定,不论是老刘头还是赵乞儿、泼李三、梁兴等人,恐怕这九人,都是出自当初岳飞的背嵬军中。

    而且还都是能征善战之辈,或许当初在背嵬军中,都是不小的武将也说不准。

    马车里面的燕倾城,这一路上三番五次的想要提醒叶青不用急着赶路,不必让马车跑的太快,毕竟他现在身上还是湿漉漉的,如果万一沾染上风寒就不好了。

    但这一路上,即便是马车已经快要到燕府门口了,燕倾城一直含在嘴里的想要说的话,也没有说出去。

    倒是叶青在到了燕府门口后,看着下车后的燕倾城跟幽儿,而后指了指自己身上还湿着的衣服,无奈道:“我得先回去一趟了。”

    “快些回去吧,今日……今日就不用来了。”燕倾城站在门口,脑海里刚才在马车上,甚至都幻想过,一会儿到了府邸之后,要不要让幽儿把兄长的衣服拿出一身来,先让他换上。

    但现在看来不用了,人家也是有家的人,回家换衣裳自然是省心又方便。

    不过就在叶青刚刚迈出两步后,同时也正准备燕倾城往府里走的燕倾城,最终还是鼓起勇气,扭头像是刚想起来什么似的说道:“对了,你的……背包既然破了,就放在这里吧,我让幽儿帮你把那洞缝上。”

    叶青一愣,扭头看了看自己的背包,再摘下来看了看那两个一上一下的破洞,呵呵笑了下说道:“那就麻烦幽儿了啊,缝好看一点儿啊。”说完后,就作势要把背包扔给幽儿。

    明显没有反应过来的幽儿有些发愣,自己的女红拿不出手小姐又不是不知道,怎么还特意让自己缝啊,万一缝不好,还不得让那人笑死自己?

    “快去接过来。”燕倾城看着幽儿发傻,急忙碰了下幽儿的胳膊低声说道,不自觉之间,燕倾城那白皙的脸颊,多了一丝若有若无的淡淡红晕。

    幽儿只好有些奇怪的看了燕倾城一眼,而后还是依言从叶青手上接过了背包,这才匆匆追着燕倾城的步伐往府里走去。

    对着李横几人招呼了一声后,叶青便孑然一身的往家的方向走去,浑身还有些湿漉漉的他,走在大街上,时不时还能够招来路人诧异的眼神,或者是偷偷的指指点点。

    不过好在叶青也不在乎,他本来就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一切都还处在适应的阶段,所以面对路人的指点跟诧异眼光,他则是一点儿也感觉不到有何不妥。

    经过斜风细雨楼的时候,以叶青身为狙击手的眼睛,还是从一架马车旁边,看到了那两名金人的身影,正并肩往那斜风细雨楼走去。

    不过叶青倒是没有多想,今日虽然与两名金人结下了解不开的梁子,但两名金人想要在临安城要自己的命,也不是那么容易。

    所以叶青倒不是很担忧金人会找他的麻烦,而且只要这段时间多加防范,先把这几日积攒在手头上的肥皂团等事儿解决了,自己到时候甚至还想找这两名金人的麻烦呢,毕竟这两名金人可是认识白纯的,他可不想白纯因为他而有性命之忧。

    但如果万一因为自己跟金人之间的梁子,而殃及到白纯,这显然是叶青不愿意看到的,而且就如今现在的形式来说,白纯则是他唯一的软肋。

    不过好在,金人到现在还不知道他家在哪里,所以只要白纯减少出门的次数,有事儿让锦瑟代劳的话,基本上可以躲过这段时间的危险期。

    心头莫名的一阵惆怅,来到这个世界还没有多长时间,朋友没有交几个,仇家冤孽倒是结了不少,这两个金人跟自己已经是形成了不死不休的局面了。

    低头想着心事儿的叶青继续往前行,耳边那些喧嚣的叫卖声,以及热闹的场景,仿佛再一次跟他保持了遥远的千年距离,让这有些孤独寂寞的背影,行走在大街上时,再次显得与这世界是如此的格格不入。

    走到家门口看了看那石狮子,推了半天门,门却是从里面关着的,这让叶青不由得有些奇怪,怎么个意思这是?这太阳还没有落山呢,怎么就把门从里面关上了呢?

    拍了好几下的门,过了好一会儿才听到锦瑟的声音,而后随着脚步声,以及门闩被打开的声音响起,那两扇散落着几颗铜钉、漆色斑驳的黑色大门,才小心翼翼的开了一道缝隙。

    锦瑟悄悄从门缝处露出小半张脸,神情紧张警惕,当看到门口一张灰头土脸的陌生面孔后,不等那人凑近,于是砰的一声,闪电般的就把门再次关上了。

    “卧槽……鼻子……锦瑟你要疯是不是?”叶青摸着鼻子龇牙咧嘴,这一撞之下,鼻子火辣辣的痛,鼻涕眼裂都跟着流出来了。

    哪怕是今日跟金人厮杀,他也没有受到这么严重的伤害,没想到到头来,竟然在自己人跟前吃了这么一个大亏。

    “你是谁?为什么还来我们府上?我我告诉你,我们老爷可是大官儿……。”锦瑟紧张的声音在门内响起,连带着还有那门闩快速被插上的声音。

    “你说我是谁?我是叶青……是你家公子啊。”叶青揉着鼻子擦着眼泪,望着那扇黑色的大门没好气的嚷道。

    这小丫头脑袋秀逗了吧,早上自己还是公子呢,这到了下午怎么公子就变成陌生人了,这闭门羹吃的,鼻子都差点儿断了。

    “你说你是我们家公子?哼,骗人!我们小姐跟公子都不在家了,小姐刚才已经出去了,找人去了,你们要小心才对了。”锦瑟也不知道是真傻还是吓傻了,在门内有些紧张的说道。

    小丫头半天了也没有反应过来,那声音正是早上他家公子出门当差时的声音,确实是他们家货真价实的叶公子。

    “锦瑟,我告诉你,我生气了……我鼻子差点儿让你给我撞断了……。”叶青擦拭着鼻涕,看着并没有流血,于是指着大门嚷道。

    “锦瑟,是公子下差回来了,把门打开吧。”白纯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锦瑟身后,神色之间略带忧虑的对锦瑟说道。

    “小姐,他不是公子,那人我不认识,公子不是那个样子的……。”锦瑟一脸凝重,提醒着小姐千万别上当。

    而门外的声音,不等她话说完,便再次气急败坏的叫嚷道:“谁特么说我不是你们家公……公子了,我就是叶青,锦瑟你给我开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