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元后传〕〔医妃倾天下〕〔近战狂兵〕〔万相之王〕〔重生后我嫁给了渣〕〔元卿凌宇文皓〕〔九星之主〕〔云迟晋苍陵〕〔穿越之圣女王妃云〕〔我在万界送外卖〕〔帝后世无双〕〔长生〕〔万古帝婿〕〔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腾飞我的航空时代〕〔斩月〕〔邪帝狂妃:鬼王的〕〔斗魂玄帝〕〔不死夜帝〕〔盖世帝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六十三章 俸禄
    “小姐不好了,出大事儿了。”锦瑟从外面匆匆跑进来,站在院心当间,有些惶恐、又有些兴奋的冲着二楼喊道。

    白纯听的心头一震,莫名的感到心突然间像是被揪在了一起,连胸口处都传来隐隐的疼痛感似的。

    昨夜里基本上没有怎么睡觉,在锦瑟出门后,本想着上楼迷糊一会儿,但心里却一直担忧着叶青,会不会干出什么傻事情来。

    所以翻来覆去之下,只好拿着叶青那日买的《梦溪笔谈》,坐在二楼的窗口处,心事重重的下意识的翻着页面。

    “出什么事了?他怎么了?”白纯听到锦瑟的声音,慌忙扔下手里的书,起身跑到二楼栏杆处,惊慌失措的向院心处问道。

    而院心处却早已经没有了锦瑟的身影,白纯一愣,急忙往房间里跑,准备下楼时就听见楼梯处传来了匆匆的脚步声。

    随着锦瑟踏着楼梯上来,发出蹬蹬蹬的声音,就像是踩在了白纯的心头,让她有种惶恐到窒息的感觉。

    “小姐,出大事儿了。”锦瑟脸上带着振奋跟惊讶,掩饰不住眉间的喜悦,捏着拳头在胸前,兴奋不已的低声说道。

    “怎么了?叶青他怎么了?是不是没去当差?”白纯抓着锦瑟的粉拳,问完后心神才有所平静,毕竟从锦瑟的样子上看,不像是叶青出事儿了。

    “不是啊小姐,奴婢走到那斜风细雨楼那一块儿时,就看见那里围满了官府的人,奴婢就好奇,所以就过去打探了下,您猜怎么着?”锦瑟学会卖关子了,看着自己小姐焦急的样子,兴奋的向白纯诉说着她今日的所见所闻。

    “先别说那些,先快说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公子……。”白纯的心此时全都系在叶青身上,所以对于斜风细雨楼的事情,她根本不关心。

    “小姐您别急,您听我跟您说。奴婢去了那里一打探才知道,原来……昨日里来咱们家里的两个金人,昨天夜里被人刺杀了……。”

    “什么?真的吗?你怎么知道是昨天来咱家的那两个金人?”白纯的小心脏噗通噗通的跳着,有些心慌意乱,又有些兴奋,拽着锦瑟的手急忙问道。

    “官府的人手里拿着画像呢,让围观的百姓认人呢,问有谁这几日见过那两个金人。所以奴婢远远瞧着那画像上的人,可不就是昨天来咱们家里的两个金人,而且听说,那两人还是金国的使臣。现在竟然被人刺杀了,县衙管不了这件事儿,临安府来人了,最后就连……刑部都来人了,那里围了很多很多人。所以奴婢就没有去燕府,而是先回来把这个消息告诉小姐,省的小姐独自一人在家里担心。现在奴婢再去看看公子在不在燕府当差,小姐……那锦瑟先去了啊?”锦瑟哒哒的嘴就没有停。

    毕竟还是未长成的少女,对于临安城发生这样的事情,自然是心中充满了好奇跟紧张,所以叙述起来后,自然是会眉飞色舞的,甚至会让人觉得,她好像跟着官府的人,前往那斜风细雨楼的现场,目睹了里面的所有一切似的。

    白纯的神情有些茫然,有些呆滞,也不知道锦瑟的一大通话,她到底听到了多少。

    那雪白无暇的额头一会儿皱在了一起,一会儿又舒展开来,一双明亮的美眸有些迷惑跟思索,樱唇微动,让人听不清楚她在喃喃自语什么。

    “锦瑟,不用去了。”听到锦瑟下楼梯的声音,回过神的白纯,再次走到二楼的栏杆处,看着已经小跑到院心的锦瑟,灿烂一笑说道。

    “小姐,为什么不去了?”锦瑟停在院子当心,看着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好像变得开心起来的白纯,有些奇怪的问道。

    刚才在二楼的房间,如果说白纯还是一朵含苞待放、章台杨柳般窈窕于急风骤雨中,我见犹怜的花骨朵,那么现在站在二楼栏杆处的白纯,就像是冰肌玉肤、桃羞杏让般艳压群芳的人间尤物。

    含笑而立在二楼的阳台处,绝世独立而又天资绝色的样子,让锦瑟看的都有些心神摇曳。

    “跑了一趟了,也累了,就不用去了。你上来吧,陪我说说话儿。”白纯笑着像锦瑟招招手,而后便独自先回到了房间。

    这个时候白纯的心情是舒畅的,仿佛一下子整个世界又豁然开朗了,拨云见日、雨过天晴般,整个世界在她心里又变得美好了起来。

    听话的锦瑟走上二楼,看着仿佛整个人都变得轻松,像是要翩翩起舞的小姐,心头疑惑的同时,却不知道,她家公子此刻也是心情舒畅、意气风发。

    昨日带着燕倾城出城遇袭一事儿,叶青显然是有必要跟燕鸿渊沟通一下的。

    毕竟哪怕是在禁军当差,也没有像在燕府当差这么危险,这不定什么时候就把性命给搭上了,完全划不来,还不如回到禁军过得过且过的安稳日子呢。

    所以叶青在与老刘头、李横等人商议后,于是便提出了另外一个办法。那就是要么咱们回禁军、颐养天年。要么让燕鸿渊给自己等人提高军饷,再干着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活儿。

    令叶青想不到的是,包括李横在内,这九个人竟然都是一帮要钱不要命的货,竟然都是宁愿为了钱,也不愿意重新回到禁军安逸度日的人。

    于是叶都头便在苏金生的带领下,来到燕鸿渊的书房,与燕员外谈了谈酬劳的事情。

    为人豁达、姿态谦和的燕鸿渊,显然并不在乎那几两银子,所以叶青便不动声色的,便把李横、老刘头做梦都会笑醒的,一个月十两银子的高收入,私自给提到了一天十两银子的高度。

    于是,包括叶青在内,李横等人每个月,甚至是包括他们这进入燕府的第一个月,他们从燕府能够领到的军饷,也就从原本的一个月五两银子,变成了三百两银子。

    当李横、老刘头、赵乞儿等人,听到一个月可以领三百两银子时,一个个睁大了眼睛长大了嘴巴,完全不敢相信,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叶都头就干了一件,可以让他们为其烧香供牌位的事情。

    面对一个个难以置信的表情,一个个口水流了一地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叶青拿出跟燕鸿渊签订的合约,递给了李横,让他们一一传看。

    不认字的老刘头,颤抖的手倒拿着那合约,就像是抱着他家的祖宗牌位似的,神情虔诚而又激动,颤颤巍巍、老泪纵横的差一点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李横同样是不敢相信,自己一下子可以变成每个月有三百两俸禄可以拿的有钱人,一时之间望着在赵乞儿、泼李三、梁兴等人手里传看的合约,只剩下紧张激动的搓手跟呵呵傻笑了。

    叶青微笑着看着几个傻笑、激动,仿佛他们家祖坟一起冒青烟的属下,他多精明啊,如果要不是他今日见机行事的早,如果不是他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知道燕家最为忌惮的两个人早已经死了,估计恐怕过一会儿,燕鸿渊就要悔的肠子都青了。

    所以叶青在燕鸿渊的书房,说道要立字据的时候,燕鸿渊的神情明显显得有些不悦,以他在临安城赫赫有名的商贾地位与身份,难道还会赖他叶青这点儿钱不成?

    但不过叶青倒是说的有理有据,主要是把锅甩的干净利索,一股脑儿的全部推到了李横等几人身上,毕竟这些人没见过世面,要在刀口上舔血过日子,有了这份合约,他们心里也会踏实不少,也会在燕家遇到危险的时候,毫不犹豫的提头卖命不是。

    自然,这也是叶青怕燕鸿渊得知那两个金人死后,会隐晦的反悔,所以他必须要在金人死的消息传到燕府前,把这件事儿敲定了。

    颇有成就感的从泼李三手里接过合约,看着其他几人望着那份合约,仿佛拜祖宗时的样子,叶青心里就觉得更有成就感了。

    老刘头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道:“都头,这上面到底说了一些啥啊,要不您给我们念念?”

    说完后,老刘头看了看其他几个人,于是其他人也跟着连连点头,好像叶青要是不把合约上面的白纸黑字念出来,他们就跟刚才啥也没有看到一样。

    “叶青,你给我滚出来。”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娇斥声。

    叶青被燕倾城的声音吓了一跳,急忙把合约交给李横保管,并说道:“记住,拿好了,谁要都不能给,除非你不想每个月挣三百两银子了。”

    看着叶青郑重其事的样子,再张望了张望门口处,隐隐约约能够看到燕倾城跟幽儿,气急败坏的身形,在门口来回晃动。

    李横视死如归似的抬头挺胸道:“你放心吧,这合约比我命还值钱呢,就算是我死,也不会把这合约交给其他人的。”

    拍了拍李横的肩膀,叶青已经能够想象到,燕倾城这么快就气急败坏出现在门口,到底是为了什么了。

    走到门口的时候,不光燕倾城对自己咬牙切车,就是连那小丫头片子幽儿,也是一副狐假虎威般的,对自己横眉冷对,仿佛自己对她做了什么事情似的。

    “我问你,你是不是讹我父亲钱了?我告诉你,燕家现在是我燕倾城说了算,即便是我父亲答应你了,但如果我不同意,那就绝对没有用。”燕倾城气鼓鼓的看着叶青,高挑的身材以及玲珑饱满的曲线,让叶青是大饱眼福。

    “你父亲答应我的事情不少呢,是哪一件?”叶青不为所动,指了指燕倾城绣楼庭院里的廊亭,而后就看见燕大小姐对着自己哼了一声,转头就往廊亭走去。

    (ps:下一章会很晚,大家不如明天再看。还有,求下推荐票跟收藏,在历史类小说里,连第十名都够不到,差太多了。上周还能偶尔抓个尾巴晃荡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地摊卖大力〕〔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全职艺术家〕〔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