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胜者为王〕〔冷艳总裁的贴身狂〕〔钢铁蒸汽与火焰〕〔蚀骨闪婚:神秘总〕〔近战狂兵〕〔天降三宝,爹地宠〕〔快穿之大佬又疯了〕〔天师下山〕〔超越狂暴升级〕〔陈黄皮叶红鱼〕〔麻衣神婿〕〔满级大佬穿成炮灰〕〔修真弃少混花都〕〔影帝偏要住我家〕〔拿错游戏剧本后我〕〔特种兵之神级提取〕〔都市医品仙尊〕〔神捕大人又打脸了〕〔帝国萌宝:薄少宠〕〔蚀骨闪婚:神秘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六十八章 不是 错了
    “不凭什么,就凭人家敢打敢拼,不要命。昨日里八个金人精心布局对燕家的伏击,竟然被那小子给破了,而且还反杀了那八个金人,这要是换做你,你敢吗?”卢仲无论如何想象,也不知道叶青哪来的这一身能耐。

    但既然有这一身能耐,怎么会被从神劲军贬到禁军呢?贬到禁军也就罢了,而且还要受人的踩踏,被故意放到了燕府当护卫。

    “他杀了八个金人?那金使遇刺岂不是就跟他……。”

    “你懂什么,你就是再借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刺杀金使。不过……即便是这样,人家杀了八个金人后,竟然还能够不被问罪,竟然还得到了王大人的额外关照。”卢仲连连摇头,他一个正将,能够知道的消息也有限。

    但从王之望突然让他拉拢叶青的事情上来看,这说明叶青显然是得到上头的重视了,虽然王之望没有跟自己明说,但叶青未来很有可能飞黄腾达,甚至平步青云,被调入皇城司了。

    卢仲知道不多,吴贵知道的就更少了,要不是卢仲告诉他,昨日里是叶青等人杀了八个金人,到现在为止,他还被蒙在鼓里呢。

    但即便是这样,也已经足够让他心惊肉跳的,八个金人啊,那可不是稻草人不会动,就等着你来砍。而且还是人家伏击,他破局,竟然在有心算无心的情况下,还能让他立下这“大功劳”不成?

    卢仲意味深长的看了吴贵一眼,而后又摇了摇头,禁军分三等,上等禁军便是那皇城司的禁军了,虽然皇城司如今也不怎么样,本以为会受到圣上的重用,但大军的接连失败跟皇城司的不作为,让圣上已经放弃了对皇城司的整治。

    可即便是这样,皇城司在临安城,哪怕是只是一个小小的都头,那也是比他这个禁军正将要有分量,说话要管用的多。

    毕竟,只要哪怕是一个小小的皇城司都头,嚷嚷一声给皇家办差,自己等这些禁军,就得唯唯诺诺的听着,虽然一个小都头无法下令给自己,但给自己随意编排的罪名是非出来,那可就够自己受得了。

    所以如今,哪怕是皇城司再不受重用,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最起码在临安城,可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就能够招惹的起的。

    叶青想破了脑袋,也不会想到卢仲对自己另眼相看,跟他有可能加入皇城司有关,何况就算是他自己,以他自己现在的处境,就是想破了头,也不会想到,自己有可能进入皇城司。

    而且还会是因为跟自己有过节的人,因为人家的举荐,有可能在未来让自己进入皇城司任差。

    背着背包回到家的时候,听到脚步声的幽儿,立刻从厨房里跑了出来,看到是叶青之后,立刻兴奋的说道:“公子,昨天晚上真被您说中了,那两个人金人真的没来,您知道为什么吗?

    白纯不动声色的还在二楼翻叶青买的那本《梦溪笔谈》,不过此刻的心思,随着叶青回来后,就已经不再书上了,她倒是想听听,叶青如何解释自己的先见之明,他为何能够自昨晚就笃定的告诉自己,金人不会再来上门威胁、逼迫自己了。

    “为什么?因为那两个金人死了呗。”叶青把背包扔给了锦瑟,一会儿自然是由锦瑟交给白纯的:“满大街都传开了,谁不知道这事儿?我回来的路上,大街小巷、坊里坊外的都是禁军在办差,这些日子估计整个城都安静不下来了。”

    叶青一边洗手,一边说着,话语刚落,就听见锦瑟惊讶的看着背包后面,那朵质朴幽静、高洁典雅的兰花儿大声道:“哇,好漂亮的兰花儿,怎么可以绣的这么漂亮,比我绣的都要好上不少呢。”

    “唉……这就是高门大户的丫鬟,跟小门小户丫鬟的区别啊,看看人家这女红,再听听你那赞叹的声音,这个时候你应该不好意思才对。”叶青的回应,完全不出乎楼上白纯的意料答道。

    在白纯看来,这个时候叶青要是不打击锦瑟几句,那才叫反常了。

    不过锦瑟倒是对叶青的打击不以为意,竟然还傲娇的扬起秀气的下巴说道:“那又怎样儿?小姐的女红也很好呢,小姐要是绣上一朵花儿,指定能够胜过这个兰花儿好几筹呢。”

    嘴上如是说,但依然还是很没见过世面的,喜滋滋的打量着那朵有些孤傲的兰花儿,仿佛就是她绣的一样,正在自己臭美自己的女红手艺。

    “嫂子呢?”叶青抬头,并没有在二楼的栏杆处看到白纯,于是问放下背包,开始端饭的锦瑟道。

    “上午跟我说了一上午的话,说的我都困了,下午我就睡了一会儿,小姐一直在看书呢,现在恐怕还在看吧。”锦瑟一边忙乎着,一边说道。

    两人一边说话一边摆弄碗筷,不一会儿的功夫,白纯才从楼上走了下来,在她看来,锦瑟真是越来越笨了,或者是说,对叶青有点儿盲目的信任。

    这上午的时候,还是她在奇怪,叶青怎么就能在昨天晚上知道金人今日不会来找麻烦了,是不是他未卜先知,还是他昨天晚上就得到了什么消息?

    可当锦瑟见了叶青之后,立刻把心头的疑惑忘了个干干净净,只剩下一味的跟叶青斗嘴,或者是听叶青讲着一个又一个的小笑话,然后就没心没肺的笑的前俯后仰的。

    “大街上都是当差的禁军,难道你们不用去当差,盘查可疑之人吗?”白纯在叶青的对面坐下,看着像是一天没吃饭似的叶青,把手里的碗扒拉的哒哒响,犹如饿死鬼投胎。

    “没有,我今天下差后还去了趟大瓦子,还碰见了我的顶头上司队官吴贵,跟正将卢仲,两人谁都没有跟我提这事儿,相反的,那正将卢仲,对我的态度简直就是一百八十度……哦,反正就是跟以前对我的态度是天差地别,也不知道为什么。”伸出舌头,当着白纯目不转睛看着他的脸,随意的舔掉嘴角的饭粒说道:“锦瑟,你别说,你虽然说你女红不行,但你做饭行啊,好久没有吃过这么香的饭菜了。”

    白纯皱着眉头,懒得理会当着自己的面,舔掉饭粒的叶青,于是视线便不由自主的转移到了那背包上面。

    看了一眼那背包上的兰花儿,感觉那兰花儿,就像是平日里独自一人坐在院子里,想心事想的怔怔入神,或者是行走于坊间,被人指三道四,但依然是神情有些孤傲,有些我行我素跟满不在乎的叶青。

    耳边再听着叶青夸赞锦瑟的做饭手艺,还说好久没有吃过这么香的饭菜了,这是埋怨自己做的饭菜不好吃呗?

    “你什么意思?”白纯手里的筷子,啪的一声拍在饭桌上,冷冷的看着往嘴里塞饭的叶青问道。

    一旁的锦瑟比叶青率先反应过来,自己低着头端着碗,肩膀一抖一抖的,筷子放在嘴边却不动弹,显然是强忍着心中的笑意,无法下咽嘴里的饭菜。

    “什么什么意思?”茫然的某人又一次不自觉的舔了舔嘴唇,看着一下子脸色又变的冰冷的嫂子,喃喃问道。

    “我做的饭菜不好吃,难道你少吃了?”白纯继续冷眼道。

    “嗨……那不是没办法吗,要是早知道锦瑟……不是!错了!”叶青突然意识到了自己的语病,啪的一声,把手里的碗放在桌面上,看着瘦弱的肩头,抖动的越来越厉害的锦瑟,急忙面对一脸冷漠的白纯解释道:“我是说比禁军跟燕府的饭菜好吃,但锦瑟比起嫂子您的手艺来,不说差十万八千里,但九万里是绝对有了。不是我说你啊锦瑟,你这……你这身为一个丫鬟,女红女红你不如你家小姐,做饭做饭你不如你家小姐,你……你这个丫鬟当的很不称职嘛。”

    锦瑟端着碗低着头,已经很难抑制自己心中的笑意,瘦弱的香肩抖动的同时,那低着的头也开始跟小鸡啄米似的,不停的晃动着。

    白纯原本冰冷、淡漠的白皙脸庞,看着叶青连连摆着双手,神情尴尬的向自己解释道,噗呲一声,忍不住的也笑出了声。

    “吃饭。”很快又收起笑容的白纯,脸色也缓和了很多,而后继续拿起筷子开始吃饭。

    某人看了一眼白纯,随口说了一句:吓死我了,而后也开始继续闷头吃饭。

    “你刚才说正将卢仲跟队官吴贵对你态度转变了,现在对你的态度,像是那种巴结的态度?”吃完饭的白纯,仔细的端详着那背包上的兰花儿,而背包里的东西,都已经被叶青再一次收拾到了自己的房间。

    “是啊,我很奇怪呢,我最近没做什么啊,只是在燕家当护卫,跟他们又没有利益关系,更不可能给他们做什么了,但是今天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吃错药了,还是没吃药的缘故,对我的态度好的出奇。”叶青拍拍手,走到桑树下面的躺椅前,整个人如大老爷一样,往那躺椅上一趟,然后一伸手,锦瑟极为配合的,立刻把一把叶青刚刚从燕倾城那里,顺来的精致茶壶递到了叶青手边。

    “他们两人都对你态度很和善吗?”叶青看着叶青跟锦瑟之间的样子,心中很无语。

    叶青明显是在欺负锦瑟,但锦瑟这个傻丫头,好像很乐意侍候叶青似的,还极为殷勤的帮着叶青泡茶,然后还真给送到了手边。

    “吴贵没有,吴贵还是以前那副德行,好像我刨了他家祖坟似的,还是一副狗脸对着我。锦瑟啊,给公子捶捶腿……哎哟……。”白纯手里野战刀,瞬间飞到了叶青的怀里。

    气不过的白纯看不惯手拿锦瑟递过来的茶壶,躺在躺椅上狐假虎威、作威作福的叶青,于是连带着刀鞘的野战刀就被她扔了出去。

    于是茶壶里满满热呼呼的茶水,便瞬间从壶嘴处洒出了不少,全部落在了叶青的胸膛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