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胜者为王〕〔冷艳总裁的贴身狂〕〔钢铁蒸汽与火焰〕〔蚀骨闪婚:神秘总〕〔近战狂兵〕〔天降三宝,爹地宠〕〔快穿之大佬又疯了〕〔天师下山〕〔超越狂暴升级〕〔陈黄皮叶红鱼〕〔麻衣神婿〕〔满级大佬穿成炮灰〕〔修真弃少混花都〕〔影帝偏要住我家〕〔拿错游戏剧本后我〕〔特种兵之神级提取〕〔都市医品仙尊〕〔神捕大人又打脸了〕〔帝国萌宝:薄少宠〕〔蚀骨闪婚:神秘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一百零二章 我请客
    白纯跟锦瑟神情显得有些紧张,毕竟任谁在家门口拐过弯后,突然间看到好几个禁军站在面前,也会不由自主的一阵紧张的。

    即便是叶青,虽然脸上带着笑容跟卢仲打招呼,但脚下已经悄悄的往左侧,很自然的挪动了两步,如此一来,便把白纯跟锦瑟两人完全挡在了自己的身后。

    “这里哪有什么正将大人?上次末将在大瓦子不是跟将军说了嘛,如果将军不嫌弃,喊末将一声卢仲,末将就知足了,还哪里敢当得起将军喊卢仲一声正将大人。”卢仲拱手行礼,而后对着叶青弯腰,脸上挤满了真诚的笑容说道。

    此时此刻,不光是卢仲一个人对叶青态度卑微,就是连一向看不起叶青的吴贵,此刻也是一脸僵硬的笑容,附和着卢仲的笑声,有些紧张的望着叶青。

    毕竟从叶青一开始进入禁军,他就没有给过叶青好脸色,即便是前些日子在大瓦子相遇,心里头还是很看不起叶青。

    但谁能想到,不过是眨眼间的功夫,原本一个小小的禁军都头,就成了上等禁军,成了皇城司的副统领了!这简直是用平步青云形容,都觉得有些赶不上他升迁的步调啊。

    叶青望着眼前的几人,心里不由的感到好笑,前些日子在大瓦子相遇,卢仲还要跟自己谈兄论弟呢,当时自己就觉得有些奇怪,怎么这货对自己的态度转变会如此大呢?

    但谁能想到,还不等自己想着这些时日闲下来后,好认真思索卢仲为何会要跟自己谈兄论弟时,眼前这货直接在自己面前称末将了,而自己已经俨然成了他的上司了!

    难不成他们也被贬了?被贬到自己这个都头手下来了?叶青这样的想法儿也不过是一闪而过,不管如何说,叶青都觉得,可能他们态度的转变,或许跟今日自己手里那块儿玉佩有关。

    当下微笑着还礼给卢仲,卢仲急忙是连连摆手,嘴里直呼使不得使不得。

    “那……可以先让她们回家吗?”叶青看了看眼前的几位禁军,好像里面除了有两个跟吴贵一样,是队官的服饰外,其余几个,则都是跟卢仲一样的正将,或者是副将。

    “嫂夫人请,嫂夫人请。刚才是卢仲唐突了,还望嫂夫人见谅。”卢仲连忙两手往后压,仿佛懂得非礼勿视似的,低着头跟身后的几人快步退到了小巷的一侧,把诺大的空间都留给了叶青身后的白纯跟锦瑟。

    白纯心里忍不住的一紧,这个人怎么说话呢,不分清楚就乱喊。

    于是不由的望了一眼含笑而立的叶青,见叶青没有反驳,她自己刚想要解释,可转念一想,还不知道这些人找叶青是什么事儿呢,算了,也说不准以后不会见到这些人了,索性就不再解释,带着锦瑟低着头快步往家门口走去。

    “正将……。”

    “喊末将卢仲就行。”卢仲眼角余光送走了白纯跟锦瑟后,再次面对叶青抬起头说道。

    “那个……卢老哥?如何?”叶青看了看几人,显然是特意在此等候自己的,不过当下他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也只能是耐着性子,跟卢仲等人站在巷子里说话。

    至于把这些人请到家里,恐怕等这些人走后,白纯能把自己杀了。

    “多谢将军抬爱,只是末将委实不敢……。”卢仲一脸难色,要是以前他也就认了,但现在他确实是不敢,更不觉得自己有这个资格啊。

    虽然说正将跟副统领只差一级,但自己只是禁军正将,而叶青将是皇城司副统领啊,这一级可是天差地别的差距啊。

    皇城司的权利有多大,完全不是他一个禁军正将敢想象的,就是平日里看那一个个皇城司的队官,见了他们都是趾高气扬的,自己还都得点头哈腰的陪着不是才行。

    如今就更别提一个皇城司的副统领了,这要是跟自己称兄道弟的话,自己……自己哪有那个胆子啊。

    “这样吧,咱们就实话直说吧,各位在此等我有事儿吗?”叶青看着卢仲还要客套,于是急忙打断他的客套跟卑微问道。

    卢仲看了看身后几人,而后有些为难的说道:“末将等人在斜风细雨楼为将军备了一桌酒席,还希望将军能够赏光。”

    此时,叶青就是想不笑都得笑了,这样的转变太大了,这让他完全摸不着头脑,根本不知道卢仲为何要如此讨好自己。

    “卢老哥,您要是真心诚意的想要跟我交朋友,不妨就有话直说,不必拐弯抹角,不然的话,您如此隆重对待在下,在下可是受之不起啊。”叶青一一扫过卢仲身后的几人,吴贵则是连跟他对视的胆子都没有,当他目光扫过来时,立刻脸上挤满了笑容,而后快速的低下了头。

    卢仲神色一愣,而后有些诧异道:“将军不会还不知道吧?”

    叶青耸了耸肩膀,头一歪无辜道:“我确实不知道卢老哥指的是何事儿,我一个小小的禁军都头,哪能当得起老哥如此厚待,所以很想知道老哥为何要对在下如此?”

    “这……您难道没有接到兵部的命令?您不会还不知道,您如今不再是禁军都头了,而是皇城司的副统领了!”卢仲眨巴着眼睛,不敢相信如今全禁军皆知的事情,怎么当事人却是一点儿也不知情呢!

    难道说他是故意的?可看叶青那张大的嘴巴,以及呆滞的神色、发愣的眼神,不像是在自己等人面前演戏啊。

    “我?叶青!皇城司副统领?卢老哥,您不会听错了吧?您这是哪来的消息?”叶青好半天没有反应过来,自己这就时来运转了吗?

    这大半年的一直都是蹭蹭往下降,已经降到了不能再降了,已经给人看家护院了,怎么这一天没在临安城,自己就蹭的上天了,成了皇城司的副统领了?

    这特么的是过山车啊,一会儿高一会儿低的,但也没有这么直上直下的吧?

    “绝对没错,末将等人都是确认了好几遍,才敢在此等候将军您的。”卢仲说话更显小心翼翼了,不过脸上多少多了一丝兴奋。

    不论如何说,自己跟身后这些人,可是第一个过来恭贺叶青的,而且还是第一个给他报喜的,这以后等叶青上任皇城司副统领后,在这临安城,怎么着也会给自己等人几分薄面吧。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卢仲还有吴贵,包括身后的六七号人,都眼巴巴的等着他点头答应呢,这个时候不管自己是不是真的被提拔为了副统领,这些人这份心意,自己是完全没办法婉拒的。

    可如果说随着这些人前往斜风细雨楼,叶青心里又有点儿打鼓,这万一以后要是搞错了呢?明天一觉醒来,不是自己任皇城司副统领,那么斜风细雨楼的花销,自己可还不起啊。

    而且这些人即然能够第一时间过来,在自己家门口等候自己,态度急转直上,足以说明,当自己要是再落魄时,这些人恐怕也会是第一批,第一时间跳出来落井下石之人。

    所以一路上好说歹说,直到叶青摆起了所谓的皇城司副统领的官威后,卢仲几人才勉强点头,同意了听从自己的意见,不去那斜风细雨楼,而是改为了三婶儿酒馆。

    当一行九个人在三婶儿酒馆里坐下后,半老徐娘的三婶儿立刻亲自跑了过来,拍了拍叶青的肩膀说道:“这些日子就看见你带着你家丫鬟走街串巷了,也不去燕府当差,怎么,就让人家几个人给你打掩护啊。”

    “哟,看意思三婶儿这是意有所指啊,怎么?心疼了还是想……。”

    叶青话还没有说完,风韵犹存的三婶儿脸一下子变得通红,不由自主的伸手又打了下叶青的肩膀。

    只是不等她开口说话,只见门口嗖的一声,如同一阵风似的刮进来了一个仓皇失措的人影儿:“不好了不好了不好了,叶都头,出大事儿了。”

    “你……你这么大岁数了,能不能不这么毛毛躁躁的,又让狗撵了啊,三婶儿还在这儿,多不合适。”叶青无奈的叹口气说道。

    而后只见三婶儿脸一冷,从鼻孔里轻轻的哼了一声后,看也不看一眼额头是汗的老刘头,扭头便往柜台里走去,而后指使着伙计,按老规矩给他们打酒上小菜。

    老刘头一手按着桌面,一手插着腰,弯腰低头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直到喘的差不多了,这才抬起头来,而后只见桌旁已经坐满了人,里面还有几个他认识的,而且官还都不小,于是愣了下后,有些僵硬的转过头看着好整以暇的叶青道:“那个……你都知道了?”

    “知道什么了?”叶青仿佛能够听到自己的心跳声,看老刘头的样子,显然自己好像!真的!应该!真是被升迁了?!

    “副统领啊!”老刘头脸上的表情跟哭似的,也不知道是真的高兴的要哭了,还是因为什么事儿,就差一手扶着桌面跳脚了:“刚刚听到的消息,兵部的文书明日就应该到你手里了,你被提拔为皇城司副统领了!”

    “……三婶儿,捡好的贵的上,老规矩不要了,还有,你那藏了好几年的老酒,来一坛,不,两坛、三坛!今日我请客!”叶都头的声音有些颤抖,对着柜台里的三婶儿说道。

    而老刘头、卢仲、吴贵等人,不由自主的面面相觑,心里同时冒出了一个想法儿,确定是你请客吗?为什么不按所谓的老规矩上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