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元后传〕〔医妃倾天下〕〔近战狂兵〕〔万相之王〕〔重生后我嫁给了渣〕〔元卿凌宇文皓〕〔九星之主〕〔云迟晋苍陵〕〔穿越之圣女王妃云〕〔我在万界送外卖〕〔帝后世无双〕〔长生〕〔万古帝婿〕〔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腾飞我的航空时代〕〔斩月〕〔邪帝狂妃:鬼王的〕〔斗魂玄帝〕〔不死夜帝〕〔盖世帝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一百零四章 明月
    夜风吹拂着马有些凌乱的尾,使得本来就不曾喝多的叶青更清醒了一些,如同与白纯一起回来的时候一样,刚刚拐过巷子口,就看见路边蹲着一个黑影儿。

    “谁?”

    “你回来了?”

    “李横?你怎么在这里?怎么不在家里等我。”叶青走近那黑影,看着李横缓缓站起来,神色之间有些复杂。

    “怎么了?你也知道了?”叶青拍了拍李横的肩膀,而后揽着一同往家的方向走去。

    李横如同木偶、傀儡一样,被叶青揽着肩膀往前走,仿佛有心事儿似的一连叹了好几口气后,才不着痕迹的脱离叶青揽着他肩膀的手臂,深深吸口气说道:“叶统领,李横想求……。”

    “统你妹,少特么来这套。”走到门口准备拍门的叶青,回头看着面色凝重的李横,缓缓把伸在空中准备敲门的手放下,指了指旁边的小石狮子说道:“有什么话坐下说。”

    于是两人一左一右,如同门神似的,一人屁股底下坐着一个跟板凳差不多高的小石狮子,吹拂着微凉的夜风。

    沉默了片刻后,李横才沉重的说道:“我不是贪生怕死之辈,我也不爱钱,但……但我想留在燕府。”

    低着头说完后,过了半晌,李横才敢抬头望向右侧的叶青,他深怕叶青以为自己是因为钱财,所以才愿意留在燕府。

    “一个月三十两银子,确实是不少了,比一般的官员都要多很多。但……你现在应该不缺钱吧?”叶青轻轻的吁口气,看着李横问道。

    “其实刚才我也想进去三婶儿酒馆的,但看着那么多人……。”

    “我知道,其实你丫就是个死脑筋,身为一个禁军,偏偏还得了文人才有的迂腐病,你是怕进去后,人家说你溜须拍马还是阿谀奉承啊?”叶青打断李横的话,挑着眉头问道。

    “有点儿吧。”李横难得不好意思的苦笑了下,然后顿了下说道:“我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是真的很高兴,但我也知道,这大半年来,你我一直如同……。”

    “不错,我是真拿你当兄弟看的,以前是,以后也是。所以今日老刘头告诉我后,我第一反应就是一定要带你走,有难同当有福同享才应该。”叶青笑了笑,看着神色复杂的李横说道。

    李横听着叶青够义气的话语,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低下头又叹了口气,才说道:“老刘头同意他闺女嫁给我了,所以我除了给老娘看病需要钱外,还想翻新下宅子,争取今年把这事儿解决了。所以即便是不还你借我的一百两银子,我这手头也不太富裕……。”

    叶青呵呵笑了一声,而后坐着那小石狮子,往身后的墙上一靠,望着夜空中的月光,不由想起李白那句诗: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

    “是不是老刘头跟你说什么了,还是跟你谈什么条件了?”叶青仰头靠着墙,痴痴地望着夜空中的月亮,也不知道上一世的这一日,是不是夜空的月光,也是这般皎洁。

    “没没没有啊。”李横心里一紧张,急忙否认道。

    “屁没有,老刘头什么货色我还能不知道?这段时间的相处,你当我是傻子啊。今天我刚跟卢仲等人进入三婶儿酒馆,他就风一样的跑进来了,席上问了好几次你人呢,他都给含糊其辞过去了。明显是你俩之间有事儿,不然的话,他今天怎么会到最后,端着酒碗一直跟我唠叨:兄弟,老刘我对不起你啊,兄弟,你以后发达了,只要还能偶尔照应下三婶儿的酒馆就行了。这特么跟交代后事儿似的,好像怕我追究他什么似的,还敢说你俩之间没事儿?”叶青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不动,月光中的那些影子,看起来就跟上一世的差不多。

    如果不是谈话的内容不一样外,他恍惚之间,都要觉得自己仿佛已经回到上一世了,就像他穿越过来之后的闲暇时间,会坐在院子里桑树底下那躺椅上,望着夜空中的繁星、或者是月亮发呆一样,幻想着忽然间出现一道光柱,然后把自己从桑树底下拉回到上一世去。

    李横不会撒谎,特别是面对叶青的时候更不会撒谎了,所以听到叶青分析的头头是道后,才低着头有些无奈的说道:“嗯,老刘头说了,只要我愿意留在燕家继续挣银子,那么他就把刘兰儿许配给我,如果不留,非要跟着你前往皇城司,那么不管刘兰儿愿意不愿意,他都把刘兰儿许给三婶儿的儿子。”

    “刘这个货啊,现在怎么变得这么市侩!他当初是怎么入的背嵬军啊,难不成是走的谁的后门?自己自甘堕落也就罢了,还非得带上你。”叶青靠着墙摇着脑袋感叹道。

    “其实也不是你想的那样。”李横有些为难的看了看,坐在右侧一动不动的叶青一眼,而后继续说道:“我觉得应该是朝廷当年做的事儿,让背嵬军的不少人感到寒心了,所以才会出现像老刘头这样的人吧,自甘堕落、混吃等死。”

    “这特么的还没有给人当女婿呢,就开始忘记兄弟情谊,开始给老丈人说话解释了?”叶青扭过头,看着对自己的调笑不以为意,只是尴尬的笑着的李横说道:“行吧,你自己看吧,但我可不准你这辈子就这么自甘堕落下去,总之,不管我是升还是降,只要不是朝廷拉着我去坐牢或者是砍头,我肯定不会把你从我身边放走的。这样吧,等你生米煮成熟饭了再说,到时候老刘头还闹,直接把大着肚子的刘兰儿给老刘头家去,看看他还会不会像今天这般硬气,敢左右你做什么还!”

    “嗯,你这个法子好,还是你阴险,我就想不到生米煮成熟饭这么缺德的事儿,因为我怕万一生出来的孩子没屁 眼儿怎么办……。”李横见叶青压根儿没有因为自己不再跟随他而生气,甚至还给自己将来都留了后手,完全没有因为他明日就将会成为皇城司的副统领,而忘了、放弃、嫌弃自己,这让他心里一阵感动。

    所以解开心结,以及内心里那丝对叶青的愧疚,也变化成感动后,便又恢复平日里跟叶青说话时的样子。

    “你大爷,你特么这是咒我呢是吧……。”

    “说完了吗?说完了就上院子里坐着来,坐在门口给谁看呢,也不怕街坊四邻笑话。”叶青与李横正敞开心扉的聊着,黑色的大门里面,传来了锦瑟的声音。

    不过这丫头如今也太不像话了吧?自己可是马上就要升官了,她竟然敢对自己的态度越来越差?这还了得?

    “看我怎么收拾她,这丫头越来越没谱儿了,你说以后万一有人找我走个关系,送个礼了什么的,碰见这么不懂事儿的丫头,我得多没面子啊。”叶青起身,而后伸手拉起门口另外一边的李横笑着说道。

    “人家不绕着你走就不错了,还找你托关系送礼?你家这衙门口,谁敢给你送礼啊。”李横笑着反驳道。

    此刻李横心里一阵轻松,眼前心里的事情跟矛盾纠结总算是解决了,对于叶青,此刻哪怕是让他肝脑涂地,他李横都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意见,更不会皱一下眉头。

    身后的门被打开,不等叶青问锦瑟怎么回事儿,太不把你家公子放在眼里了吧,就看见锦瑟递过来一个纸条,上面写的话,跟她刚才念的话一字不差。

    “小姐让我这么说的,您……您要怪怪小姐吧,还有,我已经在院子里帮您沏好茶了。”锦瑟打开门把纸条递给叶青后,就赶忙跑到影壁后面躲了起来,露出个小脑袋瓜委屈的撅着嘴说道。

    李横看了看夜色已深,也不再好打扰叶青,毕竟明日还要前往燕府,当然,更为重要的是,自己得先把自己决定留在燕府的事情,告诉老刘头跟刘兰儿。

    所以站在门口对叶青说道:“我就不进去了,改日我再过来……。”

    “滚滚滚,刚见面一脸愧疚,现在一脸轻松,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打什么鬼主意呢。回去告诉老刘头,这个跟头我认了,但要是刘兰儿以后他敢许配给他人,我就敢带着人去抢人!”虽然还没有当统领,但叶都头说话已经颇有官威了。

    只是他这官威对自己的兄弟不好使,对影壁后面的丫鬟更是不好使,所以李横根本不在意,挥了挥手说道:“我得先跟老娘说说,不然的话,老娘又要担心药费了。”

    望着李横孤独的背影离去后,叶青又是一阵感怀,这他娘的穿越真没有想象的那般简单,最起码感情这一关,对一个穿越者来说,就太难熬了。

    有些人不知不觉的就会走进自己的内心,比如从二楼走下来的白纯,旁边给自己沏茶的锦瑟,还有燕倾城等等。

    但相比起李横在叶青心中的位置来,最起码在此时,谁都没有李横在他心里的位置重要。

    死人堆里自己穿着迷彩服,背着背包,是李横连哭带笑的扒开那些压在自己身上的死人,把自己硬拽出来的。

    同样,他也是自己来到大宋之后,碰见的第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耿直、有担当、热血的汉子,所以随着时日的延伸,叶青心里已经是不知不觉的,把李横当成了他真正共患难的兄弟,比起二楼里的那牌位长兄,可是要亲切的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地摊卖大力〕〔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全职艺术家〕〔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