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世巅峰林炎〕〔叶问天苏晴雪〕〔疯狂进化的虫子〕〔黄泉阴司〕〔全球影帝〕〔焚天路〕〔都市之仙帝归来〕〔大英公务员〕〔功高盖世〕〔萧破天楚雨馨〕〔盖世战神〕〔入骨宠婚:误惹天〕〔盖世战神萧破天〕〔小妻太娇嫩,枭爷〕〔隐婚总裁:女人,〕〔聂先生又苏又撩〕〔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一婚二宝:帝少宠〕〔神医佳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一百零七章 晋升
    没有敲锣打鼓,没有张灯结彩,只是在兵部侍郎王之望,以及禁军统制王德、皇城司禁军统领龙大渊几人的簇拥下,叶青毕恭毕敬的从三人手里依次接过了,象征皇城司副统领的腰牌、印信,盔甲武器,以及文书等其他东西。

    “青年才俊啊,我等恭喜叶将军了。如此年纪就已经能够进入皇城司任职副统领,得朝廷看重,为朝廷办差,当真是年少有为、后生可畏啊。”王之望上下打量着捧着一摞东西的叶青,由衷肺腑的夸赞道。

    “如今已是我禁军副统领,自当不辜负朝廷对你的栽培与厚望才是,我大宋朝北伐金国、收复失地,就靠你们这些年轻人了。如此年富力强者,在我禁军可是不可多得的勇武将才啊,可要为我们禁军争口气,不能再让他们看轻我们的战力才行。”身为正儿八经的禁军一把手,禁军统制王德,赞许的拍了拍叶青的肩膀,自然是要给予自己新晋手下厚望才是。

    只是这番话说出口后,在场的没有一个人相信,仅仅凭借一个皇城司副统领,就能够打赢金兵,收复失地,显然是异想天开了。

    当然,在场的人也没有人会把王德的话当真,官场上互相祝贺同僚升迁的客套话罢了,如果真当真,估计用不了多久,当真的那位也就该被罢官免职了。

    所以不论是王之望的恭贺,还是王德的加勉,都是此刻其乐融融的气氛中,不可或缺的点缀罢了。

    龙大渊身型与叶青差不多高大,只是比起叶青要魁梧了很多,在兵部侍郎与禁军统制两位大人说完后,他这个掌管皇城司的统领,自然是也要跟叶青客套、恭喜几句。

    “恭喜叶统领了。只是这以后你我同司为将,以后如有过于严苛之处,还望叶统领理解。毕竟咱们皇城司是替圣上办差的,丝毫大意不得,如果出了岔子,到时候可别怪我不顾同僚情面。”龙大渊说完后,一把质地上乘的雁翎刀,便被他重重的拍在了叶青捧着的盔甲上。

    “是,末将谨记三位大人的教诲,定当尽心尽力,为朝廷、为圣上办好差事儿。”叶青急忙诚惶诚恐的对着眼前的三人说道。

    接下来三人在跟叶青,继续不咸不淡的又客套了几句后,便开始你一言我一语,如同设计好了一样,连番旁敲侧击的问着叶青一些家长里短、平日里的事情。

    而叶青自己也压根儿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当上这皇城司副统领的,所以面对三人轮番问出来的问题,各个是有问必答,可三人脸上依然是看不到丝毫的松懈之色,相反眉头却是越皱越紧了。

    于是在经过一番徒劳无功的旁敲侧击,在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后,三人也便不再多留,有些意兴阑珊、带着一丝不满的便打算告辞离开。

    哪怕是叶青在燕倾城从他背后,神色焦急、偷偷摸摸的,接连不断使劲的捅了他好几下后,终于反应过来,急忙说道在丰乐楼已经备好了水酒,打算感谢王之望、王德、龙大渊三人的栽培之恩,也没有拦住满腹心事的三人离去。

    望着三人以及护卫离去的背影,叶青这才回头,看着燕倾城埋怨道:“腰都快被你捅折了,没听出来吗?他们也不知道我是靠什么关系,一下子就被提拔为皇城司副统领的,请他们不是白白浪费银子。”

    “你……你真是个榆木脑袋。”燕倾城没想到自己好心当成了驴肝肺,满脸幽怨的跺脚说道,而后拉着幽儿便往染坊里面走去。

    叶青望着燕倾城的背影,心里哪能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只是这个时候就开始站队,或者是讨好,显然不管用,也没有必要。

    老刘头待燕倾城离开后,便顺手接过叶青怀里的一大摞东西,先是跟着李横等九个人,一同向叶青贺喜。

    然后才走到叶青跟前喃喃道:“不应该这么小气啊,这哪算是场面啊,虽然来人的份量是足够了,但场面上就差太多了,分明是不把你当回事儿啊。”

    “你什么意思?我现在也是副统领,他们不拿我当回事儿,你也不拿我当回事儿了?”叶青翻了翻白眼,燕倾城是皇帝不急太监急,你这又跟着添什么乱,想什么幺蛾子呢。

    “秀才考取个功名,那都是敲锣打鼓、张灯结彩,弄的整个街坊四邻,甚至是相邻的好几坊地的人都能知道,就跟娶媳妇儿似的,而且这还是在临安城。这要是在其他地方,那就更不得了了,县令、知府,大红衣服的状元骑着大黑马……。”

    “你还是等你女婿升官的时候,再想这些吧,我特么的这个副统领别人不知道,咱们自己心里能没有点儿比……数吗?低调点儿吧,要是高调的话,说不准没几天你就得给我收尸了。”拍了拍老刘头怀里自己那些副统领的“家当”,而后也径直往作坊里走去。

    燕倾城在魏掌柜的陪同下,正在比对着两块颜色差不多的黄色布料,从燕倾城欣喜、兴奋的眼神中,就能看出来,显然魏掌柜做的布料还是很让她满意,或者是完全出乎了她的意料之中。

    双手摩挲着那块鲜艳的布料,脸上惊喜交加,看见叶青走过来后,就像是刚才在作坊门口,她根本没有跟叶青怄气一样,拿着那块布料走到叶青跟前,笑颜如花儿般绽放道:“真的成了,你看,比那个料子要鲜艳了很多。”

    “是吗?”叶青接过从前的料子,在他眼里,总觉得两块料子没有多大区别。

    可这在对颜色敏感的女子眼里,简直就是有着天差地别,特别是燕倾城这种,从小就被熏陶的,对颜色更为敏感的女子,哪怕是一朵看起来颜色深浅一摸一样的花儿,她都能按照旁人无法察觉到的深浅,给依次排列起来。

    魏掌柜也是神情兴奋的笑呵呵,看着燕倾城手里的布料说道:“大小姐,这匹料子只要放上二十来天半个月,如果颜色还是这般艳丽,就应该没有问题了。”

    “这两块能一样吗?”燕倾城把从前的老料子也拿到叶青跟前晃来晃去,一脸不屑的说道。

    “你这是喜新厌旧,有了新料子,就不要旧料子了,不可取不可取啊。”完全看不出两块料子有什么区别的叶青,老学究般揶揄着燕倾城的欣喜。

    自然,他心里也是极为高兴的,特别是看着燕倾城兴高采烈的样子,以及那张祸国殃民的漂亮脸庞跟苗条身段,心里面瞬间就充斥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成就感。

    不论是南宋还是上一世,男女之间莫过如此,当看着自己为心爱的女子做的事情,换来了心爱女子的笑颜如画,是个男人都会在心里升起小小的成就感跟满足感。

    燕倾城懒得理会他,也或许是又想起了刚才自己的好心被人当成了驴肝肺,于是嗔怒加风情的白了叶青一眼后,便开始跟魏掌柜两人,商量着布料要不要开始成工序化的染色。

    自然,这其中也包括众多的染料材料,该如何提取,以及如何能够保证秘方不被有心人窃取,特别是如何防止染料作坊里,是不是还有燕鸿升跟燕鸿鹄故意留下来的工匠,正在暗中对新的秘方虎视眈眈。

    如今已经算是晋升皇城司副统领的叶青,并没有表现出升迁后的兴奋劲,依然是在作坊里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就连老刘头等人,也被叶青这强大的心理素质折服。

    先不管进入皇城司到底是刀山火海,还是酒池肉林,可这实打实的晋升文书等等,难道就都激不起叶青哪怕一丝一毫的激动吗?怎么看他现在平静的样子,还跟一个禁军都头似的,丝毫没有觉得自己的身份跟地位,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刚刚从朝堂之上走下来的汤思退,同样也在深思,那个禁军被提拔为了副统领在后,鹤溪想要拉拢他在前,但现在还有拉拢的可能吗?

    毕竟从一个小小的禁军都头,直接平步青云到了副统领的位置,此人会不会因此变得飘飘然,变得目中无人、狂妄自大呢?

    如果是这样,那对于汤家就没有任何利用的价值,双刃剑不是他汤思退所需要的,更是不能容忍这样的伤人又伤己。

    独自一人想着心思的汤思退,没有理会旁边下朝后向他问候的其他官员,缓缓行走在宫里的石板路上,直到前面出现了一个显然是等候他的人影,左相王淮含笑而立。

    “呵,王大人今日竟有闲情逸致在此等候老夫?”汤思退人未至、声先至,看着不远处的王淮,笑呵呵的说道。

    “看汤大人心事重重的一路走来,可是遇到了什么难解之事儿?”王淮笑了笑,很直接的伸出手臂虚请道。

    走到跟前的汤思退也不客气,冲着旁边的王淮点了点头,而后率先继续往前走,王淮则是落后半步跟在后面。

    两人神态悠然、举止从容的缓缓前行,并没有哪一个再次打算率先开口,仿佛就像是关系极好的两位朝堂同僚,在下朝后,一起相约着回家,或者是准备去哪里消遣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视死如归魏君子〕〔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穿越八年才出道〕〔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顶级气运,悄悄修〕〔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