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男神撩妻:魔眼小〕〔剑临诸天叶玄〕〔庶女狠毒:废柴九〕〔星辰之主〕〔禁区之狐〕〔野猪传〕〔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锦绣嫡女之赖上摄〕〔都市古仙医〕〔嫡女贵嫁〕〔总裁老公太凶猛〕〔凡世歌〕〔总裁老公惹不得〕〔虎婿〕〔最佳豪门女婿〕〔都市之魔帝归来〕〔万古神尊〕〔太荒吞天诀〕〔九转霸体〕〔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一百一十六章 少女情怀总是诗
    林光巢脸上带着热情的笑容,在禁军营门口,看到叶青牵马含笑面向他时,离得老远就爽朗的笑道:“想必你就是叶青吧?哈哈……久闻大名啊,今日一见,叶副统领不光一表人材,更难得是还如此年轻啊。”

    “多谢林将军夸赞。”叶青含笑跟林光巢行礼。

    这应该是他预料之中的,就像是路上赵乞儿跟泼李三所说,龙大渊在他上任第一天,就让他来禁军营看看,显然是有预谋的。

    叶青、赵乞儿、泼李三三人,前些日子反杀了伏击他们的八个金人,想必如今在整个禁军营都已经传开了。

    所以不用想都知道,皇城司另外一个副统领久候禁军营欢迎自己,如果没有考校自己的心思,那么就太奇怪了。

    看着眼前喊杀声震天的气势,显然林光巢想要从自己一进门,就给自己一个下马威。

    望着校场上那些手持长枪正在演练的兵卒,还未来的及细看,就被林光巢指着另外一侧,手拿短刀的演练兵卒,或者是再给自己指指更远处,那上百匹正在飞驰的战马。

    如同上一世的杂技一般,马背上的人影或是端坐马背之上,或者是突然弯腰斜挂马背一侧,甚至还有人能够从马背上跳下来,跟随着战马同样速度的跑几步,而后一手拉住马鞍,再飞身坐上去。

    一个个在马背上如同穿花蝴蝶一般,飞来飞去、荡来荡去,娴熟的人马合一的技术,表现的是淋漓尽致。

    神臂弩作为大宋朝最为有名的武器,更是皇城司所有兵卒的标配,每一个人都会在腰间跨上一把,如今同样在校场的另外一端,演练的热火朝天,箭矢声划破空气,而后呈一条黑色的残影从眼前掠过,直中靶心位置。

    “听说将军在被金人伏击时,不论是手里的雁翎刀,还是金人手里的弓弩,都被叶将军发挥到了极致,不知道叶将军今日可有兴趣露两手?”林光巢满面笑容,热情而又不失真诚的对叶青说道。

    泼李三跟赵乞儿跟在叶青的身后,他们是真正见识过叶青那天是如何反杀金人的,所以心里压根儿一点儿也不担心。

    在他们看来,不论是长枪还是短刀,或者是箭术,叶青应该比起他们来必定是只高不低,绝不可能会输给眼前这些人。

    所以两人脸上神色平静,内心里甚至有些跃跃欲试的感觉,想要再一次真正的看看,叶青到底还有什么其他能耐。

    毕竟那天被伏击时,三人各自都忙着收拾各自的敌人,等回过神、赶到叶青不远处时,那几个金人就已经被叶青彻底解决了,只不过是远远看见叶青一飞冲天,撞到了那个金人,而后一同倒进了旁边的小河沟里。

    而此刻,燕倾城在李横、梁兴六人的护卫下,由李横赶着马车,再次经过了那一片被伏击的地方,而后进入到了燕家的作坊里。

    那天在城里的作坊里,叶青看她就像是看白痴似的看着她,不可思议的说道:“谁告诉你羊角灯笼必须做那么大了?你完全可以选一些小一点儿的羊角,把灯笼做的更为精致一些啊?皇宫里既然认同了这种灯笼,那你为何不试着在原有的基础上创新,争取更大的利润,跟灯笼的多样化呢?”

    一番问话,把燕倾城问的哑口无言,面对叶青那看自己如同白痴的眼光,竟然是气也不是,不生气也不是。

    不生气吧,但那人那眼神让她气的想发狂,恨不得踩死他,但说生气吧,可人家说的又很在理,而且还是为了自己着想。

    于是燕倾城也只能是冷着脸,强忍着一口气没发泄出来,直到回到府上的绣楼里,才恨恨的当着幽儿的面,开始数落起叶青来。

    掌柜的对于燕倾城的提示也是眼前一亮,而后便着急忙慌的试了起来,原本还以为买来的一些小一点儿的羊角,无法用,又要浪费了,没想到经小姐这么一提醒,竟然变废为宝了。

    至于叶青给她的关于染料的方子,上面记载了各种所需的原料,以及如何提炼的办法,这些如今燕倾城还没有想好如何保密。

    不过她还知晓一点儿,那就是在买这些所需的原料时,加入一些完全不属于染料该要的材料,一同混杂在一起,让苏金生找人去采办。

    如此一来,把真正的方子混迹于此,让有心人无法从中揣测出,燕家新的染料方子,到底是用什么材料制作、提炼而成。

    燕倾城带着幽儿,在等候掌柜的制出大小不一的灯笼,以及第二批在不同地方,用新的染料沾染出来的布料时,缓缓走到了上一次她们遇到金人伏击的地方。

    远处李横等人并没有靠近,而是隔着近百十来步的距离,警惕的打量着四周。

    “小姐,咱们来这里做什么啊?”有些无聊的幽儿,手里拿着一把油纸伞,帮燕倾城遮挡着已经高高悬空的太阳。

    怔怔发愣的燕倾城,像是没有听到幽儿的问话,只是呆呆地望着那溪水清澈的小河沟,神色忽喜忽忧、眼神迷茫,仿佛如今清澈的溪水里,依然还能够看见当时那天的身影。

    过了好一会儿,燕倾城才缓缓把视线从河沟里转移到眼前笔直的官道上,那天那人飞身一扑、不顾自己生死撞到金人的情景,再次在她脑海里出现。

    或者是不由自主的,脑海里便会出现在铁器作坊里,叶青光着结实的上身,一缕头发遮住半张面孔时,那狂放不羁、野性桀骜的身形。

    “没什么,出来透透气罢了。”燕倾城看着幽儿笑了下,不过笑容里多少却有些苦涩。

    “小姐,您……您怎么了?”幽儿不知道燕倾城的情绪为何会这般失落。

    这跟今日出府时可是完全不一样,出门时小姐的兴致可高了,一路上还不停的问到哪了,快到了吗?

    可到了之后,匆匆跟掌柜交代完事情后,就迫不及待的来到这里,然后就开始望着那小河沟怔怔的发呆。

    “我没事儿。”燕倾城转身,望向那片树林,她很想知道,那日里,那片树林里,那天发生的所有情形。

    他到底是怎么一路杀出金人的伏击,在千钧一发之际,不顾自己性命安危救了自己的。

    “小姐,您昨天好不容易让老爷同意您来这里的作坊的,您现在又不听老爷的话,还要来上次遇险的地方,如果老爷知道了,一定不会再让您出来的,我们……回去吧。”幽儿看着燕倾城漂亮的让她都心动的脸颊,长长的睫毛下,一双灵动的眼睛有落寞,又有一丝欣慰似的。

    “不会的,老爷既然同意了,就不会责怪你的。何况不是还有他们几个在远处吗?”燕倾城接过幽儿手里的油纸伞,这样总比老让幽儿高举着胳膊强。

    “他们……哼。”幽儿听到燕倾城说起李横等人,便不由自主的撅起小嘴哼了一声,而后有些抱怨道:“那个叶青真是,都当大官了,还要从咱们府里带走三个人,他是大官了,想要亲兵护卫还不是要多少有多少,为什么还要从府里带走三个人啊,现在好了,本来连同他是十个人,这下变成了六个人了。”

    “别瞎说,过两天等他安稳下来了,会给补上的。再说了,你真以为他当了大官,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啊,他上面还有顶头上司呢,又不是他说了算,要是能够为所欲为啊,除非是我大宋朝皇帝陛下那么大的官儿才行呢。不过也挺好啊,少了四个人,咱们燕府还少了一笔开销呢。”听到幽儿亲口提及叶青,燕倾城的话匣子就有点儿收不住了。

    心思也变得开朗了起来,与幽儿并肩往作坊里走去,一路上嘴里的话题,就再也没有离开过叶青。

    这让幽儿又开始不由的翻白眼了,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昨天就发生过好几次,只要提及那个叶青,小姐的话就变得特别多,而且还都是围着那个叶青。

    甚至能够当着她的面,把叶青第一天进府,到那天在城里作坊里两人最后分开,当成往事似的,不厌其烦的叙述着。

    “变天了小姐,看样子要下雨了。”幽儿抬头,只见天边一朵乌云,如同千军万马压境般,夹杂着轰隆隆的雷声,向这边缓缓掩盖过来。

    “以后的天气又要变得湿热起来了。”燕倾城仿佛一点儿也不着急,竟然撑伞转头,望着远方那乌云密布的天空,有些伤感的喃喃道:“凌波不过横塘路。但目送、芳尘去。锦瑟华年谁与度。月桥花院,琐窗朱户。只有春知处。飞云冉冉蘅皋暮。彩笔新题断肠句。若问闲情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念完这首贺铸所作的青玉案·凌波不过横塘路后,燕倾城的心思又再一次飘向了天际,心里暗自思索着:也不知道好几日不见的那人,现在在做什么?

    初入皇城司,到底是福还是祸呢?那里又不是燕府,会有人由着他的性子,虽说是副统领,可毕竟还有皇城司统领在呢,还有一个左副统领与他相抗衡,初来乍到,会不会有人暗地里给他使坏呢?他……有没有……哪怕一个想我的念头呢。

    少女情怀总是诗,就在燕倾城对着那片滚滚乌云念叨着叶都头的时候,叶都头已经在禁军营的山脚下,与林光巢正激斗正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