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疯狂进化的虫子〕〔黄泉阴司〕〔全球影帝〕〔焚天路〕〔都市之仙帝归来〕〔大英公务员〕〔功高盖世〕〔萧破天楚雨馨〕〔盖世战神〕〔入骨宠婚:误惹天〕〔盖世战神萧破天〕〔小妻太娇嫩,枭爷〕〔隐婚总裁:女人,〕〔聂先生又苏又撩〕〔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一婚二宝:帝少宠〕〔神医佳婿〕〔鉴宝黄金指〕〔近身狂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一百一十八章 半梦半醒
    “击毙。”

    “待命,下一步动作。”叶青的耳机里传来无线电特有的音质。

    “收到,待命。”叶青做着深呼吸,握着手中的狙击枪时,每次都给他一种无所不能,仿佛能够完全掌控整个世界的感觉。

    “山洪暴发,泥石流在你上方,击毙最后一个目标撤退。……四十七秒后,泥石流会到达你头顶。重复。”

    叶青甚至不知道耳机里是谁的声音,瞄准镜内还无法看清楚自己的最后一个目标,脸颊紧贴枪托,让他感到一阵的舒心。

    甚至有时候给他一种,仿佛与女友紧贴面颊般的感觉,甚至是这种感觉更让他觉得踏实,也许,他爱狙击胜过自己的女友。

    很享受把自己伪装起来后,在密闭的空间内,脸颊紧紧贴着枪托,看着瞄准镜内的一切情况,有点儿像是下雨天,与女友窝在沙发里看电视剧的感觉。

    机械性的重复着无线电耳机里的话语,脸颊再次紧贴枪托,一只眼同样贴在瞄准镜上,就如同把下巴放在女友的肩膀上,鼻尖湿润的泥土与枯草的味道,就像是女友身上让他迷恋的那股味道一样。

    “目标出现,可以狙击。”

    “目标出现,狙击。”叶青再次重复着,食指缓缓靠近板机,随着一声枪响,耳机里再次传来无线电的声音:“起身,快跑。”

    “击毙……起。”

    看着瞄准镜内的目标缓缓倒下,还没有来得及汇报与重复,突然就感觉到头顶一阵地动山摇,两脚仿佛踩进了沼泽中一样,而后仿佛整个人被泥浆淹没一样,两眼一黑,鼻子一呛,来不及咳嗽出声,整个人就失去了知觉。

    迷迷糊糊之中,叶青感觉耳边仿佛响起了挖掘机的声音,同样好像感觉有战友的身影在眼前晃动,仿佛看见有人手拿铁锹,满头大汗神色焦急的在自己身上刨来刨去。

    “找到了,还有呼吸。”

    “快送医院。”

    但叶青并没有听到救护车那特有的笛声,反而好像是一阵咕噜咕噜咕噜的声音,颠簸的让他感到五脏六腑都快被颠出来了,就像是被人放在马背上颠来倒去一样。

    “没什么大事儿,静心修养几天就好。”

    耳边再次传来陌生的声音,叶青感觉自己正置身于整洁、干净,带着一股药水味道的病房内,自己身上盖着白色的被子,一只手露在外面正打着点滴。

    “你知不知道你小子差点儿吓死我,还好你小子命硬,竟然这样都能活。”

    “那是必须的,邪恶在正义面前,永远都是那么弱小。老首长,出院后我要休假。”叶青艰难的转动头,但却怎么也看不清楚老首长的脸,只知道他就站在自己病床的旁边。

    “你休假?你小子这是要挟……。”

    “三年了啊,你把我扔到特种部队三年了,再不休假,女朋友就要跟别人跑了。”

    “不是在你进入特种部队的时候就分手了吗?”一直看不清楚老首长的身形,但老家伙却对自己的感情生活了如指掌。

    “我新交的女朋友……。”

    “你三年都没有休假,天天在深山老林里,你上哪找新女友去?”老首长质问道。

    “……。”叶青想说话,但突然觉得不能说,这件事儿有些太过离奇,何况燕倾城还没有答应做自己的女朋友呢,而且白纯怎么办?

    “白纯……燕倾城!”叶青突然之间脱口而出。

    “你醒了?”耳边传来了一个带着焦急与担忧的声音,听起来很熟悉。

    “白纯?你……你怎么也在这里?”清醒过来的叶青并没有第一时间睁开眼睛,虽然鼻尖并没有他想象中的药水味儿,反而是这段时间一直熟悉的淡淡幽香味儿。

    可叶青似梦似醒之间,在这一刻仿佛还觉得自己已经回到了上一世,仿佛白纯跟燕倾城,连同他一起穿越到了上一世一般。

    “锦瑟守了你一晚上,我看她太累了,就让她去睡会儿,但小丫头没睡一会儿,天刚一亮就去药铺抓药去了。”白纯看着缓缓睁开眼睛,像是不认识他自己的房间般,仔仔细细的打量着房间内的一切。

    对于刚才叶青在半梦半醒之间,突然喊出了自己跟燕倾城的名字,还是让她芳心不由一紧,心里有些不安跟紧张,又有一些高兴与欣慰。

    “唉……终究是回不去了。操蛋!”叶青视线最终定格在头顶,心情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失望。

    语气与神情之间既有庆幸又有失望,这让坐在旁边与锦瑟照看了叶青一宿的白纯,不明白小叔子醒来后,为何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叶青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呆呆的望着房顶发愣,而坐在旁边椅子上的白纯,则是看着发愣的叶青,神情也显得有些呆呆的。

    “大夫说……。”

    “谁送我回来的?”

    沉默的房间内,突然间两人同时开口,而后叶青嘴角带着一丝笑意,看了看有些窘迫的白纯,停了下问道:“大夫说什么了?”

    少了锦瑟的房间内,白纯多少觉得有些不自在跟异样,虽然心里还在小小的庆幸着,刚才叶青半梦半醒间喊出自己跟燕倾城的名字时,幸亏锦瑟不在跟前。

    但此刻房间一陷入沉默当中,便让她不由的想起昨天叶青前往皇城司时,清晨在院子里,她跟小叔子之间发生的那尴尬的一幕。

    不再看向叶青那还带着一丝怅然若失的面孔,低头望着自己的脚尖说道:“昨天……。”

    “昨天?”叶青听到昨天两字就吓了一跳,难道自己昏迷了一整天不成?

    感觉着后背传来的一丝疼痛,叶青感觉着被子下面的自己,身上还穿着衣服后,这才要缓缓坐起来。

    “喂,你要干什么?”白纯看着叶青双臂撑着身子要坐起来,急忙站起身,有些不知所措的问道。

    “没事儿,我怕我躺生锈了,坐起来会好一些。”叶青笑了下,而后坐在床头,看了一眼身后的窗户处,只见天色微明,一缕淡淡的阳光透过窗户纸,打出一道淡金色的光芒。

    看着叶青只是坐在床头,没打算下床后,白纯提起的心暂时放了下来,蹙了下眉头后,又在椅子上坐下,继续说道:“昨天送你回来的人很多,那个人说是你同僚,叫林光巢,后来老刘头不知道怎么知道的,然后也跑了过来,院子里面挤满了人。请来的大夫再给你把脉看伤的时候,那些人就一直不言不语的站在院子里,特别是那个林统领,一直一脸内疚,说他那条命是你救的,如果不是你,怕是他就要被那些麻袋压死了。”

    白纯回忆着昨天发生的一切,说完后微微的叹了口气,不得不说,昨天在看到神智不清、昏迷不醒的叶青被人抬回来后,在那一瞬间,白纯感觉整个天一下子塌了下来似的,要不是锦瑟扶着她颤抖的胳膊,她估计自己有可能一屁股坐倒了地上。

    脑海中一片空白,一直有个声音在问她自己,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如果小叔子就此一去,自己跟锦瑟可该怎么办,这以后的日子,还能依靠谁?

    “看来那个林光巢人还不错啊。”叶青回忆着昨天的种种,虽然他记不起来自己被埋后,他们到底是怎么把自己救出来的,但之前的事情到底是记得的。

    其实他搭救林光巢也不过是一瞬间的想法,而且还是霎那间想到了,当初自己被泥石流淹没的瞬间,让他脑海里突发奇想,想着试一下是不是如此被掩埋之后,就能让他回到上一世。

    梦中乱七八糟的情形,有白纯的身影,有燕倾城似悲似怨的脸庞,也有他那把当成了生命的狙击枪,还要把他拐进特种部队的老头,上一世的人和物与这一世的人和物交织在梦中,让他仿佛在时空中被拉扯一样,内心充满了纠结与矛盾。

    而在醒过来后,哪怕是还没有来得及睁眼,第一直觉就告诉他,坐在旁边的是白纯。

    “嗯,是不错。”白纯点点头,继续回忆着昨天的情形说道:“院子里挤满了人,但没有一个人吵闹,都在等着大夫从你的房间里出来。所以当大夫从你房间含笑走出来后,那林统领一下子就跪到了大夫跟前,吓了一跳大夫一跳。”

    叶青长吁了一口气,扭动着脖子时,感觉后背传来一阵针扎似的疼痛,不过手脚还好都没事儿,看来刚一被埋就被人挖出来了,不然的话,恐怕小命就彻底玩完儿了。

    “那后来呢?”叶青缓缓活动着自己的脖子,而后只见白纯起身站在床头望着自己,有些不安的问道:“怎……怎么了?”

    “你……你起来下,我帮……我帮你把枕头垫起来,这样你坐起来会舒服一些。”白纯一边说,一边没来由的脸色一红,低着头心如小鹿乱撞般说道。

    “好的,不过你得扶我一下,腰……腰疼的厉害。”叶青听到白纯的话语,于是想要让坐起来的上身前倾,只是刚一动,腰间就传来一阵剧痛。

    望着倒吸一口凉气,因为腰间的疼痛疼的有些龇牙咧嘴的叶青,白纯只好是点点头,心里暗自埋怨自己多事儿,再等一会儿锦瑟该有多好。

    但话已经说出口,于是只好硬着头皮走到叶青跟前,只见叶青伸出一只手扶住她的手臂,于是白纯也只好抓着叶青的手臂,想要拉动叶青,然后一手把叶青身后的枕头垫高。

    但显然不论是白纯还是叶青都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白纯一只手根本没有那么大的力气,而叶青腰疼的又无法用力,所以自然而然的便会使劲拽住白纯的手臂。

    于是白纯另外一只手还没有碰到枕头,只感觉胳膊上的大手一用力,她自己脚下一个不稳,整个人瞬间便倒进了叶青的怀里。

    “哟……腰……腰疼。”叶青无福消受佳人投怀送抱,在白纯倒进他怀里的瞬间,叶青本能的想要往后靠,而后缓解腰承受的力量。

    只是当他往后一靠,白纯那只在他身后想要垫高枕头的手臂,便被他结结实实的压在了背后,于是就变成了白纯侧躺在叶青的胸口,仿佛是白纯主动依偎进了他的怀里般。

    (ps:这两天一直不在状态,更新不太好,食言了,以后会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视死如归魏君子〕〔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雪中悍刀行〕〔穿越八年才出道〕〔顶级气运,悄悄修〕〔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