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星际:妻荣夫〕〔穿越星际妻荣夫贵〕〔元后传〕〔医妃倾天下〕〔权宠天下〕〔超品渔夫〕〔鉴宝黄金指〕〔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重生九零小辣椒〕〔云迟晋苍陵〕〔穿越之圣女王妃云〕〔罪妻凌依然〕〔凌依然易瑾离〕〔梅府有女初成妃〕〔代号修罗〕〔万古帝婿〕〔罪妻来袭总裁很偏〕〔易瑾离凌依然结局〕〔万相之王〕〔元卿凌宇文皓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一百二十章 鸟蛋
    燕倾城从李横手里接过密信时,内心激动的手都有些颤抖,这几日一点儿叶青的消息没有,更是见不到他的人,这对燕倾城来说,这几日的时间就如同度日如年般难熬。

    如今突然收到叶青让李横给她捎来的信,虽然知道不会是什么个人事情,但依然还是内心充满了激动跟小小的兴奋。

    “你说他让我大量收购花瓣儿?不论是什么花瓣儿都行吗?有说干什么用吗?”燕倾城并未第一时间打开那封握着厚厚的信,而是在李横传话后问道。

    “没说干什么用。至于花瓣儿,他说了,任何花瓣儿都行,只要不是叶子、杂草就行。”李横刚才已经一字不差的,把从叶青家出来时,叶青交代的话语传达给了燕倾城。

    “那他还有说什么吗?”燕倾城心里升起一丝的期待,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对于她来说,上次跟叶青见面,好像已经是好久之前的事情了。

    “没了,没再说什么。”李横摇摇头,叶青交代的也就是这些而已了。

    燕倾城不死心,让人捎来一封信,什么也不说,这对她来说,总觉得缺少了一些什么,于是绞尽脑汁想了半天还是问道:“那收集的花瓣儿该做什么?怎么储存?要不要告诉他,让他过来看看?”

    “这个……他没说。”李横顿了下,而后说道:“不过我觉得这几日还是算了,昨天他前往禁军营,被麻袋垒起来的高墙给埋了,挖出来的时候……。”

    “什么?那他有没有事儿?幽儿,备马车……。”燕倾城大惊失色,瞬间仿佛天塌了下来似的,心神一阵恍惚,手脚都变得有些冰凉。

    “咳咳……那个他没事儿,要是有事儿,也不至于还让我给你送信过了,就是行动有些不方便,估计养几日就好了。”李横看着燕倾城那紧张无措的样子,心里颇为纳闷,燕家大小姐平日里没这么关心他们这些禁军啊,怎么听到叶青出事儿,感觉比他爹出事儿还要紧张呢。

    看着那李横用有些奇怪的眼神望着自己,燕倾城没来由的一阵心虚,手捏着那信封想了下不安说道:“那……那谢谢你了。”

    燕倾城本想问那他可有伤到哪里,但不知为何,话从嘴里出来的时候,却变成了谢谢李横,于是看着李横离去后,燕倾城心里却是如何也踏实不下来,一直想着叶青如今怎么样了。

    不过倒还好,当再次注意到手里的那封信时,脸上却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一抹甜甜的微笑,拿着那封信便往自己的绣楼里走去。

    信有十好几张纸,那字迹跟一些燕倾城所谓的生僻字,一看就知道确实是出自叶青之手,只是比起刚开始给自己的那份建议,字要比以前扎实了很多,虽然谈不上遒劲有力、龙飞凤舞,但也算是说得过去了,能拿得出手了。

    上面详细的记述了如何制作蜡烛,如何把油脂提纯等相关事宜,只是在最后的备注,写上了一段话:“切记不可外传,找你信任、牢靠的人去做,要不然到时候跟你三七分账,我七你三。”

    看着最后备注的那一小段话,燕倾城的嘴角却是不由自主的勾起了会心的微笑,喃喃自语道:“哼,你这个人就是个财迷,枉人家还把你比成空谷幽兰,你要是愿意,二八我都愿意!”

    “小姐,您在说什么啊?”幽儿的声音从背后传了过来。

    吓了一跳的燕倾城,心中一紧,条件反射的便要伸手捂住那几张信纸,只是突然又觉得这些纸张上又没有写什么,自己心虚个什么劲儿。

    “哦,没什么,在看这些东西。对了,你把这些交给苏总管,让他找作坊里可靠的人,按照上面写的试着造那蜡烛。”燕倾城把十来张纸依次整理好,当看到最后那备注的一小段话时,突然又有些犹豫。

    于是刚把手里的十来张纸递给幽儿后,突然就反悔道:“幽儿等一下。”

    “怎么了小姐?”刚一进来的幽儿,到现在还是一头雾水,总感觉小姐今天好像有些反常,虽然情绪比这两天好了很多,但还是感觉好像哪里不太一样。

    “你等下,我把这誊抄一份后,你再去拿给苏总管,原信还是先放在我这里吧。”燕倾城深怕幽儿发现她自己的小心思,是想要留下叶青亲笔写的十几张纸。

    于是说完后,便从幽儿手里拿过那十几张纸,一边往书房走,一边催促着愣神的幽儿赶紧研墨。

    叶青这两天把自己过成了员外、老爷般舒心、幽然的日子,饭来张口、衣来伸手,时不时坐在躺椅上无病呻吟的哎哟几声,然后便会吸引来白纯跟锦瑟紧张的问询,怎么了,是不是哪里又不舒服了?

    于是两女便会急忙一人从后面推着叶青的肩膀,一人给叶青的后腰处,垫上新棉花赶制出来的垫子,总之是把家里唯一的男丁服侍的舒舒服服,生怕让他有一丝不痛快。

    棉花在宋时已经有了,只是作为絮棉被、还是做衣服,还不是那种把棉花弹成,上一世那如丝绒一般用度,不过也已经是够柔软、舒适了。

    新棉花白纯舍不得用,本来一直想着等着临冬时,给三人一人做一床新被子的,但现在看到叶青这两天,哼哼唧唧、哎哎哟哟的样子。

    白纯于心不忍,只好先给叶青做了一床厚厚的新褥子跟新被子,而剩下来的再给叶青做了个躺椅子上的垫子后,就所剩不多了,连给她与锦瑟絮两床薄被子都不够了。

    午后的桑树底下,白纯与锦瑟刚刚把叶老爷侍奉在躺椅上,锦瑟就急忙乖巧的在叶老爷喝完药之后,把新沏的茶给放在手边。

    白纯则是一脸冷冰冰的望着,手捧一颗不知道从院子哪里拣来的鸟蛋,正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

    长吸一口气,胸前的景象也跟着起伏出完美的弧线,淡漠的眼神恨恨的再次看了一眼叶青,才冷冷道:“行,你等着。”

    “嘿嘿,多谢嫂子。”可怜之人顿时眉开眼笑。

    望着白纯离去后,锦瑟小丫头先是警惕的回头偷瞄了一眼白纯离去的背影,这才蹲在叶青旁边小声问道:“公子,这样真的能把它孵出来吗?”

    “我也不知道啊,试试吧,要不你晚上睡觉抱着它怎么样儿?万一孵出一只小凤凰的话,开口就可以对你喊娘了。”叶青望着手心里灰绿色之间还夹杂着褐色的小鸟蛋,漫不经心的说道。

    “才不要呢,锦瑟还没有嫁人,让它喊娘,岂不是让人戳脊梁骨……。”

    “你是不是傻?这是鸟儿,是凤凰,又不是人,谁会……。”

    “那我也不要。”锦瑟嘟着嘴,反正她不愿意晚上睡觉的时候,捧着这么一颗不大的鸟蛋。

    而且这鸟蛋还是昨天跟叶青在散步时,从草丛里当石子捡起来的,本以为是快石子,谁知道捡起来后,竟然是一颗鸟蛋,于是就被叶青无聊的捧在手心。

    这两日天天央求着白纯给他一些新棉花,好给这颗鸟蛋安家,但白纯都没有同意,只是不知道为何,今天看着叶青那可怜兮兮的模样儿,竟然破天荒的同意了。

    不一会儿的功夫,白纯就面色冰冷的手拿一团新棉花走了过来,而后一脸不乐意的递给了叶青,嘴上还说道:“你要是把他孵不出来,就赔我十斤新棉花。”

    小叛徒这个时候立刻跟她家小姐统一战线:“就是,昨天小姐就说了,这颗鸟蛋在咱们家发现,肯定是那鸟儿遗弃了,知道没办法孵出来,所以就遗弃了,公子您偏不信,还想着孵出来,锦瑟觉得就是浪费新棉花。”

    “哎……你这个小叛徒,刚才还想着让孵出来的小鸟喊你娘,现在你家小姐一来,你就变卦了是吧?你个小墙头草,能不能立场坚定一些?”叶青瞪着眼睛讨伐着小墙头草锦瑟,而后自己慢慢悠悠的要从躺椅上起来。

    身前的两女见状,无奈之下只好一左一右,把叶青从躺椅上搀扶起来,而后见叶青走到那院墙边的柴火堆旁,寻找着细细的枯枝败叶。

    “要不给它放点儿桑叶吧?”

    “这是鸟蛋,不是茧,还能孵出蚕吐丝不成?”叶青脸拉的老长,白了一眼出馊主意的小墙头草锦瑟。

    “万一呢。”锦瑟撇着嘴,不服气的说道。

    “懒得跟你掰扯。”手拿新棉花架好的窝,慢慢悠悠的在柴堆旁边寻找着合适的枯枝败叶。

    “你这样子明日里还要去赴宴吗?”白纯看着走路跟木偶似的,一步一动的叶青,就像是风烛残年的老人一般,有些担忧的说道。

    “去啊,为什么不去?人家第一次邀约再不去,有些不合适不是?”叶青忙活着给鸟蛋搭窝,头也没回的说道。

    即然打定了主意要在南宋生存,那么自己就得该干点儿人事儿了,这两天天天呜呼哎哟着,脑子里也计划了不少接下来自己该干些什么,身边的危险都有哪些,具体来自哪些方向。

    包括白纯潜在的危险、燕倾城潜在的危险,这两日叶青有着大把的时间,在白纯跟锦瑟的服侍下,坐在桑树底下的躺椅上,完完整整的思考跟决定。

    白纯默不作声的望着那高大的背影,也不知道小叔子这心智是不是健全,二十来岁的人了,也没见过谁对一颗鸟蛋,像他跟锦瑟那小叛徒那么上心,现在还帮着叶青找着一些自认为合适的枯叶。

    不过让白纯感到奇怪的是,受伤后的叶青,不知道为何,却是给她一种更为踏实的感觉,不像是受伤前那般,总是给自己一种,仿佛不知道何时,他就会突然消失在自己世界的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