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疯狂进化的虫子〕〔战神医婿〕〔信息全知者〕〔逆天废柴〕〔仙君重生〕〔大英公务员〕〔极品废少〕〔一世巅峰林炎〕〔收集末日〕〔娱乐超级奶爸〕〔乡村桃运小神医〕〔特拉福买家俱乐部〕〔古董商的寻宝之旅〕〔逍遥侯〕〔天王殿〕〔焚天路〕〔神话之龙族崛起〕〔都市之魔帝归来〕〔我的极品美女总裁〕〔暖婚蜜爱:天价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一百二十六章 说服
    阁楼内乐曲荡漾、娇躯横陈、靡音漫漫之下李立方喘着粗气,如同野兽一般释放着人类最为原始的*。

    巨大的红色椽烛带着一股黑烟,在角落里燃烧着,赤橙黄绿青蓝紫,各种颜色挂起的纱帐随风轻舞婀娜,美酒、佳肴、才子、艳妓,神情各不相同。

    “尊前一把横波溜。彼此心儿有。曲屏深幌解香罗,花灯微透。偎人欲语眉先皱。红玉困春酒。为问鸳衾这回后。几时重又。”叶青缓缓起身,走到李立方与那艳妓跟前,当着张恃开始变得涨红的脸,轻轻捡起从那艳妓身上,滑落的牡丹亵衣。

    手指挑着那亵衣肩带,递送到张恃跟前,汤鹤溪依然是面色平静,也并不阻止叶青的步伐,史弥远神思难明、视线一会儿在叶青身上停留,一会儿便望向那人如其名的英气温婉。

    赵才卿、温婉略蹙眉头,同样不知叶青此番何为,于是也只能是一个坐着,一个站着,看着叶青手挑女子亵衣走到张恃的跟前。

    “揉碎牡丹红满地,玉山倾倒再难扶。”叶青出口成章,说完后还回头望望失去亵衣的主人艳妓一眼,李立方抬头看向叶青,竟然露出赞许笑容道:“好诗!老子喜欢!”

    “张公子,词小道尔,人心大道也,正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文以贯道又何必文以载道?人心大道,非你一家之学可以概括,尔师朱熹前些日子在西湖,在下不才,也曾与其辩道,虽然不曾说出什么惊世骇俗之大道,但世人之心又岂是你一门理学便可禁锢?人心、人德、人礼、人欲,岂是一首词可定论?僧人法秀以笔墨劝淫柳三变,而柳永也曾做如《煮海歌》言盐工,周邦彦独步艳科,理学所不齿,但也做《天赐白》忧国忧民,人心大道又岂是三字明明德可诠释?”

    叶青嘴角带着一丝的不屑,在场众人都明白,即便是叶青不说话,只要指一指那李立方与那艳妓此刻所做之事儿,便可以把张恃堵的无话可说。

    词乃小道,不值一提,理为大道,圣人之言,但李立方当着张恃的面红袖艳春、娇躯沉香,埋头苦做妖娆战,张恃却充耳不闻,任谁都可以看出来,张恃这是欺软怕硬。

    “哈哈……西湖那日,在下有幸听叶兄之言,实乃三生有幸,张兄长文词,喜道学,以我之见,二位大可不必如此辩驳,今日有酒佳人,自当……。”

    “那么张兄是接还是认输呢?”叶青不为所动,继续手挑那艳妓亵衣,站在张恃跟前问道。

    “理、礼也,一词可窥其人之性情,叶兄即然如此……。”

    “一词可窥其人之性情?”叶青冷笑了下说道:“张兄,你是不是念书念傻了?还是跟朱熹学学问学傻了?一词若可窥其人之性情,那你跟我说说,你这个跟管中窥豹有什么区别?”

    “你……这是强词夺理……。”

    “强你妹啊,朱熹都特么的在我跟前认栽,你跟我在这儿指手画脚,说三道四的,词也诗也的,喝个花酒是不是还要捧本你家先生的书,才算是得道高人啊?才算是理也礼也啊?”叶青瞪着眼睛,三句话后,彻底恢复了他如同无赖的不耐烦本性,手指一抖,直接把那亵衣扔到了措不及防的张恃头上。

    而已经忙活完自己风花雪月之事的李立方,看到叶青如此毫不留情面的对待张恃,刚喝进嘴里的酒,一点儿不浪费的全部喷到了那艳妓的胸膛。

    于是急忙哈哈笑了一声,望着那粉黛腰肢软、鬓乱丝妖娆的艳妓一把揽进怀里,说道:“亵衣被叶兄弟拿去送人了,无妨,本公子一会儿多打赏你一些银子,再买一些更加惹人的穿给本公子看。”

    “叶兄好才情,若能入文那就真是前途无量了。”史弥远此时才脸色恢复正常,旁边的女子,不知何时也已经在整理钗裙,脸上还带着一丝的失望之色,显然是对史弥远的无动于衷极为不满意,也或许是对自己的姿色失去了自信。

    “史大人过奖了,在下胡言乱语罢了,再说多了,恐怕就要让人笑掉大牙了。”叶青客气了一声,就当是没有看见史弥远跟汤鹤溪心照不宣的互望那一眼。

    “是文是武都当是我朝栋梁,今日邀请叶兄来此,一者是为叶兄晋升副统领贺,二者是,鹤溪希望能够结交叶兄这个朋友。皇城司自来为皇室朝廷办差,统属兵部,在下正好与兵部多少有些关系,所以叶兄如果在皇城司有何困难,在下定当尽心竭力才是。”汤鹤溪呵呵笑着,温和而又平静的英俊脸庞,看不出刚才那些都是他所指使。

    “如此就多谢汤公子。”叶青含笑,余光一直注视着温婉,这个女子会不会就是柳轻烟那娘们说的惊喜呢?难道说斜风细雨楼里的人,也会在涌金楼待着?

    要不然的话,这个叫温婉的为何要帮着自己这个初来乍到的,而不是帮着眼前这几个金主呢?

    “那不知道叶兄初入皇城司可有何难事儿?不妨说出来,大家一起共谋之如何?”这一次是史弥远问道。

    显然,他与汤鹤溪之间更为默契,两人之间一唱一和之间,便是要把叶青初入皇城司后,龙大渊给叶青穿小鞋,为难叶青入住荒废庭院的事情挑明了。

    如此一来,只要叶青开口,汤鹤溪自然是拍着胸口答应,而后第二天,叶青再前往皇城司时,荒废的庭院自然便会变成另外一座更加精致的庭院。

    可他们只是站在自己的角度想问题,即便是策划这些的汤硕,也是以宋人喜享乐的习惯,来衡量叶青的价值观,所以在他们看来,这种拉拢叶青为汤家所用的计划,可谓是驾轻就熟,以及胸有成竹。

    相信只要给叶青一个诱饵,叶青便会立刻如同大倒苦水般,借着汤鹤溪示好的机会,紧紧抓住汤家这条大腿不放,从而使他能够在皇城司站稳脚跟。

    “当然,即便是所统率皇城司兵卒之问题,如果叶兄有所不满,在下也可以帮着斡旋一二,当然,这些还都是看叶兄是否愿意了。”汤鹤溪自信的笑着,甚至已经想好了,如果叶青开口之后,自己该是先答应他哪一条,又该回绝、拖延哪一条来使他彻底入汤家门下。

    叶青低头笑了下,今天光喝酒没怎么吃东西,虽然面前摆着五花八门,都是老刘头所说的什么珍馐美味,但叶青除了双头鲍鱼等几个菜式外,其他的都没有怎么吃。

    汤鹤溪话中有话,显然这是打算拉拢自己,而是否愿意二字,便已经点明,愿意的话,就得投奔汤家门下,不愿意的话,那么以后在皇城司出了什么差错,比如再次出现龙大渊给穿小鞋,自己在皇城司无作为,或者是林光巢的为难,包括部下的为难等等,那就不能怪汤家了。

    “当朝右相、当朝兵部尚书,为叶兄撑腰,再不行的话,工部也可以帮叶兄不少忙,如今叶兄你贵为皇城司副统领,宅院的翻新、重建啦,我李立方无二话。对了鹤溪,我听说富春坊还有好几座好宅子,如今还有几处是在工部手里,以叶兄如今之高位,是不是完全可以配的上了?”

    李立方对叶青态度大转变,完全是因为刚才叶青那首诗,以及那两句:“揉碎牡丹红满地,玉山倾倒再难扶。”从而让他对叶青青睐有加,视为同道中人。

    李立方不分善恶,做事全凭喜好,性情古怪、乖张,根本没有人能够把握他的脾气性格,即便是有心结交、拍马屁,则是很容易拍到喜怒无常的李立方的马蹄子上。

    但如果是对他爱答不理之人,或者是中了他胃口之人,即便是不愿意结交此人,此人也会死皮赖脸的想要跟你结交,所以当李立方说完后,汤鹤溪第一次温和的笑容背后,出现了丝丝隐忧,深怕这个李立方误了汤思退交代他的事儿。

    汤鹤溪一直从容的笑容,第一次显得有些僵硬,看着李立方旁若无人的一边喝酒,一边与艳妓耳鬓厮磨,干咳了一声说道:“话是如此,但皇城司乃皇家差遣,非有功之人不得赏赐府邸,何况我朝向来文重武轻,想要立战功是难于登天,所以,府邸之事儿,怕是不那么容易。但如果叶兄有所要求,倒是不妨我们一同努力试试也未尝不可。”

    史弥远像是极为同意汤鹤溪的话语,点点头后缓缓说道:“当年太祖言:好富贵,积金钱。人生如白驹之过隙,所谓好富贵者,不过欲多积金钱,厚自娱乐,使子孙无贫乏耳。尔曹何不释去兵权,出守大藩,择便好田宅市之,为子孙立永远不可动之业,多置歌儿舞女,日饮酒相欢,以终其天年。”

    “所以叶兄如此年轻就已身居皇城司副统领一职,已算是我朝廷命官,自当遵从太祖当年之圣言,此时不待更待何时?汤公子可为叶兄站稳皇城司脚跟,李兄可为叶兄添置府邸,如此一来,人生夫复何求?莫非……叶兄想为赵小姐,还是温小姐赎身?而后独享美人之福?”史弥远笑意盈盈,说完后若无其事的看了一眼温婉。

    对于温婉的喜欢,史弥远是发自内心的真心喜欢,但温婉三番五次竟然拒绝他的赎身之情,宁可一辈子在涌金楼,也不愿意自己为其赎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