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凰不为徒〕〔超级兵王混都市〕〔绝品神医混都市〕〔绝代神主〕〔江辰唐楚楚〕〔上门女婿江辰〕〔龙王医婿江辰〕〔龙帅江辰〕〔当代华佗〕〔镇国战神〕〔至尊神医〕〔我不是野人〕〔道士不好惹(又名:〕〔温阮霍寒年〕〔我的白富美老婆秦〕〔秦城苏婉〕〔龙象〕〔上门狂婿〕〔霸道王爷俏医妃〕〔戚瑜桐燕翊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一百二十八章 刺客玫瑰
    叶青望着那卖花的女子微笑着伸出三根手指,于是也微笑着伸手说道:“来十朵。”

    “这位公子真有眼光,这可是从彭州而来的双头红,一朵三十贯钱,十朵三百贯……。”卖花的女子含笑说道,而后便准备帮着叶青拿那所谓的双头红。

    “多少钱?”叶青嗓音都变了,听到三百贯后吓得差点儿蹦起来,望向一旁正诧异的望着他的燕倾城,随口就问道:“三百贯是不是就是三百两银子?”

    “不错,你说的很对!”燕倾城与那卖花女子异口同声道。

    “停!我不要了!”叶青急忙伸手制止住那卖花的女子道:“这是什么花儿这么贵?三十两银子一朵,我一个月的饷银啊可是。”

    “牡丹双头红啊。”卖花女子并没有因为叶青晃了她而显得不悦,继续说道:“公子如果嫌贵,可以看看牡丹姚黄、魏紫,她们便宜一些,一贯钱就足够。”

    “那个……那个……我再看看别的。”叶青被鲜花的价格彻底吓住了,原本以为不过三文钱而已,谁特么能想到,竟然是一朵三十贯钱!

    这生意做的,简直跟抢没有什么分别嘛,也难怪头顶戴花的无论男女,看起来都是非富即贵的样子,原来特么的鲜花在这个时候,跟奢侈品一样啊,也特么的太贵了吧!

    当然,叶青并不知道,在陆游的《天彭牡丹谱》中的记载,确实如卖花女子所喊的价格一样,一朵能够买到价格三十贯钱,并非是针对他而漫天要价。

    燕倾城冷眼旁观着叶青的不寻常举动,她不知道叶青为何刚才喊着肚子饿,现在又突然要买花儿。

    所以她自然不会知道,叶青自从下定决心,留在大宋朝后,便已经有了向她表白的意思,而今夜借着涌金楼的酒劲,正打算买几朵花儿送给燕倾城来表白。

    但谁知道,鲜花的价格,却让兜里只有一两银子的叶青,变得有些心虚,连连感叹,泡妞看来真的需要钱啊,不管是千年后,还是如今啊,有钱才是硬道理啊。

    眼睛扫过,红色如同玫瑰一样的花朵儿,吸引了叶青的注意力,于是不理会冷眼旁观燕倾城那疑惑的目光,问道:“那个多少钱一朵?”

    “玫瑰?”卖花女子问道。

    “她是玫瑰?”叶青两眼一亮,急忙看向燕倾城,但佳人却不解风情,依然是沉默冷眼,观望着他的一举一动。

    “多少钱?”叶青大喜,想不到如今就有玫瑰花啊,显然没有比玫瑰更适合送给燕倾城的了,玫瑰代表着什么,难道不是是个人都该知道其寓意的吗?

    “十文钱一朵。”卖花女子笑着道,但眼神明显带着一丝犹豫的看了一眼叶青旁边,脸色一直冷冷的燕倾城。

    “好,帮我来……来……。”叶青算着自己一两银子可以买几朵,但想着一会儿还得吃饭,于是只好道:“就来九朵吧。”

    燕倾城一看这个白痴真要买玫瑰,再联想着他如今皇城司的身份,犹豫了下还是拽着叶青的衣袖低声说道:“你确定你要买玫瑰吗?”

    “当然,要不是玫瑰放在了不起眼的角落,我第一选择就是买她。”叶青见燕倾城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反而是显得有些凝重,甚至还四下张望着,像是怕被人看到一样,难道是猜到了自己的用意,所以有些害羞?

    “那你知道玫瑰象征着什么吗?”燕倾城再次郑重的问道,对于叶青平时偶有不通世俗、常理的行为,燕倾城也不是没有见过,所以她才会如此郑重其事的问道。

    “我怎么能不知道?”某人的语气很不悦,太看不起人了吧,不要老用旧眼光看人,我这都来大宋快要半年了,已经可以算是大宋人了。

    燕倾城看着神情还不悦的叶青,自己好心提醒他,他不领情也就罢了,竟然还如此态度,悄悄松开叶青的衣袖,扭头就要带着幽儿离去。

    而后就看见李横凑到了叶青跟前低语道:“玫瑰花常被人们看作是刺客的代名词,你确定你真的知道?”

    “我……。”叶青一愣,在卖花女子递过玫瑰时,不小心被花径上的刺扎痛了手指,手拿玫瑰看着李横难以置信的诧异道:“你说的是真的?”

    “千真万确!你现在贵为皇城司副统领,而后手拿玫瑰,你是为了匹配自己的身份吗?”李横看着叶青的阴晴不定的脸,心里更加肯定了,叶大统领显然压根儿就不知道玫瑰,真正代表着什么!

    “你妹啊,你怎么不早说!”叶青郁闷的瞪了一眼李横,望着跟幽儿远去的燕倾城,再看看手里的玫瑰花儿,套路整错了啊。

    “燕小姐提醒你了啊,但你说你知道啊,我是不放心才想着再告诉你……。”

    “你这是坑爹你知道吗?记得让她找钱。”叶青手拿玫瑰,看着燕倾城跟幽儿已经混入人群之中,于是交代了李横一声,连忙向燕倾城的背影追过去。

    夜市头戴鲜花的男子不少,手捧鲜花的女子也有很多,但像叶青这般手拿九朵玫瑰花儿的,他算是独一份。

    追上燕倾城的玫瑰刺客,先是支走了旁边的梁兴,而后又拍了拍幽儿的肩膀,吓了一跳的幽儿回身,看着手拿九朵玫瑰的叶青,不明何意。

    “那个……幽儿,你去前面那李七的羊肉店等我跟你家小姐,我……我那个有点儿个人私事儿要跟你家小姐谈。”叶青指了指前面不远处李七羊肉店的招牌,有些心虚的对幽儿说道。

    “你想对我家小姐干什么?”不得不说,女人的心思是真敏感,即便是叶青什么也没有表露出来,但这样都能让幽儿敏感的察觉到,这个家伙好像对小姐有不轨之意。

    “小丫头别多问,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快去。”叶青看了一眼毫无所动的燕倾城,示意她让幽儿离开。

    燕倾城走到人群稍显空旷的地方,抬头看了看人来人往的人流,热闹的街道上叫卖声在耳边不绝于耳,吸口气对幽儿说道:“我不喜欢羊膻味儿,幽儿你去宋小巴那家店等我吧,记得自己小心。”

    “能有什么事儿啊,有梁兴陪着呢,梁兴你跟幽儿先过去点菜,一会儿我就过去。”叶青手里的玫瑰花,在幽儿问他想对燕倾城做什么时,便被他做贼心虚的藏在了背后。

    燕倾城看着幽儿撅着嘴,一脸不乐意的跟梁兴离去,而后便站在原地也不说话,芳心却是扑通扑通如同好几头小鹿在乱撞。

    女子的直觉以及叶青那有些稍显扭捏的神态,让燕倾城大致猜到了叶青想要做什么,虽然她不知道叶青会如何做,但少女的芳心深处,没有一个不喜欢浪漫情怀的。

    站在街角的角落,望着人头攒动的街景,热闹喧嚣的叫卖声、欢笑声在两人耳边响起,但因为两人的相对沉默无言,此时此刻,两人就仿佛被这热闹喧嚣的世界隔离了一般。

    “咳咳咳……那个我跟你说件事儿,就是……其实……那个我……。”叶青总感觉街道上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紧紧注视着他,所以这让多年来不知道紧张是何物的叶青,在这个时刻,变得有些结巴跟无措。

    “嗯。”燕倾城低头望着裙摆,一双小手在衣袖里已经紧张的攥成了拳头,芳心扑通扑通乱跳,脸也开始变得发热了起来。

    “我的意思是……你……你可以做我女朋友吗?”叶青把背在身后的玫瑰,双手举到了燕倾城的面前,一脸虔诚的说道:“当然,你要是不愿意也没关系,我再想想其他办法。”

    “你……什么意思?”燕倾城心跳加速,芳心仿佛要从胸膛在下一刻就要跳出来似的,绝美的脸颊带着一丝的涨红羞涩跟紧张不安,虽不明白女朋友是什么意思,但男女之间的感应暧昧,有时候完全不需要语言,便能猜中对方这是求爱的意思。

    “你……你……你先把花收起来。”燕倾城看着一直虔诚的举着,象征刺客的玫瑰花在自己跟前,同样是一脸紧张跟难为情的叶青小声说道。

    “那怎么行?这……这花儿是我送给你的,如果你收下,就算是答应做我女友了,不不不收下,就是拒绝……对了,你等下啊,我想想啊。”叶青一直举着花儿,突然间想起,后世有一次为了挽留分手的女友,看到过的一首关于玫瑰花的诗。

    燕倾城有些无奈,飞快的看了一眼拿玫瑰花求爱的叶青,有些懊恼道:“你……你让我答应什么啊,这又不是我说了算,你应该……那个……。”

    只是燕倾城话还没有说完,就跟叶青一同看见李横挤过人群,向他们两人这边走了过来。

    而后燕倾城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就看见面前的叶青,突然走到李横跟前,一脚踹在李横的腿上,恶狠狠的说道:“滚,什么时候跑过来不行,便要在这个时候,去宋小巴的店找幽儿跟梁兴去。”

    “你踹我干嘛啊?你俩……你俩有事儿啊?”李横这货看看低头扭捏,半转身面对他的燕倾城,再看看一脸恼羞成怒的叶青,疑惑的问道。

    “你今天废话怎么这么多呢?快滚!别耽误了老子的好事儿!”叶青一把揪住李横的衣领,恶狠狠的说道,而后甩开电灯泡李横,直到李横消失在人群中后,才深深吸了口气,再次走到了燕倾城跟前。

    “你到底要说什么?”燕倾城低着头,心里却是恨的要死,求爱哪有这般求法,再说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就算是自己有意……。

    “美名源于珠宝石,子虚赋里多学识。长夏时节花更艳,四季犹可葩满枝。……情侣常以寄相思。一年一度乞巧节(七夕),正是玫瑰走俏时。那个……这下你懂我的意思了吗?”叶青再次把玫瑰花递到了燕倾城跟前,看着那害羞低头的佳人,抑制住想要一亲芳泽的冲动说道。

    (ps:咳咳……那个月底了啊,本书回收快要到期的保底月票、推荐票等等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