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相之王〕〔重生后我嫁给了渣〕〔元卿凌宇文皓〕〔九星之主〕〔云迟晋苍陵〕〔穿越之圣女王妃云〕〔我在万界送外卖〕〔帝后世无双〕〔长生〕〔万古帝婿〕〔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腾飞我的航空时代〕〔斩月〕〔邪帝狂妃:鬼王的〕〔斗魂玄帝〕〔不死夜帝〕〔盖世帝婿〕〔狂少归来〕〔女总裁的第一高手〕〔我在决斗都市玩卡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一百三十四章 心结
    有一种人,即便是刚刚认识不多久,哪怕是初次见面,但不论是从他的态度还是语气上,都能够给你一种可以引为知己、完全信任的感觉,能够让你毫无保留、不加戒心的,对他全盘托出你内心的想法。 . .

    或许是因为王伦常年在宫中,侍奉在赵构左右的关系,其职责需要让他自己成为一个忠心的聆听者,需要让他自己成为一个,不论赵构心情好坏,都愿意把他当成第一个,完全可以倾诉、信任的对象。

    所以此刻王伦给叶青的感觉,就是一种让叶青感觉像是金榜题名、他乡遇故知,视为可知心换命,士为知己者死的感觉。

    不过好在,叶青头顶自从见了赵构之后,一直悬挂着四个大字:交浅言深。

    面对笑呵呵的王伦,叶青无声的笑了下,而后继续说道:“中贵人您真是高看我了,我何德何能,岂能够跟圣上心中的忠臣良将相比?再说了……我来到这个世上,就没打算活着回去,又岂会怕步谁后尘?”

    叶青随和的笑着,王伦那张脸,这是他第一次如此认真、仔细的打量一张太监的脸,毕竟对他来说,太监这样的人群,后世很难看到的。

    王伦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揣摩透叶青那句“来到这个世上,就没打算活着回去”的意思后,冲叶青竖了个大拇指感慨道:“叶统领竟还是个如此风趣之人,咱家今日受教了。”

    “中贵人抬爱了。”叶青拱手行礼,而后在王伦的目送下上了马车离去。

    望着叶青的马车缓缓离去,直到马车从中和巷消失不见,王伦脸上那让人感到信任、诚挚的笑容都不曾变过,也或许这家伙即便是心里头想要杀人时,也会是这番面孔,如同笑面虎。

    王伦转身回到宅院里,原本被赵构散去的宫女、太监,包括殿前司、侍卫司的人就仿佛从来没有离开过一样,依然还站在原来的地方。

    赵构同样也还在悠然自得的喝着茶水,甚至不用回头,便淡声问道:“如何?以你王伦的眼光来看,此人可堪大任否?”

    王伦走到赵构身后的不远处停下,脸上依然是那千年不变的笑容,眼光却是变得前所未有的凝重,望着赵构的背影,在心里斟酌着接下来的言辞。

    “哦?难道你王伦也有看走眼的时候?还是说朕看走眼了?”赵构有些焦急,半天没有听见身后王伦说话,缓缓扭头看向身后的王伦问道。

    “圣上误会了,奴婢只是不太能够看清楚此人,而且……奴婢的结论,恐怕有些太过于荒谬。”王伦低着头,眼神则是更加的凝重道。

    “但说无妨。”赵构心一沉,王伦向来看人极准,这一次竟然有些矛盾、纠结,难不成自己真的高估了那叶青?

    王伦两手在袖子里不自觉的攥了攥拳头,而后平静的说道:“此人如果用好了,绝非岳飞、张俊之流能够相提并论。”

    赵构没有说话,而是转身继续端起了茶杯,王伦于是继续接着说道:“此人不可为相可为将,为将为帅,都将是我大宋之边疆长城一般的存在。”

    “为何?”赵构缓缓放下茶杯,而后又追问了一句:“金人也拿他没办法不成?”

    “回圣上的话,奴婢不知此人用兵打仗如何,这还要看他这一次是否能够完成您的旨意。但此人之思想,却不是我大宋朝任何一名武将可比拟。”王伦低着头,盯着脚下的一只蚂蚁,一片比其身子足足大了好几倍的树枝,竟被蚂蚁拖着往前走。

    “想要判断一个人是否忠心,都很难判断,你跟他不过区区柱香的时间,就敢下如此结论?”赵构声音变得深沉了下来。

    王伦却是一动不动,反而心中比刚才还轻松了不少,回答道:“奴婢听叶青说,圣上跟他提及了岳飞,而叶青对于岳飞之死,显然并没有同情跟仰慕心,更没有露出丝毫惋惜之意,但他又不是怯战主和之人。于是奴婢便问他为何……。”

    “他说什么?”赵构问道。

    “他说岳飞是自己把自己玩死的,不该怪朝廷,更不该怪……圣上。他说:为将为帅为兵者,不该有自己的意志,如果有了自己的意志,那么怎么死都不冤。我大宋朝的军队,只能有一个声音、一个意志,那就是圣上的唯一意志。兵者、国之大事,我大宋守卫边疆之利剑也,兵者,当该以服从圣旨为天职,又岂能把自己的思想意志放在兵者之上?”

    “所以他最后结论是:兵者,利剑也,出鞘还是归鞘,当以圣上之旨意为准。”王伦脑海里不时浮现,刚才叶青跟自己交谈的话语。

    “置家国利益于不顾?只以圣旨为尊?那他是从来没有想过北伐了?还是说只想安安稳稳的当个副统领?一字不落的说来。”赵构淡淡的问道,他敢肯定,王伦一定会如此问叶青的。

    “回圣上的话,奴婢便是如此问他的。叶青先是不屑的笑了笑。”

    王伦学着叶青的口气继续说道:“武将的职责只是打仗、守卫边疆。国家利益有治国安邦之文臣,跟我何干?我只要时刻做好迎战的准备就好了,至于政与治,不该是武将插手、多嘴啊,朝廷又没有给我那份银子。何况,你一个武将没事儿参合政与治做什么?难道一个经常在外领兵作战之人,还要比人家文臣、圣上了解江山社稷?打不打仗、北不北伐,难道还要比江山社稷之利益要高?不懂啊?其实我的意思就是:国家利益高于一切,是战是和,当该以大局、江山利益为重才是。武将嘛……做好自己就行了,别为了战而战。圣上让你出征的时候,你能打赢就行了,圣上让你打西,你别打东,圣上让你输,你能跑得比敌人快就行。所以,军人当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就够了。”

    “国家利益高于一切!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赵构把玩着手里的茶杯,而后喃喃的念着这两句话,仰天叹口气,有些无奈的道:“当年岳飞要是能有如此觉悟该多好啊!又何必苦苦相逼还未站稳脚跟的朝廷呢?即便是你想要迎回二圣又如何?可朝廷匆匆南下定都,一切虽不是百废待兴,但也得有时间重整旗鼓才是啊!朝廷新败犹如无根之萍飘于水上,即便是南地,百姓暴动也不在少数,朝廷为稳固江山,又岂能不用兵?北伐迎回二圣要用兵,稳固残存江山要用兵!朕要守住这半壁江山不为金人铁骑践踏要用兵!朕的日子真的如你想的那般逍遥自在?自古忠孝两难全,朕当是该以保住父皇与兄长留下的残存江山社稷为忠,还是该倾朝廷所有之力,冒着亡国灭种的危险,迎回父皇与兄长为孝?朕在社稷安稳之际,便禅位于太祖七世孙,算不算是物归原主?朕可害怕被人夺去皇位?”

    “朕舍了颜面,任由赵昚为你平反、秦桧即便无功,但也因你而入罪,可北伐如今可有成效?朕还江山于太祖后人,是想要告诉天下人,朕非是贪恋皇位而不敢赢回二圣,而是因为朕很清楚,偏安一隅的大宋之势微,远远不是你一个岳飞就能收复失地的!现在如果你岳飞还在,该是有多好啊,你岳飞想要收复失地,洗刷靖康之耻,朕绝无二话!这座宅子今日起,便赐给叶青,明日就让他搬过来。”赵构拍着膝盖起身,精神焕发,带着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沉声说道。

    “是,圣上。”王伦急忙应是,而后看了看自信如山的赵构,犹豫了下说道:“人气不旺,是不是从宫里……。”

    “看着办吧,但是别太过了,将来是要独掌皇城司的,放多少人被发现也是早晚的事儿,掌握好那个度即可。”赵构往前行走,头也不回的说道。

    看似不明不白的话语,听在王伦的耳朵里,却是让王伦大喜,再次应是,而后才紧紧跟随着赵构,往府外走去。

    即便是王伦都有些佩服叶青,一番对于自己的话语,就像是完全专门要说给太上皇听的一样,当自己转述给太上皇时,王伦自己都想不到,会有这样的效果,能够解开太上皇心中的一些牵扯多年的心结。

    “国家利益过于一切,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这番话看似像是叶青的立场,但更像是当着赵构的面,在一一指责岳飞当年身为将帅之时,因意气用事、干涉朝堂犯下的错,就像是在赵构赐死岳飞,面对天下人的口诛笔伐而理屈词穷一事儿上,为赵构找到了那么一丝丝赐死岳飞的理由一般。

    岳飞以莫须有罪名被谋害,加上民间谣传,以及对岳飞的追思,多多少少对于赵构来讲,就像是一个解不开的心结一样,一直压抑在赵构的内心深处。

    仿佛谋杀岳飞,是他赵构在位以来,做过的再愚蠢不过的事情了。

    但今日叶青一番话,特别是那国家利益高于一切,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这番言论,彻底解开了赵构心中的那丝纠结跟理屈,让他开始觉得,赐死岳飞并非是金人所迫!更非是自己懦弱而致。而是岳飞咎由自取,逾越了身为武将之责!

    马车缓缓行走在御街之上,赵乞儿在到达清河坊的时候,轻松的跳下了马车,而后往燕府方向走去,前去通知燕倾城晚两日再起身前往泗州,因为叶青过几日也要往泗州,不如一同结伴而行。

    老刘头跟叶青在斜风细雨楼前跳下了马车,叶青揣着王伦交代自己的事情,觉得有必要找李清照帮个忙了。

    泼李三驾着马车回到皇城司,然后换骑快马,如同一阵风似的出城前往禁军营,按照叶青的意思,需要找一百个好手,跟随他前往泗州,所以由他负责集结一百名好手。

    (ps:明天就要上架了,这心里已经开始七上八下了,所以不管在哪里看书的朋友,麻烦明天来纵横支持下青叶的首订吧,别让首订太惨不忍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地摊卖大力〕〔全职艺术家〕〔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