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胜者为王〕〔冷艳总裁的贴身狂〕〔钢铁蒸汽与火焰〕〔蚀骨闪婚:神秘总〕〔近战狂兵〕〔天降三宝,爹地宠〕〔快穿之大佬又疯了〕〔天师下山〕〔超越狂暴升级〕〔陈黄皮叶红鱼〕〔麻衣神婿〕〔满级大佬穿成炮灰〕〔修真弃少混花都〕〔影帝偏要住我家〕〔拿错游戏剧本后我〕〔特种兵之神级提取〕〔都市医品仙尊〕〔神捕大人又打脸了〕〔帝国萌宝:薄少宠〕〔蚀骨闪婚:神秘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一百四十章 燕鸿渊的忧虑
    燕府,燕鸿渊亲自把范念德送到了门口,亲自为其掀开轿帘,看着范念德上了轿子,再缓缓替范念德放下轿帘,望着轿子远去消失在夜色之中后,才转身跟身旁的苏金生往府里走去。

    范念德竟然亲自到燕府拜访他燕鸿渊,这是让他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的事情,前些日子燕倾城倒是跟他念叨过,说起在西湖分家之事儿时,范念德作为见证人,对于老二、老三极为偏袒,这让燕倾城心里极为不满,回来后跟自己唠叨了很长时间。

    但不想今日,范念德竟然亲自跑过来,像自己亲口解释着,那日在西湖发生的事情。

    无非是他自己公平起见,不忍见他们兄弟三人分家一事儿,闹的动静太大,到最后即伤了和气,又弄的兄弟之间难看,所以站在替燕家这一大家族着想的份儿上,才会如此做的。

    “你去把小姐请过来,我在书房等她。”回到书房的燕鸿渊,望着那苏金生今日带回来的新蜡烛,火苗与往日里的蜡烛一般,但再也不用费力的剪烛,房间里也没有了那股蜡烛燃烧时的怪味儿。

    燕鸿渊同样是饱读诗书之人,始终没有放下看书的习惯,对于亦商亦儒的范念德,自然也是极为尊敬,甚至是很羡慕范念德如今的身份与地位。

    燕倾城悄悄走到书房的门口,望着书房里独自沉思的燕鸿渊,双眸一转,脸上带着促狭的笑容,悄悄的吐了吐舌头。

    正要蹑手蹑脚的走进书房,想要吓燕鸿渊一跳时,就看见燕鸿渊脸上浮现了慈爱的笑意,嘴上说道:“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跟小时候似的?”

    “您怎么又发现了啊?”燕倾城苦着脸,大大方方的从门口走了进来,望着正乐呵呵的打量着她的燕鸿渊道:“怎么现在每次您都能发现呢?以前您很少能发现啊,是不是爹您现在有了未卜先知的本事儿了?那要不您给女儿卜上一卦吧?”

    “你这个性子啊,也不知道是随了谁了,你娘像你这般大的时候,可没有像你这样古灵精怪的,一点儿也不像你娘那般端庄大方……。”燕鸿渊指了指对面的椅子,示意燕倾城坐下说话。

    “不会吧?我娘像我这般大的时候您就认识我娘了?”燕倾城并没有第一时间坐下,而是先掀开燕鸿渊身前的茶杯盖,看了看是浓茶还是清茶后,这才放心的在对面坐下来。

    燕鸿渊不出声的笑看着燕倾城的一举一动,而后仰头想了下说道:“你娘像你这般大的时候,那可是远近闻名的大家闺秀,你爹我还不被你娘看在眼里呢,要不是……算了,不提陈年往事了,让你一捣乱,爹差点儿把正事儿给忘了。”

    说完后,指了指烛台上的蜡烛,而后看着灯光下明眸皓齿、婉约动人的燕倾城,轻声问道:“这蜡烛可是那叶青所制?”

    “嗯,今日才算是做好,虽然有方子,但有一些就是连苏总管都摸不透,所以晚了好几天才做了出来。”说起这新蜡烛,燕倾城的眸子变得更加光彩照人了,也不知道是喜欢这新蜡烛,还是芳心里又浮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或者是又想起了放在她闺房里的那九朵玫瑰花儿。

    “那爹您喜欢这样的蜡烛吗?”燕倾城差一点儿又开小差,清醒过来后急忙问道,像是怕燕鸿渊看出她心底里的秘密。

    “傻丫头,你说爹能不喜欢吗?再也不用剪烛了,又没有了那股怪味儿,在看书的时候熏的人难受,爹自然是喜欢的很。不过这方子……可有其他人知晓?”燕鸿渊说道最后,脸上的表情显得凝重了很多。

    燕倾城想了想,她不觉得叶青还会把这方子给其他人,于是摇头道:“不会的,这方子就是连苏总管也不能算是完全清楚,制作方式一样,但在蜡烛的选材上,应该说是咱们燕家独一份。”

    燕鸿渊了然的点了点头,顿了片刻后,还是问道:“倾城,那你可知道,叶青跟范念德先生之间有过不愉快,有过过节吗?”

    “爹怎么知道的?”燕倾城手里拿着剪刀,正在剪着那烛光,不想燕鸿渊会突然问道这件事儿,于是放下剪刀下意识的反问道。

    “那么看来,叶青跟范先生之间,确实是有过节了?”燕鸿渊眼中闪过一丝忧虑,微微叹口气说道。

    燕倾城看着燕鸿渊的表情更奇怪了,歪着脑袋走到燕鸿渊跟前问道:“爹,怎么了?是有什么事儿吗?还是说这蜡烛……。”

    “也没什么事儿,那叶青如今贵为皇城司副统领,跟范先生结怨在前,今日范先生亲自来府里,跟爹说起了那日在西湖上的事情,后来便若有若无的提及了叶青曾在咱们家充当护卫一事儿。”燕鸿渊看着紧蹙眉头的燕倾城说道。

    “那……那他还问什么了?或者是说什么了吗?”燕倾城很奇怪,范念德跟叶青之间的过节,他为何要告诉父亲呢?到底是什么意思!

    “其他倒是没问,但想必范念德是想要试探,叶青跟咱们燕家是否关系密切,也或许是……。”燕鸿渊有些不确定,毕竟这种想法儿,有点儿小人之心。

    “是什么啊爹,您能不要吞吞吐吐的吗?”燕倾城看着不慌不忙,沉吟不语的燕鸿渊,不由得心里有些焦急的跺脚催促着。

    燕鸿渊无奈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女儿的焦急跟神色上的担忧,让他心里更加无奈了,自己是过来人,哪能不清楚自己从小看到大的闺女,心里如今到底想些什么啊!

    何况,叶青若是没有想法儿,为何还要在已经提升为副统领后,还要如此帮助燕家,帮助燕倾城?

    蜡烛一事儿按照燕倾城的说法只是第一步,往后还会有其他合作,这事儿可以看作是君子之约,但他们二人之间在分成一事儿上,向来都想拿大头。

    按理说,此刻叶青已经是皇城司副统领,那他就完全有资格跟筹码继续要价、加价了,但不论是自己的闺女、还是叶青,两人仿佛都忘了合作分成一事儿般,就打算按照他们之间的口头协定,如此合作下去了。

    这很不正常啊,这是叶青另有所图啊,而想要图谋燕家最宝贝的宝贝,也就是眼前这个,同样对人家动了心思的宝贝闺女啊。

    范念德刚刚回到府邸,刘蕴古却已经在他府里的正厅内候着他了,一进入正厅,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坐在正厅的刘蕴古,正微笑着望着他。

    “如何?范先生可有收获?”刘蕴古起身走到范念德跟前问道。

    “不好说。”范念德沉声说道,而后请刘蕴古在此坐下后,才缓缓开口继续道:“叶青被提升为皇城司副统领一事儿,看来燕鸿渊事先并不知情,所以……。”

    “所以即便是皇宫里有叶青的靠山,也绝不是燕鸿渊这一条皇宫关系网上的贵人,从中斡旋的。”刘蕴古看着范念德问道。

    范念德的脸色更加的深沉了,深深吸一口气问道:“刘大人真的能够确定,那叶青的晋升,真是圣旨所赐?”

    “千真万确!圣旨是给到了兵部尚书汤大人的府邸,第二日便宣旨了,兵部同样也下了文书。”刘蕴古点点头,坚定的说道。

    范念德毫无头绪的思索着:“那会是谁帮他呢?燕鸿渊虽然与宫里有关系,但显然燕鸿渊一介商贾的身份,也没有那么大能量跟资格,能够让他的关系说动皇宫里的那些个贵人,为叶青说话不是?”

    “那么他会不会是故意隐瞒真相?”刘蕴古问道。

    “不会,叶青被提拔,连他都不是第一时间知道的,那位宫里的王中贵人,那日在西湖燕家分家一事儿上,只是坐在旁边,一言不发的从头到尾看着,所以说,燕家不可能是帮助叶青之人。”范念德肯定的说道。

    “如此看来,范先生这口气,刘某也是爱莫能助了,毕竟刘某只是个正将,人家是副统领。皇城司做的事,向来都是暗地里的勾当,这以后要是叶统领有意为难范先生,范先生不如低个头,认个错吧。”刘蕴古眼神闪烁,看着脸色越来越阴沉的范念德说道。

    他不相信如此言语,还不能让范念德感到危机感,文人最重名声、风骨,原本想要扳回西湖失去的颜面,但谁能想到,范念德竟然踢到了如此大的一块儿铁板!

    所以,现在就不如趁着难得机会,把范念德立足于临安的路堵死,让他迫于叶青的压力,不得不想着奔走他乡,或者是彻底被自己所用。

    在刘蕴古看来,范念德又不属于真正的迂腐文人,他身上又有着商人的圆滑跟狡诈,但又极重他自己多年来挣到手的名声,如果说有一天,他被叶青逼迫的在临安低头认错,那对范念德来说,甚至是比死还要让他感到丢人的事情。

    “刘大人真的没有别的对策吗?若是刘大人能够帮范某度过眼前难关,任何事情都好上商量。”范念德看着刘蕴古,眼神坚定的说道。

    “但这需要大量的银子,范先生应该听说过一句话吧?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其实并不是非要从上往下活动,有时候由下往上活动,则能更加有效的让一个人身败名裂。范先生现在应该是深有体会吧?一个小小的禁军,竟能够让范先生在西湖难看,那么范先生为何就不能以一个商贾的身份,让他难堪,或者是丢官罢职呢?”

    “此话怎讲?”范念德神色一动,看着眼神越来越深沉的刘蕴古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