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胜者为王〕〔冷艳总裁的贴身狂〕〔钢铁蒸汽与火焰〕〔蚀骨闪婚:神秘总〕〔近战狂兵〕〔天降三宝,爹地宠〕〔快穿之大佬又疯了〕〔天师下山〕〔超越狂暴升级〕〔陈黄皮叶红鱼〕〔麻衣神婿〕〔满级大佬穿成炮灰〕〔修真弃少混花都〕〔影帝偏要住我家〕〔拿错游戏剧本后我〕〔特种兵之神级提取〕〔都市医品仙尊〕〔神捕大人又打脸了〕〔帝国萌宝:薄少宠〕〔蚀骨闪婚:神秘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一百六十一章 怀璧其罪
    燕倾城再一次看见叶青的时候,则是看见叶青跟刚刚从外面回来的苏金生,正大摇大摆的在燕府的小湖前面走了过来,看着两人谈笑风生的样子,燕倾城莫名的就一肚子的气。

    自己都要因为新烛一事儿,快要急死了,他竟然还能够跟没事儿似的,一摇三晃的拉着风尘仆仆,一脸疲惫的苏金生聊天,还说这那太湖石有没有剩余的,自己的府邸正好缺几块儿垫高。

    但当燕倾城真正走进那两个,谈笑风生的人身边时,才知道他们已经开始转移了话题。

    “昨天夜里我本就想再去盘几间蜡烛作坊,后来被小姐拦下了,说是明日一早再去也不迟,只可惜,商场如战场,今日要想盘下那几处作坊,花费比昨日就要高出很多,而且……。”苏金生笑了笑,把手里仅剩的一把鱼食递给了叶青,看着红色的金鱼游向叶青旁边。

    “而且什么?”身后响起了燕倾城的声音。

    叶青并没有回头,苏金生则是听到声音后,急忙回身对着燕倾城行礼。

    “苏总管您继续说,今日如何了?”燕倾城看了一眼背对自己的叶青,而后露出倾国倾城的笑容,对着苏金生说道。

    叶青继续喂着湖里的鱼儿,耳边只听见苏金生,以凝重的语气说道:“今日我去打听了,除了几家破旧不堪的蜡烛铺子愿意转让外,当初那几家咱们燕府看上的,都被人捷足先登了。所以我怀疑,肯定是有人收到了昨日的风声,开始坐地起价,或者是如叶公子所言……。”

    燕倾城皱了皱眉头,淡淡的说道:“被人先于咱们一步收走作坊的,是等着宫里的对咱们燕家的命令,宫里蜡烛所需极大,燕家一家完全吃不下,但为了宫里的事情,宫里自然是不会管燕家的死活跟利益是否受损,所以便会下令,让咱们把新方子交出来。所以……盘走咱们看上的作坊的人,显然是想到了这一步,于是便捷足先登了。”

    “不错,就是如此。而且现在看来,我们得做好这样的打算跟准备,以我看来,不日宫里就会下这样的命令,到时候咱们就陷入完全的被动了,所以还希望小姐跟老爷,看看能不能想出其他的法子来。”苏金生听着燕倾城的分析,认同的点头说道。

    说完后,两人同时陷入了沉默跟眼下燕家的困境中,而“始作俑者”却是闲人一样,好像跟他一点儿关系也没有,还在哪里兴致勃勃的喂着鱼。

    苏金生望着叶青的背影,不知道为何会感到一阵踏实,但这个时候,他当着燕倾城的面,能做的也只能是无奈的笑笑。

    而燕倾城望着那背影,恨不得一脚给踹到湖心里去,自己跟苏金生两个人都说完话了,接下来难道不是该他说话了吗?他怎么好像跟个无事儿人似的,还在那喂鱼喂的不亦乐乎。

    但就在燕倾城心头那见到叶青的喜悦,被消失殆尽,正想冷声询问那喂鱼的人时,只听见那喂鱼的说道:“皇宫会参合不假,毕竟他们要为宫里着想。但……皇亲国戚啊、王公贵族啊、氏族豪门啊、文人士子啊,他们也会喜欢这种蜡烛的,你们想想,当他们伏案疾书时,蜡烛却没有那种异味儿,他们难道会不喜欢?所以啊,皇宫会下令把方子交出去,来满足宫里的需求,而皇亲国戚呢,王公贵族呢,则是会想方设法的拿到方子,由此来自制蜡烛,满足自己本身的需求。那么呢,接下来燕小姐,你可有对策啊?”

    叶青直起身,拍了拍空空如也的双手,转身看着燕倾城跟一脸惊愕的苏金生问道。

    确实,如叶青所言,皇宫他们想到了,但其他的他们压根儿就没有想过,如今经叶青一提及,立刻便发现,他们以及燕家的处境,好像变得越来越微妙或者是危险了。

    “那你说该怎么办?”燕倾城一怔,她也确实没有想那么多,毕竟一个皇宫已经够她心烦意乱了,哪里还顾得上其他的地方,会有如何想法儿。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谁让只有你们燕家懂的这新烛的做法呢,一根蜡烛的利润很小,但皇宫、王公贵族、豪门氏族等等阶层,若是都知道了这新烛利润跟优点儿,那么你们就是众矢之的……。”叶青看着燕倾城那张略微冰冷的脸颊,恨不得牵着她的小手,而后找一个就他们两人的地方,坐下来好好说会儿话。

    “叶公子,不该是我们吧?论起来的话,这一切可都是由您发起啊。”苏金生笑了笑,如今再称叶兄弟,自己已经高攀不起了,所以还是叶公子顺口一些。

    “我只是负责技术而已,跟我有什么关系?”叶青耸了耸肩膀说道。

    “你……。”燕倾城气的直跺脚,还没见过这种人,牵了人家的手,亲了人家的脸,现在又说所有的一切跟他没有任何关系,这样的负心人,不踹到湖里,还待何时!

    但当着苏金生的面,她又不能把叶青怎么样儿,于是只能没好气的说道:“好,跟你没关系,那分成你也别想了,到时候大不了都交出去好了,哼!”

    “五百两银子,我给你一个锦囊妙计如何?”叶青这一次倒是没有看向,气的正在对他翻白眼的燕倾城,而是望着苏金生说道。

    苏金生摇头苦笑一声,而后向叶青跟燕倾城拱手说道:“叶公子,请恕在下无礼,先行告退了。若是一会儿公子跟小姐有吩咐,我会在前院恭候着。”

    说完后,苏金生便转身离去,他看出来了,这叶青早就有了锦囊妙计,之所以迟迟不肯说,究其原因,他虽然不清楚里面到底是否有怀疑自己的成分,但里面却绝对有嫌弃自己碍事儿的成分在内。

    昨日以来,就连老爷都能看出来,叶青跟小姐之间的关系,变得越来越复杂了,自己身为燕府的总管,又岂能看不出来?不过是这个时候,没人敢、也没人愿意挑明叶青跟小姐之间微妙的关系罢了。

    “苏总管好走,一会儿喝酒去?”叶青也向苏金生拱拱手,两人露出个心照不宣的眼神,而后看着苏金生乐呵呵的离开。

    “好,没问题,恭敬不如从命。”苏金生笑着说道,自己这个碍事儿的是早该离开,给小姐跟叶青腾出他们单独相处的时间了。

    “在府里的花园里溜达溜达?”叶青从湖边的石头上,蹦到了燕倾城的跟前说道。

    眼看四下无人的燕倾城,被叶青蹦到她跟前的举动,吓得急忙往后退了好几步,深怕这个家伙光天化日之下,又再次轻薄自己。

    虽然自己不恼怒他的轻薄,反而心里还很喜欢,但大白天的要是被人看见了,她燕倾城以后还怎么在府里见人。

    “喂,我告诉你,你最好老实点儿,我爹还在府里呢。”燕倾城警告着叶青,但依然还是跟随着叶青,沿着廊桥缓缓往前走着。

    “苏金生此人可信得过?”叶青扭头,看着与他并肩,有着模特般身材的燕倾城说道。

    “府里头就没有比他更可信任的人了,他跟我父亲,有时候更像是好友,非是主仆关系。”燕倾城点点头,美眸望着叶青那有些眯缝着的眼睛说道。

    叶青点点头,在一棵应该已经很多年的银杏树前站定,想了下说道:“不管苏金生是否可靠、值得信任,但鸡蛋不能只放在一个篮子里,从泗州回来后,你应该着手培养一些信得过的人。”

    看着燕倾城要反驳,叶青伸手制止后,正色说道:“这并不是说不信任苏总管,而是苏总管终归是一个人,大包大揽着你燕家的一切,总是难免会有失误、顾及不到的地方,所以还需要一些即便是能力不如苏总管,但同样值得你燕倾城信任的人,这样一来,对你以后会有很大的帮助的。”

    听着叶青并非是提防苏金生,只不过是要培养更多的能用、可靠之人,燕倾城便顺从的默默点了点头,而后抬起头问道:“那现在该如何办?盘下临安城其他作坊这条路现在看来已经走不通了,若是宫里真的要下令,让把那新方子送出去,损失一些银钱倒是无所谓,问题是会让其他商贾做大,危及到我家的皇商地位。”

    说道最后,燕倾城绝美的脸颊上,瞬间变得愁容不展:“燕家自己把秘方送给自己的竞争对手,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做大,而后继续燕家竞争,传出去还不得让人笑话死我跟我父亲。”

    叶青无声的笑了笑,看了看四下无人,便要伸手握住燕倾城的小手。

    燕倾城看着叶青的举动,哪能不知道他想什么,于是立刻脸色通红、紧张羞怯的看了看四周,小声道:“会被府里的下人、丫鬟看到的。”

    “没事儿,现在又没有人。”叶青厚着脸皮硬是握住了燕倾城那柔若无骨的小手,而后看着那羞怯的低下头,任由自己握着小手的燕倾城说道:“即然你能如此想,那么接下来就好办了。两日之后,咱们就要一同前往泗州,所以必须利用这两天的时间,把这件事儿解决掉。”

    “那怎么解决?你有什么好办法?早知道我一开始就该听你的。”抬起头的燕倾城,有些懊恼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