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八零娇娇媳〕〔重生后我嫁给了渣〕〔穿越星际:妻荣夫〕〔墨唐〕〔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都市风云〕〔做局〕〔神话之我在商朝当〕〔黄泉阴司〕〔穷小子偶得神仙传〕〔近战狂兵〕〔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天行医尊陈天阳〕〔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天行医尊陈一笑〕〔嘉平关纪事〕〔十方武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一百六十八章 牵羊礼
    刘蕴古神色震惊的看着一名黑衣人刚刚从巷子口冲出来,而后耳边便传来了一声极为熟悉的利箭声,只见那刚刚冲出巷子口的黑衣人,瞬间静止,而后随着再一道箭矢的破空声响起,整个人直挺挺的倒向了地面。

    “失败了?不可能,十个人偷袭、暗杀难道都不能得逞?”刘蕴古望着黑衣人倒下后,变得寂静无比的巷子口,一丝昏黄的光线随风摇晃,使得那无声的巷子,就像是一只野兽般,静静的等待着吞噬所有一切。

    “怎么回事儿?”金人看着沉寂的巷子,那昏黄的灯光有股说不出的神秘,就像是传说中让人心悸的黄泉路口般,带着一股让人头皮发麻的寒意。

    “再……再再等等看。”刘蕴古吞了吞口水,眼神惊惧以及不敢置信的望着那巷子口。

    虽然在那黑衣人跑出巷子的那一刻,他就已经隐隐感觉到了凶多吉少,但还是有点儿不死心的期望。

    就像是一开始听到黑衣人重重的脚步声,从巷子里传出来的时候,一度让刘蕴古错以为是叶青,或者是王伦,被黑衣人追杀的在狼狈逃窜,慌不择路的情况下往巷子口跑了过来。

    所以当他看到跑到步伐沉重的跑到巷子口的是黑衣人,而不是自己心中期望的叶青或者是王伦时,刘蕴古整个心都在往下沉,特别是那两道先后响起的箭矢破空声,就如同是射中了他的心脏一样,让他有种喘不过气来的窒息感。

    “宋人有那么厉害?这可是十名我大金国的好手!”金人目光阴冷的盯着巷子口,左耳的耳环轻轻拍打着脸颊。

    “怕不是叶青难缠,而是下官跟大人低估了王伦这个狠角色了。”刘蕴古望着依然寂静、神秘的巷子口,怔怔的说道:“王伦可是赵构的贴身太监,赵构生性懦弱、向来怕死,他的贴身太监,又怎么可能是一个容易对付的人呢。”

    说完后,刘蕴古依然是感到不可置信的摇了摇头,哪怕那巷子口再出现一个黑衣人也行啊,但即便是更声从远处响起,都无法让那神秘、寂静的巷子口生出哪怕一丝一毫的动静。

    “撤吧。”金人突然轻声开口说道。

    “啊?”刘蕴古一愣,难道就这么撤走不成?

    “来日方长,虽然这十个大金国勇士,原本就该在今夜成为你迁升仕途的垫脚石,但既然没有达到目的,这个仇就先给赵构记下来吧,过些时日,让他再连本带息一并还!”金人看着寂静、神秘的巷子口狞笑了一声,而后率先转身,便匆匆融入到了夜色之中。

    望着金人的背影消失,继续愣在原地的刘蕴古依然是心有不甘!

    如果今夜能够成功,他不单能够升迁为皇城司副统领,更能从范念德那里得到莫大的好处。

    毕竟,叶青一死,对于范念德来说,绝对是一个能让他感到欢天喜地的好消息!

    不过反过来想,刘蕴古一下子又释然了,还好他没有事先告诉范念德,今夜叶青必死。不然的话,今夜刺杀一事没有成功,反而倒是很有可能让范念德走漏风声。

    倒不如现在这般,神不知鬼不觉的,暗暗退去,让叶青跟王伦根本无从查起是谁想要对他们下毒手,何况,即便是他们知道那十个黑衣人是金人又如何?

    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自己如今依然还是皇城司正将刘蕴古,大宋朝的武将!即便是他们想象力再丰富,恐怕也不会怀疑到自己头上吧!

    于是随着刘蕴古望着那寂静的巷子口,轻轻的叶也吐出一个撤字后,身后的裁缝铺子里,便随即响起了细碎的脚步声。

    叶青看着唯一一个黑衣人被王伦控制住,急忙低声喊道:“留活口……。”

    而后就听见耳边传来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

    “晚了。”

    王伦面无表情的转过身,身上浓浓的杀气,就是不远处的叶青,身形都不由的一滞,差点儿没敢走上前去。

    叶青暗自把手里的野战刀反握进袖口里,而后才缓缓向一身杀气的王伦走去:“留个活口,可以问问到底是谁想要跟您过意不去啊。”

    王伦看着叶青那“倒霉”样子,不屑的冷笑了下说道:“跟咱家过意不去?你确定这不是你小子招来的?还是说你在临安城的仇家多的数不过来了,所以才想留活口问话?”

    “我向来与人为善,生性胆小怕事,在原来的坊地,街坊四邻可是都夸赞我乃佛系青年。”叶青看着王伦缓缓在黑衣人跟前蹲下,扯下了那蒙在脸上的黑布,袖口里的野战刀也被他不着痕迹的,插进了小腿上的刀鞘中。

    “佛系青年?”王伦借着远处的灯光,打量了下那躺在地上的陌生面孔,而后说道:“是金人,确定无疑是你小子的仇家了。佛系青年是什么意思?”

    王伦依然蹲在地上,而后指了指那仿佛是睡着了似的黑衣人,示意叶青过来看看认不认识。

    “佛系青年的意思就是追求平和、淡然生活方式的守法百姓,譬如我……。”叶青还没说完,就被王伦那充满杀气的眼神瞪了一眼。

    “就你?十个人死在了你手里六个,你现在跟我说你是追求平和、淡然生活方式的守法百姓?我就纳闷了叶青,你的脸皮到底是什么做的,怎么这么厚!你过来让我拿手里的匕首试试,是不是都捅不破啊。认识吗?”王伦最后一句话,自然是指躺在地上安然“睡着”了的黑衣人。

    叶青静静地看了几眼那“熟睡”的黑衣人,不理会王伦的打趣,摇摇头说道:“不认识,要说是金人,那跟我有什么仇?不过我也纳闷了,你说他们为什么要蒙面呢?都是互不相识,他们蒙面到底是为了什么?刺客的职业操守?”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若是半途有人救你,或者是有官府赶过来的话,最起码他们的面目不会被人看见。就这还皇城司的副统领呢,我觉得有必要禀奏太上皇,还是让你回禁军、回燕家给人看家护院去吧。”王伦缓缓从地上起身,一连揭开了其他几个“熟睡”的黑衣人面巾,没有一个是他跟叶青认识的。

    叶青抚摸着下巴,跟王伦一样,都是一手提着一具弓弩,这个时候必定还表示真正放松的时候,谁知道暗中还会不会有人埋伏着,正等着伺机给自己跟王伦致命一击呢。

    两个人如同刚才进入巷子里时一样,一直是沿着墙角缓缓往巷子口处走着。

    叶青听完王伦的话,玩味儿的笑了下说道:“我在燕家做护卫时,就算是那八个人都死于我手,金人今夜行刺的目的是我,是为了给他们的人报仇。但……。”

    “但什么,别卖关子。”王伦神情严肃,一双眼睛对前方那摇曳不定的灯笼,充满了警惕。

    “我在燕家做护卫,杀死金人一事儿,按理说只有官府,跟那两个金使知道,金使好像在那一夜就死了,那么是谁告诉金人,我是杀死金人的凶手的呢?而且,太上皇他老人家都说了,提拔我为副统领,是为了保护我免受金人刁难,那么这是不是就说明……。”

    “说明你自从当上皇城司副统领没几天,就得罪了不少人,人人得而诛之。”王伦站在巷子口,看了看两侧,时不时有马车、轿子经过,一切都跟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看起来都是那么的如同往常。

    “您这话就不对了,您能不能给我透个底儿,今夜这事儿到底谁干的?”叶青想了半天,丝毫不觉得金人会为了那八个人来找自己报仇。

    至于说给金使报仇,就更不可能了,毕竟现在没人知道自己就是真凶啊。

    “你小子是不是刚才吓傻了?这自然是金人自己干的,跟大宋朝的官员之间绝对没有勾结。”王伦翻了翻白眼,尖细的嗓子变得比刚才要尖细道:“若是有大宋官员勾结,咱家怎么可能也被伏击?难道他们连咱家也想一起杀了?”

    叶青不出声的点点头,王伦说的也颇有几分道理:“那这么说来,我岂不是真的被金人盯上了?金人会因为几个兵卒被杀,不惜在临安城杀我这一个堂堂正正的皇城司副统领?”

    王伦莫名的叹口气,而后看了一眼叶青,神色有些无奈的说道:“在金人眼里,大宋朝廷的左右相他们都不放在眼里,都不当回事儿,你一个小小的皇城司副统领,他们会把你当人看?”

    说完后,王伦又是仰望星空,再次莫名的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众人都知靖康之耻,但又有多少人真正的知道,靖康耻简直不是耻辱、羞辱那般简单呢!

    平日里在皇宫内养尊处优的嫔妃们,被金人俘虏之后,连妓 女都不如,皇亲国戚在五国城,同样是过的不如金国一个普通的老百姓,即便是徽钦二帝又如何?

    哪一个在靖康耻中,得到了人的待遇?自己的女人任由金国贵族发泄,甚至就连小小的金兵士卒,都能够随意的调戏、羞辱徽钦二帝的妃子,即便是上个厕所,都有被金兵拉去羞辱一番的事情发生。

    而露上体、披羊裘,即所谓的牵羊礼,更是让徽钦二帝、皇亲国戚、众嫔妃受尽了金人的羞辱。

    但在众多人当中,唯有徽宗的朱皇后不堪受辱,在所谓的牵羊礼后,回到房间便自尽,不想又被人救活,但随后又投水自尽而死,算是少受了一份屈辱。

    而赵构的生母,能够在如此的环境的存活下来,而后还回到南宋,那么在她那段不堪回首的记忆里,有多少又告诉了赵构?有多少又被她带进了坟墓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