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象〕〔长生〕〔异常魔兽见闻录〕〔天降三宝,爹地宠〕〔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一婚二宝:帝少宠〕〔我真的长生不老〕〔江酒陆夜白〕〔天降三宝:虐渣妈〕〔一胎三宝爹地找上〕〔太子爷丢了〕〔一胎三宝江酒〕〔天降三宝江酒〕〔都市之魔帝归来〕〔钢铁蒸汽与火焰〕〔逍遥侯〕〔小阁老〕〔王妃,王爷又来求〕〔被女神捡来的赘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一百七十五章 蒲卢浑
    幽儿不满的是这个罗世传竟然把她当成了叶青的丫鬟,即便你是皇城司的队官也好,你贵人多忘事儿也罢,可毕竟当初你跟我家公子来我们燕府时,你还当着我家小姐的面,夸我懂事聪明呢。

    怎么现在一转眼,就不认识我了?还把我当成了这个家伙的丫鬟!

    叶青惊讶的是,自己跟燕倾城是一伙的啊,而且她的丫鬟跟自己正在说话,难道他看不出来自己跟燕倾城,以及丫鬟之间的和谐关系,是一伙儿的吗?竟然还让自己离开?

    罗世传显然没有料到这一主一仆的反应竟然如此之大,他对于幽儿并没有什么印象,即便是每次去燕府,也是因为燕倾城而去,注意力也就从来没有离开过国色天香的燕倾城,对于幽儿,自然是不太认识。

    而看着与他们二人年纪相仿的叶青,自然而然的就给归类到了,是与刚才那四名士子一样的动机当中,都是为了过来搭讪燕倾城罢了。

    燕倾城不敢置信的看了看罗世传,他……竟然让叶青跟幽儿离开?他……难道他误会了自己跟叶青不是一起的?

    于是眼珠子转了转的燕倾城,看着叶青跟幽儿那不可思议的反应,而她也就如同刚才叶青的反应一样,选择了默不作声,倒要看看叶青跟幽儿如何应对。

    幽儿刚要上前解释,却见叶青拦住了她,微笑着对那罗世传说道:“人总要讲个先来后到不是?若是二位觉得船头不方便,可以去船尾谈事儿。毕竟此船上有两三百人呢,总不能你去哪里,哪里的人就该避开吧?”

    “哦,这么说,兄台是不肯行个方便了。”罗世传嘴角带着一丝不屑的笑容,望了一眼李元,跟一言不发往一侧挪了挪脚步的燕倾城说道。

    佳人面前,这个时候没有什么比脸面更为重要了,当初燕倾城的兄长高中进士,而后极短的时间内又去了彬州任县尉,而自己那时候却还只是一介商贾之子,身份上的落差,让他不再好意思去燕府找燕倾城了。

    而现在自己乃是皇城司的队官,其官位虽不高,但跟县尉比起来,恐怕论到实际上,自己可是有过之无不及了。

    自然而然的,他又觉得自己有资格跟燕庆之平起平坐,也就又有了追求燕倾城的资格了。

    “怕是要让你失望了。”叶青笑着说道,视线却是毫无顾忌的望向燕倾城。

    罗世传嘴角不屑的笑容渐渐变冷,在燕倾城跟李元的面前,自己绝不能栽了面子,让燕倾城看不起才是。

    “与人方便与己方便,兄台如此不通情达理,就不怕给自己这一路上招来横祸吗?”罗世传冷笑着往前迈出两步,看着叶青语带威胁道。

    “哦,这是威胁我吗?”叶青依然不为所动的笑着道。

    “认识这个吗?”罗世传再次把自己皇城司的腰牌拿了出来。

    铜质的腰牌闪闪发光,看起来极为精致厚重,皇城司三个字,更像是嗜血獠牙一样,让知道这三个字意义的人,都会不由自主的在心底打个寒颤。

    “皇城司队官罗世传?没听说过。”叶青叹口气,伸手接过那面腰牌在手里看了看,继续说道:“真不知道你这牌子怎么来的,皇城司里怎么会混进你这样的人呢?可惜了。”

    “你什么意思?”罗世传神色一冷,他还是头一次碰见,见了皇城司腰牌,依然能够无动于衷的人。

    “没什么意思,从今日起,你将不再是皇城司的队官了,即便是挂名都不是了。”叶青笑着说道。

    “即便你是皇城司的人,难道就凭你一句话,就可以让他离开皇城司?我不信。”几人的不远处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

    叶青等人望向声音的方向,只见一个金人打扮,约莫四十来岁的男子,缓缓向这边走过来,一头浓密的长发,鹰一样的目光,不算是太高大的身形,但却给人一种危险不安的感觉。

    而最引人注目的则是,他的左耳上戴着一个大大的金色耳环,随着他的走动,在耳边金光闪闪的晃动着,甚至是有些刺眼。

    “是吗?”叶青看着走到跟前的金人,随和的问道。

    “不错,我相信你不敢如此做,对不对叶统领?”金人的眼神里充满着挑衅的意味儿,一语道破叶青的身份说道。

    “你是……你是刚刚前不久,以在燕家一个小小的禁军护卫身份,晋升为皇城司副统领的叶青?”罗世传听到金人喊出叶统领三字后,飞快的看了一眼燕倾城后,而后大惊失色的看着叶青问道。

    “不错,我就是禁军叶青。”叶青并不是在回答罗世传的话,而是看着那金人说道:“金国有大人物到我大宋,皇城司竟然一点儿都不知道,是我们的失职啊。”

    叶青心里瞬间闪过那夜自己跟王伦被刺杀时的场景,不知道为何,他隐隐感觉到,应该跟眼前这个金人脱不了干系。

    但无奈赵乞儿等人,根本就不知道那些金人是从临安城哪个犄角旮旯冒出来的。

    “话不能这么说,这位皇城司的罗队官就知道,我是什么时候到达你们大宋都城临安的,不是吗?”金人嘴角的笑容仿佛都带着一丝丝的杀意般,看了一眼叶青,又看了一眼罗世传后说道。

    其神态表情上,显然一点儿也不避讳他自己跟罗世传相识的关系。

    “果真如此?”叶青手拿罗世传的腰牌,再次看了一眼后,向罗世传问道。

    “是……是……是认识,但……但我们只是生意上有些来往,并无其他……。”罗世传有些结巴的说道。

    罗世传也不傻,前些日子金人跟着罗家的商队到达临安城时,人数有二十人之多,但没停留几日,回去的时候,人数则是少了十人。

    而就在昨日,临安城便传出了有十名身着黑衣的金人,莫名的死在了石门巷。

    这让他在心里也不得不嘀咕,石门巷里死的那十名黑衣金人,是不是就是这个浦卢浑带到临安的金人。

    “金人来我大宋,入我大宋都城临安,你身为挂名的皇城司队官,竟然不知道禀报?可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叶青看着罗世传问道。

    而后那只拿着罗世传腰牌的手,在铺路魂的注视下,缓缓的伸到了船舷外面,看着浦卢浑那依然带着一丝挑衅的眼神,而后手轻轻一松,那罗世传的腰牌,便从手中滑落,掉入到了江水里面。

    一旁不知何时已经再次与幽儿站到了一起的燕倾城,看着叶青这个举动,吓得差点儿叫出声,急忙以手捂住嘴唇,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叶青如此鲁莽的举动。

    罗世传料想不到,叶青竟然真的当着金人的面,当着自己的面,把自己那皇城司队官的腰牌,很轻松的就给扔进了江水里。

    “你知道我?”浦卢浑此时脸上才显出凝重,皱了皱眉头问道。

    对于叶青当着他的面,把那罗世传的腰牌扔进江水里,心里头多少有些不悦,毕竟自己刚刚说了他不敢,但没想到很快就被叶青打脸了,这让他在罗世传一家眼里的威严,显然是受到了折损。

    “原金国刑部侍郎完颜胡沙的属下,在完颜胡沙莫名死在我大宋后,据说是由一个叫浦卢浑的人接替了他刑部侍郎的位置,不知道是不是你?”叶青依然笑着道。

    而这一切,还是在早上刚刚上船时,早到的泼李三悄悄告诉自己的,半官半商的船上,竟然还有十数名金人,为首的是新任金国刑部侍郎浦卢浑。

    “不错,正是在下。既然如此,我是不是现在就该拿下你回我大金问罪!我大金勇士可是有五个人被你杀了的。”浦卢浑冷眼望着叶青说道。

    随着他说完话,只见从船舱不远处,便飞快的跑过来十数个金人,个个手中拿着兵器,杀气腾腾地看着叶青等人。

    “就这十个人?少了点儿吧?”叶青随意的扫了一眼几人,而后看着泼李三等人,也缓缓从船舱里面走了出来。

    蒲卢浑顺着叶青的视线往后望去,眼见数十个人从船舱,神色凌厉的正往这边缓缓走过来,回过头看着叶青说道:“怎么?想以多欺少?不过你敢吗?”

    “不敢。”叶青痛快的回答道,而后也向前迈了两步到蒲卢浑的跟前。

    如此一来,两人之间的距离已经两步的距离,只见叶青看着浦卢浑的眼睛,淡淡的说道:“但若是你敢在我大宋犯法,我绝不会放过你!即便你是金国的刑部侍郎,在我眼里顶多算是个狗屁!”

    “你……。”蒲卢浑面对叶青的羞辱跟咄咄逼人,竟然破天荒的没有发作。

    这在罗世传看来,简直是不可思议啊!

    蒲卢浑是什么人,那可是在随着罗家商队一路南下时,罗家商队的护身符啊,来的一路上,没有哪怕一个衙门口敢于拦阻,盘问,却不想在面对叶青把他当成狗屁时,竟然隐忍了下来。

    “若是不相信你可以试试,看看我敢不敢抓你!杀那八个伏击我的金人时,你们金人应该感到庆幸,该庆幸那时候我只是一个小小的禁军叶青。若是今日今时还敢伏击我,即便是大宋少了能让你们金人胆颤的岳武穆元帅,我也照样能让你从此再也回不到你们金国。”叶青对视着蒲卢浑阴冷的目光,语气依旧淡淡的说道。

    “你以为我会上当?”蒲卢浑突然间裂开大嘴笑了起来,满嘴的黄牙看起来格外的恶心,说道:“今日这番话我记下了,过些日子我还会来贵国都城的,到时候在你们的皇帝,也就是我大金皇帝的侄儿面前,希望叶统领你还能如此硬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穿越八年才出道〕〔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