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被女神捡来的赘婿〕〔逍遥侯〕〔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洪荒第一暴君〕〔神话之我在商朝当〕〔九死丹神诀〕〔都市医品仙尊〕〔我的极品美女总裁〕〔李清苏妲己〕〔李清纣王〕〔重生醒来成为纣王〕〔李清穿越成纣王〕〔人皇系统帝辛〕〔李清穿越商朝〕〔除纣无人皇〕〔我成了商朝纣王〕〔神话之我在商朝当〕〔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废柴王妃又在虐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一百七十八章 鞑靼
    最终叶青忍住了自己的好奇心,没有一个人偷偷前往王伦给的地址处去看看,而是又亲自写了一封密信,在第二日一大清早出发的时候,让密信随着燕家回临安的商队,一同前往临安城。

    原本的五十多人的队伍,在叶青昨天撒出去大半打前站后,今日出城的时候,只剩下了二十来个人,这让一大清早在城门口送叶青等人的赵师雄,莫名的又感到一阵心慌。

    望着自己给叶青等人准备的五十多匹骏马,心里又不由的的忐忑了起来。

    直到叶青谢过赵师雄的美意,并接手了全部的五十多匹骏马,并告诉他有一半人昨天夜里已经出发前往泗州后,赵师雄的心才算是放下了一小半。

    因为叶青虽然告诉了他有一半人在昨夜就前往泗州了,但并没有告诉他是何事儿,而他更不知道,那些人是怎么出的城,起马、坐轿还是马车?他这个知府竟然是一无所知!

    随着叶青一行人缓缓离去,一夜不曾睡好的赵师雄,又再一次陷入到了沉思跟忧虑之中,难道淮南东路要变天?

    还是说当年那个以秦桧、张俊为首的皇城司,当年那个在岳飞死后,又暗中谋杀了牛皋、许庆、邵隆等人的皇城司又要重见天日了?

    在叶青从扬州出发三日之后,临安城皇宫内,王伦手拿一封密信,快步的跑进了德寿宫内。

    当今圣上赵昚此时正在座,而在赵构跟当今圣上赵昚的下首,还坐着当今皇太后、皇后,以及恭王赵惇,包括还有一个第二次进宫的妙龄女子,则统统在德寿宫内。

    赵构看了一眼从外面悄悄进来的王伦,而后便继续含笑与几人说着话,直到皇太后拉着那妙龄女子的手,眼睛里充满了喜爱跟满意的夸赞时,赵构才轻轻咳了一声,而后才往书房的方向走去。

    赵昚看着离去的赵构,刚想要起身,便听到赵构说道:“不必了,你在这里陪你母后他们吧,朕无事儿。”

    赵昚疑惑的看了一眼赵构,而后默默的点点头,余光便看见刚刚进来的王伦,躬身跟着赵构往书房里去走。

    一进书房的赵构,脸色立刻变得威严了起来,在书桌后面坐下后,立刻沉声问道:“可是北地有消息了?”

    “回太上皇,这是来自北地皇城司的密信。”王伦急忙把放在袖子里的密信拿出来呈上。

    “打开。”赵构看了一眼那密信,心里此时却是有些忐忑跟期望。

    快速打开密信的王伦,刚刚要把展开的密信递过去,赵构就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说道:“直接告诉朕,说了些什么吧。”

    “是。”王伦说完后,便立刻飞快的看着字数不多的密信,而后抬头说道:“叶青请求调五百至一千皇城司禁卒,秘密潜入扬州。”

    “那件事儿办的如何了?”赵构心里一松,往椅背上靠了靠说道。

    “已经找到了目标,但叶青还未到泗州。不过算时间,这个时候应该也差不多了。”王伦最后又加了一句道。

    赵构两手交叉放在身前的桌面上,并没有说话,盘算了下后突然笑道:“看来朕跟你都没有选错人啊,一入扬州就察觉到了危险,竟然还能够洞察到朕的心思,不错!不过……还是希望他能够分得清楚主次才好啊。”

    “太上皇,奴婢以为,叶青要人秘密入扬州之举,怕是已经知晓了主次之分。”王伦躬身笑着说道。

    “哦?说说你的看法。”赵构突然间变得兴致颇高,比起刚进入书房时的态度,则是截然不同。

    “奴婢认为,叶青对于北地阻止一事儿,倒是颇有把握,但对完事儿之后入扬州,倒是显得没有把握,不然的话,他就不会让人入扬州了,而是该入泗州才对。”王伦看着心情变得颇为轻松的赵构,心里也是跟着一松说道。

    “说要人的理由了吗?”赵构一只手敲着桌面,反映出他此刻的心情多少有些迫切。

    “理由……。”王伦看了一眼密信,苦笑一声说道:“叶青的理由就不能称之为理由了,意思是,怕办完差事儿后,被扬州热情好客的官场留住,所以想要人镇场子撑面子。”

    “扬州热情好客的官场!看来有人已经接触到他了。朕即便是禅位已久,看来我大宋朝堂之上啊,还是有人一直默默注视着朕的一举一动啊,这是巴不得从皇城司的身上,抽丝剥茧的找到朕的视线跟注意力在哪里啊,看来扬州有人很不安分啊。”赵构摇头感叹道:“若是叶青这一趟,能够对淮南东路起到敲山震虎的目的,倒是合了朕的心意了。”

    “那这人……。”

    “给他。”赵构坚定的说道:“若是两件事儿都能办成,朕还会赏他!但若是一件都办不成,他也没必要再回临安了。让昚儿进来,朕有事儿与他相商。”

    说道最后,赵构仿佛又找回了他当年浑然不惧、孤身入金营的感觉。

    三日的时间方才到达泗州的叶青等人,望着那简单的城门,以及城门口络绎不绝的商旅马车,还是有些不敢相信,泗州作为宋、金两地的贸易镇场,竟然是如此的热闹。

    而这一路上,除了燕倾城向他介绍,泗州镇场只是因为官商的贸易较多所以才出名一些罢了,而在沿着淮水的两岸,还有着不少的镇场,只是比起泗州来,规模都要小的很多。

    随着马车缓缓进入泗州,叶青的心情比起刚入扬州城的时候,显得要兴奋、自信了很多。

    在他看来,若是扬州等地,能够如泗州这般欣欣向荣,那么大宋还真说不得有着一丝希望。

    当然,前提是淮南东路这一路的官场,能够清廉一些就好了,而不是无休止的压榨农、商两者的利益,苛刻的增加赋税就好了。

    相比较于叶青在日暮时分看到的昏昏沉沉的扬州,欣欣向荣、展现着蓬勃生机的泗州,更是能够让人也跟着心情愉悦起来。

    虽然泗州城同样不是很大,不过一纵一横两条交叉的主街道,构成了一个不算太大的城池,但城里头的商贾贸易,酒楼客栈等等商铺,却是比起扬州来,要显得热闹了很多。

    而且就商旅来说,不单能够看到宋人与金人讨价还价,还能够看到一些西夏商人,甚至是蒙古商人等等其他商人在街道上行走,打量着他们想要购买的物品。

    庆之客栈,诺大的招牌在这一条人来人往、热闹非凡的街道上,显得格外的引人注目,即便是叶青等二十多人缓缓走进客栈,都没有引起其他人过多的注目。

    毕竟,来此的商旅成堆,哪一个商旅的人数也都在二三十人,甚至是四五十人之上,所以在泗州城来说,二十来人的商队,就显得极为平常了。

    刚刚随着燕倾城的马车,进入庆之客栈的后院,一座比较安静的院落后,老刘头就兴奋的从泼李三背后冒了出来。

    哈哈笑着捶了下泼李三的肩头后,才对着叶青行礼,然后说道:“都头,还以为你们昨日里就能到呢,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日,错过了一场好戏啊。”

    “什么好戏?”叶青把马交给伙计,跟燕倾城打了个招呼后,一边打量着眼前颇为幽静的院子,一边问道。

    “快马加鞭赶过来的兄弟,带话不是让我盯着罗世传等人吗?”老刘头鬼鬼祟祟的望了望四周,看着皇城司的禁卒都在各忙各的后,才悄声说道:“您猜怎么着?我刚一到泗州码头,就看见了罗世传,跟那个戴着大金耳环的金人从船上走了下来。但却是没想到,一下船的金人,在出码头的时候,竟然跟几个鞑靼人起了冲突,两边已经大打出手了,最后还是泗州官府赶到,把两边拉开的。”

    “鞑靼人现在这么厉害了?连金人都敢惹了?”泼李三歪着头,不太相信的看着老刘头问道。

    老刘头神秘的笑了笑下说道:“不单敢惹,据说现在草原上,出现了一头厉害的狼,虽然还不成气候,但是金人已经感到一丝危机了,据说,金国皇帝打算迁都了。”

    叶青心里一震,蒙古人现在这个时候应该还是臣服于金国才对,怎么可能这个时候就敢跟金人对着干了?何况……铁木真此时应该还在报仇呢吧?一统漠北还早着呢。

    难道是自己记错了历史,还是说其中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

    “为何要迁都?鞑靼人虽然强悍,但金人应该并不怕他们才是。”叶青平静的问道。

    “鞑靼的部落首领怕,但不代表鞑靼人都怕啊,您以为都像咱们大宋似的啊,朝廷怕,百姓也跟着怕?人家鞑靼人可不管那么多,一言不合就敢跟你干,金人见了也是避让三分啊。所以你们晚来了一天,错过了一场好戏啊。”老刘头兴奋的说道。

    在他看来,只要能够让金人吃亏,别管是谁把金人打了,都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

    “金人迁都跟鞑靼那些草原部落没有关系,而是他们内部的矛盾越来越深了,但随着他们迁都燕京,可是在给鞑靼人更多崛起的机会啊。”叶青想了想后,突然对着还一脸兴奋,就像是昨日里他把金人揍了一顿似的问道:“那你知道那几个鞑靼人叫什么吗?可知道他们来泗州是因为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