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罗丹神〕〔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冠冕唐皇〕〔重生后我嫁给了渣〕〔绝世神医〕〔快穿女主真大佬〕〔林战秦柔〕〔豪门战神林战〕〔不败军王〕〔豪门战神〕〔主角叫洛诗涵战寒〕〔洛诗涵战寒爵〕〔战爷,您老婆又作〕〔幸孕宠妻:战爷,〕〔近战狂兵〕〔不败军王〕〔洛诗涵战寒爵〕〔落诗寒战寒爵〕〔再见战爷〕〔万古帝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一百八十二章 文明与野蛮
    看着叶青转头看着他,武判同样是有些忌惮老刘头的存在,不过看着叶青那随和不在意的笑容,默默的点了点头,然后顿了下后说道:“夏国一个臣子,类似于市舶司。”

    叶青也不出声的点点头,其实他应该想得到,夏如今唯一能够交易的就只有鞑靼人跟宋,但宋与夏,都因为金人的威胁,不敢明目张胆的交易,所以只能偷偷的私下交易。

    就像西夏还曾经要求南宋朝廷不得制止商贩购买西夏青盐,以此来保护南宋盐税的做法一样,夏对金俯首称臣,同样是会在各个方面被金压制。

    “对了,将军刚刚说的蛋糕……一事儿,末将不是太明白,还望将军能够赐教。”武判心中一直分析着叶青来此的目的,以及自己的处境,而后问道。

    “蛋糕?哦,就是利益罢了,我只是换了一个称呼而已,没有什么意思。”叶青笑了笑,侧耳倾听着对面几个房间里的声音渐弱。

    而蹲了一会儿的老刘头,已经靠近那不甚严密的门缝,神态猥琐的往里面偷瞄着,时不时的回头像叶青摇摇头,示意着并不是那鞑靼人的首领。

    叶青无语的看了一眼老刘头那窥视别人*的猥琐样子,继续笑着跟武判说道:“你是不是很好奇我为何要来此,为何要找鞑靼人,对不对?”

    “……有一点儿。”武判拿捏不准叶青的性格,只好含蓄的笑了下说道。

    “现在或许还看不出来,但若是随着金人迁都燕京之后,在金人的注意力不在放在更北方,而是继续放在如何从我大宋朝身上牟取暴利时,这一块儿如今也臣服在金人统治下的鞑靼部落,就会开始趁机崛起……。”叶青蹲在地上,在地上画着大致的北方地图。

    借着微弱的灯光,看着叶青标注出了燕京,以及金人的上京会宁府等地,包括那一片草原与沙漠并存的巨大疆域时,武判不由的出声道:“如果这样对我大宋应该是好事儿吧?鞑靼人崛起,金国必然势弱,到时候他们两方起了冲突,我大宋岂不是就可以坐山观虎斗?”

    “话是如此说,但如果金国人与鞑靼人交战致使自己损失惨重,他会从哪里捞取好处补偿他们的损失?”叶青把手里捡起来的小木棍扔掉后,对着思索的武判说道。

    对面的几个房间内,再次传来女子的娇呼声,以及男人那粗重的喘息声,甚至还夹杂着那*碰撞的声音,让老刘头看的心里发慌,脸上发恨。

    “从我大宋?但如果若是如此,我们……。”武判捡起那支小树枝,看了看鞑靼人所在的草原,而后看了看南方这一片空地后,把两处连起来说道:“那我们若是与鞑靼人一起抗金呢?形成南北夹击的局面,岂不是我大宋也有利可图?”

    叶青并没有第一时间说话,而是眼含深意的看着武判,直到看的武判心里开始有些发慌,连忙问着叶青是不是自己说错了话时,才叹了口气。

    叶青有些无奈的说道:“咱们宋人,或者是朝廷是不是都不长记性呢?当初连金抗辽的后果是什么?我大宋丢了半壁江山,那你觉得我大宋再一次连鞑靼人抗金,最终的后果会是什么?”

    武判愣了一下,而后释然笑道:“金人狼子野心,当年朝廷看错,失去了半壁江山,但……相对来讲,如今那些草原上还吃不饱穿不暖,逐水而居、茹毛饮血的野人,难道也会在抗金之后,想要吞噬我大宋剩下的半壁江山吗?再者说了,淮水、长江天堑一般,金人都无法攻破,只会骑马的草原野人,他们就能够打的过长江不成?”

    “真希望我大宋臣民,持你这种观点的人不要太多。”叶青静静地看着武判,并没有反驳。

    如果不是自己知晓历史的轨迹,自己会不会也如同他们一样,忌惮金人、轻视草原上那些还没有自己的文字,还没有一切法律条文,只是逐水而居、动荡不安,为了牛羊就能死上百人的野蛮民族当成大宋的威胁呢?

    但历史就是历史,草原上的那一代天骄,早晚要让世界为之震惊,成为让欧亚大陆都胆颤的强大存在,南宋虽然被蒙古人征服的最晚,但不代表宋有多强大,而是天堑发挥了他淋漓尽致的战略位置罢了。

    “难道将军不这么认为?”武判看着叶青嘴角那一抹冷笑逐渐消失,而后小心的问道。

    “若是我们能够在鞑靼人强大起来,在对金国形成真正的威胁之前,或者是在鞑靼人挑战金国权威的时候,趁金人不备,而后能够收回燕云十六州的话,或许我会认为,可以试试看他们两虎相争,我们守好自家门户就好了。”叶青笑了下,不管如何说,未雨绸缪是好事儿,但过于未雨绸缪也不是什么好事儿。

    “不连鞑靼抗金吗?”武判摇摇头,显然他有着自己的主见,看了看那传出女子声音逐渐虚弱,但男子依然战意高昂的木门后,想了下说道:“若是朝廷能够收回燕云十六州,就等同于立于不败之地了,那时候,将军别说坐山观虎斗了,恐怕整个大宋都会雄心万丈,都会想着连鞑靼抗金,以此洗刷靖康之耻曾给我大宋带来的耻辱!”

    看着静静不说话的叶青,武判像是打开了话匣子一样,继续说道:“所以纸上谈兵的话,此一时彼一时,当年岳武穆要迎回二圣时机不对,所以被朝廷以莫须有冤死了。若是我大宋收回燕云十六州之后,将军您要是还选择坐山观虎斗,看金与鞑靼拼个你死我活,而不想着洗刷靖康之难,恐怕您就是主动不战,有可能也被莫须有的第二个岳武穆了。”

    叶青并没有觉得武判所言有何不对,对着武判竖了个大拇指,而后认同的点头道:“如果真有那天,说不准还真的会是如此,痛打落水狗的事情人人都想干,但后果我怕我们大宋无法承受……我就怕送走了一头猛虎,迎来了一头更加奸诈、阴险、狡猾、团结、凶狠的狼来!”

    “也许将军想象的这一天永远不会……将军你的意思是……。”武判神色震惊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不敢置信的看着脸上带着随和笑意的叶青。

    “不错,我来找鞑靼人就是为了此事儿,虽然还不到时候,但未雨绸缪……。”

    “可将军如何能够肯定,鞑靼人就一定会成为金国的潜在威胁?若是以后不会发生该如何?”武判突然间觉得有些不真实,刚刚一番纸上谈兵的讨论,不想竟然被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当真!

    不,应该说是叶青早就当真了,从他进入泗州,或者是知道有鞑靼人在泗州后,显然叶青就有了这样胆大到天真的想法了,要不然他决计不会带自己来这里找鞑靼人。

    叶青望着神情震惊的武判,伸出手拉起坐在地上的武判,而后继续淡淡说道:“知道预判两个字吧?皇城司的职责就是预判危险的来临,提前预判、提前预知我大宋朝有哪些潜在的威胁以及潜在的敌人,而后把他扼杀在萌芽状态当中。皇城司会监视大臣,会监视商贾,会监视我大宋一切不利于朝廷统治的东西,而后把它们消灭掉。所以我们为何就不能再往前一步,变成为国为民保驾护航的真正利刃呢?”

    “但……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没人会相信将军您今日这一番话的,恐怕……恐怕……。”武判指了指对面房间内,此刻正发出泄 欲之后,男子满足痛快的声音说道:“恐怕就是他们鞑靼人,都不会相信有朝一日,他们能够强大到去跟金人对抗,甚至是消灭金国的地步。”

    “不要小看任何一个敌人。”叶青喃喃叹口气,他自己也知道,这种事儿说出来没人会信的,除非自己能够像僧道儒那般,拥有着绝对的影响力跟知名度,或许说出这番话后,才会有人相信吧。

    看了看还未从震惊中恢复过来的武判,叶青继续说道:“不要小看任何一个敌人,更不要小看一个茹毛饮血、被我大宋称之为野蛮部落的马背民族,因为……一旦他们强大起来后,整个世界都无法挡的住他们征战四方的滚滚铁骑!”

    “今日他们能够进入中原,开始利用金、夏的关系做贸易,那么明日,就有可能利用金、夏之间的矛盾来壮大自己。或者是见识了我大宋的繁华与富庶后,便会野心更加庞大,会开始觊觎我大宋,更多丰富多彩的物质与人文。我们以文明自居却止步不前,他们以野蛮被鄙夷,却在不断学习进化。金、夏、辽,哪一个不是当初被我们宋人看作野蛮的民族,但最后呢?他们都在我大宋身上划下了深深的一道、流血不止的大口子!他们从没有文字开始学习,而后仿我大宋创造了自己的文字、法律、手工业、农耕文化等等,一直学习到如今的三省六部九寺五监来治国安邦。但我大宋呢,又从他们身上学到了什么?我们看不起那些被我们称之为野蛮落后的民族,但我们却不得不龟缩一隅,而后自我安慰着我们有最为正统的文化,有最为正宗的血统,但我们却是处处挨打、处处被人欺凌,我们以文人治国,他们以强悍开疆,那么最终到底是他们毁掉我们的文明,还是我们征服他们的强悍,还是融合为强悍的文明?没人知道!但我们也需要学习他们的强悍跟野蛮,从而融合进我们汉民族的血液里、骨子里才对!”

    叶青说道最后,甚至有些激昂慷慨,甚至还有些意犹未尽,甚至还有些像是对朝廷的不满,而后面目狰狞的,狠狠的向地上啐了口唾沫。

    而武判,以及那一直窥视着里面的猥琐老刘头,显然都被叶青这一番话给镇住了,呆呆的望着叶青,仿佛蹲在地上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头凶残至极的野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穿越八年才出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一亿条命〕〔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