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斩月〕〔重生都市仙帝〕〔上门狂婿〕〔重活不是重生〕〔重生之首富人生〕〔神级上门狂婿(又名〕〔上门豪婿苏洛林妙〕〔凡世歌〕〔腹黑相公枕上宠〕〔王爷,王妃貌美还〕〔我的相公很腹黑〕〔迷踪谍影〕〔神魂武尊〕〔我有三千大世界〕〔万古帝婿〕〔诅咒之龙〕〔太荒吞天诀〕〔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南非当警察〕〔医路坦途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一百九十二章 探营4
    “不可能,如果不同意,那金人为何要带咱们来这里?难不成他们吃饱了撑的!拉着咱们七人在中原乱转,让我等七人领略我大宋中原的大好河山不成!”焦躁的男声,当年的昌国公赵柄,噌的一下站了起来怒斥道。

    不只是他,帐篷里的所有人都无法接受赵训这个说法!

    一路上近一个月的时间,他们天天都在盼望着商队赶紧走到淮河岸边,一天比一天过的难熬,觉得一天比一天过的缓慢,甚至恨不得抛下金人商队,自己一个人跑到淮河边。

    甚至在梦里,都能够梦见南边派人在淮河对岸迎接着他们,看着一群人痛哭流涕的跪在自己的面前,看着自己的皇兄赵构,站在高大巍峨的临安城城墙上,颤抖着身子、通红着双眼,望着接他们的马车,缓缓驶向临安城内。

    赵构从城墙之上跑下来,拦住他们的马车,一个个老泪纵横的打量着他们,而后他们便会回到赵构早已经给他们准备好的府邸,那府里面太监、宫女等等应有尽有。

    而后每天的日子就是带着宫女、太监,游游西湖、逛逛街市,或者是被赵构邀请进宫里聚宴,述说着他们兄弟之间的情谊,谈起大宋半壁江山的失去,感慨万千。

    而今已经走到了淮河边,就差一步就能够脱离金人的掌控,就差一步就能够过上昔年王公贵族般的尊贵生活,就差一步就能够脱离这几十年猪狗不如的低贱过去,怎么可能南边不同意他们回来?

    他们也是赵宋宗室的正统!他们也不会跟赵构抢皇位,也不求能够封王金爵,只求能够在临安安享晚年,只求能够死在自己大宋的土地上,这难道很难吗?

    “训儿,我们如今身处淮水河畔,这样的玩笑开不得,我们这些老家伙,可经不起你这样子吓唬啊。”温国公赵栋,挤出一丝勉强的笑容,看着与他年纪差不多的赵训说道。

    赵训此时也已经近五十岁,目光略带无奈哀怨的长叹一口气,说道:“我只是在说万一。今日在外,听金人说起,商队之所以在此停留,便是等待暗中前往南边的金国刑部侍郎蒲卢浑。”

    “那又怎样?”赵珠手不由的紧抓着自己粗布麻衣的袖子,迫切的问道。

    其他几人,同样是一脸紧张的望着眉头紧锁的赵训,七人里面,除了赵训乃是赵恒,也就是宋钦宗的第三皇子外,其他三男三女,都是他的长辈,都是宋徽宗赵佶的子女,赵构的兄弟姐妹。

    “很简单的道理,若是南边同意,大金的刑部侍郎又何必暗中前往南边?当该是跟南边的臣子,最起码也得与泗州的官员一同过来接洽、交接才是。”赵训看着眼前六个神情紧张,所谓的王叔、姑姑,摇摇头说道:“但我们却在这里停留了好几天,一点儿动静没有,所以即便是我们能够过淮水,恐怕也很难得到宗室的承认。”

    “找赵萱,找柔福帝姬,即便是分开多年,但大家可都是曾在五国城待过,即便是过了这些年,音容笑貌有所改变,但应该能够认得出来我们才,对不对?”纯福帝姬赵铃有些慌乱,拉着宁福帝姬的手摇晃着说道。

    赵训不为自己几个长辈有些要哭的神情所动,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早起的鸟儿有虫吃,会哭的孩子有奶喝。柔福姑姑当年能够逃离金国,如今在南边几十年,她会认识我们这些衣衫褴褛之人吗?就算是她认我们,皇叔又会认我们吗?当年韦贵妃在……你们谁可曾帮过她?”

    “当年大家都自顾不暇,谁又能顾得上谁?有今日没明日的,何况……何况谁能说了算啊,就是想帮……。”另外一个女声想要反驳,但提及当年刚被俘的时候,那不堪回首,如今依然还会做噩梦的日子,一下子又放弃了解释跟说辞。

    当年的情形,谁又能真正的顾得上谁呢?大家都想活命,都不想死,就连父皇以及赵恒,都被金人那般羞辱,她们这些公主,又能怎么办?

    那个时候,谁还顾得上一个在皇宫,从来不受重视的嫔妃呢?又有谁会知道,所有人都被俘的时候,只要康王赵构堪堪躲过了一劫!

    何况,那时候大家都认为大宋朝将会就此灭亡,能够活着就算是不错了,哪还有时间跟心思,考虑到以后会如何,要不要争取韦贵妃的青睐呢?

    何况,韦贵妃回到南边之后,跟她当年极其要好的嫔妃,在五国城受尽屈辱、望眼欲穿,也没能盼来韦贵妃一星半点儿的消息。

    而且那个时候谁又能想到,康王赵构竟然会被拥立为帝,而后又在南边站稳了脚跟,接回了韦贵妃,迎回了父皇的棺椁呢。

    帐篷里的七人神色都是复杂失望,谁也没有想到已经到了淮水边了,会生出他们心底里最为害怕的变故!

    虽然他们一路上也会想这万一的变故,但在脑海里显然也只是一闪即逝,毕竟受尽屈辱后的兴奋跟迫切,让他们更多的考虑的是,回到南宋之后该如何。

    万一的变故早就被他们自己主动的抛弃到了脑后,即便是出现了这样的迹象,他们也会自欺欺人的视而不见,于是这个时候的伤心与失落,使得帐篷里的几个人,不由的开始嘤嘤哭泣了起来。

    叶青显然也听不到任何有用的消息了,帐篷里的消沉让他无意再继续偷听,按着原路开始悄悄的返回到树林里。

    站在黑漆漆的树林里,打量着只剩下几盏灯火的落寞营地,叶青只能是无声的叹口气,帐篷里面的七人,或者更应该去后悔,为何要生在赵宋宗室才对。

    在叶青心里,蒲卢浑跟这一队商旅有关系,可以说是预料之外、情理之中,叶青并不是显得很吃惊。

    明日蒲卢浑便会来到忠庙镇,到时候恐怕他们就该启程前往泗州了,而自己的机会,显然就是明天晚上,或者是他们启程之后,选择一个处容易伏击的地方。

    直直指向忠庙镇的土路上,在镇子的路口,一道黑影站在路边正在焦急的张望着,当看到那如同叶青一般高大的黑影后,老刘头先是轻轻的喊了一声,得到回应后,才急忙跑了过去。

    脚步声在空旷的夜色下显得极为响亮,来到叶青身边的老刘头,脸上一扫刚才的担忧跟焦急,急忙问道:“怎么样儿,没事儿吧?”

    “没事儿,但……我想让你连夜渡河回泗州。”叶青重重的叹口气,神色之间显得忧心忡忡,可惜夜色之下,老刘头还是无法窥尽。

    只能感觉到叶青的语气有些落寞跟无奈,跟在叶青身旁问道:“那还是出事儿了啊,不然你让我连夜回泗州做什么?”

    “回泗州找桑昆。”叶青跟着老刘头,走进了同样黑漆漆的忠庙镇,时不时能够听见一阵狗吠声外,整个镇子都显得很寂静,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找桑昆?”老刘头吓了一跳,差点儿蹦起来问道。

    “明日动手,动完手后我们要么就得立刻撤回泗州,要么就得跟着董晁往深山老林里面跑,五百名金人的死,对于金人来说也不见得会是小事儿,到时候金人肯定会查找凶手的。”叶青停住脚步说道,但他并没有把赵宋宗室七人是谁的事情告诉老刘头,在他看来,这些真相少一个人知道,就多一分安全。

    “那干桑昆什么事儿?”老刘头紧抓着桑昆这个问题问道。

    叶青咂摸了下嘴,看了看老刘头指着前方不远处,镇子里为数不多的,一盏昏黄的酒馆招牌,如今董晁跟他的手下,正在那里等着他。

    “我想今晚说服董晁,明日事完之后,就让他们跟着咱们撤退,到了泗州之后,立即打散,要么塞进武判的皇城司,要么暂时先塞进燕家的商队里……。”叶青看着老刘头,毫不隐瞒自己的计划道。

    “你疯了?活够了?现在不比从前了,当年岳将军能够招募岳家军,不代表你也能招募叶家军,这样做是要被朝廷杀头的!而且足足三千人啊,这……这都快赶上泗州近一成的人口了,一下子涌入这么多人,怎么可能不被人发现?”老刘头差点儿被自己嘴里的唾沫呛着,咳嗽了好几声后急急说道。

    “小部分往南,大部分往北。”叶青看着老刘头,坚定的说道。

    “小部分往南,大部分往北?没明白,到底是什么意思?”老刘头愣了下,不懂叶青如此说到底是什么意思。

    “很简单,董晁等这些成年人,差事儿办完后,一同南下回泗州而后打散潜伏,日后就是皇城司的探子,泗州有武判镇着,加上燕家的吸收,应该不成问题。其余的近两千多人,跟随桑昆北上草原!”叶青目光明亮,带着一股子的枭雄霸气。

    “北……北……北上草原?”老刘头感觉脖子被人踩住了,有些呼吸不畅的结巴道:“这不会是你跟桑昆的交易吧?”

    “一部分而已,还有其他的,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了。”

    “你大爷!”老刘头突然冲叶青竖了个中指,而后咬牙切齿道:“要是我猜的不错,率领那两千多的毛头小子北上的人选,就是我老刘头吧?”

    “你这算是毛遂自荐……。”

    “毛你妹!我就知道,我这一趟出来后,想要再回临安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给我个准话。”

    “顶多一年。”叶青伸出一根手指说道。

    “唉……。”老刘头突然抱着头在街角蹲了下去,有些沮丧的道:“我特么上辈子欠你跟李横那小王八蛋的啊!到老了摊上你们两个坑货!”

    “要不是当初咱俩在临安城说好了,今日恐怕就是李横接这活儿了,其实……其实没有人比他更合适……。”

    “打住!我老刘干了,为了兰儿,老子认了!”老刘头抬起头起身,神色狰狞,恨不得把一脸讨好笑容的叶青生吞活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一亿条命〕〔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