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被女神捡来的赘婿〕〔逍遥侯〕〔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洪荒第一暴君〕〔神话之我在商朝当〕〔九死丹神诀〕〔都市医品仙尊〕〔我的极品美女总裁〕〔李清苏妲己〕〔李清纣王〕〔重生醒来成为纣王〕〔李清穿越成纣王〕〔人皇系统帝辛〕〔李清穿越商朝〕〔除纣无人皇〕〔我成了商朝纣王〕〔神话之我在商朝当〕〔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废柴王妃又在虐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一百九十三章 枭雄
    叶青当初之所以没有选择在泗州动手,就是担心如此一来会殃及池鱼,或者是带来金人对泗州等地的报复。

    选择在金人的地界解决问题,在他看来,反正最后留下烂摊子后,跟南边也没有关系,到时候金人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去,总之到时候金人无法怀疑到南宋朝廷的头上就行。

    再加上他对李清照在淮水河畔暗中资助的人群,并没有一个清晰、彻底的认识,更是不知道董晁这群落草为寇的人,却是金、宋战后的遗留问题,全是一些无辜者。

    若是他还依照当初的计划在淮水河畔动手,事完之后拍拍屁股就走人,那么到时候金人显然就会怀疑到董晁等人的身上,即便没有证据证明是董晁等人干的,但恐怕金人在死了五百人后,也不会轻易放过董晁这三千多人。

    如此一来话,叶青感觉自己的行动就太不负责任了,跟宋、金之间战争的罪魁祸首完全就没有了区别。

    刺杀让他带走了利益,却把危机留给了董晁这些无辜的百姓,叶青显然不愿意看到这一幕发生。

    “就算你这个解释可以让人信服,但你觉得董晁他们会跟着你走吗?他们会真的相信你吗?”老刘头心头还是觉得叶青有些异想天开了。

    要让这些落草为寇多年,一直没能被金人消灭的草寇,完完全全的听自己的命令,老刘头觉得这有些不太真实,有些想当然了。

    “多多少少有点儿想当然,但咱们却是董晁这三千人唯一的救命道菜,即便是咱们不在这里动手,在泗州动手,董晁他们也撑不了多久了,到时候就是两条路,要么下山入金籍,要么就在山上如同野人死撑着。”叶青打量着黑漆漆的忠良镇街道。

    舔了舔嘴唇继续说道:“这些年他们没少干杀人越货的勾当,金人一直没有抓住他们,心里头肯定憋着火呢,他们若是下山,金人能给他们好果子吃?继续留在山上的话,三千多张嘴要吃饭,打劫山下百姓肯定不可能,虽然靠着水能够捕鱼等等生活,但三千多人呢?你得打多少鱼?而且还要不被金人发现。”

    “但在咱们来之前,人家不也过的好好的?怎么你一来就这么多事儿?你是扫把星啊?”老刘头没好气的说道。

    但想想自己如今“悲惨”的命运,以及自己那未来姑爷跟着叶青,从神劲军开始便更加悲催的命运,老刘头没好气的看了看叶青,还真是这么看怎么像是扫把星!

    “怎么说话呢?什么叫我是扫把星,这是时事,跟我有屁关系,是凑巧赶上了!”叶青瞪了一眼没好气的老刘头。

    而后继续说道:“你再想想咱们在临安,易安居士李清照,为何一直想要巴结皇城司的人?为何知道我为副统领后……算了,不跟你说了,反正易安居士想要拉拢我的时候,你也不在场。但不管怎么说,那个时候我就感觉易安居士拉拢我是不是过于明目张胆跟迫切了。现在想来,是她已经发现问题跟困难了,所以才想要极力拉拢我。其中原因,很有可能就是泗州对于金、宋之间的走私贩私盘查的更加严苛了,让李清照不得不想办法……。”

    “说的倒是好听,那日我跟你前往斜风细雨楼,可是看见你跟当今左相王淮寒暄了,而且谁不知道左相跟易安居士的交情,人家若是有事儿,找左相……。”老刘头撇着嘴,说了一半说不下去了。

    呆呆地想了下,而后扭过头看着叶青,喃喃道:“易安居士不告诉左相此地董晁的秘密,是怕给左相带来麻烦吧?”

    “废话,你以为呢,就是这个意思。”叶青没好气的再次瞪了一眼后知后觉的老刘头,而后说道:“易安居士是拿我即当挡箭牌,又当牺牲品,所以这三千多人,我要是不吸收了,都对不起易安居士这么阴我的想法儿!”

    叶青说这番话多少还有些心虚,李清照之所以找他,而不是找别人,是因为董晁这三千人在她看来很珍贵,让任何人知道后,都有可能被人家偷偷告诉金人或者大宋朝廷,而后从金人那里换取功劳跟好处。

    即便不是南宋官员,就是南宋朝廷、皇室若是知道了在淮水河畔,忠庙镇附近,有着一支三千人的抗金队伍时,他们心里头的高兴,也决计不会是,北地还有支持他们南宋朝廷的起义军,而感到欣慰的高兴,而会是终于有筹码来换取与金人之间和平的高兴。

    但在李清照看来叶青就不一样了,他是在斜风细雨楼刺杀金使的人,跟金人之间是势不两立。

    自己手里又有叶青杀金人的把柄跟人证,所以让叶青知道董晁等人的存在,完全是没有一点儿危险的。

    特别是在叶青被提拔为皇城司副统领后,整个天底下最为高兴的就非李清照莫属了。

    毕竟如此一来,只要有了皇城司的暗中帮助,那么李清照资助董晁等人一事儿,在泗州与忠庙镇之间,就可以像之前一样畅通无阻了。

    当然,如今董晁等人遇到的困难,完全不是一个李清照能够解决的,在金、宋夹缝之间生存的董晁等人,如今遇到的是生存瓶颈问题。

    以李清照一个人的资助,完全是杯水车薪、隔靴搔痒,无法从根本上解决,董晁这三千多人的生存空间,在进一步的被压缩,陷入到了进退两难的困境之中。

    但即便是再难,李清照一直都在想尽办法来筹钱资助董晁等人,就如同她突然在临安城开了一家,可以媲美涌金楼、丰乐楼的妓院,就能够知道,她如今缺钱缺的有多厉害,董晁等人过的是多么的困难了。

    但凡要是能够好过,董晁等人能够自力更生,李清照也不会冒着自己的声名,干妓院这一行当的。

    “经你这么一说,我突然间觉得,好像争取董晁他们,看起来也不像是很难啊。”老刘头有所松动,沉思着说道。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看一个人,看一个组织,别只看他表面上的光鲜,要看他内部到底是如何,而这……也是你到了草原上的目的,就如同这一次探这董晁他们的底一样,若是你不给我这些详尽的消息,我也不可能段时间内想到办法,说不准咱们两人现在正在互相抓瞎呢。”叶青老成持重的拍了拍老刘头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

    “少在我面前倚老卖老。”老刘头推开叶青的胳膊,指着叶青阴阳怪气道:“我老刘头到现在才发现,你小子真是一只老狐狸啊,你跟鞑靼人表面上看似在合作,但你真正的心思,不过是想借此了解鞑靼人在草原上的情况吧?你这是有多怕他们啊,他们跟咱们之间可是隔着一个金国,好些个大山,一条黄河、一条淮河,甚至一条长江呢。”

    “怕是一回事儿,合作是一回事儿,你不要混作一谈。何况……从现在开始,论起骑马打仗,恐怕以后没有人会是鞑靼人的对手了。董晁的那些少年,如同雏鹰一般被你带进草原,到时候你可别让我失望……。”

    “玩火*!你小子这道理总该懂吧?若是朝廷知道,你叶青在草原有一支两千多人的铁骑,你想过后果没有?”老刘头眯缝着眼睛,问着叶青。

    “所以除了你没人知道。”叶青撇了一眼老刘头,说道:“若是没有其他疑问,就赶紧过河回泗州,这事儿宜早不宜迟。到时候记得找燕倾城拿银票,没有银子,鞑靼人也不会随意合作的。”

    老刘头不出声的看着叶青,脑海里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好一会儿突然说道:“你小子脑后是不是有反骨?怎么看你越来越像一个枭雄!”

    “那要不咱们杀完人之后直接回去?等咱们在皇城司被人利用的差不多了,而后就像岳飞一样,被人卸磨杀驴了?”叶青看着老刘头,理直气壮的说道。

    “我懒得跟你掰扯这个事儿,你自己小心,我走了。”老刘头看着叶青,脑海里却是浮现了背嵬军当年,以及那统领背嵬军的岳武穆。

    走了两步之后,老刘头突然在黑漆漆的夜色下回头,看着一动不动的叶青说道:“告诉李横那小王八蛋,敢对兰儿不好,看我回去之后怎么收拾他!还有,既然你相信我老刘,我老刘就不会让你失望!”

    “路上小心!”叶青同样站在黑不隆咚的街道上对眼前不远处的黑影说道。

    “走了。”老刘头摆摆手,原本平日里微弯的腰杆,仿佛一下子变得笔直,如同一杆长矛般露出了久违的锋芒。

    叶青在心中叹口气,直到老刘头那黑乎乎的背影,以及脚步声消失了好一阵子后,这才转身,往不远处那仿佛亮着一盏鬼火一般的酒馆门口走去。

    破旧的小酒馆连带着客栈、酒楼、茶肆等功能一起,相比较于南宋的细致与精雅,这家有些昏沉的酒馆,则是处处流露着北方的粗狂与不拘小节。

    客人并不是很多,或许是夜深的缘故,也或许是入夜之后,因为镇子外面金人的关系,所以整个酒馆除了董晁两个客人外,就只有正中间的一桌五个人,此时已经四个人喝的酩酊大醉,唯独没醉的那位,还拉着已经醉怕在桌子上的友人,嘴里含糊不清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