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话之龙族崛起〕〔王妃,王爷又来求〕〔重生八零团宠小神〕〔野性为王〕〔荣凰〕〔哈利波特之学霸无〕〔最强傻婿〕〔吴百岁夏沫寒〕〔神捕大人又打脸了〕〔星际麒麟〕〔大流寇〕〔农门婆婆的诰命之〕〔盛世红妆倾天下戚〕〔逍遥侯〕〔霸道王爷俏医妃〕〔戚瑜桐燕翊辰〕〔赘婿出山〕〔武映三千道〕〔重生之再铸青春〕〔爆笑穿越:王妃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一百九十五章 结怨
    看着丫鬟惊慌失措的跑过来,白纯放下垂在胸前的相思锁,心里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率先起身问道:“怎么了?可是公子出了什么事儿?”

    如今好几日过去了,叶青那边一点儿消息也没有传回来,这让白纯最近心里一直记挂着,深怕叶青这一趟北行,出了什么变故。

    “禀小姐,公子在北地安好。”丫鬟俱是王伦从宫里挑选过来的,回话很是得体,即便她们压根儿不知道叶青的消息,但主家问起时,自然是以吉祥话回之。

    “那是怎么了?”白纯刚刚提起来的心缓缓放下,就听见前院隐约传来了争吵声。

    不由的眉头一皱,刚要说话,就听见丫鬟回答道:“工部李尚书的公子,跟兵部尚书的公子,在府外求见小姐。”

    “他们?”白纯秀眉紧蹙,大半夜的他们跑过来做什么。

    “是,如今在前院被赵都头拦着,但他们非得见您,说什么也不走。”丫鬟看着刚才还笑颜如画,如同仙境中的仙子一般的小姐,脸色一下子变得冰冷了起来,低声说道。

    “去看看吧。”白纯犹豫了下,最后还是说道。

    “小姐……。”锦瑟一惊、双手一颤,刚刚颤巍巍在她手上站稳的乌鸦,瞬间便摔在了桌面上,扑棱着翅膀啾啾叫着,像是在抗议锦瑟的不专心。

    “没事儿的,有赵乞儿他们在呢,他们不敢乱来的。”白纯看着锦瑟笑了笑说道。

    打发走那丫鬟后,锦瑟急忙跑进秀楼里,不一会儿的功夫,两女手上各多了一支,叶青当初送给她们的弓弩,而后快步往吵闹声越来越大的门口走去。

    那巨大的影壁强跟前,十个禁卒连同赵乞儿一起,无声地挡在汤鹤溪跟李立方的跟前。

    醉酒之下,脚步踉跄的李立方,一连伸手打了赵乞儿好几个巴掌,但赵乞儿依然是脸上带着微笑,哪怕此时半边脸已经肿胀如同包子一般,也无法挡住他继续笑脸相迎。

    汤鹤溪接连说了好几次让赵乞儿让开,赵乞儿只是微笑着摇头不语,站在十个人的中间,任你如何威胁、恐吓,也不往后退一步。

    “在下的命不值钱,汤公子跟李公子可都是千金之躯。若想拜访白小姐,不如明日一早来吧,如今深更半夜,传出去的话,对白小姐的声名有损,还望汤公子跟李公子见谅。”赵乞儿半拉脸肿的老高,温和的笑容跟语气中,却是让汤鹤溪没来由的感到一阵寒意。

    那一双看似微笑的三角眼,却仿佛透着一股狠辣跟残忍一般,直直望着他说道。

    心中一凛的汤鹤溪,冷笑一声,以他的身份跟家世,什么样儿的狠辣角色没见过,所以面对赵乞儿那有些威胁的话语,当下说道:“我若是不离去,非要见白纯呢。”

    “恕难从命。”赵乞儿看着汤鹤溪,面带自认为的微笑,挺了挺笔直的腰杆不卑不吭的说道。

    “放肆!老子想见谁还由不得你来做主,知道老子是谁吗?”李立方指着腰杆笔挺、脸颊肿胀的赵切尔,冲过去抡圆了胳膊,又要打。

    “住手。”

    “啪”的一声,即便是快步赶来的白纯急忙制止,也没能拦住李立方,再次一巴掌扇在了赵乞儿的脸上。

    赵乞儿脸上的微笑依然不变,只是瞳孔收缩的厉害,三角眼比任何时候看起来都要更加冰冷。

    “你……。”白纯推开赵乞儿身边的禁卒,而后推开依然抬起手臂要继续打赵乞儿的李立方,有些震惊的望着赵乞儿那肿的老高的脸颊。

    李立方已经喝的酩酊大醉,脚下原本就已经踉踉跄跄、摇摇欲坠,被白纯如此一推之后,一个站立不稳,便摔到在了地上。

    “妈的,竟然敢推老子!”李立方破口大骂道,但自己一连好几次想要独自站起来都未能成功,最后在汤鹤溪的帮助下,才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爬起来。

    “你……。”白纯回头,眼神冰冷的看着汤鹤溪跟刚刚站起来的李立方,又看看赵乞儿那肿胀的脸颊,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白小姐好久不见,今日多有得罪,我们这就离去。”汤鹤溪拉住还要往前冲的李立方,温和的说道。

    白纯看了看李立方,又回头看看赵乞儿肿胀的脸颊,想让汤鹤溪跟李立方跟赵乞儿道歉,但她也知道眼前的两人,不是自己能够惹得起的。

    当下冷冷的看着汤鹤溪说道:“不送!”

    “嘿,你个臭婊子还来劲了,老子跑了大老远的路来看你,你竟然是这种态度对待老子,你以为老子不敢打女人吗?”李立方推开旁边,注意力一直在白纯身上的汤鹤溪,竟然快步走到白纯跟前,扬手对着白纯就是一巴掌。

    啪的一声,李立方不偏不倚,一巴掌打在了白纯的脸上,脚下踉跄的白纯,在汤鹤溪跟身后赵乞儿、锦瑟的惊呼声中,条件反射的抬起手臂,手里的小小弓弩,不由自主的被她触碰到扳机,于是一道寒光射入了摇晃的李立方的肩膀处。

    “啊?什么人暗算我?”李立方感到肩膀一痛,整个臂膀一下子变得发麻,连抬起来都变得艰难。

    “白纯不可……你……。”汤鹤溪大惊。

    被锦瑟扶住的白纯,左脸颊浮现出一个清晰的手印,渐渐变得红肿了起来,有些震惊的看着手里的弓弩,而后再看看那捂着肩膀,猫腰喊痛的李立方。

    “我……。”白纯有些惊慌,她不想这样的,她知道这样的后果是什么。

    如果因为自己而惹怒了李立方,叶青必定会跟着受牵连,这不是她愿意看到的局面,也是她为何从一开始就隐忍,甚至当面咽下这口恶气,没有让汤鹤溪跟李立方给赵乞儿道歉的主因。

    赵乞儿看着白纯有些惊恐的神色,再看看汤鹤溪一脸阴狠的样子,突然间上前一步,三角眼里寒光闪闪,阴沉道:“关门。”

    随着赵乞儿说完后,只见两个禁卒飞快的走向门口,高大的朱红色大门,被无声的缓缓关上。

    灯笼的照耀下,只见赵乞儿一挥手,十个禁卒立刻把汤鹤溪跟捂着肩膀的李立方包围在了里面。

    “你……你想干什么?”汤鹤溪看着赵乞儿那双冰冷如野兽般的眼睛,平生第一次感受到了紧张到让他害怕的气氛,于是不由自主的问道。

    “叶府闯进盗贼这个理由如何?”赵乞儿露出一口白牙,阴测测笑道。

    而后一伸手,旁边禁卒立刻把一架神臂弩递给了赵乞儿,看着赵乞儿拉弦上箭,而后缓缓的举起对准了汤鹤溪的眉心。

    “你敢杀我?”汤鹤溪一愣,看了看四周面无表情的禁卒,而后又看了看被隔在外面白纯的身影,包括院子里的那些面无表情的丫鬟跟下人,有些不相信的问道。

    “有何不敢?临安城哪天不死个把人,中河里一扔,明日一早就浮尸在城外了,谁知道是我们干的?谁又知道你们这么晚来过叶府?咦?这个法子好像比府里来了盗贼,而后误杀了两位公子更安全一些。”张如满月的神臂弩 弓弦,不时发出咯吱的声音,像是快要崩不住了一样。

    比起赵乞儿那让人心底生寒的声音,丝毫是不遑多让。

    “你敢杀了老子,老子就灭你满门!”捂着肩膀一直猫着腰的李立方,突然站起身,依然还晃晃悠悠的说道:“不信你就试试!”

    “砰!”的一声,弓弦打破空气,一支利箭插入了汤鹤溪跟李立方二人的脚前,吓得两人齐齐后退一步。

    汤鹤溪的额头都渗出了冷汗,后背此刻也已经湿了大片,望着那插入地面后,还在嗡嗡作响的箭羽,力道十足的这一箭如果射在他们两人任何一人身上,那就是非死即伤了。

    白纯看着眼前的僵局,刚想要说什么,但却被锦瑟跟刚才通知她的丫鬟给摇头拦住了,看着那丫鬟平静的表情,白纯张了张嘴,瞬间感觉脸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于是只好听从那丫鬟跟锦瑟的意思,继续静静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跟随董晁回到九岗山上的叶青,此时一点儿睡意也没有,心里既有些担心董晁能否说服自己所有的手下,跟着他一起南下前往泗州,或者是北上草原。

    而且还要一边给泼李三介绍,今日他潜入那金人的营地之后,帐篷驻扎的地理位置,以及防御图。

    “不让他们跟着咱们动手么?”泼李三看着被叶青重点标注的几个帐篷位置,眉头紧锁道。

    “不让。”叶青扔掉手里的小树枝,笑了笑说道:“只有咱们的人动手,一来我也想看看,你们费了好几天功夫,挑选出来的人怎么样,二来……既然想要让他们跟着咱们走,若是不表现出一些让他们信服的实力来,以后即便是跟着咱们走了,心里头也不一定服气不是?三者嘛……。”

    叶青看了看四周无人,显然董晁跟他那几个所谓的得力干将,还没有议论出个结果,于是压低了声音对泼李三继续道:“第三点则是最重要的,就是让他们明白,即便是没有他们,我们同样能够办好差事儿,拉拢他们是可怜他们,并非是需要他们。所以……突袭金人商队一事儿,必须我们自己干,而且还要干的漂亮才行。”

    泼李三一边一听一边继续看那地图,不自觉地点头道:“都头说的对,所以我们必须在短时间内解决掉他们,但……。”

    “但什么?”叶青疑惑的问道。

    泼李三指了指那几个被叶青划为重点的帐篷说道:“但乱战之中,想要留活口,好像有点儿难。”

    “不算太难。”叶青笑了笑,但并没有说原因,而是告诉泼李三,明日就知道为何不难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雪中悍刀行〕〔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全职艺术家〕〔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