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八零娇娇媳〕〔重生后我嫁给了渣〕〔穿越星际:妻荣夫〕〔墨唐〕〔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都市风云〕〔做局〕〔神话之我在商朝当〕〔黄泉阴司〕〔穷小子偶得神仙传〕〔近战狂兵〕〔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天行医尊陈天阳〕〔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天行医尊陈一笑〕〔嘉平关纪事〕〔十方武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二百零六章 送往迎来
    燕倾城带着幽儿,包括她家正好一同要前往临安的商队,在叶青到达扬州之后,让泼李三给找了十数名禁卒保护着,一同再次走水路回临安。

    扬州的码头之上,燕倾城一直犹豫着自己到底该不该问多问一句话,看着叶青那张随和、棱角分明的脸颊,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心还是问道:“那罗世传如何了?”

    “哦,留在泗州了。若是罗家人问起,该怎么回答就怎么回答便是了。”叶青随和的笑着说道。

    燕倾城蹙眉,神色复杂的看着叶青,突然问道:“那……那他没有死?”

    “我就知道从淮河对岸回来后,不该把罗世传安置在客栈,但放在武判那里也不安全,极为容易走漏风声,不想在客栈,竟然还被你碰见了。”望着码头上的人来人往,叶青叹口气继续说道:“与金人蒲卢浑一起,你觉得他的命运会如何?”

    “可他毕竟是大宋的百姓,也是朝廷的……。”燕倾城看着叶青,神色依然复杂道。

    “他还是皇城司的人呢,虽说只是挂名,但勾结金人,你觉得我应该放了他不成。”叶青笑了笑,眸子里依然是随和,但燕倾城不知为何,很不喜欢这个样子的叶青。

    因为这个样子的叶青,总是给她一种极为危险跟嗜血的感觉。

    虽然她不知道罗世传跟随金人到底做了什么,但芳心里,又怕叶青会是因为自己,而故意去为难罗世传,所以才在泗州……。

    内心里的那丝过意不去跟内疚,仿佛被叶青看穿了似的,耳边只听见叶青叹气道:“放心吧,我岂是肚量狭小之人?公私我还是很分明滴,即便是他不长留泗州,等回到临安依然是难道劫数,而且到时候,罗家也会牵涉其中,倒不如这样省事,最起码保住了他整个家人。”

    “那我走了。”燕倾城美眸注视着叶青,眼前的男子,让她越来越看不明白,感觉越来越神秘了。

    以至于这一趟泗州行,在她少女天真烂漫的芳心中,本以为是一个彼此了解彼此,相互增进了解跟感情的大好机会,但事实则是完全相反。

    叶青在泗州先是消失了好几天,而后便是莫名抓来了罗世传,在问明了幽儿泗州通判对燕家的苛刻后,使得第二天泗州通判竟然亲自跑到客栈,来给她道歉,甚至包括下半年的赋税都被通判大方的一笔勾销。

    从那日泗州通判来过以后,就连市舶司的李大人,也专门趁叶青出去的时候跑过来拜访她,甚至直接许诺,从今往后,燕家的商队,只要进入淮南东路,保证不会再有市舶司的人盘查以及加收各种赋税。

    这本该是让她高兴的可以跳起来的大好消息,但当知道这些都跟叶青之间,有着紧密的关联后,燕倾城却是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甚至隐隐觉得,叶青好像已经与淮南东路的官场同流合污了。

    自从叶青被莫名提拔之后,她心里就曾经担心过叶青的安危,但随着叶青副统领的位置越来越稳,燕倾城的担忧就变成了,害怕叶青有一天被大宋朝廷这乌烟瘴气的风气同化。

    如今看着淮南东路的官场、各个要卡给燕家大开方便之门,原本应该高兴的她,却是如何也高兴不起来。

    看着船上的倩影缓缓远去,叶青始终带着微笑向那倩影挥手告别,而船上的佳人在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后,便转身进入到了船舱内。

    有人走,就会有人来,虞允文看着叶青还在望着已经渐渐消失在,水平面上的船桅挥手,站在叶青的旁边也不着急,只是微笑着带着自己的四个手下等候着叶青回神。

    “不想今日竟然是送往迎来啊,下官叶青见过虞允文大人。”叶青放下手,迎着江风向虞允文行礼道。

    “你我如今品级相同,就不必如此行礼了吧?”虞允文在第一时间知晓,自己前往淮南东路后,皇城司的副统领叶青,将会从旁协助自己时,心里还是不由自主的吓了一跳。

    在他看来,这个刚刚被提拔为副统领的叶青,在那日斜风细雨楼的门前,得罪了刑部侍郎洪遵,以及洪遵背后的势力之后,必然将会在极短的时间被罢免,或者是迁向其他地方。

    但与他预料的完全不同的是,叶青不单没有被罢免,据说太上皇依然还在其背后鼎力支持,甚至早些时日就已经经扬州,到达了泗州来办皇差。

    而今在自己未到达扬州时,叶青就已经在淮南东路等候着自己,显然,朝廷对于叶青还是极为看重,即便是派遣自己过来时,其实早就已经派遣叶青过来谋划多时了。

    不过朝廷看重不等于在扬州,也会得到扬州官场的看重,说白了,不论是扬州官场,还是大宋其他州府的官场,自然还是以大理寺、刑部等六部为首。

    至于皇城司、侍卫司、殿前司,各个州府官场只能说是忌惮他们三司的权势,以及他们身后的皇室,但并不会太过于看重他们对州府官场的影响。

    毕竟,他们三司只是负责皇室的差遣,而不像是六部、大理寺这些衙门口一样,能够真正的左右一州府的人事。

    这也是为何赵构会在叶青办完赵宋宗室的差事儿后,才派虞允文来扬州,让叶青协助的原因。

    赵构自然是比谁都清楚,他一手打造的官场结构跟构造,知道州府官员们,更会害怕谁。

    所以若是有了皇城司的暗中协助,帮着明面上的大理寺收集证据,双管齐下之下,那么想要从淮南东路拿些银子,换上几个官员,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了。

    而看重谁,不看重谁,从来迎接的官员场面上,自然是也能够直接的反应出来。

    叶青来的时候,虽然扬州知府知晓,但并未派人在码头迎接,而是在叶青到达客栈之后,派了扬州通判彭器来送名刺,以此来显示对叶青的看重。

    但迎接虞允文这样的真正的官场人物时,显然就不可能等虞允文自己到达扬州之后,再派人来请了,而是在码头便已经恭候多时。

    扬州知府兼安抚使赵师雄、扬州知州兼转运使留无言、扬州提刑使李习之,扬州通判彭器四人,俱是带着随从,看着与叶青寒暄的虞允文,而后热情洋溢的走了过来。

    四人脸上的笑容就像是见了亲人一样,毕竟朝廷大理寺派来了一位从四品上的少卿过来,自然是非同一般,在没有弄清楚朝廷的意图之前,谁也大意不得。

    何况眼前的四人谁不知道,扬州如今能够依然在大宋朝廷的掌控之下,完全是眼前这个三十岁出头的大理寺少卿,虞允文之功。

    若不是他当年亲自率军抵抗金人皇帝完颜亮的御驾亲征,而后大败完颜亮,致使完颜亮渡江失败之后,被属下所杀,恐怕整个淮南东路,也要被金人占为己有了。

    若是如此的话,哪还有机会让他们四人在淮南东路做官,作威作福、中饱私囊呢?

    正所谓吃水不忘挖井人,所以四人亲自来到扬州码头相迎虞允文,自然是还有如此一层的意思。

    叶青看着四人与虞允文热络的寒暄,而自己已经被他们晾在一边成了空气人后,也不生气,依然是脸上带着随和的笑容,站在几人的旁边,看着他们寒暄,看着他们请虞允文上了马车,而后才跟自己打招呼,让自己坐上了虞允文后面的一辆马车一同前往扬州城内。

    “若是叶大人觉得路上冷清的话,不妨与李某同乘一辆车如何?泗州一行,李某正好还有些事情未来的及请教。”李习之看着叶青刚要登上马车,站在身后含笑说道。

    叶青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看笑意满满的李习之,点点头道:“如此甚好,在下也害怕一个人坐车太过于无聊,那就多谢李大人了。”

    准备登上各自马车的赵师雄、留无言、彭器俱是一愣,不想这个时候,李习之竟然还敢公然与皇城司的人走的如此近。

    倒是虞允文像是根本没有听见两人的对话一样,呵呵笑着率先登上了扬州官场给准备的马车。

    其他人一看虞允文上了车,也只是看了看李习之跟叶青,而后便也登上了自己的马车,在一众随从的护卫之下,一字排开的好几辆马车,开始浩浩荡荡的往扬州城驶去。

    与李习之上了马车之后的叶青,看着在对面坐定后从容不迫的李习之说道:“对了,还得感谢李大人在泗州时,为燕家商队开的方便之门。”

    “些许小事,不劳叶大人言谢。只是李某在泗州之时,一直无法抽出时间为叶大人接风、尽些地主之谊,怠慢了叶大人,还望叶大人能够见谅。”李习之坐在马车里,向对面的叶青拱手说道。

    “泗州乃我淮南东路商贸重城,李大人身兼扬州提刑使、市舶司两大要职,在泗州自然是公务繁忙,在下又岂敢叨扰李大人。”叶青同样客气的说道。

    两人坐在马车里心照不宣,就如武判所言,李习之为人谨慎、敏锐,哪怕是请叶青上了马车,也不会轻易的问起大理寺虞允文来此的目的,只是一直跟叶青说着一些泗州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