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特种兵之神级提取〕〔都市医品仙尊〕〔神捕大人又打脸了〕〔帝国萌宝:薄少宠〕〔蚀骨闪婚:神秘总〕〔林羽江颜〕〔重回1990〕〔长生〕〔锦绣农女种田忙〕〔重生之我真是富三〕〔阴阳异闻录〕〔天才相师〕〔战神狼婿〕〔大夏封神记〕〔我的治愈系游戏〕〔大英公务员〕〔上门女婿叶辰〕〔都市最强赘婿〕〔最强兵王归来〕〔我的姐姐是天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疆 第二百一十一章 雨夜
    从名叫陶刀的老太监那里出来后,抱着两沓文书的叶青,一直在思索着老头后来跟他说的肺腑之言,皇城司当差,并不是要谨防下边的人,而是要谨防上面的人。

    说完这句话后,老太监就像是变成了一尊泥像般,不论叶青再跟他说什么,都是不言不语了。

    而更让叶青吃惊的是,这些所谓的老皇城司的人,根本就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危险,或者是厉害,他们只是奉命蛰伏,而后随着赵构的命令,要么是以莫须有罪名栽赃赵构看不顺眼的官员,要么便是找出有罪证的,赵构看不惯的官员,从而使这些官员被罢免或是流放。

    而岳飞,就是以秦桧为首被莫须有之死,这是世人皆知之事儿,但那老太监陶刀,当初也是其中一员。

    叶青本还想问一些,关于建康战败之后,谏官汤邦彦弹劾叶衡、以及白秉忠一事儿,但陶刀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不在淮南东路的查探范围,但不保证,他们被罢免、流放之时,有老皇城司的人牵涉其中。

    巷子尽头的马车静静地停在那里,毛毛细雨依然连绵不断,原本干干净净的灯笼已经彻底被打湿,泼李三站在巷子口,看见叶青之后,立刻踩着雨水跑了过来。

    “这鬼天气,早不下雨晚不下雨,偏偏这个时候下雨。”泼李三一边抱怨,一边从叶青怀里接过那些文书放进车厢里。

    “也该是下雨的时候了,不过雨后天气也该转凉了。”叶青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看雨势则是要加剧,于是很不负责任的钻进了车厢里,让泼李三赶着马车回驿所。

    但几乎就是在叶青刚要上马车的一瞬间,一支利箭突然间飞了过来,擦着叶青的脸颊,砰的一声钉在了车厢板上。

    “坏了,被盯上了。”叶青一手抓住车辕,而后快速跃起,从车辕处跳向了马车的另外一边。

    绑在车辕上的陌刀同时也被他一把拽了过来,与此同时脑后又是一阵破空声,支支箭矢向着叶青的背后招呼了过来。

    跳向马车另外一边的叶青,甚至来不及往车厢一边躲避,直接整个人趴在了泥泞的路面,而后飞快的往车厢方向滚去。

    耳边拉车的骏马一阵嘶鸣声,显然是中箭吃痛,居然一仰蹄往前飞奔而去。

    手拿陌刀的叶青与同样从车辕另一边拿起陌刀的泼李三,本想借着车厢作为掩护,不想那骏马倒是聪明,竟然先跑掉了,留下了惊魂未定的两个人,只能转身往巷子里头躲去。

    “杀。”

    刚刚钻进黑漆漆巷子里的两个人,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冷喝,回头望着刚才马车停留的地方,两盏灯笼已经灭了一盏,另外一盏如今也是明灭不定,那一点点还未被雨水浇湿的火苗,顽强的在雨夜里扑腾着。

    “那些文书还在车里呢。”最后一盏火光被雨水打湿,泼李三恨恨的看了一眼巷子口,低声说道。

    “他们的目标是咱们,不必理会文书,命要紧。”叶青倒提陌刀,顺着墙角缓缓往巷子口异动。

    毛毛细雨从天空掉落,沙沙作响,使得听力下降,黑漆漆的巷子口与街道之上,也无法看清楚敌人,到底从对面哪个方向包围过来。

    两人俱是紧了紧手里的陌刀,互望一眼后,几乎是同时说道:“拼吧。”

    随着两人话音刚落,巷子口外便响起了雨水被践踏的急促脚步声,望着巷子口处,依稀看到十数名黑衣人往这边围了过来。

    依然是箭矢打头阵,一阵疾风暴雨般的箭雨射向巷子口,击中那黄土夯实的土墙后,纷纷掉落,随之而来的便是黑衣人默无声息的冲了进来。

    “杀出去。”叶青低哼一声,而后率先提着陌刀,迎向第一个钻进巷子里的黑衣人。

    雨势越来越大,漆黑的夜色下,叶青双手紧握陌刀,从黑衣人的头顶力劈而下,冲进来的黑衣人甚至来不及收步,便被头顶出现的陌刀劈开了头颅,小半的脑袋瞬间参杂着雨水喷涌一股热血,而后滚落在地上,甚至被后面的黑衣人一脚踩在了上面。

    不等收回陌刀,刀锋顺势一横,而后懒腰向另外一名黑衣人的胸腹之间扫了过去,当的一声,金铁交织声在夜空响起,即便只是瞬间这一阻挡,另外一侧的黑衣人躲过失去半颗脑袋,直挺挺倒下的黑衣人,便向叶青的侧面砍了过来。

    实在是用不惯这种长兵器,就如同当初第一次前往皇城司兵营,与林光巢比武一样,长矛在他手里跟烧火棍差不多,完全无法施展开。

    哪怕是这些时日有事儿没事儿的练过一段时间,但在人多的时候,叶青用起这种长柄陌刀,依然还是不顺手。

    所以划向左侧黑衣人的陌刀被阻挡住时,叶青一时之间便不知道该如何使刀,而右侧露出来的空档,眼看着就要被黑衣人提到砍过来。

    于是叶青只能心一横,双手一松,手里的陌刀刀柄用力扔向黑衣人的面门,而后借势侧身,躲过右侧砍过来的黑衣人,一记手刀狠狠的砍在黑衣人的脖颈处。

    甚至不用去看被自己砍中脖颈处动脉的黑衣人死活,失去了陌刀之后的叶青反而更加干练、简洁。

    绑在腿上的野战刀被抓在左手,躲过陌刀刀柄的黑衣人看着正面以对的叶青,举刀再次冲过来,叶青冷笑一声,大步迈进,脚下踢中黑衣人的小腹,手上一点儿也不反光的黑漆漆野战刀,就像是与夜色融为一体般,格挡开黑衣人手里的刀之后,顺势从黑衣人的肩膀处带过,温热的感觉沾湿手背,黑衣人不可思议的捂着脖子,看着叶青已经冲进后面黑衣人的人群之中。

    相比较于不会使长兵器的叶青,陌刀在泼李三的手里则是威力尽显,尽管只是短短的时间,叶青解决掉了三个黑衣人,但泼李三同样是不遑多让,两个黑衣人已经一个被他切中胸口,连一声惨叫都没有发出,便一命呜呼。

    另外一个同样是被砍中脖子,此刻正捂着脖子处那往外冒血的裂缝,睁大了眼睛踉跄后退几步,不单挡住了身后黑衣人的前冲之势,还让自己在被人推开的同时,一下子撞在了墙上,再也没有办法站起来。

    原本泼李三一直担心,刚刚一照面,就失去陌刀的叶青会陷入被动之中,但令他没想到的是,失去了陌刀之后,手拿野战刀的叶青更狠。

    在他刀背砸死一个,刀锋劈死一个的同时,叶青身边又已经倒下去了三个黑衣人,而且每一个不是捂着脖子,就是捂着左前胸,痛苦的缓缓倒在了地上。

    随着叶青继续往前冲,只见一个身材显娇小的黑衣人,一直躲在另外一名黑衣人的身后,正随着叶青的搏杀,在侧面向叶青的身后迂回着。

    叶青也不理会,只要手里没有了掣肘他的陌刀,他并不怕有人从自己的背后偷袭,右手肘在他单膝跪地击中一个黑衣人的腰眼时,拿着野战刀的左手就像是机器一样,随着右手肘惯性的往下,左手自然的扬起时,手里的陌刀便刺入那腰眼被击中,而后吃痛弯下腰的黑衣人的前胸。

    顺势就地翻滚,躲过后面那娇小人影的偷袭,起身之前的扫腿堪堪避过差点儿直接砍断自己大腿的另外一个黑衣人,脸上的雨水、泥水混在一起,起身之前被人一脚踢中后背。

    于是想要起身的他,根本来不及起身,只能是借势再次往前翻滚,手里的野战刀哪怕是闭眼,也能随意划中一个脚腕,好不容易杀出一点儿空档的他,刚想要起身之时,身后那娇小的身影,瞬间又提刀向他的后心刺了过来。

    刚刚站起来一半,双腿还没有完全站直的情况下,扭头看着那提刀刺过来的黑衣人,心里头骂了一声无耻之后,只能是让自己还未完全站起来的高大身材,做了一个极为简单的后倒。

    随着他主动的向后侧倒,不单避过了前面差点儿削掉鼻子的一刀,伸直的右手在向后侧倒的同时,不单避过了那娇小黑衣人刺过来的一刀,同时右手拳头也重重的击在了那身材娇小的黑衣人胸口。

    紧紧是霎那间的功夫,右手拳头触及到那黑衣人的胸口时,却不像平常打中其他人的胸口,绵软之间带着弧线,就像是打在了富有弹性的馒头上一样。

    瞬间脑海里闪过娘们两字之后,不能那被击中后退的娇小黑衣人再次往前,鲤鱼打挺起来后的叶青,左手揽过差点儿削掉他鼻子的黑衣人,单手一带,野战刀再次划过脖子,而后终于起身转过身的他,在那娇小的黑衣人刚刚站稳之后,如同猛虎下山一般,整个人向那黑衣人扑了过去!

    被叶青击中胸口的黑衣人,心里头就像刚才的叶青一样,骂了一声无耻后,刚一抬头就看见那高大的身影,不顾一切的向自己扑了过来。

    如同老鹰抓小鸡一样的姿态,娇小的黑衣人手里的刀此时已经来不及举起,只能尽力的侧身后退一步,而后又感觉刚刚被人击中的左胸,又被人狠狠的抓了一下。

    身在空中的叶青,不想这个娘们反应如此之快,竟然侧身避过了自己的飞扑,无奈之下,已经换刀在右手的他,只能尽力伸长了手臂,期望能够拽住那娇小的身躯。

    但不想最后不单没有拽住,反而是又一次抓到了那带有弹性的馒头之上,而后手指才与那黑衣人的胸前分开,自己再一次的倒在了雨水泥泞的路面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